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幻西游

金蝉子笑道:“说不得,这机变心肠用的正大,便是孙行者也向如来前讲过。如今八戒、沙僧动了贪嗔邪念,以致妖魔毒害,我等若拘小节,怎生教得他两个?真经何人挑担?”两个计议了,乃隐着身,走到三藏面前,正遇着三藏与行者联诗方毕,忽然三藏叹一口气道:“悟空,他两个探信久不见回,莫非是:错了路头行去远,化缘村里故来迟。
三藏正说了这几句,只听见空里道:“师父阿,你可想我?
三藏听得道:“悟空,不好了,你听的空里八戒、沙僧魂灵说话么?”行者笑道:“师父,我老孙听便也听得,只是将信将疑。”三藏道;“如何将信?”行者道:“八戒久不见来,他平日好嘴头食,不顾生冷,必是贪斋供,被妖魔耍害;沙僧不该拿了禅杖去,必是遇着妖魔敌斗,寡不胜众,被拿倒了。一个贪伤命,一个嗔送生,这或可信。”三藏又问说:“如何将疑?”行者道:“八戒平日有法力,沙僧往常多神通,轻易妖魔不敢犯,他就是逢着妖魔厉害,毒杀了他,他两个俱是有来历的神道,那里显个阴魂儿来讲话?这实可疑。”三藏道:“悟空,我也不管你信与疑,只是你须速去探信。”行者道:“师父,非是徒弟不去探信,只推在他两个,但是此高山长溪,闻得妖魔众多,师父与经文要紧,故此徒弟不肯远离,徒弟若远离了去,万一妖魔来侵近师父,他两个抵当不住反为不便。如今师父既叫徒弟去找寻他两个,须是师父正了念头,莫要系心忧虑他两个徒弟,也莫贪山光水色,又动了歌咏,费却神思,牢守真经,勿使邪魔侵夺。”三藏道:“悟空,你说的真真正经,我件件依你。”行者说罢,忽然一个筋斗不见了。
三藏独自守着经柜担包,只得依着行者,正了念头,把平日记诵的经典课念几卷。那比丘与金蝉假做八戒、沙僧魂灵儿告诉了一番,又听得行者说将信将疑,他两个惟恐行者识破,只待行者信了唐僧之言去找寻八戒、沙僧,见三藏孤身坐守经担,他两个现了身形,变了两个樵子,走近山前。三藏一见了是樵子走来,便叫道:“二位善人,小僧是过路僧人,在此山冈歇力,徒弟前去探路,不见回来。请问你此去有多少山路方才有城市人烟,庵观寺院?这山冈上路可平坦?或是那沿溪岸上可行?乞善人指引指引。”樵子笑道:“师父,你是出家人,随着路头走罢,何必问前顾后?你想这问路的心肠,七情妖魔便从此出。”三藏道:“善人说的固是,我小僧发一点平等心肠问路,本是一心在这经文上探个路头。”樵子道:“老师父,你原来是取经长老,为经文问路,你不知这山冈大路虽说平坦,却谷洞众多,狼虫虎豹等兽都会弄妖作怪,你徒弟既去找寻路径,独自一个在此,万一妖魔扰害,怎生奈何?”三藏道:“善人,小僧身命原付之不有,只是为经文不得不系念,二位善人若肯方便,少伴我小僧片刻,等我小徒回来,深深酬谢。”樵子道:“正是我二人也有此意,老师父且安心守候。”按下不提。
且说行者一筋斗打到洞前,才半里多路,自家笑将起来道:“几步子路也费个神通,方抬起头来,一个山童走到面前说:“打虎跳的长老,此是何处?还打虎跳撒个欢儿?”行者见了道:“山童,我和尚是打筋斗耍子。”山童笑道:“长老果然打筋斗好耍子,我在这山洞前闷起来,要打个筋斗耍子,无奈不会,长老可肯传授我?我偷些洞主的馍馍果品送你。”行者道:“山童,若说这话,我便不传你,我乃出家人,你怎说偷些洞主馍馍我吃?偷便是贼,不连累我做贼心?”山童道:“你若传会了我,凭你要甚谢礼。”