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幻西游

却说唐僧与行者三人,辞谢老僧,担经前行。三藏在路,盛称庵僧师徒有德,扰他殷勤供奉斋饭,又找寻经担、不觉的走到赤炎岭西头,见这岭:凸凹树林匝,石径东西狭。鸟雀不闻声,峰峦只有烟。三藏见了高高低低一条长岭在前,乃对行者道:“悟空,我们来时,不曾由这岭过,怎么回去有这条狭隘弯曲长岭?又没个人家问一声。”行者道:“师父,我们来时夜晚行走,信着马步,不觉的过来了。如今既到此,少不得看前边有人家,问个路头走去。”三藏道:“徒弟,你看那远远坐在岭头的可是个老叟?”行者看道:“师父,你好眼力,果是个老叟。我们且把经担歇下,上前问那老叟一声,方好前走。”三藏依言,叫八戒们歇下经担;把马驮经拒也卸下。
正要上前问那老叟,只见老叟执著竹杖走下岭西头来。三藏便迎着,打了个问讯道:“老尊长,往东上去路,可是过此岭去?”老叟道:“师父,你是那里来的?看你容貌,听你口音,却是中华人。想当日来时,必也过此岭。怎么今日又问路?”三藏道:“老尊长,我们来时,乃是夜晚行走。不曾眼看这岭,高低凸凹过来了。如今回去白日里,故此生疏失记了。”老叟道:“正是夜晚阴凉静悄,过来不会惊动这岭内妖精。”三藏只听得“妖精”二字,便打了一个寒噤。说道:“尊长,此岭有甚妖精?”老叟道:“师父,你不知这岭中有一条赤蛇精,毒焰喷烟。过岭的被了他焰,若说一个‘热’字,他便喷出毒烟,只把人逼焦渴了,他却吸人精血。”三藏道:“这等便闭口不言热,可过得岭去。”老叟道:“当初行人知这情节,只闭口藏舌不语,静悄悄过去。如今又不同了,添了一个妖精,若是闭口静悄,又惹得这妖精知道,也吹甚么妖气迷人。”三藏听了,越怕起来道:“老等长,似我等出家人,炎凉气息,生死心灰,他便吸了去,也没奈何。只是我师徒有这儿担经文,却如何处置?”老叟道;“正是。前日有两个僧道过岭,那妖精要吸他。也念僧道是出家人,瘦骨伶仃,只问他要经卷。僧道回他没有经卷。那妖精果然见僧道身边没有经卷,让他过岭去了。师父们既有许多柜担,须要计较个法儿过岭。”三藏听了,慌张起来道:“悟空,这却怎么好?”行者道:“师父放心。当初来时,徒弟在李老儿庄上,把大蟒精降灭。如今那里怕甚么赤蛇精?”老叟笑道:“小长老,你当初来时,可有这许多担包么?”行者道:“来时却是空身,没有柜担。”老叟道:“再可有甚么物件?”行者道:“不敢欺瞒,有一根粗粗细细的金箍棒儿,专打妖精。”老叟道:“这棒儿如今在那里?”行者道:“只因取了经,缴还灵山,说他是伤生器械,同不的方便经文。我若有这器械,何怕此岭难过?”老叟道:“小长老,你也休提那伤生器械,只当保全这方便经文,你师徒计较个万全良策。要紧,要紧!”老叟说罢,往岭傍去了。
