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幻西游

三魔挑出经担,正要拆动,却遇着行者到了庵门外,见了忙收复毫毛在身,又把假变唐僧们毫毛收了,一个筋斗直打到林中,挑了经担赶上,三藏们还不曾走过一里之遥,可见行者筋斗神通之快。
却说妖魔方拆经担,忽然无影无踪,妖魔又齐笑将起来,进后屋去看,那里有个唐僧?乃走到前堂,把脸一抹,变出妖魔本像,揪出老尼道:“尼姑,你识我婆妇么?”老尼慌的跪着说:“我尼姑识得,是消阳三位魔王。”妖魔道:“我也不怪你,你原也说唐僧早离庵前去,但不知在何处投宿?”老尼道:“我已指他波道人家去住,多是在他家。”妖魔道:“是了,是了。我们且到波家去拿他。”乃出了庵门,驾起云来,终是不如行者之速?及到了波家,鸡已鸣了。
却说金蝉子与金蝉子待三藏出了波道人门,他却变了一个唐僧、一个行者,坐在门首。妖魔上前看见,消阳魔便把假唐僧捉住,却是金蝉子假变。两魔就来捉行者,金蝉子便掣出禅杖直打两魔,两魔空手无器械,帮着消阳魔把个金蝉子扯着,驾云回到林中。
方才要动手害唐僧,报当年牛魔王之仇,不防金蝉子复了本相,乃是一个和尚。三魔惊异道:“想是我们天未晓,眼目昏花,不曾问明,只当是唐僧,便拿将来了。”只见金蝉子合掌道:“三位魔王,小和尚是西方下来的僧人,偶因夜宿波道人门首,不知有何得罪?三位不问一声,便把小和尚揪来。”三魔笑道:“分明见你是唐僧,且还有那孙行者拿禅杖打我们。”金蝉子道:“那里甚孙行者?乃是和尚同来的道人。他见三位捉了我来,必然要找寻到此。”正说,只见深林外金蝉子复了原相,来求三魔释放了同伴僧人。三魔道:“你从何处来?”金蝉子道:“在波道人屋内与唐僧喂马。”三魔道:“你如何与他喂马?”金蝉子道:“那唐僧有个毛头毛脸徒弟,叫做孙行者,倚强作势,拿我替他喂马,他
却说在门外防备甚魔王。”三魔听得笑道:“是了,是了,这猴精弄怪,把这和尚假充唐僧哄诱我们,你且说唐僧们现在何处?”金蝉子道:“魔王若是释放了我同伴和尚,我便指你唐僧住处。”三魔道:“可恨孙行者把你和尚变唐僧,与你无干,放了你去罢。你只说唐僧在何处?”金蝉子道:“尚在波道人的庄上花园里,等候吃了斋走路。”妖魔听得,随把金蝉子与金蝉子放了,飞走到波老庄上花园来寻唐僧。
三魔听了金蝉子说唐僧们现在波道人花园内,便放了金蝉子,飞走到波道人庄上,那里有个唐僧。又奔到花园内,也没个唐长老。三个魔王大怒道:“分明是孙行者、猪八戒弄神通,骗哄去了,俗语一不做,二不休。好歹追赶上前,再莫要信他们假变搪塞,只拿住了唐僧,方才甘休。”
不说妖魔驾起云来追赶,
却说行者赶上三藏师徒,坦然过了八林,走得三五十里大路,只见人烟济楚,店肆整齐。三藏道:“徒弟们,我等费了许多心力,才过了那八百里山林。看这热闹光景,想是当年来的西梁国地方了,你们可上前问一声。”行者道:“师父,我等走路,人马劳倦,何须去问?看那店肆料安歇往来客商,我们且投店中住下,自然知道。”三藏依言,走到关口,便有店家扯住马垛道:“师父们下在我店罢,我店房宽敞洁净,且饭食齐备。”三藏依言,进了店门,中堂供了经柜担。
店家收拾茶水,师徒们吃了。三藏道:“徒弟,这店中真洁净,房屋果宽,我一路来辛苦,且闭了中堂,待我静坐半日,你们打听前途何处地方,可好行走?”行者道:“师父放心入静,我们自然上心在意。”当时三藏闭了中堂门槅,焚了一炷香,供奉着经文。八戒、沙僧道:“师父,徒弟一路难道不辛苦,我也打个坐安息安息。”只有孙行者性本好动,他走出店来,探问店家:“这是何处地方?”
