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幻西游

八戒听了笑将起来,说道:“猴精,我老猪固不该假充你,你却也不该先安下后手。”那王甲听得众弟兄灾殃皆愈,随具金帛相送,三藏不受道:“课诵功德是我僧家本等,只要祈保善信安福,岂有受金帛之理?若是希图善信金帛,明是把经忏为货利。罪过!罪过!”行者道:“师父与人家功课,明白不受,还有假充讨背后的哩。”八戒听了,把布向行者一掷道:“你是有功人役,让你得罢。”行者接了布在手,呵呵笑道:“老孙有本事问人要,却也有处用。”沙僧问道:“师兄,你那里用?”行者又念了几句曲儿道:
“僧家方便存心地,不贪名和利。若遇布施来,受了为贫济。这不为掠人美,市恩义!”
道场事毕,三藏辞谢住持、村众要行,王甲唤家仆挑经担,抬马垛,远送一程。师徒们欢欣鼓舞,那地方观看的那个不称扬圣僧道场功德,诵经的因果?把村家灾殃洗荡,疾病消除,都回心向道。
却说金蝉子与金蝉子两个,变了神将拥护着真经,警戒了住持村众,不敢动开柜邪心。他两个复了原形,腾云前进,不止一日,来了一座高山,他看这山景致,真个不同:嗟峨山场挂云霄,俯仰林深杂树梢。翠绿阴中观鹤舞,崎岖岭上听猿号。
金蝉子看了山巅高耸,路径险峻,对金蝉子说;“师兄,莫道唐僧当年来时历过多少险难,只就如今回去,这些山高岭峻,狼虫虎豹,若非是他师徒神通本事,一步也难行。我与你受了保护之责,只恐此山中有妖魔邪怪,须是保得他们平安过了此山,方才放下心意。”金蝉子道:“我看此山,四围险峻,八面崔巍,乱石有妖魔之态,乔松多邪怪之形。寒气逼人,冷风透骨,定是精灵内藏。待我搜寻一番,且替唐僧们打扫洁净,使他安然奉经文过去,也不枉了我们保护一常”金蝉子道:“你何法搜寻,怎打扫洁净?”金蝉子说:“你看远远山松,顶上气氲错乱,非云非雾,必是妖气飞扬。我与你上前探看,底下是何因由?”金蝉子依言,两个攀藤拊葛,走上岭来。但见乱石垒垒,一个洞门。他两个看那洞门,不大不小,不高不低,青松环绕,蔓草平铺。两个正走进洞门观望,只听的里面呵呵笑道:“连胜三局,福缘君当有奇珍享也。”金蝉子向金蝉子道:“师兄,你听这说话,定是玄隐在山洞有道高人。我与你进洞探谒何如?”金蝉子依言,两个进入洞来,只见两个隐士对着一枰棋局,见了比丘二人,忙立起身来。二人看那隐士怎生模样?但见:箨冠束发道家妆,四褶分开吊角裳。

隐士见了金蝉子与金蝉子,彼此以礼相叙了,隐士问道:“二位师真从何处来?怎到我这荒僻洞谷一游?”金蝉子答说:“我小僧自灵山下来,路过这山岭,偶以览胜。见山松青翠密围,不知有仙洞居此,唐突二位起居,得罪!得罪!且访问二位大号,适间听得说‘福缘君当有奇珍享’,是何意也?”一个隐士笑道:“小子道号福缘君,这友号云中子,我二人潜名不仕,隐居在此。适因对局,较一席奇珍胜负,是小子连胜三局,云中子连负三局,例有奇珍之供。”金蝉子问道:“奇珍何物也?”隐士说:“我们先定的棋约,但凡负者供胜者一味奇品珍羞。”金蝉子听了笑道:“这山岭洞谷不过是雉兔麏獐,山花树实,也不足称奇。”’隐士道:“正谓此不足为奇,小子既负,如今只得下山去采取奇珍。若是采取不出,我有一友名唤正言叟,他离此处六十余里,大山峰下,洞中常有奇珍受享,我须往求,他定然帮衬我小子一两品。”隐士正说,只见洞外走进一个僮仆来道:“我主人正言叟到来了。”两个隐士忙起来,下阶出迎。只见一个人生的面貌跷蹊古怪,金蝉子看他:
兽面怪形人像,呲牙咧嘴嘻呵。分明一个野猩魔,怎与山人酬和。
金蝉子见了,悄地向金蝉子说:“师兄,我看这人有些妖气,须要留意待他。”金蝉子道:“我已识他面貌,知他情节。原为与师兄搜寻妖魔而来,少不得调出地实迹,仗我们的法力驱剿。只见正言叟向福缘君问道:“二位师父自何而来?怎么到得此洞?”金蝉子便把前
话说出,正言叟听了,又向云中子问道:“二位着棋谁胜谁负?”云中子笑道:“正是我输了三局,例当具奇品佳肴奉享福缘君。”正言叟道:“老兄,奇珍在何处?取来我们共享。”云中子笑道:“山内无奇珍,正要来求老兄帮衬一两品。”正言叟听了,乃向云中子耳边道:“奇珍不过此僧道二人,我闻出家和尚都是十世修来,若吃了他一块肉,自是长生不老。若似这一个道人,未曾削发,便有俗缘未净,做不得奇珍。”喜庆君听得,也向福缘君耳内悄悄说出。福缘君摇着头道:“此事做不得!我便不受你这奇珍之享,也莫坏了一个出家僧道。况我等清白自守,隐藏在这山洞,食些松花果实足矣。”云中子点头道:“老兄说得是。”又向正言叟耳内说;“做不得。”他三个俏耳低言,金蝉子将慧目聪耳一听,备知其故。向金蝉子也附耳如此如此,金蝉子也悄悄说道:“师兄,我看这正言叟明明是一个妖魔,若不剿除了他,只恐唐僧们经文过此,怎留得他计害?我们如今在他洞中,不便以法剿,须是诱他出洞方好。”两个计议已定。
却说正言叟见福缘君不依他,忽然心生一计,向云中子道:“二位师父既是远来到此,你们也该整备一顿斋供款待。”福缘君道;“山洞荒疏,无可奉供,仅有些山芋花果。”正言叟道:“快备办出来供客。”少顷,洞里小僮捧出几盘山芋、果实、茶汤、松花之类,金蝉子两个见了,随起身道:“我僧道吃过了早斋,偶步出岭,不意遇着二位隐君,又奇逢这正言叟,亲睹清光足矣,安敢取扰奇珍?况我僧道夙有愿戒,不敢妄受善信一水之旅。”两个一面说,一面出洞走。那福、庆二隐士但以口留说:“二位师父,何碍一杯清茶?”只见正言叟起身出洞,把手扯着金蝉子说:“长老,你好不知敬重。出家僧道,谁不吃化人斋供?况我等以茶果山蔬待你,何为见了反走?明明绝人太甚,岂是你僧道所为!”金蝉子笑道:“老善人,何必动嗔?小僧们领你一杯茶汤,便犯了我誓愿,也不使善人生嗔。”正言叟笑道:“我也是留客之意,既然见弃,我也不敢苦苦相留。”乃在袖中取出两个桃实道:“此桃乃蓬莱山得来仙桃,二位师父且每人吃一枚,包管你长生不老。”金蝉子接得在手笑道:“善人,此桃我小僧认得,非蓬莱仙桃,乃此山所出,若是仙桃,善人自食,肯布施我等?”正言叟说:“真实不虚。”金蝉子问道:“怎见得是真实不虚?”正言叟说道:
“本是蓬莱海岛,灵根出自仙家。三千年岁一开花。结实三千年大。”
金蝉子听了笑道;“我小道说你这桃子是假。”正言叟道:“怎见得是假?”金蝉子也说道:
“看此两枚桃实,常来在此山冈。吃他立刻把人伤,那里哄得道人和尚?”
