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幻西游

鲶鱼怪乃发起怒来说:“不羞,不羞,你一个是福缘洞战败的白鹤妖,一个是长溪水内白鲶怪,怎夺得我当坊大洞老魔王?”三个妖魔又因行者这个机变,便怒气相争,笑坏了个行者。识破了妖魔假石变金之计。反迷了他三怪酒色财气之心。不觉自己一笑,现出原身,是一个毛头毛脸猢孙像的长老。鹤妖认得是孙行者,对两魔道:“这原来是孙祖宗,休要惹他吧。”一翅往高峰飞去。那鲶鱼怪与白狼妖道:“久闻说唐僧有个大徒弟叫做孙行者,小家子极合装假弄虚,今日果然,我们也见了。快叫小妖取了板斧来,与我较个输额胜负。”行育手无寸铁,听得妖魔叫小妖取板斧,便一个筋斗打到三藏面前。
行者一筋斗打到三藏面前,把妖魔事情说出。三藏道:“徒弟,妖魔要以利欲迷乱我们,反被我以利欲试出他来历,看起来这一路,都是些飞禽走兽为妖。”行者道:“师父,你来时有八十一难,皆是你本来未得正果,应有这磨难化现,叫师父受尽了无限之苦,如今取了其经,功成行满,不过是客路回还,见了的山光水色这一段情景。再加之师父耳听之而成声,声即为妖;目遇之而成色,色即为怪。世间草木禽兽,皆眼前变幻,只要师父端了正念,任他当前!但苦了徒弟,费了些机变心肠。”八戒道:“大师兄挑着经担走路吧,还要讲什么机变!正为你费了许多机变,叫我一路受几处捆吊。如今腹中饥饿,口中焦渴,且上前寻一处洁净所在,打点些水饭解这饥渴。”行者笑道:“呆子,前面酒店里倒洁净。”八戒说:“你这猴头,只要揭人短处。”
按下师徒挑押柜担前行。且说金蝉子与金蝉子两个,在山峰顶上远远看着唐僧师徒歇下担子,八戒到酒店借取水家伙这一番事。比丘向金蝉子道:“师兄,我看此酒肆气焰上腾,分明是一种妖魔变化,又且拦唐僧经担,迷乱他师徒禅心,我与你及早点破了他,没使中了妖魔之计。”金蝉子道:“我们有保护真经之责,当扫灭妖魔,破了他迷乱唐僧之计。只是猪八戒动了不老实心肠,勾惹邪淫,且看他自家正念,待等孙行者机变何如,再作计较。”金蝉子依言,他两个远远看着行者与八戒使出法力,跳出草屋,又看见行者变女子骗哄妖魔,甚是夸奖行者智能妙用。少顷,只见唐僧师徒挑押柜担行路,将次到酒店草屋前边,金蝉子道:“行者、八戒固然闹了酒肆,识破了妖魔,他如今草屋尚在,万一唐僧被妖魔又设出一番奸计,乱了禅心,又慢了经文,如之奈何?待我显个手段,把妖魔草屋焚烧,妖邪驱逐,让唐僧师徒好奉经文前进。”金蝉子说:“师兄主裁甚高,但宜速行,他师徒将次到也。”金蝉子口中喷出三昧真火,焚妖魔变化的酒肆草屋,焚个干净,那鹤妖早已逃去,只有慌张、孟浪二妖正被行者诱哄,老羞成怒,只望他师徒到草屋中,又设一番迷乱之计。不匡草屋被金蝉子火焚。
他两个执了兵器,变了凶恶大汉,带领无数小妖,摆列山前。正遇唐僧师徒到来,两妖见了,大喝一声道:“挑担和尚慢走!早早把柜担献上,前来受捆!若还迟了,你看我两个手中何物?”唐僧见了道:“徒弟呀,若是妖魔,你们各有法力驱除;看这两个凶恶形状。多是劫掠强人,真真的你们缴了兵器,无寸铁在手。你看他那板斧,明晃晃的,真个怕人!”行者听了笑道:“师父,你老人家此时也乱了念头,想起兵器来了?假如徒弟们的兵器不曾缴库,尚在手中,这时遇着强人,你老人家每每叫我方便,如今你反想起兵器,是何心哉?”三藏道:“徒弟,我说兵器,非是要你灭妖,乃是要你镇怪。他见你有兵器,必然怯俱;若是妖魔有怯惧之心,我们便有保全之处。没有兵器,难必保全。”行者笑道:“师父,要兵器何难?徒弟满心都是兵,一身都是器。”八戒笑道:“猴王说大话,你心是血肉生来,身是皮毛长就,怎说是兵器?”