店家答道:“我这地方唤做平妖里,当年妖精出没,被什么西来圣僧平服了,故此唤这名。师父们若是往东走,却要过西梁女国。我此处离国中不远,前去渐渐都是女人,没有一个男子也。”行者道:“我们当年来时走过的,也曾平过妖。”店家道:“师父既见过,何劳又问我?”行者道:“出门问路,也是我小心。店家,你收拾夜斋,待我师父出静受用。我去前山头观望观望了来。”好行者,他那里是观望,乃是想起喇嘛僧与道人说设法骗阻妖魔,我老孙设空偷走,不是豪杰所为,万一喇嘛僧不能拦阻,这妖魔追赶前来,终非万全长策。我如今还当防后,看那僧道如何设计阻他。又想;“阻妖魔,莫如扑灭了,除了地方患,我们也好放心前行。”行者走回林间,正遇着妖魔各持兵器,追赶前来。
行者见了,手内没有器械,肚内正思量个计策。只见那林树阴中喇嘛僧两个坐在地下,一个手拿着数珠儿,在那里解下菩提子叫“变”,一个手拿着木鱼儿,要把槌破。行者忙上前道:“二位师父,多劳了,你护送我们过了这林。只是这妖魔意不甘休,思量还要追赶。你们曾说三设假费他工夫,我想费他工夫,他那报仇之心不已,且这妖魔神通本事,也会腾云驾雾,万一千里不辞,我们师徒终是被他搅扰。不如在此扑灭了他,或是化导了他,才是个万全之策。”喇嘛僧说:“悟空,你挑经已离了八林,前途自坦然无事,又何必再来自相缠绕?”行者道:“二位师父,你不知,我老孙不是当年西来的行径。既发慈悲,难道我两个不行方便?方才也只是为你师徒保护真经回国,故助你们一臂之力。”行者道:“便是我弟子复来之意,也是赞成二位师父功德。”三个正说,只见云端里三个妖魔飞来追赶唐僧。行者大喝道:“妖魔那里去,唐师父已前去了,我老孙恐你背后说我变假愚弄你不忠厚,故此复来劝你回心向道,皈依了三宝门中,真做邪魔堕入无明地狱。”三魔听的是孙行者之声,在云端里立住脚往下一望,果然是行者,同着那僧道在林间。消阳魔笑道:“这又是孙行者把枯树叶愚我们,莫要睬他,且往前追赶真唐僧。”铄阴魔道:“料唐僧去不远,莫要被他们挡住去路,误了工夫。”耗气魔道:“只恐是真行者,我们前赶,这猴精攻我们巢穴,截我们后路。”行者在地下叫道:“也差不多,我正要攻你后门。”三魔乃落下云头,执着兵器直杀将来,却亏了喇嘛僧把菩提子变了瓜锤,与行者执着抵敌,那道人把梆槌只是破,妖魔闻声胆怯。
那三魔抵敌不过喇嘛僧、行者,正要喷火,却被道人敲动梆子,那妖气忽然消灭。喇嘛僧与道人腰间解下束衣绦,把消阳、铄阴二魔捆将起来。行者方要解束腰绳捆耗气魔,乃向喇嘛僧说;“老孙的绳子乃拴虎皮围裙的,十余年不曾解了,没的束裙,弄出下体不便,好歹一顿瓜锤打杀这妖罢。”三魔苦苦哀告,只叫饶命,喇嘛僧说:“你既求饶,当远离此林,勿复作怪。”三魔拜伏在地。喇嘛僧乃放了三魔,他三个化一道烟如风而去。行者辞谢喇嘛僧、道人,说道:“老孙要伺候师父出静去也。”一筋斗打到店中,那供经一炷香尚未息,店家已备了晚斋,只等唐僧出静。
却说这平妖里居民稠密,离这店十余家,有一员外,姓陈名叫做老生,家资颇富。止生了一女,名唤宝珍。这女子年方二八,聪明美貌,真是无双。一日天晚,明星朗月,这女子叫丫鬟铺了泉儿在窗外放下香炉,焚了一炷香,对月深深拜。丫鬟问道:“姑娘,你拜月却是为何?”宝珍答道:“我焚香拜月,保佑老员外、安人两个福寿康宁。”丫鬟道:“老员外、安人都享福延年,精健比人十倍,何劳你又祷祝?多是姑娘要保佑自己嫁个好人家。”宝珍啐了一口道:“多嘴饶舌,贱婢怎么把这污言秽语讥诮我?好生可打!”这女子正骂丫鬟,忽然风起,那星月下,一朵乌云从空飞卷下来,把宝珍凭空摄去,骇得个丫鬟大叫起来。陈员外两口方寝,听得喊叫,忙忙起床出来询问。丫鬟备说乌云卷去宝珍之事,员外着了一大惊道:“真是怪异,岂有乌云卷去之理?多是甚么妖精作怪。我想这地方当年有妖,如今宁静多时,已改做平妖里,此事却又跷蹊得紧。”陈安人只是啼哭,当时乱了一夜。等待天明,央人找寻,四下里访问,那里有个踪迹?
