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幻西游

却说崔玔领着二姬出得林中,先看见了几个汉子,倒卧在地,已知是抢了干粮的行客。他见这汉子们,俄伤打坏,便设个美人计,叫两姬扭扭捏捏上前道:“列位汉子,可是被打抢了受害的?我怜你途中遇害,病伤倒地。你可强挣锉着,随我入这林后,有个安身养病之处。”那汉子们听得道:“娘子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两姬道:“放心,放心。你随我来。”
却说行者隐身在傍,看见这情,心中忖道:“看这妖怪,诱了这汉子何处去?”只见汉子们病卧在地,不胜苦楚。见了两个美貌妇人,你看他不知死活,动了那片淫色之心。听见说安身养病之处,欣然乐从。你挨我挣,扒将起来,就要跟着两姬走。行者忖道:“这汉子一跟人林,只恐遭了妖魔鬼怪之迷,送了伤残呼吸之命。”乃动了一点方便心,拔下几根毫毛,连自身变了这几个汉子。把这众汉子吹了一口气,都隐了身形,倒地挣扒不起。崔玔与两姬见了行者变的汉子,引着人林。
好行者!故意踉踉跄跄跟着妇人走到林中。那魔王犹自坐在树下。崔玔上前道:“大王,我等出林,不见和尚,想是尚未到来。只见这几个病汉,倒也够大王一饱。他倒卧在林外,只恐有人来救去,故此设了个美人计,骗引他来,献与大王。”魔王道;“既是倒卧在林,叫几个小妖捉将来吧。如何又设甚美人计?”崔玔道:“大王,你不知这病饿之汉,虽恹恹待毙,其心贪财好色,只恐不休。若是叫小妖去捉,惊吓而死,则肉不中食。故此设个美人计,诱哄他活来进献。”魔王一看了道:“病伤的汉子肉,也不中食。况是你两姬诱来的,名不好听。也罢,这左右尚有许多细腰美姬,且赏了他们充腹去吧。崔玔,你再去探听和尚到来,看有几多,再来报知。”崔玔领了独角魔王之命,到林外探听西还和尚。
独角魔王把两姬诱来的病饿汉子,赏众姬妇。那里知是行者毫毛变了来的。众姬领了魔王赏,一侧久饥思个活人吞吃,却见了这病汉个个丑陋,不甚中意,你检我推。行者便知其意,把脸一抹,即更换了一个标致模样汉子。众妇看见,齐来争夺。你也要,我也要。行者越变的美貌如花,你看他丢下那丑陋的不顾,把行者乱抢入后边僻静林树下。你也要吞,舍不得;我也要吃,爱不舍。行者忖道:“不好,这些妖怪初见贪爱,丢了丑陋,齐来夺我。少顷顾盼色衰,心厌争竞不服,你扯我拉,只恐被他弄出马脚来不便。不如弄个神通,叫他们吃我一顿拳头巴掌,与老孙散散心,出出气。”那众妇正笑盈盈,你来温存,我来摸索。一摸着行者痒毛,行者骨的一声笑起来,现了个毛头毛睑尖嘴缩腮的猴子像和尚。众妇见了,哄然一声,吆喝道:“不好了,和尚来了,走过林来。”那毫毛变的病汉,也都复了行者像貌,把众妇你一拳,我两掌,打的东歪西倒。

众姬被行者一顿猴拳打将出树林前来,独角魔王见了道:“原来是和尚变化,倒骗了两姬入来。”乃叫道:“那毛脸和尚,体要乱来支脚舞手,上门打我的妇女。有我在此,且看看我这是甚么东西?”行者住了手,看那妖魔手里拿着一把板斧。行者道:“妖魔,你手里不过是一把明晃晃板斧。”妖魔道:“可又来,不是板斧,却是何物?你既晓的是板斧,岂不知这板斧厉害。如何大胆假变病汉,上门欺我这众姬!”行者道:“外公有这本事,不怕你板斧,故此才上你门打妖怪。”魔王道:“你有甚么本事?”行者道:“我的本事,也小小有个名儿。”魔王笑道:“既有名,可说来我听。”行者道:“我说出来,只恐你站立不住,便要骨软筋酥。”魔王道:“莫要虚夸假奖,老实说来。”行者乃说道:“说来本事非虚假,炼就神龙与意马。七十二道变化能,十万八千筋斗打。