八戒道:“闲话休说,你看强人狠恶形状,拿着板斧,怒气汹汹。你说兵器不难,此时便会打筋斗上灵山,也要等开库取你我的宝贝。便是那里去借刀枪,也要认得个相知。缓不及事,真是空头架子,只好哄师父。”行者道:“呆子,没要多说,你会使什么兵器?待我取来,不待你咳嗽一声就有。”八戒道:“我老猪原只会使钉钯,却要九齿锋利的。”行者说:“就替你取了来”,暗地里把毫毛拔了一根,变做一把九齿钉钯。那八戒忙忙的咳嗽一声道:“钉钯在那里?”行者道:“山坡下不是钉钯却是何物?”八戒把眼向山坡一看,只见一把钉钯,他忙取在手,笑欣欣道:“我的宝贝呵,久别多时,今日相见!”他拿在手中,随舞了个三路,开了个四门。沙僧见了道:“大师兄,顺手儿何不把我的宝杖也取了来?”行者依旧拔根毛,变了宝杖在山坡下道:“沙僧,我替你也带的来了,在山坡下,自家去龋”沙僧一眼看见,也取得在手。行者忙变了一条全箍棒,拿在手中。他三个走近妖魔前面,行者看那两个妖魔,变的凶恶,但见:一个獠牙青脸,一个尖嘴捞腮。赤发蓬松头上,金睛努出眼来。
妖魔见了行者三个,上前便叫道:“是那个诱哄我魔王的?快出来领斧!”行者便上前道:“我孙祖宗诱哄你,便出来,你敢赌斗么?料你那劈柴的斧头,怎了当我的金箍大棒!”鲶鱼怪魔笑道:“你那金箍棒,我曾听得是龙宫得来的,能大能小,大如粗杠子,小似绣花针,前已缴在灵山,如今是那里借了来的捍面杖?你如能把他变化,仍旧似当时大小,我魔王便不消与你赌斗,就拜下风算我输,请到我洞中献你一顿斋供;若是不能变大变小,定是假借了来哄我,须要吃我一下大刖。”行者笑道:“好妖精,你道我这金箍棒是假的?你看我叫他大。”乃执在手中,叫声“大”,那里大;叫声“斜,那里小,行者心中慌了道:“这毫毛不听我使令,怎么处治?”八戒见了笑道:“大哥,妖魔厉害,比你的机变又深,这金箍棒弄出假来,我的钉钢也要赃了。”行者见棒不变,心下一慌,那慌张妖魔便一斧劈来,行者一个筋斗跳在半空,八戒与沙僧估着钉把、宝杖是假,忙向经担上取下禅杖来抵住妖魔两个板斧,他四个两对儿厮斗。好斗!怎见得好斗?但见那妖魔:
明晃晃齐挥板斧,雄赳赳各逞威风。沙僧八戒俱袅雄,禅杖遮搪无空。一边似高山猛虎,两个如大海苍龙。只斗的太阳西下月生东,那妖魔方才回洞。
却说行者不曾提防妖魔说他金箍棒假,一时展转不来,几被妖魔斧劈,他一筋斗打在半空,看八戒沙僧拿着禅杖抵敌,他也要下地采取出禅杖打妖魔。忽然想道:“老孙一生不仿效别人,便是拿了禅杖去斗,看这两妖厉害,也不能取胜,且看八戒、沙僧与妖魔一个对一个如何光景?再作计较。”只见他两对儿厮斗,看看日落,也没个胜负,真个那板斧钢利。行者待妖魔罢斗回洞,他隐着身走到洞口,只是妖魔进了洞,叫小妖紧闭了洞门,行者不得入,乃变了一个萤火虫儿,但见他:一黍微肢体,两翅小小飞扬。尾上一点似灯光,曾照囊吟亮。
行者钻入门缝,飞到洞里,见两个妖魔坐在上面,叫小妖摆开桌子,排开酒肴。鲶鱼怪说:“老友辛苦,吃一杯得胜酒。”鲶鱼怪说:“相斗到晚,各自罢斗,那分胜负?”慌张说:“不是老友识破了他金箍棒假,怎把孙行者战败?”孟浪说:“不亏老友板斧利害,那孙行者怎肯脱逃?”慌张道:“明日与那两个和尚相斗,有个计较。先把他禅杖斧劈了,他无兵器,料是必输。”孟浪说:“今日只因斧钝,劈不断他禅杖。若是明日,须叫小妖把斧磨快,方才劈得。”慌张道:“有理。”乃叫小妖取出板斧来,好生磨快。小妖听得,走入洞后,取出两把板斧,行者一见了,机变就生。待小妖取水石去磨,他拔下毫毛,假变了两把板斧,抵换了他斧,藏隐在洞中。却不得出洞,千思万想,自叹计穷,只等那洞门开时,方拿得出。如何得开?想了一计,仍变虫钻出洞外,到了三藏面前。