三藏道:“徒弟,这老叟叫我们计较个良策,你们却怎生计较?”行者道:“依徒弟计较,把马驮的经柜,与沙僧赶着过岭。那妖怪若是问师父要经,你只说你是贩货物的僧人,这经包柜担,都是货物,未曾有经。”三藏道:“那妖怪那里肯信?”行者说:“师父只说,我出家人不打诳语,若不信,便打开柜担看验,可是货物。”三藏道:“那妖精就信了是货物,他却问你是何货物?”行者道:“师父,只说是雄黄、朱砂、蕲艾等货物。”三藏道:“徒弟,天地间货物也甚多,怎么说是这几样货物?”行者道:“师父,你岂不知龟蛇畏伯雄黄、艾叶。犯着他的对头,他决然放你过去。”三藏道:“雄黄乃制蛇之物。艾叶却那里用?”行者笑道:“师父,你岂不知灼龟的,用艾叶炙灼。”三藏道:“那妖精万一见了对头,反恼怒起来,倒与我们作对头,如之奈何?况我乃出家之人,一点志诚取经,一点忠厚待物,怎么说这许多诳语。且说出两宗杀物的雄黄、艾叶,此心岂忍?”行者道:“师父,那妖精要夺你经文,又要害你,你如何不忍他?”八戒在傍说:“师兄,真真你用的都是机变心。依我老实,师父赶着马,沙僧师弟跟着先过去。妖精若问,只说未曾有经;妖魔你若要经,那后边两个丑脸长老,挑的却是经。他定然放过师父去。却来问我两个要经,那时我两个再做计较。就是那妖怪不信,不肯放师父,我两个拳打脚踢,料也胜得妖精。”三藏道:“徒弟,只是难为你两个费力。”八戒道:“师父,弟子应当遇危难上前。”行者说:“就依八戒的计较吧。”
三藏乃赶着马驮的柜包,沙僧挑着担,先行过岭。方才走了三四里,只见冷气阴阴。沙僧一时浑忘,开口道。“师父,那老叟说有些热气,怎么却是冷气?”三藏道。“想是我们不说他热。”师徒方才个“热”字儿出口,只见那岭上顷刻间就三伏天一般热起来,师徒二人着实难过。没奈何,忍着那热气熏蒸,往前行走。却喜得白龙马,原是海中龙子化现,他不畏火热,反喷出几口水来挡抵。三藏赖此前行,不远,忽然那赤蛇妖精拦着岭路。他不变千尺大蟒,却变了一个山精猛怪,手执着一根大棍。那灵龟妖变了一个四足猛兽,与赤蛇妖骑着。见了三藏,口吐着毒焰道:“那和尚,快留下经柜包担,饶你性命。”沙僧就要掣禅枝相敌,三藏忙止着道:“徒弟,莫要与他抵敌,依八戒说,还是老实求他为上。”乃向妖怪稽首道:“贫僧是出家人,不打诳语,这柜担包内,实未曾有经。大王若是要经,那后边有两个丑面和尚,挑着的却是经担。”妖精道:“我不信你。你说出家人不打诳语,偏是有一等出家人,最会说空头活哩。”妖精故意发威作势,叫小妖上前,把沙僧的担包扯开封皮包裹来看。却好这一包内乃是《未曾有藏经》五十五卷在内。妖精一见了签面上写着“未曾有经”,随即叫小长仍包裹起来,向着三藏拱手道:“长老果是真诚,开口说包担内未曾有经,不虚,不虚。让他过岭。你说后面丑面和尚有两担经文,断是不打诳语。”小妖道:“马垛子柜内只恐有经。”妖怪道:“一句实,百句实。这长老可敬,不必又开他柜子,料也都是来曾有经也。”三藏合掌拜谢妖怪,与沙僧飞走过岭。
远远见一村人家,三藏道:“悟净,那前边有人家,料可投止,我与你住下,待我悟空两个来。”沙僧依言。师徒走到村前,见一家门首,三四个男子汉在那里演习棍棒。见了三藏道:“这是往年上灵山取经的长老,黑夜打从此岭去的。今取了经来也。”一个便说:“师父可是大唐取经圣僧?”三藏答道;“正是贫僧。”那汉子便扯着马垛子道:“舍下少住。”
