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幻西游

三藏只合掌称赞一声。不匡金蝉子在半空看见,听得三藏之言,乃惊道:“怪不得他师徒屡屡逢魔,乃是他们立心不善,以至如此。我如今且莫要管他,到山顶上与比丘计议,必须先正了唐僧道念,再消了行者们雄心,乃是保护经文根本。”忙复了原形,直到高山顶上。
果见比丘彼岸僧,跏趺坐在松阴之下。见了金蝉子,乃问道:“师兄,山岭下阴云黑雾,可是妖魔与唐僧争斗?”金蝉子道:“正是,正是。看来还是唐僧师徒自龋”比丘道:“如何唐僧师徒自取?”金蝉子便把变苍鹰啄魔王手,被行者他一杖打走妖魔说出。又说到:“唐僧见打走了魔王,合掌欢喜之心,乃是唐僧动了不平之念。”金蝉子听了笑道:“师兄,你责备唐僧固是。只是你变苍鹰啄魔之手,却动的何念?”金蝉低头一想,笑道:“师兄,我弟子可谓责人重以周,责已轻以约也。”比丘道:“既为保护经文,说不得权且驱魔之计。只是这三尸魔王,调度七情、六欲,阻截真经,恐邪正交斗岭下,亵渎经文。我与师兄,且请上柜担,供奉在山顶。待行者灭了魔王,那时再与唐僧取去。”金蝉子依言。两个计较,从岭西上高山数里,比丘一望,只见一座石室。看那石室:
依山巅,凭虚建,乱石垒成门两扇。也有堂,屯有殿,但是无椽无瓦片。不像庵,不像观,不似僧房并道院。藤萝绕四檐,苔鲜铺三面。周围绿竹翠森森,多是仙人高遁藏修炼。
比丘见了一座石室,与金蝉子走到面前。见石门掩闭,推开里面,倒也干净。鸟迹蜗涎,并无一点,宛似有人洒扫一般。金蝉子与金蝉子坐在里面,一个捻动菩提子,一个敲起木鱼儿,在里边功课。
却说唐僧见行者打败了魔王,乃叫八戒、沙僧,挑着经担,往前走吧。八戒道:“师父,忒性急,也须等行者平定了妖魔,扫荡了强人,方好过岭。万一这三队强梁,诈败佯输,前途又生个法儿,不但长强梁志气,又损了我们神道,那时进退两难了。”正说间,只见行者倒拖着禅杖,笑欣欣走将来道:“师父,强人、魔王被徒弟一禅杖打走入寨去了。但不知他躲入寨去,又何作计?”三藏道:“徒弟,莫要管他作何计。我等乘地败阵躲去,趁前途平路,过岭去吧。”行者道:“此路少平可住,且探听那魔作何计较。徒弟之意,必要除灭了他,方便行商过客来往。”三藏依言道:“徒弟,方便行商,固是好事。只是除灭须要费你的心力,切忌不可伤生。”师徒正说,忽然一阵风起。只听得木鱼响,却似从半天下来。三藏道:“徒弟们,你听可是木鱼敲的声响,怎么似自天来?”行者道:“师父,这声随风至,来的高远,宛如天上。莫不是那处山凹里有甚寺院人家,诵经念佛?八戒师弟,你说不得去查探前来。若是有甚寺院人家,僧道善信,可以借寓一日,安下经文。待我平定了这魔王,再往前去。”八戒道:“我离不得师父与经担,叫沙僧去吧。”沙僧听得,忙把鼻子一嗅道;“远远不独木鱼声响,且是香气刮来。定是寺院人家,做斋设蘸。师父可照顾着徒弟的经担,待徒弟去查探,定然吃他一顿他斋。”八戒听了,忙扯着沙僧道:“我老实,不该推你,还是我去吧。”提着禅杖,就往岭西头高山顶上飞去。
且说三尸魔王被行者打了一杖,飞走入寨。七情、六欲两个,也躲入来。魔王说道:“孙行者果然名不虚传,且莫夸他武艺精熟,只夸他神通巧妙。怎么战斗之间,他便弄个手段,变了个苍鹰,把我手指啄了一口。疼痛难忍,兵器丢抛,被他打一禅杖。如今斗智不斗勇,且赌赛神通,只是不放他过岭便好。你二人如何也收了队伍,躲避入寨?”七情道:“我全仗魔王威势,你败阵,我只得收队。”六欲道:“我也倚靠雄风,你既飞跑,我何敢存留。但是魔王既要斗智,我有一计,又叫唐僧敛息来投寨,行者低头入我门。”