金蝉子说罢,把那桃子往山洞一掷,只见那桃子化了一个毒蝎,金蝉子也一掷,变了一赤白花蛇。正言叟大怒起来道:“何处山僧野道,到此当面弄障法眼,坏人行止?我好意奉你两枚桃实,你却变了蛇蝎,晓人不当如是说罢!”径往前山去了,这福缘两个隐士也忙把洞门闭上。金蝉子乃向金蝉子道:“师兄,分明这三个妖魔隐在山洞之间,唐僧师徒路必由此,万一遭他假以斋供桃食,供他师徒,怎么好?我与你为经文保护,不得不剿灭了这三个妖魔。”金蝉子说:“师兄,我看那两个隐土附耳低言,不肯以毒加害我们。似有人心,只恐非妖,误被那怪欺瞒为友。若一概剿除,又非我僧家方便法门,况那正言叟走去,这两个又闭了洞门。我与你且到山前等候唐僧到来,把这妖魔事因指说与他,叫他们好准备过山。”金蝉子依言,他两个乃走回山岭,到得个山坡下一间茅草空屋,变了两个过往汉子,坐在屋下,专等唐僧到来。
三藏师徒自辞了王甲众人,行够多时,不觉到了一座山脚下。三藏叫一声:“徒弟们,你看这高山处是甚么所在?问一问人,好走。”行者道:“师父,你我当日来时,走过了十万八千,那时俱是生路,一路妖魔阻挡,尚然到了西天;如今回来,仗真经保佑,三停走了二停,纵有高山,都是日前走过,不足为惧,你还这样耽心怎的?”三藏道:“徒弟呀,不是这等说,当初来时,只是空身没有挂碍,遇了妖魔,要捆要吊,要蒸要煮,拼了一个身子,今日取经回来,万法传流,尽在我们身上,干系甚大,万一有些差池,亵慢真经,岂不失了西来本意?东土永不沾恩!虽然走过许多路程,古人云:为山九仞,功亏一篑。以此一发要小心,还问一问的为是。”行者听了,只得走上山坡下来。却见两个贫汉坐在草屋之下,冷风凄凄,嗟嗟怨怨。
行者见了,上前问一声:“二位老哥,过此山是何境界?那州府县?这山路可平坦好行?”汉子道:“此山峰接峰,溪连溪,其实险峻遥远。若在右岔路,便通乌鸡国境界,若从左岔道,便往东土大路。只是你们有柜担行囊货物,恐要报关倒换批文。若说平坦山路,也未必甚平坦,但是山溪洞内多有妖魔出没,师父们须要小心过去!”行者道:“有劳,有劳,这等寒风,我看你两人身上衣装又单又破,有两匹布帛奉赠,倘不见却,可携去做一件衬衣。”行者乃取出两匹布,递与汉子。汉子辞道:“我二人贫寒甘受,怎好要你出家人东西?”
行者道:“化将来,布施你,正是我出家人功果。”汉子笑道:“有余施不足,你既是化的布,不足方化去,不为有余,如何施我?”行者道:“你也莫说有余不足,只是要有名。我和尚家化得来的布,便不是无名。见你两个寒冷无衣,布施与你,乃是有名。老实收了去罢。”汉子接了布在手道;“我若不收,辜负你济贫之心;收了你的,又损了我甘贫之心。也罢,我两个取你一匹,成就你心;退一匹,成就我心。”三藏与八戒恰好走到面前,三藏道:“悟空,你不问路径过山,却在此做甚?”八戒道:“他打偏手的两匹布,想是在此发脱卖钞,这钞还该分与我,不管闲事!”便找汉子退的一匹布,抢在手中道:“大哥,你把钞买我的,让你些。”汉子笑道:“长老,你莫要动此鄙吝狭隘之心,留此布过山找路有用处,我二人不买。”八戒道:“过山便过山,找路就找路,要此布何用?”汉子道:“我知过此山有两个隐土,一个叫做福缘君,一个叫做云中子,他两个似妖非妖,作怪不怪,隐藏在个山洞,对局赌胜。你若过山访他山洞,可将此布送他作贽,问他个前途路径,到地妖魔。那二人定然指引与你,若是款留你们斋供,须酌量方食。”汉子说罢,拿着一匹布,叫声“多谢”,往山坡下飞奔去了。三藏听得道:“徒弟们,看此指引二人,一团取与的道理,莫不是个好人,来指引我们?”行者笑道:“我老孙一时也被他愚了,不曾把慧眼看他,如今且打点过山。”师徒们挑担押垛,走上高山不题。
