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幻西游

他也不辞大仙,飞走出门,直上灵山来求方法。却遇如来在大雄宝殿讲说大乘法,聚集圣众听闻,行者当阶跪下。旁有金蝉子等问道:“孙悟空,到此何事?”行者乃把迷识林妖魔迷了八戒,唐僧与经文难过的缘由说出。如来听了道:“吾既把宝藏真经交付与汝师徒,为甚不仗此真经,敬谨前行,却又多生一番枝叶,前来搅扰。”如来只说了这一句,即命左右闭了殿门,聚圣合散。孙行者沉吟了半晌,只得扯着一个金蝉子,又叮咛备细,说定要求如来个方法,金蝉子道:“悟空,如来已明示你方法,如何不悟?”行者道:“如来说我多生一番枝叶,前来搅扰,我老孙只因遇着妖魔,方来求个方法,如何是又多生枝叶?”金蝉子笑道:“正是。你走路只走路,挑经只扰经,管甚么妖魔?”行者道:“都是那喇嘛僧,教我五真观寻全真,他又推到如来身上,如来又不明明传授个方法,老师父你又是句混帐活!”金蝉子道:“悟空,既是喇嘛僧指引你来,他与我是弟兄,我知他有方法能过林,你还去寻他。”行者摇着手道:“连他也在那里过不去,没法处置哩。”金蝉子道:“他虽不知方法,却善能解悟如来妙法。我写一封书信叫他参语如来这两句妙法,自然过去,包管妖魔扫灭。”行者道:“担上不捎书,老孙几万里可顷刻到,只是口传的信息,片纸只字却是带不得,碍手碍脚,打不得筋斗。”金蝉子说:“既你不肯带书,我便口传个信与你去,管教他见信即有方法传你。”行者道:“说来,说来。”金蝉子乃说道:“身原不离经,经岂离得身?仗此无恐怖,请魔谁敢侵?”
行者听了,“骨都”一声筋斗打在喇嘛僧面前,见他与道人同扯着八戒,那八戒痴痴呆呆,只是要乱走去。行者忙把到灵山见如来与大仙的
话说与喇嘛僧,又把金蝉子寄的四句说出,喇嘛僧乃笑与行者说:“我此来已明明白白传授了你方法来也。”乃叫行者与沙僧把八戒强扯回土人家。
八戒进了老者屋,三藏见了,便问道:“悟能,你悻悻的去探信,如何久不来?”八戒那里答应,只道:“你们这一堂屋长老,扯我来讲何事?”三藏听了道:“悟空,罢了,你看悟能被邪迷了本来,如何处置?”行者道:“师父,如今且求这位喇嘛僧老师父的主意过林。”三藏乃稽首喇嘛僧来个主意,胡增说:“三藏师父,我老和尚也没主意,若是有主意,几时过林去了;只是你悟空徒弟到灵山求了如来妙法,又得我同门金蝉子信来与我,如今惟有挑经的挑经,你押垛的押垛,端正了念头,直往林中前去,莫要毫忽离了真经!”三藏听了,心尚迟疑,喇嘛僧便把无恐怖说出。三藏乃向行者问道:“徒弟,你如何主意?”行者道:“师父,果是口传来实话,世事可无信,一个灵山来的妙法,如何疑畏?我便先挑着经担走罢。”沙僧也挑着走,八戒只是不识前因,三藏与喇嘛僧众等强将经担抬上八戒肩道:“长老,烦你挑一程。”八戒道:“这是何物?叫我挑走!”几次歇下,众人再三强他,他见行者、沙僧担挑前走,只得同着前行。
三藏乃押着马垛辞谢了老者,大着胆子,口中只念着真经。喇嘛僧与道人说:“三藏师父,你因有行囊经担,不得不向林行,我们空身还从山岭过去,到前面再会。”三藏与行者深谢,别了前行不提。