魔王听了喜道:“大王有何高计?”六欲道:“我闻唐僧们一尘不染,六根清净。万苦千辛,求得真经回去。一心只是要普度众生,超升极乐。你若是以兵威劫他,他至死不畏;以财利动他,他毫不沾惹。惟有投诚礼拜,求他度脱。他便慨然方便,俯就乐从。那时入我寨来,再设个计较夺他经卷,害他残生。魔王的仇恨也消,我们的雄心也遂。”魔王道:“大王之计甚妙,只恐孙行者智量更高,计若不成,将如之何?”六欲道:“我计中自有计。如今且叫喽罗具了香幡,待我亲自求他。”魔王乃叫喽罗依着六欲大王,备了香幡,打点出寨,礼拜唐僧。
却说八戒走到高山顶上,左张右望,那里有个寺院人家。信着脚地走了几步,心不耐烦,便下山来。却好遇着六欲强人香幡鼓钵,走将出来。看见八戒,问是何人。八戒又以鼓钵声为木鱼响,乃说道;“师父听三不听四,鼓钵育当做木鱼,想是强人做蘸行香。我若被他拿住,不但没有斋吃,且要报仇,还那猴头一禅杖之打。如今只得老实求他。”乃答道:“大王,我是没用的老实和尚,叫做猪八戒。平日只晓得吃斋饭,嚼馍馍,也会烧火扫地,跳水运浆。”六欲强人道:“猪八戒乃是唐僧的徒弟,叫喽罗请他到寨里待斋。”八戒道:“果然是你案中做善事,我领你的斋供。”一面说,一面就走。六欲强人乃向喽罗耳边如此如此,喽罗领了八戒到寨。
八戒一见了三尸魔王道:“不好了,我被猴头耍了来也。”乃向魔王道:“打你的是孙行者。我是查探木鱼响声,化斋的。”那喽罗乃向魔王耳边,也如此如此。只见魔王笑道:“八戒师父,休要着惊。我们早时不知是取经圣僧,误当客商,故分作三队出来,浑斗一常如今方知是唐三藏老师父,取了经回,故此那见教禅杖的,是孙悟空。你既是八戒师父,且到后寨待斋。”八戒听了,便摇摇摆摆,直入后寨。只见喽罗十数个,把八戒你一棍,我一棒。八戒道:“这是何说,请我吃斋,怎么乱打?”喽罗道:“你那孙行者,把我魔王打了一禅杖,如今还你个席。”八戒道:“若是这样还席,吃不成斋。让我出去吧。”那喽罗渐渐添多,棍棒乱打如雨。八戒心里躁急起来,举起禅杖挡抵。那里敌的住,正在要走不得走之际……
却说行者见魔王败阵收队,他也退过来,只等八戒回信。久不见来,那木鱼声又响,三藏道:“悟空,这木鱼敲的声朗朗若近。悟能久不见来,你还去寻他,莫要惹出事来。”行者道:“师父与经担在此,徒弟怎敢远去。”三藏道:“不妨、你行事原快当。”行者听得,乃走上高山,果见一个石室,木鱼儿声,响自堂中。乃走到门前击门。
比丘与金蝉子知是行者来,乃变了两个白须眉道者,在内开了门。行者上前施一个礼道:“老师父,你敲木鱼诵的甚么经典?”道人答道:“我诵的佛爷心经。”行者道:“老师父,你在石室内,这相貌似仙家,怎么诵我释门经典?”道人说:“长老,我只是未曾削的发。且问你是那里来的?”行者道:“我是随大唐僧人,上灵山取经回东的。我师父在岭下,遇着强人阻路,不得前行。”道人说:“我也闻得这两个强人,倚仗着个妖魔,在岭下截往来行客,倒也有些利害。但可计取,不可力制。你可把经担挑到我这石室堂中供养,莫要被妖魔亵读。你们再去计较他。”行者依言走回,把道人
话说与三藏,叫沙僧挑了经担,同师父送到石室堂中.又把八戒担子也送去,并马垛一齐进得堂中。三藏问讯了道人,安坐在石室。却叫行者去找寻八戒,合力打斗强人。行者山前岭后找寻了一遍,不见八戒。想道:“莫非这呆子被强人捞去?”乃变了一个苍蝇儿,飞入寨里。只见七情强人与三尸魔王计议斗智说:“六欲大王以礼去诈降唐僧,先哄了个猪八戒来,送他后寨吃带,多叫几个喽罗孝敬他去。”只见众喽罗你执棍,他拿棒,往后寨乱走。行者想道:“呆子定是贪口腹,被压正耍了。且看他怎生贪嘴。”行者一翅又飞入寨后。
