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幻西游

行者听了笑道:“呆瘟,人家回言,不少你债。”八戒道:“我也是挑的辛苦,腹中饥了,且说一句儿散散心。”行者道:“你散心,我也戏你一句儿解解闷。”三藏道;“徒弟果然力倦腹饥,且歇下担子,寻人家化一顿斋饭接接力。八戒也说得是。”行者方才歇下担子,把眼往前一望,道:“师父,人家到没有,那前边好似一座庵庙,待徒弟们去看看来,若是可安住的,再去化些饭米来煮。”三藏道:“你们齐去走走,莫要推一个。”八戒道:“师父,好生照顾担柜马匹。”三藏道:“无妨,我自小心在意。”
行者三个方才走了几十步,那山门两个和尚远远见了,乃迎上前来问道:“师父们可是东土取经回来的圣僧?”行者道:“我们正是。”两个和尚听得连忙稽首道:“小和尚乃是车迟国城内敕建智渊寺住持长老差来远接的。我长老感昔年圣僧来时,有一位齐天大圣拔毫毛救了一寺僧性命,到今念念不忘,只等圣僧取得经回,迎接到寺,酬报大恩。”行者道:“原来这地方到了车迟国,离国尚有多少路?”和尚说:“尚离一百二十余里。”行者道:“我曾西来问人说,新开一条河路,不必进城路远绕道,省得又要朝谒。况我们来时,要倒换关文,如今回还不用了。多多拜上你长老,说我们从新路回还。”那和尚听了道:“我长老正恐圣僧不肯进城,故此差小和尚两个远来迎接,还有一纸锦囊封袋儿,奉与圣僧老爷看。但我长老原说是四位圣僧,如何今日只三位?且说有行囊经担,如今不见。”行者道:“我师父尚在前面看守着经担马匹哩。”和尚道:“这等我们须要见了老师父,方好求他主意。”行者道:“你且把封袋儿取出我看。”和尚道:“长老原叫我小和尚只等齐天大圣不肯进城,方把封袋儿拆开。”行者笑道:“老孙果然有名,我便是齐天大圣,快取出来看。”和尚道:“看师父像貌,长老说与我的话倒也是了,只是老师父尚未见面,他乃师长,须要见了他讨个主意,方敢拆封。”行者心躁,只是要和尚取出封袋儿来看,那两个和尚你推说在他身上,他推说在你身上,只等见了老师父方拆封袋儿。说家有长,岂有背了老师父拆封之礼?行者见他这等说,乃同他两个走回三藏处来。
两个走不多几步,见三藏坐在地下合掌向经柜前课诵经文,他两个看见经担包上五色毫光,映着日色,灿烂半空,那里敢上前,口里只叫:“请那老师父近前拆封袋看罢。”沙僧道:“二位师父,你既远来迎接我等,既见了我师,岂有不近前相会?如何叫我师父倒来接你?”和尚说:“我奉长老命,叫我见了老师父,须是他来看此封袋。这袋中乃长老妙算在内,有益与你师徒途路便当的说话。”沙僧见他说到途路便益,只得飞走到三藏前,把这情节说出。三藏听了是途路便益之言,便起身飞走到两个和尚之前,各相问讯了,和尚又把长老迎接前情说了一遍。三藏道:“我等西游日久,归心甚急,既有便益新开河道,当觅舟前往,不必进城,免惊动寺中长老,又免得朝谒。”那和尚听见三藏之言,方才身边取出一个锦囊封袋儿递与三藏,那行者心躁,也不等三藏接着,他便一手抢过去,开了大叫着念道:
“敕建智渊宝寺住持长老原无,遣僧百里外程途迎接大恩师父,一则感恩图报,一则便你师徒,莫从新路惹妖魔,还走城中旧路。”
那和尚远远招手叫道:“老师父,从这山凹里来。”行者道;“你既要我们走那山凹,我却力弱不能挑这担子过山,烦你替我们挑几步。”那和尚道:“我们也力弱不能。”行者道:“劳你过来帮抬帮抬罢。”和尚那里肯来,只见行者从新开路上走,道:“你那两个小和尚,好好回去,莫要动了老孙当年来的性情,这挑担的禅杖虽不是金箍棒,却也不相应。”那和尚见势头不好,只得过山凹去了。三藏道:“徒弟,长老感旧,差和尚远接,也该好意回复他去,如何讲出金箍棒昔年情性?”行者道:“师父,你们真真志诚老实,不识这二人情景,我老孙知道他几分了。”
两个和尚只指望开了长老封袋,取经僧便进城远走,那知孙行者听得新开河路有妖魔,越动了他拿妖捉怪之心,又见两个和尚不敢近经担之前,他便使出机心,叫和尚替他挑担;他明知妖邪不敢侵犯真经,就识两个是妖魔差遣来的。乃向八戒、沙僧道:“师弟,你知这两个和尚,不敢近我们身是何缘故?”八戒道:“他怕我们扯他挑担子。”行者道:“非此之故,乃是邪魔不敢犯真经。我们既不进城,要从河路前进,你看前边可有船只?把经供奉船上,你与师父照管着,待我查探这长老为甚么差两个妖魔来迎接我们。想这长老也是个妖怪!”八戒道:“只恐前面没有船只。”行者道:“既通水路,岂无船只?”