却说五众优婆塞纠正了唐僧师徒岔河路头,腾云回到灵山,禀复了白雄尊者,转达古佛。佛言:“唐僧虽正了路头,无奈他徒弟们一路种种心生出许多妖魔,过了岔河,还有赛巫峡、九溪、十二峰。这峰下有洞,洞内有妖,或藏于山,或潜于溪,只恐这妖拦阻了经文,唐僧师徒力量绵弱,敌妖不过,是我经卷之忧。”白雄尊者道:“现有金蝉子与优婆塞两个沿途保护,料妖魔自远。”佛言:“正谓他两个遇有妖魔,也未免动了法力,变化机心;因此遇着妖魔厉害的,变化更强,反吃了妖魔之累。汝可宣言,圣众中有愿捐法力前去扶助唐僧等过山越岭,不致亵慢了经文,亦是仰体如来至意,不负了保经功德。”尊者依言,随宣言圣众,当有四位神王出班说:“我等愿显神通,与取经人奋一臂之力。只是不远随行路,待他们遇有厉害妖魔,我这里方去与他驱除。”尊者道:“路途遥远,妖魔变幻,俄顷之间,神王如何得知?”神王道:“我闻如来以数珠及木鱼梆子给与比丘二人,当令人传知与他,遇有难灭妖魔,敲动梆子,我处自闻声去救。”尊者听说,传白古佛,依允神王所说。
神王乃令部下报事使者,前往唐僧处探看他师徒,恰遇着比丘、金蝉两个,手里拿着一匹布帛,便问道:“二位菩萨,你保护唐僧经文,如今作何光景?”金蝉子答道:“一路来费心劳力,幸喜保护周全。只是如今过这高山前去,妖魔不能必其全无。使者到此何事?”使者乃把神王叫他传旨报事说出,道:“凡遇妖魔厉害,不能驱除,当敲动木鱼,神王自然来助力。又闻此山过去,有赛巫山、九溪、十二峰,极是险峻,倘遇有妖魔之处,须要与唐僧师徒努力前行。”使者说罢,就拨转云头,金蝉子忙把布送与使者道:“远劳你传信,一匹市儿奉赠。”使者笑道;“圣经神力,安有徇私受贿之理?”金蝉子也笑道:“只因取经的在灵山讲要人事,说后来诵经的恐怕白诵无功,他存了这一句徇私之言,故我等不敢废了这酬劳之礼。”使者一笑而去,比丘与金蝉腾空前往,他两个隐身在福缘君山洞之旁,着唐僧如何过山,可到此洞招惹妖魔邪怪?
却说唐僧押着马垛,上得高山。山虽高,路却平,便是有些险隘,远望着有许多悬崖谷洞。乃向行者道:“悟空,你我山便走了几处,却不像此山峰头远接,洞谷繁多,山脚下溪水萦回,有如组练。不知此高山何名?地界过去何处?”行者道:“师父,正是我徒弟忙忙的与那两个汉子,只讲了些布施布匹的话,便不曾细问他这些事情。”八戒说:“那汉子叫你将那布匹向甚么洞里,问甚么福缘君,自知路径,你这会便匿起,故意说混话。”行者笑道:“呆子,行行步步只以私心窥我。”三藏道:“两个不必争讲,看那山松密处,似有人家。”行者道:“山谷那是人家,多是隐士处,待徒弟看来,请师父去相会。”三藏与八戒、沙僧歇下担柜,坐在山村之下,等行者探问去来。
行者心躁,那里由出路走?他从空一跃,就到石洞之前,看见洞门大开,乃隐着身走入洞来。只见两个隐士对局,一个道:“我棋输了又要寻个和尚作奇肴也。”一个笑道:“休要讥诮,此乃往事,正言叟立心险处,几乎惹动那和尚道人生出事来。”行者只听了一句“又要寻个和尚作奇肴”,暗忖道:“此必是妖魔,要捉我等蒸煮,我如今没有了金箍棒,又不敢背了师父不伤生之心,只得隐忍着他是何精怪,再作计较。”乃走出洞门,摇身一变,变了个标标致致小和尚,在那洞门外叫道:“洞内隐君,可容我山僧探访么?”