行者道:“我若传会了你,便是师父徒弟称呼。”山童道:“便做师弟子称呼也罢。”行者道:“称呼只是个虚名,还要个实意。”山童道:“实意是何说?”行者道:“比如我师父问你一句话,你徒弟真真切切说出,半字儿也莫扯谎,乃为实意。”山童道:“真假虚实在我心里,比如扯个谎话哄了师父的法儿去,便怎么?”行者道:“这叫做欺师慢道,大不为敬。凭你怎样学习,终久不会,便是会了,也不精。”山童听了,乃作一个揖道:“师父,你只要教会了我徒弟,凭你问我甚话,一毫不敢扯谎。”行者说:“先问一句,试你可真实,方才好传你。”山童道:“先传了打一个筋斗着。”行者说:“传筋斗只消一句,问你话却多,须是先说两句实话儿,你便听一句就会打了。”山童道:“师父,你问来,我实说与你。”行者乃问道:“有两个标致小和尚到你洞前来探路境么?”山童道;“有的,我若说标致,师父就说我不真实,那两个和尚生的一个长嘴大耳,一个靛青脸孤拐腮,在此问路,被我洞主叫进洞去,是实。”行者道:“这两个和尚进了洞,吃斋饭,磕茶汤,自在受享哩。”山童道:“斋饭菜汤虽有,只是不得自在受享。”行者说:“如何不得自在受享?”山童道:“师父传了我打一个筋斗,我便实说。”行者说:“不难,不难,我便传给你一个筋斗,你且实说来。”
山童定要行者传了他一个筋斗.方才肯实说两个和尚进洞不自在受享的缘故。行者只得教他,把两手按地,着力一翻过身去。山童依着,果然一翻,打了个筋斗,喜喜欢欢,就往洞里要走,行者忙一手扯住道:“山童,这个筋斗不好耍子。”山童道:“怎么不好耍子?”行者道;“两手按地,一则费力,一则污手,又且翻过去跌了一交,那里好耍子?你看我不按地,不费力,半空里一个筋斗,好耍子。”山童道:“师父,你打来我看。”行者就凭空里一个筋斗翻过去。山童见了道:“师父,这个筋斗果然好耍子,你传授我。”行者道:“方才教会你一个按地筋斗,你会了就走,不肯把实
话说完了,如今必须尽把实
话说完,方才教你。”山童说:“实话那两个丑和尚进洞,说是唐僧的第二、第三个徒弟,我洞主把毒物假变馍馍果品款待他。一个叫做猪八戒,贪馍馍中了毒,怎得自在受享?一个叫做沙和尚,不肯受享,抡起禅杖,不思想寡不敌众,只凭着他嗔心便乱打,被我洞主拿倒了,如今在洞后不自在哩、此便是实话。师父,可把凭空筋斗传授我。”行者道:“你且说他两个在洞后如何不自在?”山童说:“教会了徒弟这凭空筋斗,我便才实说。”行者道:“这也不难,你可把两手紧揝着拳,将头向空一钻,把脚向空一起,自然一个空里筋斗。”山童依言,翻了一个筋斗道:“好耍子。”就往洞里要走,行者道:“山童,这还不好耍子,你看我,一连七八个叫做流星筋斗。”乃接连一路打了七八个,山童见了道:“好耍子,真个好耍子,师父,我把洞里和尚实
话说与你罢,你千万把这流星筋斗教我。”行者道:“自然教你,你且说那和尚在洞后如何不自在?”山童道:“都被我众小妖捆的捆,吊的吊,只等拿到了唐僧一齐蒸煮了,洞主们自在受享。”山童说罢,便扯着行者要教他流星筋斗,行者也只得把这筋节说出道:“你可乘着一个筋斗势力,只滚打去,便是流星七八个。”山童依言,果然打了七八个,喜之不胜。