正说间,只见一个店小二走上前,见了三藏便扯住马垛道:“老爷们是往东行的,少不得搭舟船安逸快活,股如陆行劳苦,须是到小店住下,为觅舟船,包送前途。”三藏道:“悟空,你主意何如?”行者道:“师父,既是水路顺便,随着店小二到他店里住下,再觅舟去。”三藏听了,随着店小二前行。
方走了百余步,又见两人飞奔前来道:“师父们可是往东土走的?”三藏道:“我是往东土走的,你问我是怎么说?”那人道:“过此山冈,有个小路,沿河不过三十余里便是东行大路。这山冈三里,我家新开了小店,专下来往客商,师父们不必觅船,况那舟船不便载马匹,须是到我小店安下。”三藏道:“舟船安逸,我等一路劳苦,正要息息力。”那人说:“师父要安逸,我小店有车,坐的人,又载的柜担,比他舟船更安逸,又无惊恐。”店小二听了道:“老爷们不必听他,我这里只有条新开河路觅舟前往,那里又有条过山冈小路?闻知这山冈小路近日出了几个精怪,专一迷弄过往客商,老爷不要信他,还是从水路觅舟安稳。”那两人道:“老师父莫要信他,水路近来妖魔更多,还是从山冈小路前行安稳。”两下里你争我夺,三藏没了主意,向行者道:“悟空,你的心下裁夺,还是走那边路好?”行者说:“两边都有理,但徒弟不曾走过,当年从国中来的路,徒弟便知。如今要就一边前走,须是等个近处往来之人,问个的实方好。”三藏道:“有理。”乃向店小二与那二人说:“你们不必争夺,好歹等个行路之人,或是本处居民,问个端的,我们自定了主意。”八戒道:“等人问信,且歇下寻些水来吃着。”一面把担子歇下前去寻水,那店小二随走近前,把担子挑上肩道:“老爷们还是从我店觅舟安稳。”挑者担走。那两个人看着到退,却不敢上前争挑担子。行者见了,上前把店小二扯着道:“你何故抢夺人货物,就是到你店安下,也凭我客人。”乃招手叫那两人说:“你来挑了去,我和尚一生性拗,店小二抢担子,我偏不往他店去。”那两人那里肯过来,倒往后退道:“师父们若肯往小店去,请自行挑担,我怎敢抢夺师父们行囊货物?”行者听了,乃向三藏耳边道,如此如此。三藏听了道:“徒弟,莫要疑心动了。”行者道:“师父,我徒弟不是疑,实实见的。”八戒笑道:“两个说寂寂话,秘密教,想是瞒我老猪那里吃斋饭。”沙僧道:“二哥只是把斋饭在口中讲。”三藏道:“沙增、八戒,非是说斋饭,乃是动了疑心。”
说话未了,只是路旁走过四个僧人来,看着三藏道:“师父们计较何事?我远远风闻你们讲的是妖魔精怪,出家人只该满腹真经,出口真经,如何口头不讲真经,但说妖怪?”三藏见那四个僧人生的古怪,说的惊人,打了一个问讯道:“列位师父,我师徒是在此计较两边道路,从那一条道路前行,并不曾讲妖说怪。”僧人道:“我们听得你说疑心,这疑心动,就是妖怪生。且见你师徒附耳低言,说些甚话?出家人说正道,何必悄语低言?便使人人听得,方是个僧行。”三藏合掌谢教。行者笑道:“四位师父,你说的尽是,行的却非。”四僧问说:“我们从大路前来,怎么行的非?”行者道:“老孙瞒不得的,你四位却是暗地里来试我师父禅心的。我如今也不管你,只是这路老孙不曾走过,依店小二说到他店觅船前往,安逸快活;依那两人说过山冈有条小路,且有车辆可载,更是安稳。”四僧说:“你师徒如何主意?”三藏道;“依我弟子,还是过山冈雇车辆安稳,那舟船,人与柜担虽安,马匹在上却不便。如今只因店小二说旧无此路,近来多妖怪,我弟子为此怀疑。”四僧问行者说:“你主意何从?”行者道:“前途有人指说新开河路既通舟船,还是水路从店小二的好,只因说山路近来妖怪甚多,我老孙今一好惹个妖怪,所以主意不定。”