却说迷识魔王把八戒迷倒,只等拿了唐僧们方才上蒸笼蒸熟,请八林三个魔王受用,无奈三藏们疑畏不敢轻易过林,住在老者家三五日,这妖魔等候不得,乃把捆倒的假八戒抬出来,上下看了一回,道:“好个胖和尚,只恐捆的日久,把元精丧了,不中受用,不如将此一个请了客罢。”乃写了一纸柬帖,差小妖到八林来请三个魔王。
这三个魔王却是甚么妖精?一个叫做消阳魔,一个叫做铄阴魔,一个叫做耗气魔。这三魔乃是当年孙行者随唐僧西来时牛魔王族种,他传来说,祖上有个大力王,被孙行者害了他。三魔因问孙行者是何人?有甚神通本事把大力王破灭?有人说行者无他能,只是精、气、神三宗宝贝神通广大,行者全备在身,他能制的妖魔。故此这三个妖精专恨孙行者,却没处相逢,只把这三宗做了个仇家对头:阳、神气也,他只喜消;阴,精血也,他偏要铄;气,元阳也,他一心要耗。三魔盘踞在这八林,起了这林名叫三魔林。魔王与迷识妖魔结为交契,常相筵席往来。只因往来行路的,不是过山转路,便是忍气吞声过林,妖魔没有人迷,故此筵席稀少。
这一日三魔正相议,说当年孙行者保唐僧灭了大力王,这旧仇不可不报,况每常筵席只受用的是平常人精气,怎得个长老僧人受用受用,也不枉了与迷识林相近。三魔正说,忽然七林一个小妖手持着一纸柬帖儿走入林来,三魔接了柬帖,拆开观看,上写着个《西江月》一阕道:
迷识人儿稀少,相欢筵席多疏。幸逢长老姓称猪,八戒声名久著。为此柬来奉请,长生庆会休辜。慨然命驾下临吾,足感交情不负!
三魔看了道;“只说吃迷僧罢,又说甚么庆长生会,本不当来扰,担听得是猪八成和尚,便动了复仇之恨。小妖可先去报你大王,说我们就来。”后却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总批:
八戒先被色迷,后被食迷,此处又被识迷,有此三迷,故须八戒。
迷识等魔王好受用人精气,必是女人化身。客曰唯唯。观其思量和尚,一发可见。
第五十三回 智度尊经破迷识 圣僧头顶现元神
却说唐僧大着胆子,与徒弟们直走迷识林。行者与沙僧见八戒的担子在他肩上东歪西扭,乃上前说道:“八戒师弟,这担子是如来真经,好生谨慎着肩。”只说了这一声,那八戒忽然呵呵大笑起来,叫声:“师父,我徒弟做了这半日梦。我尚记的与妖魔争打,被他一口气喷倒,便不知怎么回来,如今挑着经担东来也。”三藏见八戒省悟,便把从前
话说与他知,八戒方才明白,道:“师父,这妖魔厉害,我们安可轻易前行?”三藏道:“我也是这等说,独有悟空大着胆子前走,我们只得大胆跟将来。”行者道:“师父放心,别人言语还可不信,岂有如来妙法、那金蝉子传言不足信的?况此时八戒复明,便可知矣。”三藏听了,只是念着经咒,一步步往前行走,便觉的精神爽朗。
