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幻西游

若藏不得,那徒弟们利害,你们丢了包,让他找去吧。随即领二位师父到幽谷等候。”
小妖依言,背负着四包,往左路前走。金蝉子随后跟着,想:“如今唐僧将到三岔路口,料孙行者们必找寻经担。不如且把小妖吓去,留此四包经担与唐僧。我与师兄,再去算计那老妖。”金蝉子道:“如何吓去小妖?”可变个老虎奔出林来,小妖自然吓走。”金蝉子依言,摇身一变,变了个老虎。
那小鹿妖正背着经包前走,只听猛虎一声叫,从林子里跳出。众妖害怕,叫:“师父,这却怎了?”彼岸僧说:“你们顾命要紧,且把经包丢了去罢。”小妖依言,都把经包背入路傍门地里躲着。只见这虎跳到门前.把尾打门。小妖慌了。到彼增说:“我也不顾这经了,那小和尚又不知那里去了。我走罢。”往门后飞走。小妖吓的丢了经包,一齐也飞走了。
看那小妖去了,金蝉子复了原身。想:“四包经担已保护在此,料孙行者们自来找去。只是那两包,老妖押往小路。设个计较保全了,莫使他骗去。如今将菩提数珠子两粒,变两包小小经包,把木鱼变两个小汉子背着,跟着到他处去骗哄他。只说:‘你众小的畏老虎,弃包走了。我觅两小汉,背两包来了。”
却说麋妖把禅杖解下来,放在中路。把两包着两小妖背着,从小路走去。只见小路里树密林深,崎岖狭隘,小妖背着难行。老妖正在那里设法过去不得,恰好二憎背着两个小包走来。老妖见了问道:“二位师父,如何不押着小的背那四包来,却自背两包来?”金蝉子答道:“我紧跟着小的担包,无奈林中一点跳出,他们害怕,丢包走了。我只得背负两包。却又遇傍路门阻,且不知路径,故此赶到这条路来,料着老叟还在路间。”老妖道:“老汉正在此计较,没个法儿过这深林狭隘处。思量要打开包裹,零星把他的经卷拿去,又恐失落了。”金蝉子听了,忙说:“这个行不得,倒不如弃大取小吧,把你两大包丢在此,慢慢再龋且将这小包着小的们背上。到令孙家里,待我二僧课涌,有何不可?”老妖依言,便叫小妖丢下大包,却背着小包。你看那小妖,随弯就弯,竟过了深林前去。
话分两头,
却说唐僧与徒弟,跟着马垛子走了一会,道:“悟空,你再看那老叟押着经担走到何处了?他原说三十里是他孙儿家,此路走来也差不多了。”行者道:“师父却也真志诚。徒弟已知这老头子是个来骗经的妖怪。他骗我,我也 IO8骗他。经料骗不去。到被徒弟们骗了他三二十里替挑力气。”三藏听了一个妖怪骗经,就慌张起来道:“悟空,若是妖怪来骗经,却怎么了?你快与八戒、沙僧赶上夺下来。莫着妖怪骗去,空向灵山一番劳苦。”行者道:“师父放心,此妖料走不远。走一步,与徒弟们省一步力。”三藏道:“我不放心,必须赶上,叫他们同行。”便叫:“八戒悟能,你再望一望,那老叟走多远了?”八戒依旧起在半空,看了,下来道:“了帐,了帐!老头子不在前途,经担也不知去向。都是猴头甚么机变,不如依我老实自家挑着,有甚气淘?”行者听了,忙跳到半空一望,只见前途三岔路口,中路丢着几根禅杖;左边路里丢着四包经担;右边树林里妖气漫漫,却不见经担。乃下地对三藏说;“师父,前边三岔路地。妖怪弄了手脚。都是师父志诚;志诚怎会不见甚么感应,又要费徒弟机变也。”三藏听了道:“悟空,说不得要你主意保经,只是真经料不由傍道,借你神通护得来。”行者听了三藏奉承他这两句儿,便动了一点矜骄心,好胜起来,道:“师父,爽利走起些,徒弟好去寻经。”毕竟如何去寻,且听下回分解。
总批:
麋妖骗经,本为八戒骗麝之报。又借送经一着,送了唐僧忠诚心。
一意双关,自然天巧。
此回煞有深意。傍道失散真经,便是佛祖西来意。