四僧说:“我们方才说你们不讲经文,只谈妖怪,一个师父怕往妖怪处走,一个徒弟却好惹妖怪。依我四僧,还是从店小二去觅舟安逸。”三藏道:“列位师父也恐近来水位多妖。”行者听了又向三藏耳边道如此如此,那三藏听了越动起疑心。三藏道:“徒弟,依你附耳之言,道那两个人不敢近前夺店小二的担子,就是那来接我们的两个和尚变化了来的。若是这等,我们就该往水路随店小二去的是,你却又叫我往山冈过去,故此没个一定主意。”四僧道。“师父,你既是灵山求了来的经文,我闻如来真经不肯轻易与人,你仗何事何心求得来?”三藏道:“列位师父,我弟子:上为国王水土,重恩来把经求。志诚一点在心头,功果喜今成就。” 只见那四僧听了齐齐说道:“为报君恩求龋志诚不是私保。始终信受莫枉忧,有甚妖魔敢诱?”
四僧说罢,那两人听了飞走道:“和尚附耳之言,乃是说破了我等来历,且报与我长老去也。”四僧听得他说长老来历,正要查探此情,乃向三藏道:“师父,你只把原来志诚心莫改,纵遇妖魔自然荡灭。我四僧实是来暗试你禅心,看你志诚,若终守不变,不生疑惧,经文方为托付得人。我已知迎接你们的都是妖魔,须要正了念头相待,自是无碍。”看着孙行者道:“悟空,你这个猴王,我等瞒不得你,只要你灭此妖魔,保你师父莫生疑障,我等去也。”说罢,腾云而去。三藏忙合掌望空拜礼,行者笑道:“师兄,远劳你来查探,你可回去说唐僧的志诚始终不变,倒是我老孙机变,西还一步有百千万种也。”
却说八戒歇下担子寻水去吃,他正来到河边要吃水,没个碗盏,看着一湾人家又远,方才用手去取吃,只见金蝉子与金蝉子变了两个舟子,驾着一只船儿,摇着橹,走近八戒,叫一声:“那和尚,要吃水当寻一碗盏来取,如何动手?若是你手不清,可不秽污了一河之水?”八戒抬起头来,见是舟人,便停住手道:“善人,有碗盏借一件与小和尚吃些水。”那舟子忙在舱中取了一碗,递与八戒,八戒接了,取得一碗水吃毕,便道:“善人,可有瓶罐再借一件,取些水与我师父去吃。”舟子故意问道:“你师父在那里?”八戒指道:“那远远西边歇着柜担的就是。”舟子又问道;“柜担何物?”八戒把前后事情说了一遍,舟子道:“原来你师父是中国取经的圣僧,既是到此,何不远转一程,到国王处讨一张勘合批文,来此取应送舟船。这所属地方,谁敢不应付?”八戒道:“我们原有批文在身。”舟子道:“既有批文,取了来,我们照验。实不瞒你说,我这舟船便是递运官舟来往接应公差的。”八戒听了大喜,随取了一瓶水。走到三藏前,把舟子话备细说出。
三藏道:“既要看验批文,八戒可取与他看,若是官舟顺路,应付前去,莫便于此。悟空,你莫想过山冈雇车辆。店小二哥,你也免劳挑担,我们不到你客店去了。”行者心肠,正为那两人要接过山冈,被四僧说破是妖魔,飞走而去,他定要找寻妖魔来历。怎奈三藏没有主意,听了八戒这段情,坚意从水路搭官船,力辞店小二。店小二笑道:“师父,我这地方那有应付的官船,看将来,方才那两个接你们过山冈、雇车辆,就是这两个人,分明妖魔,休要错认。”行者听了此言,笑欣欣的道:“正合老孙之意,师父不必三心二意了,上官船罢,八戒快把批文送与他验明了,我这里搬柜担上船。”八戒依言,随到河下。