只见三藏与八戒们黑夜打坐山冈,谨守着柜担,正说:“行者的兵器被妖魔识破,如今不知在何处?这两妖板斧厉害,明日若斗,我们禅杖不过是个木器,如何抵挡?”行者笑道:“我也能叫妖斧缺钝无用。”三藏听得是行者声音,乃睁开眼,看见行者来回,便问道:“徒弟,你何处去?你久不见来,叫我系心。如今妖魔厉害,他两个难敌,斗一日不分胜败,只恐明日再斗,禅杖当不住利斧。”行者道:“师父放心,我老孙有本事叫他利斧当不住禅杖。”乃向八戒、沙僧耳边说了句俏语低言,他两个随悄悄跟着行者前行。
到得洞前,行者仍变了小虫钻入,只见两妖盹睡,众小妖把守甚严。假变的板斧,妖魔收入洞内,真板斧却藏在洞间。忽然洞外八戒、沙僧喊叫起来道:“洞内狗妖魔,臭精怪,你敢夜战么?”行者假变作小妖叫道:“魔王,唐僧徒弟又在洞门外讨战。”慌张两魔忙取了板斧,开得洞门,走出来道:“你这野秃,日间得了性命,这夜间正该养些精神,明日来领板斧,如何不审己量力,黑夜上门,自送性命?”
行者待妖开了洞门,已把真斧偷藏出去,递与八戒、沙僧,各拿在手道:“妖精,我等要清平了山路,挑押柜担前行,等不到明日,怕迟了时日,费了工夫。”妖魔那里管个黑夜,举起假斧就来劈,只见那斧如一毛之轻,睁眼一看道:“不好了,板斧作变,必是孙行者抵换去了。”乃奔走入洞,紧闭了洞门。
叫小妖过来,拷问磨的钢斧怎么变作毫毛?小妖把毫毛一看道:“魔王,小妖们看这毫毛却是两根猴子身上生的。”鲶鱼怪道:“是了,我久闻孙行者能拔毫毛变化,他既能拔毛,我当年也会炼得有神通,且拔两根变化来看。”鲶鱼怪道:“老友,你会拔毛,我也会剥鳞,且问老友拔毛何用?”鲶鱼怪道:“乘着孙行者三个在洞前讨战,待我拔三根毛,变了他三个,到唐僧处,挑了他经担前来洞中,那时权柄在我手,他拿我板斧来换,让我留难他。”白狼妖道:“老友此计甚妙。”鲶鱼怪遂拔了三根毫毛,叫声“变”,不防行者见妖魔奔走入洞,随隐着身跟进洞里,看妖魔也拔毛叫变,他却弄个神通,吹了一口气在他毛上,仍变了三只獐子。但见:一个头如麋鹿,四只蹄类豺狼。
白狼妖见了笑道:“老友,收了毛上身吧,变化不的,依旧是原身形状。”鲶鱼怪道:“老友,你能剥鳞变化,且变来一看。”白狼妖依言,剥下三片鱼鳞,叫声“变”,行者又吹了一口气在他鳞上,依旧变了三条小鳗鱼。但见:
身似白蛇三尺,尾如称杆一条。
光油身子不生毛,只会钻游不跳。
鲶鱼怪见了,笑将起来道:“不济,不济,想那孙行者,不知是何处得来那个师学?他有这样神通本事,我们怎斗的过他?”白狼妖道:“此事容易计较。想我当年,有个家主名唤大鲶王,只因他能变化,乘风万里,化了一个大鹏,上灵山去了,遗下几个子孙,号为六鲶,在此长溪养性,思量也要超出六道轮回。前日闻他说不得上灵山见闻圣道,怎得超腾?如今若听得有取经僧人西还,见挑押着宝藏真经,他怎肯放过这山溪道路?我如今且到长溪,传言与他,料他们积祖遗留的神通本事,那里怕甚孙行者。”行者隐着身,听了笑道:“原来都是些不算数小家子妖魔,若像当时老孙,把他家主祖宗都扫荡个干净,任他去传言。但只是闻此赛巫高峰联络,长溪接连,被这小妖缠绕,阻拦我经卷,挠乱我师父禅心,费了我老孙们工夫辛苦。我如今欲待开了他洞门,叫八戒、沙僧持了他真斧,把这不算数的妖摩劈杀,只怕背了师父方便之心,又非缴金箍棒之意。”行者思想了一会,走出洞来,向八戒、沙僧道:“妖魔原来慌张、孟浪,敌斗不过,闭了洞门逃走去了,我与你且回复了师父,待天明过此山冈前去。”