魔王听了道:“原来是孙行者,当年随唐僧过这地方,真个有些名望。且问你,不随着唐僧去取经,却来我处骗哄我众姬,是何缘故?”行者道:“我已随着师父取了经文回还,过这林前,见了几个汉子病俄在地。说是你抢夺了他干粮,还打伤了他,要囫囵吞吃。我师徒不忍,要救他命。却遇着你麾下崔玔,领着两个美姬,设美人计骗哄他。可怜几个客途汉子,夺了他食,又打伤了,恹恹待死,己是不忍,还使计活捉他充饥。你便顾性命,却叫他送了残生。我师徒只得停车往马,要把你饿鬼林荡平了,方才前去。”魔王听了,大怒道:“我倒听得说,唐僧取经回还,有些善果。你这孙行者,有些名望,也有几分功劳。不看僧面看佛面,不计较你。缘何你反说要荡平我这林,方才前去?休要走,看我斧来。”魔上把明晃晃板斧,照行者斫来。行者虽是炼就的铜头铁脑袋,不怕魔王斧砍。但是两个空拳,怎能打得魔王。只得“骨都”一声,回到三藏处。
三藏道:“悟空,如何久去探听,教我放心不下。那病汉尚卧在地下,可救得么?”行者把前事—一说出来。八戒道:“正经事不做,又去变标致汉子,勾引那妖姬怪妇,费了工夫,教我们饥饿在此。”行者道:“呆子,都是你一路来,今日也叫俄,明日也叫饿,惹出这一种饿鬼林来。这妖魔好生利害,幸是我老孙,若是你,定遭他害。莫说魔王,便是那些细腰,你这呆子也当他不起。”沙僧问道:“师兄,甚么细腰?”八戒道:“问他怎的,莫过是细腰狗,不然就是细腰蜂。”行者道:“比这两样还利害,料你不敢惹他。”八戒道:“狗不过咬,蜂不过叮,怕他怎的?”
正才说,只见林里摆出一队妖精鬼怪,大叫:“孙行者,毛和尚,快出来领板斧。走了的不是好汉。虚夸本事,玷辱了神道。”行者听了,忙向经担上掣下禅杖,跳出林前道:“妖怪,好生无礼。老孙久等在此。”魔王舞动板斧,行者挥起禅杖,他两个在林前一场战斗。好战斗,怎见得?但见:
行者威风凛凛,妖魔杀气腾腾。两边赌斗不容情,不辨高低谁胜!
他两个大战多时,不分胜负。八戒、沙僧见了,各掣下禅杖,上前助战。妖魔队里,崔玔领着许多细腰妇女,也上前助战。崔玔使一杆长枪,敌住了沙僧。众妇女却一齐围着八戒。八戒腹中先原叫饿,被众妇围着,咕咕哝哝,只叫不曾吃饱了。那众妇听得,一口气吹来,把个八戒吹的骨软筋酥,禅杖丢掷在地,被众妇扛始入林道:“好个胖和尚,虽然丑陋。倒也尽够大王受用。”三藏见八戒被些细腰妇女拿了去,走出阵前叫:“悟空、悟净徒弟,好生战斗。悟能被妖精捉拿去了。”
行者听得,忙拔下许多毫毛,变了些沙僧,把崔玔拿倒,随即绳捆索缠。崔玔慌了道:“长老师父呀,不管我事,都是独角魔王生事。这些妇女们惹非你,好歹留着我,自然把拿去的长者来换。”乃大叫:“独角大王,且停着战斗,把众姬拿去的长老放过来。”魔王听得,把崔玔大啐了一口,骂道:“原来你这贼,贪生恤命。到此已入六道,还要用那生前心肠。”好魔王,一面牌骂崔玔,一面腰间取出几把飞刀,撇在半空,把行者变的假沙僧乱斫,把绳索割断。小妖们上前抢了崔玔过去。那飞刀早向沙僧、三藏头上飞来。三藏见了道:“悟空阿,这妖魔利害。你看他把你变化的沙僧,将飞刀斫灭;又把捆妖绳割断,如今在空中乱飞,似寻人斫杀的光景。你且休兵罢战,好求那魔王,放过林去吧。”行者道:“师父,你只须正了念头,莫要害怕。妖魔有飞刀,我却有宝贝。”行者一面说,一面把手向耳后去摸。摸了一把,“哎呀”一声道:“奈何,奈何。”三藏道:“悟空,你哎呀甚的?看这飞刀在空中盘旋,好生利害。”行者道:“可恼这宝贝儿,缴在宝库。师父,你且叫沙僧弃命拒敌,保护着经担。我去取宝贝来降妖魔也。”说罢,“忽喇”一声,不知去向。