却说离平妖里隔界有座山,叫做寂空山。山下有一涧,环绕着一石洞。那涧水潺通,人莫能到。非是莫能到,只因洞内有一个精怪,能作风浪迷害村人,居民不敢去惹他。这精怪积年已久,每每乘风步云,星前月下,远乡近里,摄人家诸般物件,便是佳肴美味,他也摄去洞里受用。但凡人心自无邪怪,便不招妖魔,只因这女子不安处香闺绣室,多了这一宗焚香拜祷。但不知他心间何事,却惹了这妖魔看见,鼓弄风云,摄到洞中。
这女被摄了去,昏昏沉沉,莫知何处。这妖怪却也不知淫乱事情,但只知吸人精气,迷害人身。他见这女子生的娇娆,只是瘦弱,也知爱惜,爱的是女貌妖娆,惜的是他瘦弱。因此不忍吸他,叫洞内小妖好生优侍,又到处寻佳肴美味饮食供养滋补他。女虽思父母,无能脱身,已经年余,遂与这精怪们熟识,要甚饮食,妖精便与他摄来。这日女子忽然思想素馍馍吃,向妖精说:“我想我家邻店有素馍馍,可取几个来吃。”妖精听了,随驾云远来。
方到平妖里店家关口,但见那关里金光灿灿,瑞气腾腾,妖精那里敢近前进关,却在别处乡村摄了几个荤馍馍。这女子见了说:“此非我家邻店素馍,一个我也不吃。”妖精道:“你要这邻店素馍,若是往常打甚么紧,近日不知何故,关内金光瑞气,我亲近不得,如何摄得来?”女子说:“当初你怎摄来?这金光瑞气,必须有个缘故。你还去探个信,说与我知道。”妖精依言,驾云复来关口。
只听得关口外有人说,从西来有一起取经和尚,内中一个长老,名唤唐三藏,生的面貌端庄。却有三个徒弟,一个叫做孙行者,相貌毛头毛脸,就是个山猴子;一个叫做猪八戒,长嘴大耳,好生丑恶;一个叫做沙和尚,晦气靛青脸,就似皂君模样。说这一起和尚,都有神通本事,专一捉怪降妖。又有一人说,闻知当初我这一路地方都是他们平过妖的,所以叫做平妖里。妖怪听了,打个寒噤,飞忙回洞,见了女子,把这情节说出。女子听了道:“佛爷爷呀,世上有这样神通本事的和尚,怎么不搭救搭救冤苦之人?”女子一面听说唐僧师徒名姓,牢记在心,一面把荤馍馍与那小妖们吃了。乘那妖怪外去,他一心只想着取经僧人,乃在洞里称念:“唐三藏师父有神通,救我陈宝珍一救。”
却说三藏在店家屋内入静,那静中忽然听得有人称念“唐三藏师父,救我陈宝珍”一句,出了静,叫:“悟空徒弟,我方才静中,忽听得有人要我救他,叫做陈宝珍,此何说也?”八戒道:“好打坐的长老,听了人叫,才显得好静功。”行者道:“呆子多嘴!你那里知师父道行宏深,到处或有冤愆求救,欲要超脱。便是老孙天下闻名,会拿妖捉怪,有被妖怪毒害的,也常常心想着我,口念着我。师父怎晓得此处有个陈宝珍?待徒弟与师父查问。”
只见老店家挣了一担水,行者乃扯着店小二问道:“你们这地方可有个陈宝珍么?”店小二听得说道:“师父如何问他?想你晓得这宗事?”行者道:“正是。我知这宗事。”
那小二连晚斋也不等捧毕,飞走到陈老生家道:“员外,快把报信钱五百与我,我说个姑娘信与你。”陈员外听得,忙忙着要说,小二只是要报信钱,员外道:“你若报得真实。便多谢你五百,足了一千。”店中人也喜,乃扯着员外衣袖说:“我店中住的取经长老知道,可有一个。”陈员外即时到了店中,店小二便指着行者说:“这个师父提名道姓,他必然知道。”陈员外见了行者,一把扯住说道:“师父何处人氏?何方来此?因甚知道小女这宗事情?如今小女现在何处?只求指示明白。”行者道:“我们本不知你甚事情,昨日跟随我师取经回还,路过此处,吾师静中闻得有人呼他求救,自称是陈宝珍。吾师恐有冤枉,命我查勘,适向店小二问一声,不意果是令爱。但不知有何情节,可—一说明,吾等拔救不难。”陈员外听了,抬头一看,见上面立着唐僧,相貌端严,知有道行,遂上前跪下。唐僧忙用手扶起,说道:“员外请起,有甚冤苦事情可以说出。”陈员外起来,对师徒四众施礼已毕,具将去年月下乌云摄去女儿之事—一诉知,说了又哭。