行者道;“山童,你若肯实实把洞主是何物妖魔说与我,他有什么神通本事一齐说出,我还有个万里筋斗传授你。”山童道:“师父,怎教做万里筋斗?”行者说:“前边这几样筋斗,只在面前打跳,不过眼见丈尺,我这万里筋斗,说一声,千万里顷刻便打到。”山童听了笑道:“似这样筋斗,极好耍子,师父可教我。”行者说:“这个必须先把你洞主事情尽说与我知道,我方教你。”山童道:“料着师父不欺我徒弟,我先实说了罢。我这洞主是个猩猩成妖作怪,叫做正言叟;那云中子是个白鹤成情,还有个福缘君是个猿猴成精。只因云中子与福缘君有双清之雅,我正言叟与他结契,若论洞主的神通本事,变化多般。他闻得西还有起取经来的唐僧师徒,取得真经过此溪山,说不论人物仙凡,就是飞禽走兽,得闻了真经道理,超凡入圣,降福延生,我洞主因此在这洞里假设斋供,等候唐僧。如唐僧顺意,把经文留在我洞间,长远与我洞主看念,便将就与他回去;若是不肯,便先毒害了他,后上蒸笼蒸熟了,还有请这一路结契的溪洞老友来受享哩。”行者笑道:“既是你洞主要留经,也不该便把那两个和尚捆吊起来。”山童道:“只因那和尚一个扯谎,哄洞主心肠不善,且先要吃斋贪馋非礼;一个动了喷怒,抡起禅杖,打上洞门。故此我洞主怪恼起来,一个要就蒸煮,一个劝且待捉到了唐僧再做区处。”行者道:“你洞主可知道唐僧难捉的?他有个大徒弟叫着孙祖宗,厉害多哩,要拿倒了妖怪抽筋、剐骨、剥皮、揎草哩。”山童道:“我那云中子曾说前洞把福缘君认了玄孙,赶了出洞,往花果山去了。他也知这孙祖宗厉害,如今叫众小妖做下准备,只等地来就要以计捉他。”行者听了道:“你真真不扯谎,果是实话。”山童说:“快把万里筋斗传授与我。”悟空道:“传你不难,只是你不曾走过万里路程,如何打的去?”山童笑道:“果是我不曾走过百里,怎说万里?比如我这三五十里走过的山洞,可打的去?”行者道:“此便打得,但不知这三五十里是什么山洞?”山童说:“离我这美蔚洞五十里,有座慌张洞,洞主与我洞主相契,我曾去请鲶鱼怪王来赴会,故此走过的熟路。”行者道:“你既心下走熟,而今想起来,筋斗已打到往回来了。”山童笑道:“你这师父,我说了实话与你,你却扯个虚谎与我,我与你现在此讲说,怎么筋斗打个往回了?”行者道:“你要我教,须是待我打个你看。”山童道:“打来我看。”行者一个筋斗打不见了,山童守了半晌,不见了行者,埋怨懊悔进洞。
却说行者一筋斗打入妖魔洞内,把身形隐了,见那两个妖魔口口声声只是要设计捉唐僧,又走到洞后,只见八戒与沙僧被捆吊着。八戒口里哼哼唧唧。
行者听八戒咕咕哝哝说这苦楚言语,想念师父,心下想道:“呆子到此思念师父,也还是个好人。”只听的骂他猴精,又笑道:“这夯货馕糠的,既想要我救你,却背地里又骂我。”随假变了一个小妖,站在八戒之旁说道:“长嘴大耳和尚,你想什么救星?恐恼了我:
洞内众妖齐动手,不将锅煮便笼蒸。”
八戒听了道;“小妖哥,你蒸煮,说不得也由你,你却不晓的我有个师兄叫做孙行者,正是: 法力齐天孙大圣,拿妖捉怪不相应。”
沙僧听得道:“二师哥,在此捆吊着,什么心肠还联诗和句。此时不知师父知道不曾,若还大师兄知道,他是性急的人,怎肯延挨片刻,不来救你和我?”行者听了,依旧隐着身,到他两个耳边说:“师弟,谁叫你一个动贪心,惹了美味魔王全不放;一个生嗔意,弄做个捆吊冤家不放松!且耐心端正念头,待我来救你。”八戒、沙僧知是行者说话,便说道:“师兄,快些救,但把绳索解了,我们法力自然能脱。”行者听得,上前与他两个解那绳索,越解越紧,怎能得开。八戒道:“师兄,不好了,越解越扣的痛起来了。”行者道:“妖魔厉害,连我也没法,你两个且少待,等我与师父计较,先打灭了妖魔,焚毁了他石洞,再设法救你!”