八戒、沙僧依言,走回见了三藏,备细把行者抵换板斧情由说了一遍,行者又把妖魔计较传言小鲶、要见闻圣道、欲求超脱的
话说了一番。三藏道:“徒弟们,板斧抵换将来在何处?拿来与我一看。”八戒道:“这黑夜看他何用?况且我们没了钉钯,正好得此降妖灭怪。”三藏说:“徒弟们快把此斧埋入山冈土内,莫要带他前行,这器械原与我经文不容并行的。”行者道:“师父,你老人家真有些偏见,只要行你方便,不过妖魔阻着真经,正用着这斧。”三藏道:“悟空,你岂不知,我自有慧剑灭那妖魔。”行者颖悟最敏,随答应道:“师父教诲的是。”乃向八戒、沙僧腰间取出板斧,埋在山冈土内。师徒们且定心打坐山冈,直待天明走路。
金蝉子、金蝉子两位圣师,为唐僧师徒放了三昧真火。把妖魔假设草屋焚烧,坐在高峰用慧眼看着行者抵换板斧,战败了妖魔,心中大快,正在那峰头东顾西看。金蝉子道:“师兄,这途路悠长,溪山联络,洞谷幽深,妖魔藏隐,都是孙行者当日取经设了这一种机变之心,就动了这山川之险,何时方才平坦,保护真经到了东土,完了我二人之责?”金蝉子道:“师兄,十万程途,终有到日,但愿唐僧师徒,不变了志诚恭敬,那孙行者机变,不要亵慢背了真经,便是我们也早早回灵山成就了功果。”
正说间,只见一只白鹤飞到高峰,变了一个隐士,坐在那峰石之上。金蝉子见了,向金蝉子道:“师兄,你看这个隐士,兀坐高峰,倒有些道行。”金蝉子答说:“师兄,你看他正则为道,邪则为妖,何不把慧眼观他个邪正?”金蝉子依言,把慧光一照道:“师兄,他原来是被孙行者以四事点破了,他逃禅到此,虽然他变幻为妖,却飞扬上下,这高山长溪,道路必熟,禽妖兽怪,藏处必知。我与你且问他个通行大路,好保经文前去。”金蝉子依言,走上峰前,叫一声“隐士稽首”,那隐士忙忙答礼,金蝉子又问道:“不敢动问隐士道号何称?住居何处?”隐士道:“我乃善庆隐士,自号为云中子,住在山冈之下,偶见洞天清彻,云树苍茫,来此一眺。二位有些熟识,莫非昔日掷桃实作蛇蝎者乎?”金蝉子笑道:“君不说我倒也忘了,君既说,我便知你曾游三岛,声彻九皋,不向灵山听些道法,却在峰顶做此栖迟。”隐士听了,低头不语,金蝉子说:“师兄,你休要嘲讪隐君。但求指我们一条正道,莫要引入旁途。且问隐君:我们东顾西望,见许多高峰叠叠,流水滔滔,过此许多程途,方才到州邑郡县?”隐士道:“二位既抛却疑心,从正问我,此山名为赛巫,峰不止十二,长溪水绕,到处有名。当年来往商客,坦然行走。只因东土来了几个取经僧,把一路妖回扫荡,遣下了些小妖孽怪,在这溪水洞谷之间.闻说取经僧人回还,取有真经,有的要求圣僧超脱,有的要诵开经文。不意僧中有个孙行者,机心变幻,手段高强,一路前来,专要剿灭妖魔,故此溪洞中有几个妖魔,备办几桩神通本事,待那唐僧的徒弟们前来,定要拿了他,或菜或煮受用,还要抢夺他的经文。”金蝉子听了道:“隐君莫非也是孙行者打败了来的么?我劝你藏隐溪谷,养性修真,做一个清白高人,莫要惹那东土圣僧。这孙行者变化多能,厉害,厉害!”