魔王笑道:“孙猴头,只会躲,看你躲到何处去也。少不得往这林中来挑经。”魔王收了大斧,却使那飞刀来斫沙僧与三藏。按僧虽执着禅杖,左遮右挡。无奈魔王利害,腰间又取出三五把飞刀,掷在半空。三藏见了慌张,忙合掌向着经担道:“真经阿,我弟子万水千山,受了无限苦难。今日来得你去,怎么受这妖魔飞刀伤害?”三藏只说了这一句,只见他头顶上现出一员神将,手执着钢鞭,却把飞刀一击,段段坏做几节,乒乓乒乓都落下地来。那神将帮着沙增,直打过妖魔队里,将崔玔几鞭打的无影无踪。又来打魔王,魔王慌了,飞走躲入林去。
三藏见了,忙合掌顶礼。沙僧也跪倒在地道:“多劳尊神救了我师弟子,想是保护真经大力神王。”那神将高立半空道:“唐僧,体要惊恐。真经到处,万邪自避,百灵保护。我神游三界,追剿奸魂,恰遇妖魔冒犯宝藏,加害圣僧,理当保护。但愿你师徒不背真经。那妖魔刀自段段而坏。”神人说罢,飞空不见。三部与沙增只得坐地,保护着经担。
魔生见神将打走了崔玔,那细腰妇女七零八落,都散入洞去,只剩得手下小妖,把队伍退人林深寨内。魔王高坐在上,叫把八戒拿出来。
却说八戒只因动了饥饿求饱之心,惹了饿鬼夺食之根,被众妖妇扛入林内,只等魔王大胜,捉了唐僧、行者们,方才献与魔王受用。不知魔王战走了行者,撇起飞刀,斫散沙僧,救了崔玔,正欣欣得意,却被神将钢鞭打断了飞刀,扑灭了崔玔,威风凛凛,神气扬扬。魔王慌怕,躲入寨中纳闷,叫他拿的和尚捆出来,众妇只得将绳索把八戒来捆。那知八戒前是咕哝腹饿心邪,被妖妇吹了邪气,扛拥拿人林来,神气定了多时,心情忽然明爽道:“我猪八戒也是得了正果,不似那来时脓包。怎么一时见了这些细腰邪魔,就骨软筋酥起来?如今他把绳索来捆去见魔王,定要加害我。若不弄个神通,他那里知老猪的手段。”乃把项上刚鬣变了些锋利钢锥,待那妖妇将手来拥,照手乱戳,鲜血迸流。一个个妖妇慌了,谁敢近八戒之身。魔王亲自来看,八戒就要外走,无奈魔王手执大斧,挡着林前,一下斫来。那钢锥抵着,“乒乓”有声,犹如铁甲,不能伤害。八戒要走不得走,要战无兵器,急躁起来道:“钉钯呵,为何不得在身边?”魔王听得八戒说钉钯,他便知这和尚原来是猪八戒,他随唐僧当年过此,也有名望。如今且留着他,待拿倒行者们,再作计较。乃叫小妖;“多加些兵器,围绕着这长嘴大耳和尚,莫要走了他。且把那林内倒地的汉子们,捆来受用着。”
那知这俄病汉子,望见林西三藏坐地,傍有经担柜包。不知何事,想有可食之物,乃一步一扒,走近经前,问王藏可有救病济生之食。三藏正在树上摘那枯叶自啖,忙递几枝与汉子,又饮之以钵盂之水。那众汉子向经担与三藏俯伏叩了几个头,顷刻都走的动。三藏道:“众客,此处妖怪厉害,你作速勉强去吧。”众汉踉踉跄跄去了。
那小妖到林外,不见了倒地汉子,欲往西赶来,却得沙僧拦着大路。魔王要来,又怕神人尚在。乃叫小妖:“且闭了寨门,歇息片时,再去捉和尚!”