行者说罢,一个筋斗打到三藏面前,只见两个樵子陪伴着三藏,坐在山冈之上,等候行者回音。行者备细把八戒、沙僧情由说出,那唐长老听得眼泪交流。
行者道:“师父,事己到此,悲泣无用,我徒弟只得再转灵山,求个解妖索的神通来救他两个。”只见樵子道:“小长老,你何必复上灵山,我两个经年打柴,遇有藤索,便用斧斤割断。我有利斧在此,你何不携去把他绳索割断,等他们挣脱了,使出他原来法力,出洞拿妖。”樵子向腰间取出一把利斧,送与行者,行者接得在手。三藏连忙扯着道:“徒弟,二位好意借斧与你割绳索,你却切莫劈妖精!”樵子说:“师父,你莫要扯他,我这斧子劈不得妖魔,只割的绳索。”三藏笑道:“善人,一把快利钢斧怎莫劈不得妖魔?”樵子说:“师父,我这利斧当初也是一个念佛的长老与我解绳索冤愆,不许我伤生害物。若是拿他劈妖魔,只恐自己先存了一种伤生害物心肠,不但缺钝了这斧无用,且惹了妖魔动了敌斗心。”行者道:“二位樵哥,老孙先讲过,若是这斧割不断那绳索,或是遇着一两个没要紧的小妖,老孙大胆借你斧子略劈一个,也是借斧一常”樵子说:“小长老若存了这一条心肠,我便不借了。”三藏道:“悟空,你便割绳只割绳去罢,不可又欺二位动了杀害心肠。”
行者依言,携了利斧,有物在身,打不得筋斗,一直走到洞门,依旧隐着身,走入后洞,把斧子去割绳索,那里割的断?行者性急,把斧子抛在洞内,直走回向樵子说:“割不断!割不断!我也不曾劈妖怪,抛在洞里来了。”樵子听得道:“小长老,你不消去了,我二人曾与妖魔有半面之识,待我去说个方便,叫他放了两个来罢。”行者道:“如此却好,我不去,借重二位去讨个方便。便是那斧子现在洞里,自去取罢。”
樵子别了三藏,他两个走到洞门,也把身隐着,只入洞后,见八戒与沙僧捆吊在内,那斧子原是一个梆槌,抛在地旁观了原形。比丘与金蝉子说道;“师兄,你变樵子,可也只不该把木鱼槌变利斧,未免动了杀劈之心。”金蝉子道:“为救人捆吊,这也不妨。如今他两个绳索紧捆,不得不借利斧。”便拾起那槌,依旧去割,那里割得开。两个忙把解结经咒念起,只见八戒、沙僧就地一滚,那绳索齐断在半边。八戒两个只道行者来救,往洞外飞走,众小妖拦当不住,急报与两个洞主。妖魔走入洞后,金蝉子与金蝉子变化不来,隐身不及,却被妖魔见了道:“好和尚,前在福缘洞破了我桃实,化为蛇蝎,今又到我洞中放了我拿到的僧人,好生大胆。莫要走!吃我一棍!”金蝉子见妖魔抡起棍来,说不得把梆槌变了根棒相敌,那云中子也执着长枪来刺金蝉子,被金蝉子举起菩提子只念了一声梵语,那枪忽然折做三段,两下里混战不见输赢。
却说八戒与沙僧解了捆吊,飞出洞外,走到三藏面前,见了行者道:“你坐在此,却是何人解了我绳索?”三藏道:“徒弟,亏了两个樵子来救你,他便救了你,不知如今怎生出妖魔之洞?”八戒道:“师父,如今说不得,我等回去报妖魔捆吊之仇,再探樵子如何出洞。”三藏道:“徒弟,罢休,你既挣脱了来,那妖魔厉害,不要去惹他,我们挑了担子还沿溪岸去罢。”行者道:“师父,樵子既施恩于我们,岂有任他与妖魔相持不去看看之理?况我们被妖魔捆吊欺凌,安可饶了他去?我老孙说不得背了师父方便慈悲,定要把妖魔剿灭!”三藏道:“徒弟,你又动了报恩灭怪之心。依我之念,只是善化了妖魔回心转意,好好放我们挑经前去,便就是功德。”八戒道:“师父只想着方便慈悲,一个妖魔把徒弟两个捆吊,要蒸煮受享,情理难甘,决不饶他!沙僧兄弟,你也曾受妖魔之辱,大家齐去攻他石洞。”行者说:“师弟,我闻妖魔设计拿我们,老孙不得不用个机变心。”八戒道:“又变什么机心,老老实实三条禅杖直打入他洞,料着三个斗两个必然斗我们不过。”行者道:“呆子,他两个妖魔枪刀棍棒,件件精利,我们的宝贝缴库,又不在手,这三条木杖敌不得利器。”沙僧说:“就依大师兄,何劳利器?但使个什么机变?”行者道:“我已把玄孙福缘君度化回去,山洞火烧塞了,我如今变做福缘君样儿,到他洞里,你两个变做小妖,他必然款留我,你可把他设下的毒物抵换了,就毒倒妖怪,那时再作计较。”八戒依言,与沙僧变了两个小妖,跟着行者,行者却变作福缘君,走到洞前。
山童见了道:“大王且停住,我洞主与两个僧道打斗。”行者走入洞中,只见云中子两个见了,丢了棍棒道:“福缘老友,我只道你被孙行者赶逐回山,原来尚在此。”行者故意道:“老友与此两个僧道又为什么打斗?向时他破了你仙桃之假,如今又到你洞来?”妖魔道:“可恨他把我拿到的猪八戒、沙僧放了!”行者笑道:“老友,你莫怪,古语说的好,免死狐悲,物伤其类。他因你拿倒了和尚,故此解放了,那猪八戒是我的瓜葛嫡亲,这两个既解救了他,也于我分上有些情义,可看薄面放他出洞去罢。”美蔚妖魔心尚不依,善庆妖魔再三解劝,一时把僧道放出洞去。行者却识的是金蝉子与优婆塞,只因变着福缘君,故意明讨个方便,只当不识。这金蝉子出了洞门,向金蝉子道:“师兄,你认得这福缘君么?”金蝉子道:“识得,识得。”却是如何识得?