弃多取少,存此取彼,麋妖似知道者。亦缘得仙家些小种子,但非大道耳。
第 十 回 两僧人抵回经担 众老妖庆贺灵芝
话说三藏听得前路分作三道,经担不见,忙忙赶着马垛子道:“徒弟们,快去找你各人经担。”行者道;“八戒、沙僧他两个的担包,在那左路倚门儿里;只是徒弟的两包不见。”正说间,已到三岔道口。八戒道:“师父,我与沙僧担包,俱在左路。师父可赶着马,同徒弟顺去吧。”行者道:“师弟,你便同师父顺路左去,我的担包多是在小路。你看那妖气漫漫,定是那老头子作怪。你两个且去挑转那担包来,在这中途等;我去小路我那担子来。”八戒不依道:“你找你的,我挑 IO9我的。到前途总路,出来相会。”三藏道:“悟能,你主意差了。古语说的好:三条路儿中间行。况我出家人,取了真经,不从大道中行,如何走那傍门小道?”行者说:“师父讲的有理。师弟两人快去挑转那两担,到师父处来;我去小路找寻,也到此一同前去。”行者说罢,地下取了一条排杖,往小路飞走。八戒与沙僧只得也取了禅杖,从左路找来。三藏乃卸了马垛,坐在中路等候他三人。
且说八戒与沙僧走了三五里路,都是弯弯转转,高高低低,那里见经担?八戒说:“师兄分明说我们担子在左路,怎么不见?你看那前途没路,只有一门闭着,想必此门是通道。”沙僧道:“我与师兄打开此门去看。”八戒说:“未可造次,倘或是人间后门住宅,怎便去打?”沙僧说:“待我门缝儿里看看着。”乃向门缝一看,只见四包经担在内,那傍门儿紧闭不开。沙僧那里顾甚理法,举起禅杖,乱打乱劈,把两扇门儿打开。他两个挑起担子,依旧转回大路。只见唐僧坐在地埃,见了八戒、沙僧挑着两担走来,一面喜,喜的是两人找着经担来;一面忧,忧的是行者去了半晌,不见前来。
却说孙行者执着一条禅杖,往小路而来。果然那密林狭隘之处,两个经包在地。为何八戒、沙僧担包,无妖气漫空?盖因他两个一点老实恭敬心肠,一意直去找寻挑担。只有行者机变,又动了个矜骄心,他的经包遂惹了些妖气。只待行者见了经担,一则喜心生,一则正念发,那妖气遂散。依旧行者把禅杖绳拴,挑回大道。三藏见了行者挑着担子,方才放心。师徒们由中路前行。正是:
履道坦坦莫邪行,一入邪途怪便生。
试问前行何是正,但教性见与心明。
话说天竺山谷,小鹿儿正病,忽然见背经的是个小妖,走入谷来报道:“祖公为郎君请了两个僧人,带得几担经文来课诵,保佑郎君灾病消除。不意小的们从傍路来,遇虎,只得弃了前来;祖公押着两包,从小路儿来了。”小鹿听了惊道;“祖公如何请僧人到山谷来?僧人见我们成精作怪,万一谋合猎户,惹出祸事,不为利便;若是经文能消灾病,我们自家课诵,岂不为灵?汝当速迎去说知祖公,叫他把僧人辞去,把经包好生背负了来。况且我谷前生出一枝灵芝瑞草,正要请祖公来计较庆贺,汝等快去快去。”众小妖飞出谷门,上前迎老麋妖。
却好老麋同着金蝉子两个小路走来,见了小妖。小妖把小鹿
话说出。麋妖听了想道:“正是,我一时见差了,幽谷洞中,怎说做修善人家?”乃随向二僧道:“师父,本当请你到我孙儿家,无奈昨夜家婢产了孩子,房屋不洁,怎修善事?暂屈二位林中少坐,待我老汉去取几贯谢仪,作为路程一斋。”金蝉子听了笑道:“这孽障设诈!也罢,我只要唐僧师徒经担保全;从东大道去了,管他作甚?”乃随口答道:“小僧也为走路力倦,正要少歇。叟里可先背负经包前去,待我少歇,再走将来。”麋妖大喜,叫小的背着假经包,往前飞走去了。
金蝉子想:“原以菩提正念保护真经。既已知孙悟空的机变生怪,如今未免变幻行术,与机谋何异?如来原容我以法术保经。我想为保经而行变幻;就是变幻亦为菩提。但妖魔骗经非正,我等保经非邪。经已保护前行,我等莫要顾此麋妖,且往唐僧前路去吧。”金蝉子离小道撇了麋妖,径直前行去了。