三藏随跟他到家内,众人都来相见。那汉子便问:“闻知往年师父四位黑夜过此岭,我们都替你怀着忧,惧怕你们不知禁忌,冲撞了岭内妖精,丧了性命。如今回来只二位,想那两位是此岭内差池了。”三藏答道:“谢赖老善信,往年过此岭,实是晚夜。我等也不知甚么妖精,总来以无心过去了。今日回来过此岭,遇一老叟说,这妖怪到也善心,不伤害我等出家僧道,只是要我们经文。托赖众善人祸庇,小僧两个过岭遇着妖怪,被小僧说未曾有经,他开包看验,只因经包内有这《未曾有藏经》名,那妖怪信我志诚,放过来了。但我那两个徒弟,现挑着两担经包,必然要被妖精盘着。”这汉子们道:“师父,且宽心。只恐妖精也放过高徒来未可知。”三藏道;“我那徒弟不似小僧情性淳善,有些多事。三言两句与妖精讲不合,便动手动脚起来。我倒不虑徒弟过不得岭;但虑经文有差失。”众汉子道:“师父,你切莫说动手动脚的话。这妖精却甚利害,他文讲便是毒火炽人,武讲便是狼牙大棍,因此行人多被他害。就是我村乡过岭,知他妖气,只是不开口。万一遇着他抡拳舞棒,必须合伙五七个人,各持短棍防他。所以我等个个在此演习些棍棒。师父且吃些素斋,若高徒久不过来,我等当多约几人,与师父高徒助力过岭。”三藏听了,深谢。只得吃斋等候徒弟。
却说行者与八戒,待三藏与沙僧先走的几里,他两个方才挑着经担,走上岭来。行者知道怪情,闭口不语。八戒见冷气渐渐喷来,不觉的大笑起来。
八戒咕咕哝哝了一会,越发大叫起来:“这冷清清,阴渗渗,真难熬,倒不如热热吧。”行者听了道:“呆子,你犯了妖精的戒,只怕要来热闹热闹哩。”八戒道:“走到这田地,也说不得。”正讲未了,只见岭东来了一个妖精,骑着一个四足猛兽,手执着一根大棍,大叫道:挪标致脸的两个和尚,快把担包内经文留下,放你过岭。”八戒见妖精叫他做“标致脸的和尚”,他便笑嘻嘻的道:“不标致脸的大”王,我小僧老实,包担内有几卷经文,却不是你用的。休看僧面看佛面,让我两个过这岭去吧。”行者见八戒说妖精“不标致脸”,乃定睛看那妖精,怎样不标致,但见他:尖角两栽头,双睛齐抹额。狼牙似铁钉,猹耳如门槅。
行者看了这妖精一眼道:“大王,你要我们留下经文。不知我这经文三不可留。”妖精道:“那三不可留?”行者道:“一是灵山如来洪慈,舍与南赠部州人民降福消灾的宝卷,不可留。二是我师千山万水,受尽苦难,今日取来托付与我徒弟们;我徒弟怎敢遗失了,不可留。三是这宝笈琼书,感应显灵,通天达地,出幽入冥,有善男信女斋戒沐浴,方可给与;若非金蝉子尼、优婆塞夷志诚恳请,也不可留。大工不过是个山中的豪杰,没有善信僧尼的功行,怎么留得?”行者听了问道:“大王,且把你三可留说与小和尚一听。”妖精道:“经文既是如来真言宝卷,无非度脱众生玄埋。这玄理,不但善信男女得以见闻,便是非潜动植物类,也得瞻仰,莫说我一个大王了。此一可留。我闻真经到处,风调雨顺,人安物阜,天清地宁,山谷草木也沾些灵异。我这岭中,时亦有灾殃不顺。此二可留。我大王堂堂一个神道,威风颇大,手段更强,要你这小和尚几卷经文,何消拒吝。此三可留。”妖精说罢,举起大棍照行者当头就打。行者忙使个金刚不坏身法术,那妖的棍荡着两段。妖精惊道:“这丑脸和尚,倒有个铁布衫法儿。”去了棍子,腰里解下一个流星锤,照八戒一锤打来,正打在八戒肩脊上。八戒也忙使出个磁石吸铁法术,把那刚鬣变了磁石,把妖精铁锤紧紧吸祝这妖怪没了兵器,便跳下猛兽来举起双拳劈面照行者打来。行者笑道:“这妖精抡拳上了老孙门了。”乃脱了皮袄,同妖精走了一路猴拳。怎见得是猴拳?但见:
行者伸一手,打个夜叉探海;妖精飞两脚,使路猛虎扑羊。行者一拳起,叫做泰山压顶;妖精单脚站,却为枯树盘根。行者一脚挑,道是金鸡独立;妖精斜眼视,名唤丹凤朝阳。
他两个在岭上走了几路猴拳,看看妖精败了,被行者打的踉踉跄跄,叫灵龟帮助帮助。那龟妖也便猹脚舞手,上来浑打。猪八戒见了,急攒起拳头,也浑打来。行者却不防他带了几个小妖,把经担抬回洞中去。那妖精见得了经,便乘个空儿,一路烟往赤炎洞去了。
行者与八戒回头见没了经担,都暴燥起来。八戒道:“怎么好?师父交了经担与我两个,老老实实解下禅杖来一顿打死了这妖精过岭去吧;却使甚么铁布衫儿法,又同妖精打甚猴举,这回经担抢去,工夫丢了,师父定然恨骂。”行者也恨一声道:“千差万错,我老孙只不该缴了金箍棒。今若是金箍棒在身,这回打上妖精门,要经担谁敢不与?如今赤手空拳,纵去寻着妖精,只是抢拳,终成何用?”八戒听了,便想起钉钯,放声哭将起来。
今日里只为了取经文,缴还在库,虽然说我钉把是凶器,经文是善心,如今遇着恶怪抢了经文去,善心没用,叫我两件皆空。若有钉钯在手,经文也不得抢去,两利俱存。我的钉钯呵!”行者笑道:“哭脓包,哭有何用?为今之计,只有捡近便的做,要去取钉钯,知道可取得来?就是取得来,未知经文可取的?如今不如过岭寻了沙僧来,他还有一条禅杖在手;一则三个打妖精两个,可以胜得他。”八戒道:“此时寻沙僧来,恐迟了,怕那妖精得了经担,拆开包裹,失落了经文。不如找寻着妖精洞处,讨个虚实,再去寻沙僧也未为迟。”行者道:“此时不得不用机变矣。师弟,你去寻沙增,待我去找妖精探事实。”八戒依言,往岭上飞去去找沙僧。行者爬山越岭去寻妖怪。
却说龟、蛇二精打行者不过,得了经担到洞里,叫小妖紧闭了洞门。龟妖就要打开包担,看是甚么经文。赤蛇妖道:“且莫要轻易拆动包裹。我闻经文都是字义,非焚香不可展开看阅,非斋戒不可造次课确。若是造次打开,轻易看阅,你要求福,反教作罪了。”在洞中计较不题。
再说行者在岭上前后找寻,到得这赤炎洞口。见乱石塞闭了洞门,里边光亮亮似有人声,乃向石缝儿里张看。只见里面热气烘烘,如烟如雾,火气一般。乃想道:“经担包裹皆是纸封,怎当得火焰;万一妖精抢来放在洞内,若有差池却怎么了?”行者想了一会,他机心顿起,随摇身一变,变了一个小火蛇儿,游入洞内。
只见小妖们欢欢喜喜说:“大王得了经文,等带戒焚香开诵,保佑我等合洞大大小小,长生受福。”行者听了,心里也微微欢喜说:“妖精有些意念,就是经文灵验,必有护法保卫。使他不敢动了。”随游进洞里,果然经担原封不动,好好安在洞中。行者查实了,乃游出洞外,依旧在岭上等八戒去叫沙僧。
且说金蝉子变个老叟,说明了三藏叫他师徒好生计较,他从岭傍抄小道,会着比丘增,把前情说了。金蝉子道:“半日不见唐僧过岭来,只恐遇着妖怪,我们须去保护。”二人复来到岭东。唐僧同沙僧俱已过岭,在村居人家坐着。