只见林中忽然阴沉将来,远远百十余小妖道:“那西来的和尚好大胆!高喉咙,大踏步,你不知我大王法力么?”行者听了大喝一声:“陡!我只知我真经道力,叫你诸魔化为尘!”众小妖道:“你真经在何处?”行者道:“我们挑的便是。”小妖道:“你歇下担子与我们一看。”行者喝道;““我们呼吸也不离得真经,怎么歇下与你看?”小妖中就有几个狰狞的上前便要来扯,只见经担上金光万道,光中现出金甲神人,各执着降魔宝剑。众妖畏怕,那敢上前,飞走报与魔王。魔王忙顶盔贯甲,手执狼牙棒,方才出林,只见唐僧师徒挑押着经担,便要上前挥棒来打。只见唐僧师徒个个头顶上现出元神,手里捧着宝藏真经,妖魔看那经签上大字写着“智度尊经”。妖魔方要喷气,那里喷的出。看着众小妖渐渐矮小,如有渐灭之状,妖魔慌了,不觉的合掌跪在地下,半句声也作不出,静悄悄只把手往东挥,如指引归去之意。行者就要掣禅杖来打,三藏忙说道:“徒弟,掣杖便离了经。”行者听了,把指一咬,点点首,挑着担子飞往前走。三藏、八戒、沙僧也只得飞赶着前行。
三藏师徒见妖魔有如降伏一般,乃飞步前走,也不敢惹他,不觉的出了深林,安静无事,方才歇下担子。师徒们定一会心意,只见那喇嘛僧与道人从山岭上走下来,见了三藏师徒平安过来,称赞不了,三藏也再三称谢。
却说迷识魔王分明要迷弄唐僧,怎当得经担上金光灿灿,唐僧们头上现出元神,若有拥护之状,且妖气缩朒渐渐消灭,不是他合掌跪倒,几被真经正气荡涤无遗。他待唐僧们远去,方才退入林中,正要把捆着的假八戒放了,说道:“明明一个猪八戒挑着担子,随着孙行者去了,这捆着的却是谁?原说唐僧徒弟本事高强,料必是假变的在此哄我。”忽然小妖报道:“八林三位魔王到林。”迷识魔只得迎出林间,请入林里,叙了阔私。讲到捆倒猪八戒,等不得捉唐僧,怕捆久不中受用,故此先来邀三位契厚庆个长生会。三魔笑道:“我等本该奉到,只因与唐僧们旧有些仇隙,故此来领盛爱,但不知怎叫庆长生?”魔王笑道;“列位岂不知他们十世修来,吸了他一口精气无阳,必然长生不老。”三魔道:“若是这等说,我们来领盛会,却也不枉了。只是如今还该等拿到唐僧,一齐庆会方是。”迷识魔叹了一口气道:“休想了。唐僧们道力高深,挑押经担马垛已过林多时,我们法力不能迷地。看来这捆着的猪八戒还是他弄的手段。一个替头。”三魔笑道:“怎见是替头?”魔王道:“那真身已见他随众去了。”三魔道:“这不难,且拷问他真假便知。”乃叫小妖抬过捆的八戒来。
却说真八戒已明心地挑担过林前去,留下这根鬃毛,被妖捆在林间。形气既从真体分来,变化却也宛然无异,妖魔那里识得?只见一般肥胖胖、黑腻腻一个丑和尚,长嘴大耳,更是跷蹊。三魔说道:“何必拷问真假,看此便是假的,我等只见个意,遂了复仇之心。”乃叫小妖抬过蒸笼,把水火齐备,将假八戒上蒸笼来受用。一壁厢大设嘉肴美味筵席。
却说八戒元神既复,精气更爽,正与唐僧们歇担定心.猛然打了一个喷嚏,身上发起热汗交淋,说道:“呀,师父,我徒弟随着你们过来,便忘记了拔鬃毛做替头,不曾收得这法身,料是被妖魔上蒸笼摆布。虽然是徒弟一根毛,俗云打草惊蛇、含沙射影,老猪怎肯与妖暗中摆布?欲回转去取,只恐又惹动妖魔,如之奈何?”行者听了,笑道:“呆子,忒老实,怎么弄神通不照后?像我老孙尝拔根毛儿哄过妖精,便复还本体。你如今既失记忘了,只得舍了这根鬃毛走路罢。”八戒道;“爷爷呀,我如何舍得?”乃向行者唱了一个喏,道:“大师兄,没奈何,你帮我去取了来。”行者是个好胜喜奉承的,见八戒求他,他便应承道:“师弟,这事不难,若同你去,只恐往返费工夫。俗说的‘买一个饶一个’,不如你在此与师父歇力,待我转去与你取了来吧。只是你的鬃毛如何收复?”八戒道:“只呼本来,便就收了。”行者道:“事便不难,只是老孙去时筋斗,回来驾云,也要费些工夫。”八戒道:“如何回来不打筋斗?”行者道:“筋斗可是与人捎带东西的?”八戒道:“我有一个省工夫的计较:你先去取鬃,我随驾云半路来接你。”行者道;“这计较也通。”