且说老麋妖押着小妖背负的两个小包,乃是菩提珠子变的。金蝉子既去,他把小路内两块石头变作经包,换了菩提珠去。这小妖压的背痛,歇在地下。那老妖催他快走,到得谷洞来,小鹿接着道:“祖公,孙儿病体托赖福庇,谷外长出一个灵芝,孙儿闻了这灵芝气味,把病好了九分。正要差小的来接你过谷,庆贺此芝不期降临。闻说得了真经,请得两僧来修善事。僧人如何来得?识破我等情节,不便,不便。”老妖道:“二僧已离了去。经文叫小的背了来也。”小鹿道:“先看了经文后,再看灵芝。”老妖依言,乃叫小的扛过包来。小妖方才去扛,只见:
两个经文包子,方方两块石头。
小妖惊异把眉愁,怪道肩筋压就。
小鹿见了道:“祖公,怎么把两块大蛮石头,叫小的背来,说是经担?”老妖惊道:“古怪,古怪。这分明是那和尚弄了神通,愚哄了我也。此仇不得不报!”小鹿道:“祖公,这不过和尚愚哄你,安得为仇?”老妖乃附耳把麝香的
话说出,小鹿听了道;“孙儿病已好了,祖公莫疑此。且把灵芝庆贺庆贺。”乃叫小的取出灵芝来与祖公一看。小的取出来,但见:
五色灵根献瑞,一株古柏生芝。
想同麟凤毓明时,通此奇葩出世。
老麋妖见了,把经包心事且丢开,乃向小鹿道:“果然好一个灵芝。我闻地产灵芝瑞草,大是祯样;况你灾疾安痊,更当作贺。只是我当年结契了几个老友,久未聚会,如今趁此名色,邀请他们到这谷里来,就做个灵芝会,有何不可?”小鹿听了大喜道:“祖公说的有理。但不知结契的老友是谁?孙儿好写简去请。”老妖道:“老友有五个;一个是大树岗古柏老,一个是长年涧灵龟老,一个是这南山头峰五老,一个是北山后玄鹤老。”小鹿道:“孙儿久也知这四老,却如何说五位?”老妖道:“连你公,便是五老。”小鹿笑道:“正是,正是。’仍写了四个简帖儿,上写着:
幽谷奇逢,灵芝挺出。
既在契交,当邀共赏。
麋老拜请
话说这四老乘闲,惧静养在山中。忽然见幽谷小鹿儿送帖,邀庆灵芝会。乃相约到幽谷相见了老麋,各叙礼节。当下小鹿备了酒筵,十分整齐。叫小妖吹打起来,甚是热闹。怎见得?但见:
笙箫聒耳,肴核盈眸。金屏开孔雀,绣褥拥青鸾。几筵上摆着异品嘉珍,壶瓶内盛着琼浆玉露。虽无龙肝凤髓,却有熊掌猩唇。莫道山中无异味,须知妖怪设长筵。设的是谷种不死灾殃愈,庆贺灵芝不老年。
当筵前,只见南山峰五老开口说:“灵芝呈瑞,乃是古柏老翩翩佳孕。我老拙有一首七言四句奉赠。”乃说道:
“昆冈有树郁森森,根结奇芝在石阴。
不是千年培德茂,怎能佳荫出林深?”
古柏老听了,拱手谢道:“老朽幸毓得此族,何劳峰五老过誉。既然承教,敢不奉酬一韵。”乃说道:
“太华顶上郁苍苍,高出云霄列五行。
万载巍峨形不变,与天无极庆龄长。”
玄鹤老听了,乃向灵龟老说:“峰五老不庆麋鹿老令孙灾病得此灵芝,回春纳福,他两个彼此咏和,却与主东无情?”峰五老听得道:“老拙非是与主东无情,乃是因灵芝与古柏老有些瓜葛,偶发此咏。二老既见诮,老拙也有一咏,奉敬三位老契友,但求满酌一觞。”乃说道:
“松下陪猿两契清,涧边伏气万年灵。
公孙出谷栖神处,玄牝成名四体馨。”