他两个变了两个全其道士,走到村人家门前,却遇着八戒来寻沙僧,备细把妖精抢经的原由,与三藏讲说。吓的个三藏抚膺顿足,只叫:“怎么了!”只见两个道士上前劝道:“长老师父,休要着急。我小道常过此岭,到玉其观望复元大仙。这妖精颇熟识,好歹聊施小计,叫他仍还了你真经前去。”三藏听了倒身下拜,便求二位师父作个计较。道士说:“只是要借重你两位高徒,赞成此计。”八戒道:“计将安出?’道士乃向八戒耳边如此如此。八戒笑道:“会的,会的。我那孙大师兄更积年。”道士笑道:“也只因他这积年机变,连我道士如今也机变积年了。”说罢,叫三藏同沙僧依旧坐在村家等候,他两个同着八戒复走到岭东头。却好遇着行者迎来。八戒见了行者,把道上好意说出;行者也把妖精情由说了一番。道士笑道:“此计最好用。”乃叫行者同八戒变做两个经包柜子。却叫灵虎子挑着他,摇摇摆摆走上岭来道:“好热、好热。”就惊动了蛇妖:变了一个雄赳赳的魔王,骑着猛兽走出岭来。见了是两个道士,便问道:“你二位全真,我有些熟识,那里去?”道士便随着他口答道:“我常打大王岭前过。大王厚德不肯加害,无以报恩,早晚只是焚香,课诵经忏,与你延生获福。”妖怪听了道:“长老家有真经,怎么你道上也有?”道士说:“僧家经文是求福将来,我道门经忏乃长生现在。”妖精听了个长生现在,便喷出毒焰来要经。道士忙说道:“大王不必以威龋小道既久在爱下,便将两柜经忏送到洞中;还替你课涌,传授你口诀。妖精听了大喜。随与龟妖变化了两个善眉善眼男女,领着全真,挑着经相,走到洞里。
全真一见了两担经包,便问:“这包内何物?”妖精便说出是过岭的僧人经担。全真道:“有了我们经忏,便留不的他们经文。”妖精道:“既然留不得,叫小妖扛出洞去焚了罢。”全真道:“这却不可。诵经事小,积德功大。这和尚也是一片苦心取得经来,你何苦焚了他的。依小道说,大王还了他去,也是积德。”妖精依言,叫小妖:“把和尚经担扛出洞门,丢在岭上,听那和尚取去罢、”小长依言,把经担送在岭上。
却说三藏见八戒、全真去久不见回来,叫沙僧去探看。村众人等各发善心,齐帮沙僧上岭来。恰好遇见经担丢在岭上。众人与沙僧挑回,只不见行者、八戒在何处。
却说金蝉子与金蝉子变得全真,坐在洞中。见小妖扛了经包出洞,回来说已丢在岭上。他两个故意叫妖精备办香烛,好课诵经忏。妖精道:“这香烛,我洞中却少。”全真道:“大王,你不便村间去取,待小道取来。”妖精信真。他两个丢下经柜,下岭来。叫三藏、沙僧好生收拾经担,喂饱了龙马,只候行者、八戒来时走路,却远远伺候着看是何等光景。
却说那妖精见道士取香烛不见回洞,两柜经忏放在洞中久等。那孙行者燥性子,那里耐烦,猛然叫声:“八戒,道士那里去了?念又不来念,开又不来开,闷的紧了。”八戒也忍不住道:“都是你,甚么机变机变,变了个外面着实里面空空。这会偏生机了。”妖精听得,吃了一惊道:“哎呀,经担如何说起话来?”龟妖道:“罢了,日前我那古柏老等友被取经僧耍了,故此特来寻你。今却又被地哄了。”蛇精道:“你休疑猜。想是真经灵感,会说言道语。待我志诚拜他两拜,问他个原由。”蛇妖乃走近柜前,磕了两个头道:“真经宝卷,为何说话,想是灵应,有感必通。道士说你能保佑长生现在,望你方便我男女两个,福寿无穷。”行者听得,只是暗笑,忍着不言。那八戒忍不住,便在柜子里说出话来道:“宝卷真经,真经宝卷。怎把妖精,慈悲方便。”