金蝉变了舟子,走上岸来,看了此文道:“应该应付,请师父们上船。”八戒传与三藏,师徒一齐到得河下。那店小二随后跟来,向三藏正言厉色道:“师父们,我非争揽你们生意,实是我这地方妖魔甚多,看此舟非我地方所有,这两个舟子又非熟识,莫上他船,多是妖怪诱哄!”行者道:“店小二,莫要为你买卖破人上门生意。”三藏见店小二阻拦的紧,向行者说:“悟空,你也要个主意,只恐店小二见我们僧家,出片好心,他此地人烟稀少,如何与舟子不相熟识?”只见舟子笑道:“师父,你不必动疑心,舟船便与你载去,你们若会操篙扶舵,我两个不必相送,免得店小二疑我,也省了一路盘费。”八戒与沙僧道:“二位不去,更妙更便,我两个积年会驾船走水路。”仍跳上船,几篙子把船撑开。店小二扯着两舟子说道:“你是那里舟子,私把船搭载人贷,不由我牙行店家。”比丘与金蝉只不则声,看着三藏舟行去远,乃向店小二道:“你没要扯我,我两个那里是舟子。”店小二道:“你不是舟子,如何驾舟?我被你两个夺了生意,坏了埠头,那里放你!定要扯你地方官长去讲!”舟子见店小二扯着不放,把脸一抹,身子一抖,却是一个和尚、一个道人。店小二见了,丢了手道:“爷爷呀,我说此处没有这舟子,定是那两个来接的妖怪诱哄了这几个客僧去了。”金蝉子听了道:“店小二,你休疑我僧道是妖魔,我两个是:鹫岭比丘增,灵山优婆塞。
金蝉子说罢,与金蝉子腾空而上。那店小二见了向空磕头道:“爷爷呀,原来搭船去的众僧也都是神人,想必是为地方平妖捉怪的,不免到村间说与众人,建个圣僧庵庙,为地方求福保安。”店小二说罢而去。
却说三藏师徒上了船,八戒沙僧撑着篙,摇着橹,顺流而东。约走了三五十里之遥,傍那河岸里路,好一座山,但见:
怪石留云,峰峦接汉。菁葱绿树,远远似白鹤栖迟;缥缈青烟,漫漫把碧天遮荡。遥观岭头,云雾飞来飞去,随风变作奇形;近听脚下,溪流声高声低,带雨敲成雅韵。横遮路径,举头尽是松阴;直断云根,入眼许多怪石。静悄悄行人迹少,闹轰轰飞鸟声多。休言狐魅潜,只恐山精出没。
三藏在船上见了这山,说道:“徒弟们,你看,好座高山,景致秀丽,上面定有高人藏隐修行,我们上去登眺登眺。”行者道:“师父,趁着这没舟子的船过河去罢,不必又上此山,只恐山中虎狼还是小事,万一妖魔在内,我们又去惹他?”八戒听了笑将起来,三藏道:“悟能,你大笑为何?”八戒道:“我笑的是大师兄心口不一,你心里每每喜去寻妖捉怪,这时却怎生又怕起来?”沙僧也说道:“师父要上山看看景致,你便阻拦,说没舟子的船过河去罢。正是有舟子,恐他不肯耽延工夫。没舟子,随的我们。”行者被八戒、沙僧一激,便道:“住了篙橹,大家上山走走。”三藏道:“徒弟,我们停篙罢橹,上山有几宗方便的事,说与你听。”行者道:“几宗甚事方便?”三藏乃一宗一宗说出。
行者问:“师父,是那三宗?”三藏道:“徒弟,一宗是西方地界好山好景,也是我们来一场登玩登玩;一宗是上有藏修好人,瞻仰瞻仰,得些教益;一宗我们在舟船,你们撑驾劳苦,歇息歇息,便是马也要与他放散放散。”行者道:“上山无碍,只是上得山,大家都不在船,何人照管经柜担包?”三藏道;“悟空所见的当,必须留一个在船照管,便是马也要一个人看他。”行者道:“马且放在河岸吃草,只是要人守船。”八成推沙僧,沙僧推八戒,三藏说:“你两个都是要上山观望的,故此不肯守船,悟空原意不上山,你在此守船罢。”行者道:“师父到也公道,你们去观山玩景,我老孙守船,罢,罢。你们去,只是莫要延捱工夫,不可惹动妖精。”八戒道:“这猴头,气不忿人去,便诅咒人遇着妖精。狗妖精,臭妖精,我老猪也有本事降他。”行者笑道:“呆子,你动了诅咒心,如何倒说我?你去你去,只不要惹动妖精,没本事降他,还来寻老孙。”当下三藏叫沙僧把白龙马索上河岸,那马见了山根下青草茸茸,飞走去吃,沙僧钉了一个桩儿拴着。师徒三人一步一步走上山来观玩景致。