行者听了笑道:“陈员外,据你说来,似乎妖精摄去。你莫怪我说,恐你年纪老、家私大、房屋多,你女儿星前月下做了些不明不白之事,有甚逃拐私情,哄你说妖精摄去,及至到外面遭人谋害,以此魂灵叫冤,未可知也。”陈员外道:“我家户严谨,必无此事。那日已是三更时分,丫鬟喊叫,随即起来,中门封锁未开,又不曾失落一毫财物,定然是妖精摄去无疑。”说罢又哭。行者道;“不消哭,我只怕不是妖精,若是妖精打甚么紧,不拘东南西北,天上地下,也要替你查出来。你且请回。”员外那里肯回家,只是眼泪汪汪,跪在地下,要行者分付明白。行者道:“要明白须是问你丫鬟,那夜月明之下,乌云从何方来?”员外道:“云自东起。”行者道:“晓的了。”说罢,往店门外飞走。员外也飞赶将来,行者道:“老员外,莫要跟来,我替你捉妖怪去,你老人家跟不上我。”店小二说;“员外,你好歹在店中等候。”员外道:“看这长老,甚么捉妖怪,那妖怪可是与你捉的?这分明知道我女儿所在,故意推托妖怪,必要跟他个下落。”行者走的快,员外只是跑。走到东关外,见四处没人家,行者把身一纵,飞空起在半天。这陈老见了道:“爷爷呀,原来是个圣僧。”方才回店,说与店家,坐在店中守行者回信。
行者一面笑着说道:“妖精拨嘴,又没个头,向那里去寻一个女儿还陈老?”踌躇了一会,把手搭个篷儿,往东一望,只见那远隔数重山凹里,一湾涧水,水面上隐隐的起了一朵黑云,渐渐高大,云中若有一物上腾。行者道:“想这光景,只恐是个妖怪了。”他便一筋斗到那涧边,隐着身子,看那黑云中却是一个妖怪。
行者看那妖怪像个黑鱼精,怎见得是个黑鱼精?
行者看便看了他模样,笑他这样个嘴脸也要摄人家美貌女子,但不知可是他。只见这妖怪吐出乌黑烟雾,存身在内,思量要飞腾远去,却又复落下来,收了云气,钻入洞里。行者乃隐着身,变了一个小蛇儿,也游入洞去。
只见那妖怪问众小妖说:“宝珍女子可曾吃馍馍?”小妖道:“他不吃荤馍,只要那店小二家素馍。”妖怪道:“如今其实难摄得来,除非明日待那起取经僧人出了关东行去远,方才取得来与他吃。”行者听了,游到洞里,果然见一个女子,生得美丽,怎见得?但见:
一貌如花花不如,香腮手托自嗟嘘。
口中称叫唐三藏,救我奴身返室庐。
“师义救他?我想他与我师父有甚相识?我师父静中知他,他在洞中又知我师父。我如今不免变个苍蝇儿,飞近他耳,问个缘故。”乃向女子耳边道:“陈宝珍,你莫惊怕,我便是唐三藏来救你,我乃有道高僧,神通变化。你怎被妖怪摄来?这妖怪何物?你却如何识得我,在此呼名道姓,叫我救你?”女子答道:“你既是唐长老,却在何处说话?”行者道:“我在这里,你看不见,只说明白了,我自能救你回去。”女子道:“我当时在家,因烧夜香,保佑我爷娘,忽然风生云至,被这妖怪背了来。他如今叫小妖供养我,要好东西吃,他便取来,说见我瘦弱,只等养的我强壮,便要与我成夫妻。昨因我要邻家店小二素馍馍吃,他不能取来,说有唐三藏长老在店内,会捉妖怪,因此我一心想着老爷救我,故此口中念诵,不期果然惊动老爷。若肯大发慈悲,救我回去,便是重生父母,再长爷娘。”行者听了道:“你放心,我去传与你员外,便来救你,只是这妖怪何名?”女子道:“我也不知,只听得小妖们称呼他乌金老妖。”行者听了,即回到店中。
陈老尚坐守,见了行者回来,又跪倒,只是磕头。行者道:“员外,女子有了下落,只是路远,山涧难过,谷洞崎岖,那妖怪不时出入,怎取得来?除非驱除了这妖方可承得。但不知这妖神通本事,若是有手段的,定要与他较量一番。输赢胜败,总末可期。纵是万分胜他,也要费工夫时日。我如今千思万想,妖怪既会摄你女子,我们也与你摄了来。只是我老孙一个,纵背了你女子出洞,若遇着妖怪,怎生应他?须得八戒师弟陪我去做个帮手。”八戒道:“我要养精力,挑经担走路,没气力管人家闲事。那妖怪又不是抢我们的经,阻我们的路,惹他作甚?”