峰五老吟毕,老麋妖听得一句“四体类”字,乃忿然作色起来,向众老说道:“馨者,香也。体有香,正老拙昨日一宗心事。”众老问道:“有那宗心事?”老麋妖道:“往常孙儿得病,料众老备知。只因医药不效,偶遇着东土取经几个长老。那为首的倒也淳良,不匡他有一徒弟,像貌古怪,心地狎邪。盗香成病,就是此徒。我想他盗我孙之宝,我遂骗他之经。自大村冈一路前来,三岔界口分道。谁知他识破,弄个神通,把两块蛮石变作经包,到骗了我小的们与他出力,背负了二、三十里远路。为此气地不过,要与这和尚报仇。孙儿又过得了灵芝仙气,疾病已安,要庆此宝芝。老拙又想,众老友所望的长龄,这灵芝瑞草乃是奇物。故依着孙言,先请列位到此庆贺灵芝为会。方才峰五老咏中说出馨香,故此动了老拙这一宗心事。”只见玄鹤老听得说道:“原来是这起僧人,取得灵山真经回来了。麋老,你不如丢开这宗心事,莫要讲他吧。”廉妖问道:“怎麋莫讲他?”玄鹤道人:“这取经僧,我尽知他来历,神通本事。他往年路过金平府,这府属有座青龙山,有个玄英洞,中有三个妖精:第一个号辟寒大王,第二个号辟暑大王,第三个号辟尘大王。这妖精神通广大,听得取经僧到,他知唐僧乃十世修行,要谋他食,说食了他长生不老。那知他有三个徒弟,都有神通本事。后来长老食不成,却被他请下天兵驱除了。今日回来,定是此僧。”老妖听了道:“玄鹤老,你不说,我也不知。既是唐僧十世修行,食他长生不老,我等怎肯放他前去,必须捉了他来,方遂其意。”只见峰五老说:“老拙也曾闻说,唐僧去时,比来日不同。来的之日,凡胎肉体,妖魔可伤的他。今日回去,已证了菩提大道,难以害他。但是取来的真经,果乃天文地理,成仙作佛的宝卷。我们若得解悟了,可以与天齐寿。”古柏老说:“既是这样宝卷,也当设法取了他包担,大家课诵看念也好。”灵龟老说:“他徒弟既有神通本事,能驱除青龙山妖魔,不要惹他吧。”把舌一伸,将头一缩。老麋妖笑道:“龟老休要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他师徒不过四人,我等人众,夺了他经担来,各自分散,回冈的回冈,归谷的归谷,任他神通,也难保全回去。”众妖魔计较了,收了酒筵,齐往三岔路赶来不提。
却说唐僧师徒找寻了经担,从中道行走。八戒道:“师父,徒弟们难道只挑着担包,走着道路,随这肚子里含冤叫屈?好歹到前途.看那里有卖饭的人家,或是庵观寺院,随便吃些斋饭,再赶路程。”三藏道:“徒弟,不但你腹饥,我也饿了。悟空,可到前边林子内且歇片时。看那里有便宜吃斋之处,吃些斋饭再走。”行者依言,便走到林内歇下担包。往林中远近一望,那儿有寺院人家,尽还是长途林树。师徒正然嗟叹。
却说那金蝉子见唐僧师徒歇下经担,东张西望,想:“取经人远路辛苦,多是饥饿了。师兄可上前探他个意念,莫要三心二意,又动了邪念。”即变个鹿儿到林内。听得唐僧师徒嗟叹,没有个化斋之处,回来复了原形。想:“我设个移山倒海法。离此有个洗心庵,久无僧祝弟子移这庵在路前,再摄些饭食。金蝉子移了座空庵在路。
却说老麋妖一同众妖赶上唐僧经担,不敢造次夺龋也知行者利害,便乃叫玄鹤老近林来听他们说甚言语。只见师徒们嗟叹,没个化斋饭的寺院人家。玄鹤老听了备细,把唐僧话向众妖说出。老麋妖笑道:“是谁嗟叹饿的紧呢?”玄鹤道人:“只有那猪头嘴脸的,在那里哼哼卿卿叫饿。”老麋妖道:“正好,正好。便是窃麝的仇人。看前路可有设法儿夺他的包担之处?众老,务要计较计较。”古柏道人:“走过前路,再作计较。”峰五老说:“不须计较,我们可变做个小庙儿,烧烟煮饭。那和尚必然来化斋。待我把碎石变作馍馍,入他腹中,莫说经担难挑,连他路亦难走。”灵龟、玄鹤二老大喜,乃走在前途,变了一座小庙,上悬一匾写着“斋心庙”。他为何立匾写个“斋心庙”?因见路左有个洗心庵,这妖魔恐唐僧们见名投入。毕竟圣僧能破妖氛,看了斋心、洗心庵庙,行者的神通机变,自然驱邪入正。且听下回分解。
总批:
南华老仙云:“万物皆出于机,入于机。”机不可少,但令人由而不知耳。有心为机变,善亦成魔;况为恶乎?故至人忘机,寂然不动,感而道通。入鸟不乱群,入兽不忘行,何妖怪之有?