却说行者见他三个上山,那八戒指手划脚说景致,夸山水,三藏喜气洋洋,眼观耳听,他便动了一点真不忿心,说道:“你们观山玩景,叫我老孙守船,冷静静在此船内,我便去走走有何妨碍?”遂拔下一根毫毛,变了个行者照顾经担,他却隐着身子,不与师父看见,直走到山上,跟在三藏后面。只见三藏道:“山景果是秀丽可玩,只可惜不曾叫得行者同来一看,想他独坐舟中,必然纳闷。”八戒道:“这猴头是个会清洒的,怎肯纳闷?倒是徒弟一片老实心肠,若见师父叫我守船,倒有几分纳闷。”行者听了道:“好呆子,我倒让他来观玩景致,他却背地议论我,且耍他一耍,看他如何!”那八戒正才两眼看山,一只手指与沙僧说:“你看那:山高望远路,河窄线般长。 行人如蚁过,往来何事忙。”
行者听了道:“这呆子他也晓的得意赏心处。”乃变了一个蜈蜂,先把八戒眼上一螫,又把他手指处也是一下,八戒叫将起来道:“沙僧,不好了,都是指景致与你看,惹了蜈峰,螫了手、叮了眼,疼痛难忍,这会就有好景致也难看到,不如在船上看守了。”不知行者假变的蜂芒却无毒,一时便不痛。八戒把眼揉了一揉,睁开看见一个蜈蜂正飞,便把手去扑,骂道:“是你这狗蜂叮我。”行者见八戒骂他,即忙飞到树根下,变了一条小赤蛇,照着八戒脚下一口,八戒叫一声:“哎呀,怎么脚又被土龟蛇咬了,疼痛难忍。师父,我不去望山景了,回船看行李.换了行者来罢。”行者心肠就转过好来,心中想道:“师父老人家方才看着好景致,便口口声声思念我;八戒叮的没兴头,要回去守船,也说换了我来,这情意还好。”乃隐着身走回船来,收了毫毛。
只见八戒走回船上道:“大师兄,师父与沙僧看山玩景,我恐他贪景忘归,惹动妖魔,虽说老猪有本事降他,问恐妖精厉害,不如你是个降妖惯家。一则让你去看看山景,一则恐师父动了贪魔,惹了精怪,你去保护着他。”行者笑道:“师弟,你叮的没兴头,方才来换我?”八戒道:“罢了,老猪无心被你有心耍了,你耍!你耍!只教山精出来耍你!”行者道:“呆子放心。”
却说三藏与沙僧看了一会景致,见八戒回船,乃坐在山冈之处,四顾青松隐隐,白石峨峨,隔着一湾溪水,却没个路径可登。三藏道:“徒弟,你看那松树旁白石内,像个洞门,其中必有藏隐修行之士、避俗逃名之人,我们怎得个路径通得过去访一访?”沙僧道:“师父,这有何难,师父坐在此,待徒弟驾云过去看了,可通路径,再来接引师父。”三藏道:“有理。”沙僧乃驾起云头,从空飞下,到那松旁石畔,果有个洞门。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五回 第六回 第七回 第八回 第十回 十一回 十二回 十三回 十四回 十五回
十六回 十七回 十八回 十九回 二十回 二十一 二十二 二十三 二十四 二十五 二十六 二十七 二十八 二十九 三十
三十一 三十二 三十三 三十四 三十五 三十六 三十七 三十八 三十九 四十 四十一 四十二 四十三 四十四 四十五
四十六 四十七 四十八 四十九 五十 五十一 五十二 五十三 五十四 五十五 五十六 五十七 五十八 五十九 六十
六十一 六十二 六十三 六十四 六十五 六十六 六十七 六十八 六十九 七十 七十一 七十二 七十三 七十四 七十五
七十六 七十七 七十八 七十九 八十 八十一 八十二 八十三 八十四 八十五 八十六 八十七 八十八 八十九 九十
九十一 九十二 九十三 九十四 九十五 九十六 九十七 九十八 九十九 一百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