却说行者与魔王大战,禅杖敌不过地板斧。忽然又想起金箍棒道:“当年来时,一路降妖灭怪,全亏了这宝贝藏在耳后。一时撞着妖魔,取出来,要大就有碗口粗,要小就如绣花针。今日缴了,逢着利害妖魔,无此宝贝,怎生保得真经回东也。说不得明去取,又道经棒不容并行;暗去偷,把门神王谨守库藏,又不肯放。我想当年这金箍棒,乃是龙宫所产,前番上灵山取棒,那神将说物还原主。我如今只得再去水晶宫,寻着老龙王,讨了这棒来降妖灭怪。”行者这些情节,兜底上心。故此“忽喇”一声,把唐僧经担托与沙僧看顾保守。他一筋斗,直打到水晶宫。早有巡海夜叉传禀了龙王,说:“孙行者又来了,要见大王。”
龙王听得,忙出宫迎接道:“圣僧恭喜,如今位登正果,随唐三藏法师取得真经回国,善功圆满。可贺,可贺。”行者道:“正为这一事。经便取了来,无奈一路回还,旧魔消荡,新怪复生。梗着归路,费尽神力,不得前进。”龙王笑道:“以圣僧神力,再加之向日取去的如意金箍棒,何伯妖魔复生道路。”行者道:“若是这等,老孙也不敢又来轻造瑶宫。只因到了灵山,求得真经,如来把这棒缴还在库。说经是普度有情众生善道,棒乃杀生害命凶兵,两不并立。要经便不与棒,要棒便不与经。那时我三藏师父道:‘徒弟,我等上灵山,原为求经,要棒何用。’故此缴还。谁知经回无棒,妖魔难敌。我想当年此棒,系是龙宫所出。大王乃棒之原主,怎么缴在灵山库藏?我两次去取,那神王不发。望乞大王去取了,仍借我一用。保得经回国,那时缴还大王,方是名正言顺。”龙王道:“圣僧,如来之意,果是方便门中慈悲心性。与你真经,收了铁棒。你当初师徒得了真经,只该志诚恭敬回东,自然路无阻滞。想是你师徒志虑不定,心神恍惚,便生出种种妖魔。这事莫怪无兵器,还是你没仁心。”行者道:“我既入禅门,怎说没仁心?”龙王笑道:“既有仁心,还想要这兵器何用。况这金箍棒都是佛祖之物,缴了便罢。我断不认做原主,取讨与你。”
行者再三哀求,龙王只是不允。行者低头一想,机心又动道:“三讨不如一偷。”遂辞了龙王,一个筋斗,直打到灵山,又设法取如意金箍棒。
把守库藏神王,一日听得库内“乒乓乒乓”声响,开了库门一看,只看见孙行者的金箍棒,与八戒钉钯,沙借宝杖,断了捆束绳索,各相撞击有声。乃惊异道:“此必唐僧的三个徒弟有难,不然就是各自异心,相为矛盾。”乃上殿参谒如来,说此异事。如来道:“唐僧志诚,无有怠慢真经。当初只为那悟空机变有心,缴了他凶恶兵器。谁知他遇着妖魔,便动了一片剿灭之心,每每不忘此棒。悟能、悟净,又何尝不想此两件钯杖。想这宝器,原各从天宫海藏造来,汝当送还了原主。勿使他复来取去,又生出一片打妖击怪心肠。”神王遵奉旨意,走到库内,把这三件兵器送还了原主。归来把守山门,正贴封皮,库门扃固。
忽然行着一筋斗打到山门。行者见了神王坐在山门之上,乃想道:“我两次不与他知,来偷我摔不去。若是明明白白问他讨去,俗语说的,明人不做暗事。”乃上前见了神王道:“我弟子随师护经回国,无奈妖魔加害,非棒不能打灭。伏望神王把我全箍棒还了我去,剿灭了妖魔,自是缴还原主。”神王道:“悟空,你来迟了。吾已禀过如来,送还天宫海截,还复了他原来本性。你那金箍棒不灵,八戒、沙俗的钯杖也都不利。便是与了你去,也打不得妖,除不得怪。你好好回路,便护唐僧经文回国去吧。”神王说毕,又道:“悟空快去,那独角魔王把八戒困住,将次要捉唐僧。你师弟沙增一人,只恐保护不得。”行者听了道:“这神王哄我,明明棒贮在库,怎么说送还原主。三讨不如一偷。”乃佯辞了神王,暗暗变了一个蝙蝠,候那神王上殿,他暗飞入库檐,寻金箍棒,那里在库。急得个行者抓耳挠腮,想要龙宫去讨,又恐唐增势孤,沙僧力寡。只得一筋斗,仍打到三藏面前。
只见三藏跏趺坐地,自那柏叶、沙僧在傍,执着禅杖防御妖魔。行者见了道;“师父吃这柏叶作甚?”三载道;“徒弟,出家人到这荒野村乡,没有斋饭充饥,腹中饿馁,只得食此。”行者道;“待我那里化些斋来你吃,如何食此涩东西。”三藏道:“此处既叫做俄鬼林,那里有斋去化?