只见八戒被喽罗你一棍,我一棒乱打。他虽执着根禅杖,无奈势孤。行者笑道:“我打了妖魔一杖,这会叫八戒还债。”乃飞到八戒耳边道:“八戒,何不弄个神通,到此还依老实?”八戒听得是行者声音,提明白了他,便就弄出神通。却好那七情强人走入后寨来看喽罗打八戒,道:“好斋,多孝敬猪八戒些儿。”八戒见了,把自己脸一抹,即变了七情模样。行者见八戒变了七情,便把七情喷了一口气,遂变了八戒。那众喽罗认错了,一齐上前把七情变的八戒棍棒乱打。七情越叫“是我”,那喽罗越打道:“不是你,是那个?”打的七情往寨前走。八戒变的七情,在后又叫喽罗着实打。那寨前喽罗见了,又齐齐乱打将来。此时笑倒了个行者,喜坏了个八戒。
三藏与沙僧守护着经文,在石室堂中与两个道人者讲论诵的经典。那道人一掌当三藏胸前打来,沙僧见了忙把手去挡抵道:“师父,不好了!又错投奔山顶上来,这道人乃是魔王也。”三藏忙推开沙僧之手道:“悟净徒弟,你不知。此时老师父教诲,指明我诵的乃《心经》也。”沙僧乃悟。
却说六欲强人带领喽罗,排列香幡,走到岭西。不见了唐僧师徒,惊异何处去了。乃叫喽罗山前岭后,找寻到山顶石室。知三藏搬移在内,报知六欲,登山越岭,来到石室前。三藏听得,慌惧起来道:“沙僧,此事来何?强人到此。行者、八戒不知何处去久,你一人怎敌得贼众?”道人说:“圣增,莫要心慌。有我道人在此,自有法儿善化了他去。”乃大开空门,只见六欲强人,恭恭敬敬走入堂中,先拜了三藏,次拜道者说:“小子们自愧不才,违背道理误倚妖魔,阻挡了师父去路。且又安排队伍,冒犯尊颜。方才退归寨内,自相追悔,无可解释。谨备香幡,奉迎圣僧师徒,到小寨粗斋一顿,奉送盘费过岭前去。方才路遇八戒高徒,已叫小的们领到寨内。如今求圣僧把行囊经担,搬移到小寨,便多住旬日无妨。”三藏听了,合掌深谢道:“多承大王美意。只是两个小徒外出,今八戒既在寨中,但候行者回时,自当趋命。”六欲乜乜斜斜,只要三藏同行,叫喽罗们搬经担、柜包。三藏只是不肯。道人者乃说道:“大王,既圣增要等候徒弟,且少待一时,未为不可。但圣僧师徒,可以到寨中赴斋,经担行囊,放在此处无碍。”六欲定要俱搬移去,正在争论之处。
却说行者把七情强人变了八戒,八戒变了七情。众喽罗赶着乱打,打到前寨,那七情叫喊魔王。三尸魔王正在寨中思想计谋,捉拿唐僧。听得七情叫喊,走出寨中。看见却是猪八戒的像貌。魔王原有神通智慧,把口向八戒一喷,只见原是七情;又把七情一喷,原还了个八戒。众喽罗不敢动手,魔王怒气倍增道:“好和尚,你倒有个变主为客之术,把我大王,受了个屈打成招。”乃掣了钢枪在手,向八戒刺来。八戒忙舞禅杖相迎。此时在他寨中,八戒怎敌的过。那七情恼恨十分,也舞起大棍来帮魔王。幸得行者在旁,把苍蝇复了原形,举起禅杖,与八戒直斗出寨外。四个却也是敌手。
四个大战多时,魔王力怯,乃从腰间取出黄豆百余粒,向空一撒。只见那豆子变了百余个魔王,个个手执钢枪,来刺行者。行者见了笑道;“好妖魔,这是外公的熟套。”随即拔下许多毫毛,变了无数的行者,惧拿着禅杖,一个对一个。八戒见了,也笑道:“老猪难道不会。”把鬃毛忙拔下一把,往空一撒,顿时变了百十个八戒,也都拿着禅杖去打。七情见了,心慌道:“好和尚,如何有此神通!”乃向魔王说:“我弟兄全靠着魔王,你们都有化身,我只一个,难抵敌这许多和尚。”魔王道:“不难,我与你些豆子,望空撒去,自然变成你状。”七情方去接魔兰豆子,那知行者眼快手疾,百般伶俐,见魔王腰间取出黄豆,递与七情,行者忙又拔了许多毫毛,变了些乌鸦。待七情把豆一撒,这乌鸦齐飞起,一啄个干净。七情见势不谐,败阵飞走,逃避寨中。魔王势孤,也退人寨去。