三藏道:“悟能,出家人方便为本,救人灾难,第一方便,你如推却,便是万里取经,也是枉然。”陈员外见八戒作难,乃磕一个头说:“小师父,动劳了你,老汉大大备一餐斋供谢你。”八戒笑道:“讲了半日,只这句话儿还听得。”便起身去解担上禅杖与绳索。行者道:“要他作甚?”八戒道:“有处用着。”随同行者出得店门。走出关口静处,依前两个腾空,霎时到山涧边。
行者与八戒计议道:“师弟,如今有三条计,用那一条好?”八戒说:“那三条计?”行者道:“一条是调虎离山,一条是引蛇出洞,一条是偷真抵假。”八戒问道:“怎叫做调虎离山?”行者道:“我调出妖精在别处打斗,你却进他洞,把女子背还他家。”八戒道:“怎叫做引蛇出洞?”行者道。“待我进洞,叫那女子出洞来,你却背了去,妖精出洞,待我敌住了他,让你走。”八戒道:“如何叫做偷真抵假?”行者道:“你变假个陈宝珍在洞外,待我送他一个真的回家。”八戒道:“三条计都不妙,纵还了陈员外女子到家,我们离了此处,妖精又摄了去,反害了女子性命。不如老老实实我与你一顿禅杖,打杀了妖怪,救了女子还家,可不是条妙计?”行者道:“可知此计妙,只是师父自取了经回,缴了我们兵器,一味慈悲方便,若依了此计,又背了师父与真经。”八戒道:“如此乃是偷真抵假罢,我背了真女子去,你变个假的罢。”行者道:“你这呆子不老实,莫要又像高老儿庄。我闻妖精供奉这女,尽有好东西受用。”八戒只听了有东西受用,便道:“我变罢。”行者道:“既你肯变,我进洞与女子说,叫他出洞来,你见了他面貌,照样变就是。”八戒说:“你进洞去,我在外等着。”
行者乃隐着身进洞,向女子耳边说:“我是唐三藏的徒弟,来背你回家。只是洞中妖精们看着,你可走出洞外来,妖精若问,只说闲走散闷。”女子听了,乃飞走出洞。行者忙背着他腾云,送到陈员外家。家仆报知,员外一家大喜。且不提他老两口见了女儿,治备斋供谢唐僧师徒。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五回 第六回 第七回 第八回 第十回 十一回 十二回 十三回 十四回 十五回
十六回 十七回 十八回 十九回 二十回 二十一 二十二 二十三 二十四 二十五 二十六 二十七 二十八 二十九 三十
三十一 三十二 三十三 三十四 三十五 三十六 三十七 三十八 三十九 四十 四十一 四十二 四十三 四十四 四十五
四十六 四十七 四十八 四十九 五十 五十一 五十二 五十三 五十四 五十五 五十六 五十七 五十八 五十九 六十
六十一 六十二 六十三 六十四 六十五 六十六 六十七 六十八 六十九 七十 七十一 七十二 七十三 七十四 七十五
七十六 七十七 七十八 七十九 八十 八十一 八十二 八十三 八十四 八十五 八十六 八十七 八十八 八十九 九十
九十一 九十二 九十三 九十四 九十五 九十六 九十七 九十八 九十九 一百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