梦幻西游

行者方才收了化身,三藏便问:“老客,百十担何物?”客人道:“是些香料药材。”三藏道:“药材乃医家所用,倒是香料我们僧人用的着。”客人道:“香料既是师父们用的着,我袖中带了几宗样子,与买香的看。”乃向袖中取出几包,三藏着了,却认得是沈檀、速降、芸麝、片脑等香。乃向客人说:“小僧路过,僧人无钱买香。”客人道:“出家人果是无钱,只是师父用的着,便凭中意者,小于奉送。”三藏道:“檀香可敬佛祖,小僧取些罢。徐皆无处用。”行者忙接过包来,取了些芸香。三藏道:“徒弟,降香焚了,可供圣真。这芸香何用?”行者道:“徒弟自有用。”客人道:“这高徒取的真有用。”只见八戒把这香也闻,那香也闻,乃把麝香闻了,又闻道:“我要这香罢。”三藏道:“悟能,这香不是我出家人用的。”八戒那里听,忙袖人衣内,不肯放手。行者道:“呆子,这香不是我们用的,快还了老客。”八戒没好气的道:“偏你们取的香便有用!”他被三藏、行者说的紧,只得放出袖来;却暗偷起几分,余皆还了客了。客人收了香包,说道:“我要查货物担子去也。”临去,递一纸简儿与孙行者,说道:“别样香,焚以敬圣降真,惟芸香你取了,有个焚法在这帖内。”行者方接简帖在手,客人飞走而去。行者乃与三藏看那帖儿上,乃是四句诗道:
不净根因魔作嚣,消除何用麝檀烧。
休思棒打伤生命,全仗芸烟却蠹妖。
行者见了诗意,方才说破道:“是了,是了,徒弟知这根因,都是师父吟诗弄句,引惹来的。我说此妖专残古籍,不是架上久堆。便是囊中陈腐,他若侵食了经典,更有无穷变化。”三藏听了点首,叫八戒挑起经担,望前趱路。
却早到了地灵县西关,只见一家门首,挂着一个灯笼,上有四字写道:“客商安歇。”见了三藏们便扯着柜担道:“师父们,小店洁净,发脱货物又公平,请住下罢。”三法道:“我们从灵山下来,要往东上去的。这相担都是经卷。借寓一时,吃你饭食,从例酬谢。”主人道:“请住,请住!”三藏乃叫徒弟们挑入经担,把马垛解下。行者听八戒担内,尚“支支乍乍”有声,乃解索开包一看,并无他物。只见包裹纸外,虫食了许多窟窿;尚有些虫粪皮子。三藏见了道:“八戒,偏你担内不小心,乱歇不净,惹了虫蚁。”八戒道:“是了,那蚕簸子,怎该与那婆子放上。”行者道:“不须说了,师父不必多疑。”乃叫店主取一个香炉,放上炭火,把客人与的芸香焚起,顿时那担内洁净不响。三藏依旧叫包裹好了,师徒方才吃斋,打点行路。
却才众蠹妖变了店家抢担子,一则要混入担内食经,一则要引出带来小蠹。不防行者变的众猴闹吵,又听得客人说有书籍纸张担子。乃大家哄然去了。不见担子在河下,又想着前来混龋却闻见店内芸香,不敢亲近。那两个变寇梁、寇栋的,仍变了他二人,远远的走到个卖豆腐的老者家。
那老者也认做寇员外的儿子,便叫:“二位公子,有何
话说?”蠹妖道:“烦你到那店中,看那几个僧人担内是何物,可有甚物作响?”老者听了,向妈妈说道;“救寇员外的圣僧,今日回来了,寇家公子既知,如何不亲拜,接他家去管待,怎么叫我去看?”妈子道:“想是员外尚未知,公子不便就认,叫你探听个实。”老者听说,只得到店中。见三藏师徒收拾经担,老者直言无隐,把寇梁弟兄
话说出。行者听了笑道:“孽障,心未忘耳。”乃向老者说:“大叔,去与他弟兄讲,说担内不响。只是那姓孙的长老收拾了行囊,即来望你令尊寇员外哩。”老者听了就走,行者一手扯住老者衣袖,把香炉内芸香,与他身上一熏道:“老人家,你身上豆腥气,与你熏香些。”老者笑答道:“师父,豆那里腥,乃是锅烟气。”八戒道:“是了,是了,是锅烟。若是豆,连渣我也说他香,如何腥气?”老者别了行者,走回家门。
那蠹妖闻了老者身衣,远远立着问道:“那僧担中有何物作响么?”老者把手摇了几摇道:“那姓孙的长老,要来望你分尊哩。”蠹妖只听了这一声:“担内不响,到也干净。干净惹他作甚?去罢,去罢。”这正是:
高阁陈言无蠹籍,虚堂妙法有芸编。
话表三藏与行者们离了店门,往前行走,不觉的冲州过县,无非是风餐水宿,经历了些使岭高山。正是腊尽春残秋又至,日月如梭不暂停。三藏见徒弟们挑担费力,乃说:“徒弟呀,来时我被妖魔折挫,说不尽的苦难,亏了你们保护到此。今幸取得经回,又苦了你们挑担费力。怎得这地方有好善之人,肯替你们出力,挑的一程两程也好。”行者道:“悯念徒弟劳苦,虽然是师父仁心,只是又动了一点不敬经的邪念。”三藏道:“我怜你们劳苦,怎说不敬经文?”行者道:“师父志诚求取真经,恨不得首顶回朝,怎说叫人替代?万一代替之人,身不洁净,心不兢持,亵慢经文,可不是师父的罪过?”正说间,忽闻得一阵腥气。八戒道:“师父,是那里腥气?”三藏闻一闻也道:“是甚么腥气。”行者道:“想是此处人家捕鱼,是鱼腥气。”三藏道:“怎得些香来,解一解秽便好。”沙僧道:“经担上还有些芸香,只是那里取火?”八戒道:“不消火,我有些麝香在此。”乃从腰取出,自已闻一闻道:“香,香。”双手递与唐僧道:“师父,大家闻一闻儿,解解腥气。”唐僧见了道:“徒弟,此是那里得来?”八戒道:“是向日客人送的。”行者道:“师弟,既已还了客商,麝香如何尚有?”三藏道:“想是八戒未曾还那香客。”八戒道:“是我欺瞒他几分儿。”三藏道:“徒弟,这是明瞒暗骗了。”
三藏只说了这个“骗”字儿,便生出一种骗经的妖孽。这东关外二十多里有座山冈,名叫做大树冈。这冈险峻,往来人稀,走路的绕道而行。怎见的险峻?但见:
灵山演派,天竺分形。山峦凸凹,石径盘旋。山峦凸凹,几株古木接天连;石径盘旋,无数乔松丛路绕。走兽迹偏多,飞鸟声相乱。背阴深处积水凝,崎岖险道行人断。峰岭拂云高,狼虫当路撺。伐木樵子每心惊,打猎行人多胆颤。
这山冈里无人到处,有一石洞,洞中有许多麏獐麋鹿滋生在内。他这种鲁,从来有根。乃是白鹿大仙,在蓬莱会上,闻说灵山玉真观有个得道神仙,却是复元道者。说他得闻如来至道,乃驾云过此。一则参谒佛地,一则会晤真仙。不想山中凡鹿甚多,白鹿见了,顿起淫心。大仙到了观中,复元道者一见相投。二人谈玄说妙,两不相舍,一连住了几日。白鹿乘空,走回与凡鹿相交。及至大仙起身,不见白鹿,复元慧眼一观,知在此山,说与大仙。念咒收回,作别复元,径往蓬莱而去,不觉遗下种类在此。这种类既有仙根,得以长生,遂通变化。有一大鹿,称为老糜。他产了一个小鹿孙,赶分出在天竺山幽谷里。这小鹿离远老麋,风流情况,遇有个山行的妇女怀春,他动了邪心,变了一个吉士诱他。事又未遂,偶在石畔倦卧。被一个采药的人见了,把他脐内麝香窃去。他失了宝,恹恹成病,寻医不效。老麋知道此情,乃向众鹿道:“小鹿在远山谷内害病,医治不痊。如今须守候灵山,有下来的仙佛菩萨,求他救治,或者好了,也未可知。”众小鹿道。“有理,有理。”
正议论间,只闻一阵微风,刮了些麝香气味到洞口来。众鹿闻得,正是气味相投,心情感动,乃道:“香气逼来,莫不是窃小鹿的盗贼经过此冈?”老麋道:“待我下冈探着。”这老麋乃变了一个老叟,走下冈子,径往大路前行。
却说三藏师徒挑着担子正走,只见前面高冈树木丛杂,路径崎岖,好生难走。八戒道:“师父,你看往来行人,都转弯抹角何说?”行者道:“想是转坦路径平行走。那前边一个老头子来,何不问他一声?”三藏把眼一看,果然前路一个老叟走来。但见那老叟:
白发蓬松两鬓分,和颜悦色笑欣欣。
手中执着青藜杖,好似长庚降碧云。