只见洞里走出福缘君来,见了行者道;“小长老,进洞里面坐。”行者随进了洞内,那隐士便问:“小长老,从何处来?”行者答道:“从来处来。”隐士听了道:“这小和尚答应非凡,一定是有些道行的。”便叫山童取山芋果实出来待行者。行者见了山芋果实,他也不辞,便吃。方才到口,只闻得腥气钻鼻,行者想道:“山坡汉子曾叫我酌量吃他东西,看此腥秽之气,定非嘉果。”乃弄个障眼法术,把他果品摄在洞外。便问道:“二位隐君高隐山中,此必修炼服食,祈保长生,但不知交往何人以为师友?”福缘君道:“小子有友无师,即是这位云中子,日相与盘桓在松筠洞谷之间。”行者道:“人岂无师?就是隐士这一局棋,当年也有个师父传授将来;况你要学长生大道,岂有不从师指授?”福缘君道:“我小子不是从师指授的,却是积祖传流的。”行者道:“到是家传,且问你祖上是何人?”福缘君道:“小子祖上却也是有些来历。小长老若从西来,必定也知一二。”行者说:“十洲三岛,上天下地,凭你开辟以来,神仙佛老,我小和尚都知道,你说是何人?”福缘君说道:“我祖说来根基正,不是无名与少姓。曾受天精与地华,坎离混合延生命。谁人不识孙悟空,美王齐天老大圣。”
行者听了呵呵大笑起来:“原来这隐士是我的流派。想我离了花果山多年,这遗下的大大小小,不在花果山过日月,却走到外方来。虽然不为非作歹,只是变幻这隐士假名托性,便是弄妖作怪。我如今且探他,所行的若正,还指引了他归花果山;若是在这山洞为非作歹,定是惩治他。方才听得他说寻个和尚作奇肴,便就在此话上探他个善恶行止。”乃问道:“隐士,我小和尚方才听得说寻个和尚作奇肴,小和尚现在此,不劳去寻。不知作甚么奇肴?”福缘君笑道;“小长老有所不知,我与此友终日在此洞中盘桓,约以胜了三局棋,那负的供一奇品珍羞。昨有两个僧道也走入我洞间,正遇着我一友来,要把那僧作奇肴,我小子们不肯,我那友把两个桃实送僧道吃,被他识破,几乎动了那增道嗔心,惹出祸来。”
行者笑道:“两个僧道有甚嗔祸?”福缘君道:“小长老,你不知那僧道,他说打从灵山下来的,万一是我那祖宗孙大圣一起的,取了经回来,闹到此山观山玩景,一惹了他,怎么了?”行者听了,又问道:“隐士,你那一位要把僧人作奇肴的在何处?”福缘君说:“他虽与我们为友,却不在此处居祝”行者道;“在何处居住?”福缘君道:“小长老,你问他住处何用?他不比我,我等看祖上面皮,还敬重你僧人;你若寻着他,便真真与他作奇肴也。你莫问他,我们也不与你说。”行者乃从衣袖内托出布匹奉与隐士道:“小和尚前途人家斋僧布施来的一匹布,远路行走,带在身边累赘,愿送与二位隐君,望二位把这友住处说与我。”福缘君接得布在手,大喜道:“小长老,我方才问你从何处来?你浑答应我‘从来处来’,我所以不说明白这友住处。”行者道:“你若问我何处来,我实说与二位,我从灵山取得真经来。”福缘君笑道:“小长老,你是送经的么?”行者道:“灵山无送经的,只是我等取经的。”善缘君摇着手道:“小长老,你休瞒我,我们久知唐僧取经只有三个徒弟。大的便是福缘君的祖,叫做孙行者,第二是猪八戒,第三是沙憎。闻知这三个生的面貌古怪,本事高强,你这小长者必是假借他们行头,骗哄人的,这布匹也是骗哄来的,我们不受。”行者见他疑作骗哄,乃把睑一抹,现出原身来道:“你两个认得我孙行者么?”一手便扯着福缘君道:“你这妖魔,不安分守已在山洞中,却诈称我派在此变为隐土迷人。且问你,这个云中子何怪?”
福缘君被行者扯住了,乃说道:“我两个其实非怪,乃青松白石之下一啸一舞,结为双清之友。但求超出尘凡,岂肯堕入无明,有伤僧众?望祖宗怜而释我。”那云中子见行者问他何怪,惶俱起来,扯了一个山童往洞门外化了两只仙鹤腾空就飞。却被比丘与金蝉两个在山松之旁,见行者到洞内收服了妖魔,隐土化鹤飞空,他便腾空而上,骑在鹤身,叫他:“且飞往前山峰处,再拷问你与那正言叟在何处。”两鹤只得颉颃上下,飞到前途一座山峰住下。金蝉子与金蝉子方要拷问,不防他一翅飞去,两个只得在山峰高处,眼望唐僧从山峰大道前来。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五回 第六回 第七回 第八回 第十回 十一回 十二回 十三回 十四回 十五回
十六回 十七回 十八回 十九回 二十回 二十一 二十二 二十三 二十四 二十五 二十六 二十七 二十八 二十九 三十
三十一 三十二 三十三 三十四 三十五 三十六 三十七 三十八 三十九 四十 四十一 四十二 四十三 四十四 四十五
四十六 四十七 四十八 四十九 五十 五十一 五十二 五十三 五十四 五十五 五十六 五十七 五十八 五十九 六十
六十一 六十二 六十三 六十四 六十五 六十六 六十七 六十八 六十九 七十 七十一 七十二 七十三 七十四 七十五
七十六 七十七 七十八 七十九 八十 八十一 八十二 八十三 八十四 八十五 八十六 八十七 八十八 八十九 九十
九十一 九十二 九十三 九十四 九十五 九十六 九十七 九十八 九十九 一百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