说罢,行者一筋斗打到迷识林。只见小妖把捆着的八戒抬出来刷洗,上笼蒸,灶下烧着火,锅里放上水,那假八戒故意哼哼唧唧的。行者就要收他,乃想道,左右是呆子鬃毛,看这妖怪蒸了怎生受用?行者隐着身,一面看小妖蒸,一面走入深林,看妖魔怎样设席。
只见上面坐着三个妖魔,下边坐着的乃是迷识魔王,面前摆列着筵席,彼此却讲的都是与唐僧师徒有仇隙的话。行者听那三魔说:“当年祖上传来,说唐僧乃是牛魔王之仇敌,我等皆牛魔王之后裔,今日听得猪八戒正是唐僧的徒弟,那孙行者如今回来怎饶的他过去?今承宠召,看这猪八戒怎生模样,只恐孙行者走来救护他,乘便拿他,报当年之仇。”迷识魔答道:“正是,正是。只是小弟法力微浅,敌那唐僧师徒不过,如今已屈膝降伏,让他过林去了。列位既仇恨他,便是假的也蒸出来与你消这口气。”行者听了道:“原来这三魔记恨前仇,但不知神道本事何如,又不知在那地方成精。我如今乘他不曾准备,一顿禅杖打灭了他,倒也省力,只恐又惹出事来,只看他怎生。受用蒸的假八戒耍子耍子。”只见小妖来报道:“大王,那长嘴大耳和尚也不知烧了许多柴,干了几锅水,他不死不活还在锅里打鼾呼睡觉哩。”魔王听了笑道:“我说猪八戒有本事,原也不受用他的形体渣滓,只吸他的元阳精气。快抬出来便是,夹生儿受用罢。”小妖得令,把假八戒抬到席前,三个魔王便先来嘴吸。那假八戒也不叫疼叫痒,行者隐着身,只看那妖魔吸了一会,向迷识魔“呀”的一声道:“这般一个胖肥的和尚,怎么一毫气味也没有?还有些臊毛气。倒像猪鬃滋味。”三魔只说了这一声,叫出了八戒原来本体,顷刻就复了根鬃毛在席前。行者见了,忙去要抢那鬃毛在手,谁知他着不得色相,一有了形质色相,便隐不住身,打不得筋斗,显然一个孙行者立在筵前。四个妖魔见了道:“原来是孙行者假弄神通。”迷识魔道:“我已放过你去,如何又来惹事?”忙挥狼牙棒跳出林来道:“孙行者,你既有本事,好歹出林来,与你大战几百回合,莫要使机诈变假哄人。”行者忙去抢鬃毛时,已被三魔抢在手中。叫一声:“迷识魔王,你与孙行者战斗,我们回林备御捉唐僧们,莫叫他走过去也。”行者道:“妖魔,任你怎么去备御,只是把鬃毛还我。”三魔把鬃毛拿在手中道:“物各有主,你叫猪八戒亲身到我林来龋”说罢,飞星往山岭去了。行者那里有心与迷识魔战,提着禅杖道:“妖魔你已屈膝经前,降心道力,我们既过了林,与你战斗何用?要往前取鬃毛去也。”一个筋斗,只打到三藏面前。
三藏见了道:“悟空,鬃毛取得来了?八戒到半路接你去也。”行者道:“师父,鬃毛不曾取得来,却探听了前途事情。原来当年八百里火焰山,今改了八百里妖魔林,我们托赖师父道力,已破灭了七林,这前去乃八林,却有三个旧仇据住,方才被迷识魔请来受用蒸八戒,识破是假,把鬃毛抢了回林,备御捉拿师父。不知这三个妖魔神通本事何如,又要费老孙机变也。”三藏道:“徒弟,你只说机变机变,偏生出许多妖孽。倘在前路抢夺经文,如之奈何?如今快去寻了人戒回来。”只见金蝉子与金蝉子变的喇嘛僧道人尚陪伴着三藏,听了行者之言,乃说:“唐老师父放心,从容走来,我二人与你从山顶小路探林中甚么妖魔,倘有来抢夺经文的,自当先来报知。”三藏拱手称谢。