三藏见了那老叟,忙上前拱手问道:“老善人,此冈是往东土去的大路,还是转道而走?”老叟道:“师父们是那里来?”三藏道:“小僧从灵山下来。”老叟道:“这柜担何物?”三藏道:“乃是大藏真经。”老叟心中暗想:“闻得人说,如来真经可以消灾作福。不若请此僧众,到了山中建一功德,保佑小鹿病好,也不见得。”遂向三藏问道:“师父所言真经,可是如来佛祖修真了道,降福消灾的宝藏么?”三藏道:“正是,正是。”老叟听了,便跪倒在地道:“爷爷呀,老汉正在此要拜请僧人,诵经礼仟,解难消灾。今幸遇着列位师父,又挑着真经,望乞枉驾到我寒家,建一会功德,自当酬谢。”三藏问道;“老善人,家居何处?”只因这一句,那麋妖便自忖道:“倒是增人问我一声家住何处,想我那山冈洞里,怎便请他去?若看破了,明明我等巢穴,露出本像,怎生是了?我知佛爷爷经卷,果是涌念了可以消灾释罪。料着人人会涌,不过借僧人名色。如念,不如替他挑着柜担,乘空儿骗他两担。到我那天竺谷里,与那害病小鹿,早晚自己诵念,可不长远。”乃转过口来道;“老汉家住在冈前十里多路,只是路径狭隘,经担虽是行得过去,但恐曲折费力。”行者道:“难走便罢,但不知可是东行顺路?若是顺路,这也无妨。”八戒听了道:“走正路尚费力,又要走甚狭路?”把担子歇下,说:“我不去,我不去走狭道。担子又重,力气又费了。”
麋妖见八戒歇担说重,走上前试了一试,说道:“也不甚重。”不匡八戒身边麝香透出,麋妖闻得,乃问道:“师父,你身上何物喷香?”八戒道:“是件巧处得来的宝贝香儿。”麋妖听得,怒从心起,想道:“小鹿脐下之香,乃是他往时窃去,致害小鹿生灾害玻此仇怎肯干休?如今且唤众小鹿把他们经担都骗去,到天竺山幽谷里再作计较。”他趁着八戒说担子重,乃说道:“师父,既说担子重,路儿狭。你们少歇,待老汉去家叫几个小的来担抬,只当替师父省一肩力。”三藏正要寻人代替,听得便道:“老善人,高情高情。”麋妖即奔入山冈小路而去。
行者乃向三藏道:“师父,我看此老语言不一。既有家室在十里冈前,如今去叫小的,十里去,十里来,不反费了工夫?我们不如挑着担子迎上他去,也省一会工夫。”三藏道:“悟空说的是。”八戒道:“便等他一会,也省力。你们要走先走,我等他来帮抬帮抬。”行者乃挑起担子,叫沙僧也挑着走。三藏赶着马驮的垛子,一直往小狭路上走。方才里多路,果然道狭难行,师徒费力。八戒道:“错了路头。我说等那老儿来,不肯依我,只如今费力了。”
正说间,只见老里跟着十数个小僮仆到来,说:“师父们,倒是不曾到我家。方才产了几个小狗子,秽污,怎做的善事?离此三十多里,是我小孙家。他那里洁净,是房屋宽大。人家富厚,好斋也有一顿,村钱断乎不少。”三藏大喜,便叫徒弟把经担分派与众扛帮,他师徒轻身随着路走。
这老叟却与三藏并肩讲论些闲话。前行了三五里路,三藏忽然叫:“悟空,我走路口渴,你看那里有水,取一盂来吃。”行者道:“师父,山冈路僻,莫处有水;就有,也被行路人撒溺不洁。须是远处去寻,误了走路。”沙憎道:“我也渴了,一同师兄去寻水。”八戒道:“我也要水吃。”行者道:“都去,谁人照顾担子?”三藏道;“没妨,没妨。我与老叟照顾经担吧。”行者道;“师父,却要小心在意。”老叟道:“放心,放心,有我老汉同着前行。”不知行者们去寻水,事体何如?且听下回分解。
总批:
小鹿儿因动了欲念,遂失了脐下真麝。人人都有脐下麝香,被人窃去,不思找寻,真是禽兽不若。
第 九 回 论志诚灵通感应 由旁道失散真经
却说行者三个去寻水,麋妖见凶狠狠的三个徒弟去了,单单只有唐僧随着他,魔心顿起,把马驮的柜子随唐僧跟着,乃叫小的们扛着三担经包,飞走如箭,丢下三藏在后。三藏跟着马,只叫:“老善人,慢些前行。”那麋妖越发走快,一时把三担经包,被众鹿扛抬前去。行者三人寻得水来,见没了经担,齐暴燥起来,埋怨三藏说;“都是师父贪心涧水,又不知引了何怪,拐去经担。”三藏道:“我叫老叟慢慢行,却催趱小的们,料在前路。”八戒道:“前路若没有,却怎计较?”