按下行者与沙僧保护着三藏与经,只探八戒的消息。
  且说金蝉子,他两个随着众人,得返照童子过了黑暗森林、已知三藏师徒平复了妖魔,过这一处林来,叹一回,说一回,叹的是世路险巇,都从人心奸校;说的是人情安静,尽是意念和平。
  正行走处,见几个人,你扶我,我搀你,搭肩携手走将来。金蝉子问道:“南来男子,从前路来,可曾遇见四个僧人,挑着担包,却是在那处停住?”这人道:“见有四僧,挑着经担过林。遇着妖魔鬼怪,好生劳力,而令停住着在林西。我等也是被妖魔抢了干粮棋子.又打伤几死,幸亏老僧救来。只恐他救得我等、却救不得自己,正在那里与妖怪争斗哩。”金蝉子道:“唐僧师徒遇魔,不足虑,经文却有所关。我为何而来,怎么任他前去,不随他一步。慢待我先去探看,是何妖魔,与他师徒争斗。务要保护真经,莫教妖魔亵渎!”
金蝉变了一个行路客人,走到林西头。见三藏与行者、沙僧坐地,只不见猪八戒,忖道:“唐僧们想是辛苦歇力,猪八戒去化斋。”乃走将过来。三藏见了道:“客官孤身一个,须要防林内妖怪抢你干粮。”金蝉子故意道:“小子也无干粮在身。”沙僧道:“只恐还要毒打。”金蝉子道:“小子也不怕他毒打,还要打妖怪哩。”行者听得,便笑嘻嘻说;“客官,这妖魔利害,你怎么不怕,还要打他?”金蝉子道:“我小子时常往来。这林内妖魔被我打怕了,若是要过去,他还要送路费哩。”三藏听得,乃起身合掌道:“客官,千劳万劳,劳你带得小僧们与这担包过去。”金蝉子道:“此事不难。且问师父,你们只三位,怎么有四副担包在此?”三藏道:“我还有一个徒弟,被妖魔捉将过去,如今不知下落。”金蝉子道:“师父不必虑心。我与你探听妖魔,看可曾加害你徒弟。”三藏道:“有劳客官。若是救得我徒弟出来,重重谢你。”金蝉子辞去。
行者笑道:“师父,我看此客人,定是个妖魔。说的一派虚话,他来探听我们的。”三藏道:“徒弟,也休管他是妖魔不是妖魔,你如今作何主意?”行者道:“徒弟没有金箍棒,委实战斗妖魔不过。我也三次去偷棒,空费工夫,只是偷不得来。师父你可有甚计较,把我这兵器取来还我?这妖魔何难打灭!”三藏道:“徒弟,再休想要金箍棒了。”行者道:“师父,此棒原是徒弟龙宫得来,应当还我的。怎说休想。”三藏道:“徒弟,你既已超正果,如来给宝经。纵得金箍律,须知也不灵。”
行者听了道:“师父教诲,徒弟从此再不想那金箍棒了。只是方才这客人,我疑他是妖魔。”三藏道:“决非妖魔。若是妖魔,他怎肯说打妖怪,还要他送路费?只恐往来与妖魔熟识。若得他方便了八戒出来,带得我们过林前去,便是好了。只看他探听可来回复我们。”行者道:“不济事。真个师父做人忠厚,立意志诚。比如这客人,既与妖魔熟识,他只有相为妖魔,便要把八戒算计,岂有做人情与我们人生面不熟的?待徒弟随他后,查探他个实迹来。”三藏道:“悟空,你既晓的我做师父的志诚忠厚,你也该一意志诚忠厚才是。凡事莫要生疑心,只恐你动了疑心,又暗生出一种妖魔来。”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五回 第六回 第七回 第八回 第十回 十一回 十二回 十三回 十四回 十五回
十六回 十七回 十八回 十九回 二十回 二十一 二十二 二十三 二十四 二十五 二十六 二十七 二十八 二十九 三十
三十一 三十二 三十三 三十四 三十五 三十六 三十七 三十八 三十九 四十 四十一 四十二 四十三 四十四 四十五
四十六 四十七 四十八 四十九 五十 五十一 五十二 五十三 五十四 五十五 五十六 五十七 五十八 五十九 六十
六十一 六十二 六十三 六十四 六十五 六十六 六十七 六十八 六十九 七十 七十一 七十二 七十三 七十四 七十五
七十六 七十七 七十八 七十九 八十 八十一 八十二 八十三 八十四 八十五 八十六 八十七 八十八 八十九 九十
九十一 九十二 九十三 九十四 九十五 九十六 九十七 九十八 九十九 一百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