蛇精听了道:“哎呀,不好了,被那挑担的诱哄了。”忙将口喷出火来,抽经拒焚烧。那里知道行者、八戒神通,他已知经文保全过岭,料必沙僧挑去。即忙复了原身,跳出洞外。
妖精执著兵器,赶出洞来。行者、八戒赤手空拳,只得往岭下飞走。早有那地方人等执着棍棒,同沙僧来迎他两个。行者、八戒得了两条大棍,拿在手中。只见龟、蛇二妖,各变的神头怪脸,上前来厮杀。这一场好杀。怎见得?但见:妖精举棍来,和尚谁肯让。妖精造化低,几乎都了帐。
两个妖精敌行者三个尚且不过;再添了众村人举器械帮斗,妖精力弱,虚架两棍,往岭西飞走。行者同众人齐齐赶上岭来,要到洞里灭这妖精。
只见两个全其道士走近前来道:“三位师兄,我小道替你聊施小计,完壁归赵。可看我的情分,饶了这妖精吧。”八戒道:“偏不饶地,叫我变甚经柜,饿的我个小发昏。”全真道;“你若必定要灭了他,却又背了缴钉钯的功德。出家人取真经,正为救济众生。若方便了他,你们一路回去,自然有妖魔方便你。”行者听了,便叫:“八戒,依二位师真说吧。我们赶早走路。师父在人家眼望哩。”众人道:“千载奇逢,遇着三位神僧来此,乘着力量,把妖精灭了,也为我地方保安,与那过往客商除害。”全真道:“众善人休得过虑。我全真自有降伏龟蛇本事,管教你地方永远清宁。”行者同八戒、沙僧依了全真下岭,众人只得退回。那全真也自作别去了。正是: 水火安宁无怪异,全真煅炼有神通。
却说行者三人回下岭来,见了三藏,辞谢村众,师徒挑担的挑担,赶马的赶马,三藏口口声声只念未曾谢的全真道士高情。八戒道:“高清高情,变甚柜子饿断板筋。”行者道:“师弟一般都挑担走路,偏你只叫肚俄。此后吃斋饭,你一人兼二人之食便了。”八戒说:“也难,除非八九个都让我,还不知可了得哩。”沙僧道:“二位师兄,各人省些气力挑担,不要争饿气了。”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五回 第六回 第七回 第八回 第十回 十一回 十二回 十三回 十四回 十五回
十六回 十七回 十八回 十九回 二十回 二十一 二十二 二十三 二十四 二十五 二十六 二十七 二十八 二十九 三十
三十一 三十二 三十三 三十四 三十五 三十六 三十七 三十八 三十九 四十 四十一 四十二 四十三 四十四 四十五
四十六 四十七 四十八 四十九 五十 五十一 五十二 五十三 五十四 五十五 五十六 五十七 五十八 五十九 六十
六十一 六十二 六十三 六十四 六十五 六十六 六十七 六十八 六十九 七十 七十一 七十二 七十三 七十四 七十五
七十六 七十七 七十八 七十九 八十 八十一 八十二 八十三 八十四 八十五 八十六 八十七 八十八 八十九 九十
九十一 九十二 九十三 九十四 九十五 九十六 九十七 九十八 九十九 一百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