三藏一时听了,心中懊恼,眼里流泪道:“徒弟呵,是我为渴思浆,一时不敬谨,失去经担,还望你们找寻找寻。”行者道:“来时,一路妖魔作怪,要蒸师父的,要煮师父的,徒弟们只得上前救护。如今师父已证了菩提正果,徒弟们金箍棒、钉钯、宝杖又缴还了灵山库藏,只靠着自己这一点心灵机变。如来又说我机变心生,妖魔怪起;却喜你们的甚么志诚心、老实心、恭敬心。这会师父以志诚心待那老儿,那老儿却不把志诚待你,便老实恭敬也没用,还要我徒弟机变找寻?”三藏道:“徒弟呀,人心还是志诚好。若人存了这点志诚,万谋万遂,千灵干应。”行者道:“徒弟不知这灵应,求师父见教见教,说明白了,好去找寻经担。”三藏道:“徒弟,你要听说志诚,我有几句说与你听。”行者道:“清说,请说。”三藏乃说道:
说志诚,真灵应,色相皆空归静定。一腔不失赤子心,满胸全无虚假性。无虚假,欺伪消,浑然天理绝尘嚣。当机接物皆真实,朴往醇来不诈浇。不诈浇,方寸地,不仅机谋多智虑。至诚动物若神交,梦寐羹墙如一契。如一契,说奇逢,岂知就里尽虚空。一诚无着随感应,万事谋为自遂通。
三藏说毕,行者笑道:“依师父这等说,当初只该坐在家里,说大藏经文,来了,来了,存了志诚便罢。何劳万水千山,拨了十四五年的口嘴,走了十万八千里的路头,连这一篇的志诚活儿也多了。“三藏道:“悟空,你那里知这‘志诚’二字?几千年也说不了,百万里路也讲不穷。你若知道,又何消我说。”八戒说:“你说我说,这会经担也不知那里去了。师父决吃些水,上前找经担。莫要说了,越说越口渴。”好行者一面说,一面把法身纵入云端,将手遮了眼,作个蓬儿,往前一望。只见那老头儿紧随着经担,众小的打号奋前扛走。乃跳下地来,向三藏打了一个问讯道:“师父,你的志谈话儿,真有几分灵应了。”三藏问道:“悟空,这是怎说?”行者道:“只因师父悯念弟子们挑担费力,这真心一点,怎得个替挑担子?今却就有替挑担的,你看他打号子,奋力气,与徒弟们出力。走一里,省徒弟们一里力,皆师父志诚灵感神应也。”三藏道:“悟空,休要说此话;只讲挑担的可在前边走?”行者道:“八戒难道只是老实,沙僧只是恭敬,须也找寻找寻。”八戒道:“师兄,你便会筋斗,我们不能,那里去查?若是走近了去查,一日两日不可知,若是远去,一年半载不误了工夫,担搁了路程?”行者道:“腾云驾雾,你们难道不会?也往空中望望,免我向师父多话。”八戒依言,把身一纵,扯开耳朵,遮眼往东一望,招手叫沙僧道:“师弟,你也来看看。”沙僧也跳到空中看见,笑将下来道:“师父,果然顺路,替我们出力,不要钱钞。你看他还喜喜欢欢往前挣,这叫做顺手牵羊。”行者道:“莫要阻他,且与他走走看。”按下不提。
且说金蝉子,变客商、赠了三藏师徒芸香、犀角,把蛙怪、蠹妖逼走了,让师徒们挑着经担前行。他两个在三藏们前路行走。一向道路平坦,无妖无怪,不须费力。正在省力,行到此山,只听得后面打号子声来,回头一望,但见尘灰飞起,许多小汉子扛抬着经担走来。金蝉子想:“待我探唐僧师徒是何主意,叫人代力?”乃摇身一变,变了个道人左,倒迎着三藏们,故意问道:“师兄们,可是灵山下来的?”三藏见这道士:
头戴紫阳巾,身穿方朔服。
黄丝绦系腰,麻鞋登在足。
三藏听得道人问,忙答道:“小僧是从灵山下来的。请问道人,真可曾见多人扛着经担包前行?”道人说:“离前十余里,有扛抬担子的,但不知是何物?”三藏道:“是小僧们经担子。”道人说:“既是经担,出家人如何不自家背负,却叫人扛着?万一那众人心不恭敬,身不洁净,可不污了经典?”三藏道:“正是,正是。小僧也只为一个老叟,要请去诵一会经卷功德。承他顺路,叫家众扛帮一程,到他孙儿家去,故此托他担着。不意我徒弟寻水,他们奋力前行。”道人说:“事便是顺道,却也要紧跟上。人心莫测,不可远离。”三藏道;“领教,领教。”