却说猪八戒见行者筋斗打去,他随驾云来接应,不知行者已筋斗打回。他腾空走到半路,只见空中怪云霭叆,妖气飞扬。八戒定睛一看,却是三个妖魔,跟从着些小妖,吆吆喝喝前来。八戒见了,忖道:“莫不是迷识妖魔又赶来了,莫要惹他,且落下云头,让他过去,再看他怎生模样。”八戒躲在树林里,看那三个妖魔生的着实凶狠。但见:青脸露獠牙,唇掀耳又猹。双睛如火炬,赤发蓬松卷。
八戒躲在树林中,看那三个妖魔虽凶,却一个个欣欣喜喜,手里拿着八戒的鬃子毛笑道:“猪八戒,你也只这样个神通,我把你这臭毛瘟毛拿了去火里烧、刀子割,看你怎样变假愚人。”八戒见了,又听着妖魔笑骂,忍不住怒起道:“孙行者替我取鬃毛去,如何又与这妖怪拿来?不趁在此处收复了上身,若被他拿去,当真烧割起来,怎生区处?俗语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安可使妖魔拿了去伤害?”八戒在林下把身一抖,那鬃毛忽然在妖魔手里落将下来,复还八戒身上。妖魔见鬃毛如风飘在地,三魔齐怪异起来,一魔说:“好好拿着臊毛走罢,却不小心失落了。”一魔道:“这臭毛原是弄怪的,如何不防他?”一魔说:“一时失手,莫过落在地下林间,捡寻便是,何必多言。”乃叫众小妖下地来寻。却好遇见猪八戒躲在林中,小妖见了,便大叫:“大王,鬃毛又变了猪八戒,在林里吓我们。”三魔听得,随按落云头下地,果见了八戒,乃问道:“好八戒,毕竟鬃毛是你?还是你乃鬃毛?”八戒道:“是老猪的法身。”三魔喝令小妖速把他捆来,众小妖上前要描八戒,被八戒舞起禅杖,小妖一个个飞走。三魔各执兵器,上前把个八戒围绕当中,八戒只得抖擞精神,左遮右挡。正在危急寡不敌众之际,却好行者复来,正遇八戒敌三魔,行者见了,只得忙掣禅杖来帮八戒。这场战斗却也不小,怎见得?但见:
三个魔王舞兵器,两个和尚弄神通。舞兵器刀枪直刺,弄神通禅杖横冲。三魔是铄阴耗气消阳怪,两个是见性明心木气公。斗的不非邪与正都来求胜,争的有甚紧和要这件猪鬃。那里是一毛不舍遣妖怪,只为那万法仍归一体中。
三魔虽凶,那里战得过行者与八戒。看着气馁,这铄阴魔便弄一个神通,呼两魔一个敌住一个,他却口中喷出一道火光,那火直奔过行者、八戒身来,行者向八戒说:“师弟,不好了,这妖魔放火,我们却要跳出这林外,莫使他焚林,我们怎避?”八戒道:“只消捏着避火诀,那怕他焚林?”行者道;“呆子,手要拿禅杖,怎捏避火诀,且问你鬃毛如今在那里?”八戒道:“已归我身。”行者道:“原物既有,与妖魔争甚闲气,跑他娘路吧。”八戒道:“你便会筋斗跑了,我却只会腾云,那妖魔也会腾云追赶上,如何跑的脱?你可诱哄着妖魔,待我先跑了,叫他没处赶,你却打筋斗走路、”行者笑道:“说你老实,这个心肠可是老实?难道机变生,魔只归罪我老孙?”八戒道:“休得说闲话,妖魔喷的火焰渐渐大了,且四下里夺来。”行者忙取了两个林树叶叫“变”,随变了一个八戒,一个行者敌住妖魔,让八戒先走路,他看着八戒去远,一个筋斗跑了。三魔那里知道,那烁阴魔只是喷火,只见火焰飞来,把个假变的行者、八戒烧成灰烬,复了原相,乃是两个树叶。三魔又笑起来,你笑我,我笑你,却是为何而笑。