行者与八戒只得回到石室,看见六欲强人,在堂中邀请三藏,恭敬礼貌。见了行者,说道:“高徒已回,圣僧不必谁知、”三藏正在进退两难之际,忽然见行者、八戒回来,乃向行者道:“徒弟,你与这大王们争斗,那知俱是向善之人。如今要清我入寨吃斋,还送路费过岭。你二人何处深信,久不见回。”八戒见了六欲,又听了三藏之言,举起禅杖就向六欲打去道:“你这强贼,哄我到寨吃的好斋!不是我老猪吃的些儿,活活被你那喽罗撑杀:你今又来赚哄我师父吃斋!”六欲忙陪笑面道:“八戒师兄,请你到寨,是我敬意,怎么反怪?”行者道:你既请人吃斋,怎么寨中又拿枪弄棒,分明你是愚哄我们。现今诈情已露,你那两个强梁与我大战了半日,败阵入寨,你尚不知,犹在此假弄圈套。俗语说的好,伸手不打笑面人。况我们是出家人。你既卑礼小心,在此说的是果子好看话,且饶你回去,好好的回心转意,散了喽罗,做些本等。这岭下安靖。让我们过去。若是执意不听我言,设诡阻挡。老孙这禅杖,却也厉害。”六欲笑道:“孙长老,你说的固是。只是世间人有好有歹。我当初劝我七情弟兄们,说取经圣增到此,我等理当敬奉,请入寨中待斋,送几贯路费。他二人却也听从了。谁教孙长老设诡弄诈,假做公差,惹动二人不忿,以至争斗到此。如今还望长老体方便之心,俯从我来奉请好意。休兵罢战,过临山寨,消释我等罪过,顺便过岭去。”三藏道:“悟空,听大王这话,或者出自本心。就是我也疑你与八戒设出机心,以致大王们动了恶意。如今若不到他寨去,他又疑我们有甚计较去的。”还是行者见三藏迁就要去,乃是保全经卷之意,他把眉头一蹙,机变即生,乃道:“师父既要去,须是六欲大王先回寨,说与那二位大王,叫他也卸了兵器,出了寨来同着大王相邀我等。我等也丢了禅杖,把那战斗休提。彼此和好,让我过岭前去,方信大王适才之话不虚。”六欲听得,满口答应。带着喽罗出石室而去。
八戒道:“大师兄,你不知方才寨内吃斋之事,我等几被他打杀,师父如何去得?你如何应承他去?”行者道:“呆子,你不知他来是骗局,我只得也骗他。如今借重二位师父,把经担先请过岭,待我们到寨骗他。”道人说:“经担须是你师父保护过岭,我二人不便与你送经。”行者道:“我等不敢劳二位师父送经,只借二位师父,没个权变。而今把一位装做我三藏师父,一位扮做沙僧师弟,我与八戒同到他寨,看他如何待斋。却让师父与沙僧押着经拒,先行到前途相会。”道人说:“你二位经担如何处?”行者道:“我与八戒经担,权借石室堂中供养,待我灭了强人,再来挑去。”道人者依言,打扮假装三藏、沙僧不提。
却说六欲回到寨中,对三尸、七情说道:“我到石室中哄骗唐僧,已是肯同我来,那孙行者定要二位大王卸了兵器,同去迎接他们,才丢了禅杖一同来此。我已许了回来,如今何不齐去,陪个小心。那时他没有器械行凶,到了我寨,凭我们摆布他,何劳拿刀弄杖。”三尸魔王道:“我已与他大战了两次,仇恨既深,他们如何肯轻易前来;况孙行者变诈百出,安足为信。”六欲道:“孙行者虽变诈,但听师父指令。况我见他们原是出家人心肠,他道伸手不打笑面人,好意儿迎请谢罪,料他们决无恶意。”三尸魔道:“便是有恶意,我也不畏。”乃叫喽罗们香幡鼓乐,摆列个大队,到山顶上石室门前高叫:“唐长老圣增师徒们,我等有眼无珠,不识好人。圣僧到此,不早迎请,乃敢操戈相向,自取其败。料圣僧们慈悲方便,不念旧恶,慨与更新。故敢登门拜请,乞赐降临小寨,供奉一斋。”说罢,只见石室门开,金蝉子假装三藏,金蝉子假扮沙僧,随着行者、八戒走出门来。