孙行者变了福缘君模样,劝解了僧道出洞,他识的是比丘,比丘也识的是行者,两下里各相藏隐事情,故此比丘与金蝉子不剿灭妖魔,让行者使弄机变,依旧变了樵子,到三藏面前道:“老师父,我二人向洞中讨个方便,放了你徒弟,如今那里去了?”三藏道:“他们到山洞与妖魔报仇去了。”樵子道:“师父,依我二人计较,挑着经担从溪岸前途去罢,冤冤相报,岂是出家人功行?”三藏说:“二位之言极有理,我小僧也是这般计较,无奈徒弟们要扫清了这山洞妖魔,只得由他去做。”
话分两头,且说行者劝了两个妖魔放了僧道出洞去了,正言叟叫小妖整备了筵席款待福缘君,便问道:“老友怎说与猪八戒有些瓜葛?”福缘君道;“只因我祖宗跟随唐僧,做了大徒弟,这个亲情友谊上来的。”正言叟笑道:“这不过是个同门的弟兄,怎么说嫡亲瓜葛?”福缘君道:“老友不知,自从我祖入禅门,礼拜唐僧做行脚,幸喜今朝相遇着。”
妖魔听了笑道:“我两个正在此恨那孙行者把老友赶逐回花果山,要拿倒他剐骨熬油,你原来不曾回山,却在何处?如今则认做祖宗,把那八戒、沙僧比作同亲。”行者道:“老友,息了这恨吧,我那老祖宗闻得他神通本事高强,着甚来由与他结仇?”妖魔道:“老友,你莫要管他,闻知唐僧坐在山冈,不敢前行,我这里已作准备,只等地来再作道理。”便叫小妖大吹大擂吃筵席。
却说八戒与沙僧变了小妖,混入众小妖中,走到洞后,见桌上有馍馍果品,乃同众妖说;“这果品馍馍怎不摆出筵席上与大王们受用?”一个小妖多嘴道:“这是假变的毒物,等候唐僧来毒他的。”八戒与沙僧听了,暗偷了几个,送到妖魔面前。
那两妖一时未分辨,吃了两个果品下肚,不觉的毒气攻心,那里作得住,起身就往洞后走。八戒、沙僧见了势头,忙对行者道:“妖魔已被我们抵换了毒物发作,师兄何不动手?”行者听得,便跳入洞后,看那妖魔呕吐吆喝疼痛,就现了原身,八戒、沙僧也现了原身,抢了洞中棍棒,杀将起来。妖魔见了,顾不得疼痛,忙掣了兵器与行者三人斗出洞来。这场好斗,怎见得:妖魔怒气发冲冠,行者雄心意不端。八戒呀牙怀毒恨,沙憎恶眼把魔看。
却说金蝉子与金蝉子伴着唐僧坐在山冈,见徒弟们去久不来,三藏一心只要从溪岸上前行,说道:“二位善人,承你高义相伴,幸喜不逢妖怪前来,若是妖怪知我孤身在此,这经担柜垛怎保?”樵子道:“师父,休使这疑心,你若从溪岸上行,这长溪名色甚多,妖魔藏聚极广,如今只得等你徒弟回来,再计较前行。”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五回 第六回 第七回 第八回 第十回 十一回 十二回 十三回 十四回 十五回
十六回 十七回 十八回 十九回 二十回 二十一 二十二 二十三 二十四 二十五 二十六 二十七 二十八 二十九 三十
三十一 三十二 三十三 三十四 三十五 三十六 三十七 三十八 三十九 四十 四十一 四十二 四十三 四十四 四十五
四十六 四十七 四十八 四十九 五十 五十一 五十二 五十三 五十四 五十五 五十六 五十七 五十八 五十九 六十
六十一 六十二 六十三 六十四 六十五 六十六 六十七 六十八 六十九 七十 七十一 七十二 七十三 七十四 七十五
七十六 七十七 七十八 七十九 八十 八十一 八十二 八十三 八十四 八十五 八十六 八十七 八十八 八十九 九十
九十一 九十二 九十三 九十四 九十五 九十六 九十七 九十八 九十九 一百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