第十一回 斋心庙八戒被缚 幽谷洞行者寻经
说表三藏林内歇着经担。这八戒哼哼卿卿,又叫饥饿的紧,争奈没有个寺院人家,只得忍饿前行。那猪八戒没好没气,噘着嘴,挑着担子,望前飞走。猛然见一座小庙儿,也不顾师父师兄,直走到庙门歇下担子,往里便走。也不行个礼貌,便开口道:“庙内主增主道,庙户庙祝,师父师兄,小僧是大唐取经的,途中饥饿,便斋乞化一食。”三藏在后,急急走入庙门,扯着八戒道:“徒弟,如何莽撞至此,庙门虽开,又不见了一个人,怎么说这了浪荡闲话。”八戒道:“饿的紧,那里有这工夫。”三藏说:“也须待个庙主出来,行个礼貌,方才好说化斋。”行者也急急走进庙来道:“师父,快出来,有说话。”三藏依言,随出庙来。行者又扯八戒,八戒那里肯出来,越喊叫“化斋”。
三藏出得庙门,行者道:“师父,我看此庙虽整,怎么没些香火气味,冷冷清清;就有庙主僧道在内,毕竟也是个不功课、懒焚修的。他既是这等人,那肯备斋我们吃?依徒弟之意,宁可忍一时,再走一程,料前途必有寺院或人家洁净处去化。”三藏道:“悟空说的是。只是语能在庙里不出来,你可叫他出来挑经担。”行者道:“师父,我等先走,他独树不成林,见我们走,必然跟来。”三藏依言,赶着马垛,方才五七里,只听得前路树林里木鱼声响。行者道:“师父,木鱼声响,定是个寺院;不然定是个善人家。我们歇下担子进林里去看。”三藏把眼去看道:“徒弟,不消歇担子,进去吧。那林里露出屋脊来了,且香风吹来,必是肯焚修功课的。”行者依言,挑着经担,直入林来,果然是个小庵。三藏见那匾上写着洗心庵,乃说道:“方才那庙匾上是斋心庙,却也好个名色;为何这庵中香火不断,那庵中冷冷清清?”行者道:“师父,不但香火,且是木鱼儿声朗,必是庵里有人诵经。我们歇了担子进去化斋。”三藏依言。
师徒进到里面,却是个小小经堂。只见一个老僧手捻着数珠,口念着经卷,一个小沙弥散着木鱼儿,齐声相应。三藏见了,那老僧:
袈裟偏袒半身肩,朗朗经文口内宣。
手内数珠轮转捏,庄严色相动人天。
老僧见了三藏,忙住了口,走出堂来,恭恭敬敬的说道:“师父,从何处来?”三藏道:“弟子大唐僧众,从灵山取经回来。一路来挑担力倦,偶过宝庵,暂歇片时。闻得木鱼声响,炉香风送,必知是有德行禅师,故此进谒瞻仰。”老僧道:“久闻中华圣僧取经回国,何幸相遇!”乃叫:“沙弥奉茶,快收拾素斋供献。”三藏与行者、沙僧欢欢喜喜坐下,只不见八戒前来。
却说八戒腹中饥饿,见了斋心庙匾上一个“斋”字,歇下经担,大叫化斋。三藏、行者扯他不肯出来,叫了半晌,不见有人答应。
话说这斋心庙原是老妖变化了待唐僧师徒的。为何不出来答应,有个缘故:众妖计议,原探八戒与三藏们嗟叹,惟八戒叫饿的紧。众妖知行者神通利害,故此等三载、行者往前去了,单单只剩下八戒,单骗他一个担子。那玄鹤老却变了一个道人者,走出见了八戒,问道:“你是何处来的古怪像貌长老,在此狂呼大叫?”八戒把化斋的话说出来。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五回 第六回 第七回 第八回 第十回 十一回 十二回 十三回 十四回 十五回
十六回 十七回 十八回 十九回 二十回 二十一 二十二 二十三 二十四 二十五 二十六 二十七 二十八 二十九 三十
三十一 三十二 三十三 三十四 三十五 三十六 三十七 三十八 三十九 四十 四十一 四十二 四十三 四十四 四十五
四十六 四十七 四十八 四十九 五十 五十一 五十二 五十三 五十四 五十五 五十六 五十七 五十八 五十九 六十
六十一 六十二 六十三 六十四 六十五 六十六 六十七 六十八 六十九 七十 七十一 七十二 七十三 七十四 七十五
七十六 七十七 七十八 七十九 八十 八十一 八十二 八十三 八十四 八十五 八十六 八十七 八十八 八十九 九十
九十一 九十二 九十三 九十四 九十五 九十六 九十七 九十八 九十九 一百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