假三藏乃故意谦卑说:“弟子徒弟们,有犯威灵,望三位大王恕罪。况弟子行脚山僧,礼当过贵岭拜谒宝寨方是,何乃过蒙大王驾临。”三尸魔一见了假三藏庄严相貌不同,乃向七情私说:“大王,你看唐僧果系中国圣僧,相貌自是不同。”七情道;“果系非凡。”但见他:清眉高秀目,隆准列丰颐。 岂是凡披剃,天人上相师。
魔王看了假唐僧庄严相貌,忖道:“若论这唐僧气象,真也该起敬起爱,本不当计算伤害他。若论他徒弟们,假诈欺诱我们,抡棒弄杖,打斗仇恨,怎肯轻放他过去。如今也说不得哄骗他到山寨,再作计较。”魔王乃请唐僧师徒出了石室门,叫声:“石室中二位道人,何不同圣僧到山寨共享一斋。”行者见魔王又叫道人,恐又抢夺经担,乃忙把三藏、沙僧吹了一口气,即变是道人一般道:“三位大王恭迎唐长老,我等不得奉陪;且刻下要过岭前去一施主家课诵经文,待回来领斋吧。”道人说罢,闭了石室进去。你看魔王大喜,正是:
闭门不管窗前月,一任梅花自主张。
这魔王与七情、六欲,假作恭敬,迎了假三藏、沙僧,却是真行者、八戒、到得山寨内,正分宾叙礼,叫众喽罗整治斋食;又暗叫喽罗准备下绳索棍棒,思量要吃了斋饭,打唐僧师徒。忽然喽罗报说:“岭下两个道人,一个押着马垛,一个挑着担包过岭。”魔王道:“此必是石室道人,施主家课涌去了、”六欲大王说:“他如何押了唐僧马垛去?”魔王道:“正要他押去吧,我们只要捉唐僧师徒,要经担无用,由他拆散了经文过去。”
且说唐僧得了这个机会。与沙憎过了岭,到一座石桥处。唐僧见那石桥:
流水西来东向,萦回斜绕悠长。
横抱石坂作浮梁,行道打从其上。
石桥傍侧,青松隐隐,一座小道院静悄悄无人在内。那门儿半掩,唐僧住着马,走到门前,推开院门。乃向沙僧道:“此处正好供奉经文在内。徒弟可去石室中,把行者、八戒经担挑一担,马垛一垛来。再俟他两个灭了强人,前来挑去。”沙僧依言,把担包挑入院中。复到石室,又把行者、八戒两个担子取来。喽罗见了,也不问。
却说魔王整备斋供,待假唐僧师徒。行者一面吃他斋,一面变了个化身,直入寨后,打听消息。听喽罗们说:“奉大王分付,待吃斋毕,举茶盂为号,叫我们一齐动手,把唐僧们捆倒,听大王发落。”行者听了,笑道:“魔王原来假作谦恭,迎请我们要加杀害。我若不预作计较,怎生防御。”乃出寨中,悄向两个道人说知。
道人笑道:“行者师兄,你纵不说,我已久知,你计将何出?”行者道;“二位师父武艺可精熟?若是武艺精熟,我们先把他寨中好器械取几件,杀出寨去,再作计较。”道人说:“此计非万全之策,不如善化其心,使他改邪归正,乃为上计。”行者道:“万一其心不化,邪意不改,怎么处?”道人说:“那时再从你策、”行者依言。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五回 第六回 第七回 第八回 第十回 十一回 十二回 十三回 十四回 十五回
十六回 十七回 十八回 十九回 二十回 二十一 二十二 二十三 二十四 二十五 二十六 二十七 二十八 二十九 三十
三十一 三十二 三十三 三十四 三十五 三十六 三十七 三十八 三十九 四十 四十一 四十二 四十三 四十四 四十五
四十六 四十七 四十八 四十九 五十 五十一 五十二 五十三 五十四 五十五 五十六 五十七 五十八 五十九 六十
六十一 六十二 六十三 六十四 六十五 六十六 六十七 六十八 六十九 七十 七十一 七十二 七十三 七十四 七十五
七十六 七十七 七十八 七十九 八十 八十一 八十二 八十三 八十四 八十五 八十六 八十七 八十八 八十九 九十
九十一 九十二 九十三 九十四 九十五 九十六 九十七 九十八 九十九 一百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