金蝉子见了,早已知是麋妖众怪,乃私议道:“唐僧师徒又不知动了何心。惹引此怪?”金蝉子道乃变了两个僧人,向挑担众妖问道:“列位挑的是大唐僧人取的经典么?他不自挑,想是雇你代力?”众妖不答。只见麋妖答道:“师父问他怎的?想是唐长老一起的。”金蝉子道:“不是,不是。我是行路随缘募化的。”麋妖道:“师父既不是一起,实不瞒你,我有一个孙儿在天竺山幽谷居住,偶患病症,欲求禳解。方才路遇着这起僧众,担着经文。本意延他到家课诵,可怪他内中一个长嘴大耳的徒弟,不是个良善的,曾为盗窃了吾孙腰脐之宝,正为他染病恹恹。却好今日遇着,是我设一计也,骗哄了他经卷担子前来。但佛爷爷经卷可是骗的,俗语说的好:‘门里有君子,门外君子至。’他窃吾家之宝,已是小人之心;我便以个小人应他。只是此经,我等山野之人不知字义,必须得师父们持诵方好。师父二人若不弃嫌,同我到山谷里家居,把这经担开了课诵,建个长远功德,自有斋供、金钱奉敬。”金蝉子听了,私相说道:“唐僧动了志诚,恻隐徒弟劳苦担经,思代力的,遂有这鹿妖替他扛抬远路。只是八戒骗麝邪心,便惹动了这拐经糜怪。我们若破除这怪何难,只恐露泄送经形迹。不如随着这众妖,一则借他扛抬,以遂唐僧志诚心愿,宽徒弟们力苦;一则看此妖魔骗经何处,以便指引唐僧们找经去。”随乃答道:“我二僧诵经功德,原是本行,便与老叟课诵一会也不打紧。只是闻得唐僧不比凡常。那长嘴大耳骗香的徒弟,不是个好惹的。那猴子像更利害,他会腾云驾雾。若我寻了,将来连我两个小僧都做贼论。”麋妖道:“师父,不难,不难。再走三五里,有个三岔道,正中大道,往东土大唐国去。傍有一道,往天竺后山去。右有一小道,往我孙幽谷去。我想唐僧们必从大道中来。若从左道去,其中却有许多傍门,阻碍难行。若从小道去,路虽近,只是经担重大,难过那崎岖狭隘。况且树密林深,溪泥涧水,费力费力。如今我有个计较,把他们挑经的禅杖解下来放在中道,叫小的们背负着大包,二位师父押着四包,从左边傍路去。遇有傍门,师父可叫他开门让路。老汉押着两包,从小道抄近路,先到幽谷等候。”二位僧人说;“我们押着四包,万一唐僧找寻着,赶来夺去,如何处置?”老叟道:“师父有力,则莫与他夺;若是没力,便让他夺去。我有此两包,到了我家,那时到前路接你,这叫做弃多取少之计。”僧人说;“他不赶我,却来赶你,如何处置?”老叟道:“赶我,你必保全小的们背负到家,乃是弃此取彼之计。”僧人道:“唐僧分做三道来赶,则如何处?”老叟道:“师父放心。我自有神通。古语说的。“强龙不压地头蛇。”’依着麋妖,押着四包往左路走。临行,那老妖分付小妖道:“若是唐僧赶来,你们可藏躲在傍门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五回 第六回 第七回 第八回 第十回 十一回 十二回 十三回 十四回 十五回
十六回 十七回 十八回 十九回 二十回 二十一 二十二 二十三 二十四 二十五 二十六 二十七 二十八 二十九 三十
三十一 三十二 三十三 三十四 三十五 三十六 三十七 三十八 三十九 四十 四十一 四十二 四十三 四十四 四十五
四十六 四十七 四十八 四十九 五十 五十一 五十二 五十三 五十四 五十五 五十六 五十七 五十八 五十九 六十
六十一 六十二 六十三 六十四 六十五 六十六 六十七 六十八 六十九 七十 七十一 七十二 七十三 七十四 七十五
七十六 七十七 七十八 七十九 八十 八十一 八十二 八十三 八十四 八十五 八十六 八十七 八十八 八十九 九十
九十一 九十二 九十三 九十四 九十五 九十六 九十七 九十八 九十九 一百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