三个妖魔战斗了一番,喷火吐焰,只指望灭倒行者与八戒,谁知邪不能胜正。战斗不过,却又口喷火焰,正所谓强中更有强中手,此处难熬会手人。倒被行者把树叶换了身形,只待他两个真体到了三藏面前,那树叶儿被火烧焚出本色来。妖魔见了,你笑我空费功夫喷烈焰,我笑你可惜精神赌战争。三魔笑了一会道:“俗说恼羞变成怒,一不做,二不休,好歹到前边大逞神通,把这惫懒和尚拿倒了,洗的干干净净,蒸什么,多放些水,煮的他烂酱,也邀迷识魔王来还个席。”三魔计较了,回到八林。他三个练习武艺,揣摩变化,只等取经僧人过林。
却说行者一筋斗真快,打到三藏面前,八戒腾空的也到了。师徒们备细把前情说了一番,大着胆子直奔大路前来。师徒四人,连马五口。时值秋天,但见:风清爽,月高明;鸿雁贴天排,蟋蟀藏沙唤。三藏向行者道:“徒弟,我们离了灵山路来,时日已久。这路途还有多少?怎么这林有如是之多?”行者道:“师父依着这路径,八百里火焰山改作深林,说是有八,如今已历过七林,过了这八林,就到西梁国地方,是我们旧来的女主国了。”三藏道:“悟空,我们当年来,要倒换关文,说不得进城朝见他,倒惹了妖魔。如今不换关文,你看那里有便道,就是远转几里,也没奈何过去罢。”行者道:“师父,如今尚有八林未过,天下的事莫要操成心预先料定,走一程是一程。”八戒道:“大哥说的是,如今且看那里有化斋的,必须吃饱了与他赌斗过去。”行者道:“这呆子只是想斋,这魔又添几分气力。”八戒笑道:“馍多力多,我老猪生来买卖。”三藏道:“徒弟,莫要讲闲话,你看那山凹里露出房檐屋脊,想是地方人家,我们走起一步,一则化斋,一则歇力。”师徒走得前来,果见一所高檐大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五回 第六回 第七回 第八回 第十回 十一回 十二回 十三回 十四回 十五回
十六回 十七回 十八回 十九回 二十回 二十一 二十二 二十三 二十四 二十五 二十六 二十七 二十八 二十九 三十
三十一 三十二 三十三 三十四 三十五 三十六 三十七 三十八 三十九 四十 四十一 四十二 四十三 四十四 四十五
四十六 四十七 四十八 四十九 五十 五十一 五十二 五十三 五十四 五十五 五十六 五十七 五十八 五十九 六十
六十一 六十二 六十三 六十四 六十五 六十六 六十七 六十八 六十九 七十 七十一 七十二 七十三 七十四 七十五
七十六 七十七 七十八 七十九 八十 八十一 八十二 八十三 八十四 八十五 八十六 八十七 八十八 八十九 九十
九十一 九十二 九十三 九十四 九十五 九十六 九十七 九十八 九十九 一百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