鹤妖见灵由子参破了他,依旧一翅直飞到慌张洞来,见鲶鱼怪独自一个坐在洞中,乃问道:“老友如何独坐,忧闷不乐?”鲶鱼怪说:“老友不消讲了,我当初只因不自量力,慌张孟浪,与那孙行者打斗,谁知他变化多能,板斧也抵了去,我的变化也弄不来。如今白狼妖王远去传言他结交的六鲶魔王,虽然那六鲶魔王有祖传的本事,怕不远来帮助我们,便是远来,只恐唐僧过山去了,我如今欲抖擞精神,出洞与唐僧们决一胜负。料一手独拍,虽疾无声,就是俗语说的孤掌难鸣。欲闭了洞门,让他过去,此恨又不能消。”鹤妖听了道:“老友,我有一言劝你,不知你可听我?前知那孙行者厉害,故此飞逃于山峰之上,恰遇着两个僧道,他再三劝我藏隐山谷,养性修真,做一个清白高人,莫要惹那孙行者,说他厉害。”又想道:“唐僧取得真经,本是超凡入圣道理,我们何事阻挠着他?不如好好迎接拜送他过山去吧。倘唐僧有个方便度化之心,我们皈依了他释子,也免堕三途六道。”鲶鱼怪听得,低头沉吟,鹤妖笑道:“老友,早若沉吟,不与孟浪作交,岂至于此?”慌张听了道:“既老友有此意,我们当备下炉香,守在洞门,专候唐僧师徒前来。”
却说金蝉、比丘听得隐士说山峰溪水藏聚妖魔,要抢夺唐僧经文,乃相计议,在唐僧们前路探听虚实,可除则先除了,以坦然放心行路。他见鹤妖一翅仍回慌张洞,少顷,香烟缥渺,直到高峰,他两个闻此香气,乃相计议。金蝉子说:“妖魔焚此清香,莫非设计引惹唐僧进洞,又要逞弄妖心?我与师兄既欲前行,探妖魔虚实,当先从此洞。”金蝉子道:“焚香表敬。料非妖气上腾,或者是妖魔回心向道,实因我与师兄说透了那云中子去也。”金蝉子说:“妖心难料,我与师兄前去试观。”两个乃变了唐僧与行者模样,下峰走到洞前,闻得洞内香烟喷出,真是不同。怎见的不同?但见:一道香烟似彩云,浮空忽变作妖气。彩云霭霭香喷鼻,妖气腾腾臭味薰。
金蝉子见了香烟不同,乃说道;“师兄,你看香烟气味,邪正交喷,想是妖魔心便向道,尤持在两可之间。师兄既变了唐僧模样,你先进洞,试那妖魔心意;我变行者随后,但看妖魔真假。”金蝉子依言,变了唐僧,走进洞来,小妖忙报说:“洞外来了一个相貌堂堂僧人。”鹤妖听得道:“此必是唐僧。”乃手执炉香,与鲶鱼怪迎出洞来。那鹤妖屈膝跪下道:“山林荒谷,何幸得蒙圣僧下降?”假唐僧道:“村野小僧,误造仙居。”鹤妖一面迎拜,一面清唐僧上堂。
那鲶鱼怪左顾右看过:“闻知圣僧取了真经回还,如今这经文现在何处?”假唐僧道:“都是小徒们挑的挑,白龙马驮的驮。”鲶鱼怪道:“闻知圣僧有三位高徒,那一位神通本事高强?”假唐僧道:“论本事都高,说神通有个孙行者却大。”妖魔道;“果然闻得圣僧一路前来,真亏了孙行者保护着你。但我等无知冒犯了他,倘圣僧开方便之门,宽宥我等,仍乞转谕高徒,除了以往不究,不念旧恶,容我等拜入法门,亦是功德。”假唐僧笑道:“隐君早若有此高意,也免使小徒冒犯,但小徒平日也是个宽洪大量的,说过便罢。隐君既有此意,我徒孙行者现在洞外,未敢擅入。”鹤妖听了,便飞走出洞来,迎假行者。
那鲶鱼怪也随出来,见是孙行者在外,躬身相迎,请行者入洞,也叙了些宾主之话。他却慌慌张张向小妖耳边悄语如此如此,起身入洞后,把个小妖变了他身,出堂随着鹤妖行礼,他却带领了几个小妖,没有板斧,执着些棍棒,从洞后门直奔上大路来。叫小妖探看唐僧经担歇在何处?趁唐僧与孙行者两个在洞,料猪八戒、沙僧只顾的他担子,那白龙马垛没有唐僧押着,行者经担没人挑,小妖们务要打起精神,抢了到洞,岂不美哉?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五回 第六回 第七回 第八回 第十回 十一回 十二回 十三回 十四回 十五回
十六回 十七回 十八回 十九回 二十回 二十一 二十二 二十三 二十四 二十五 二十六 二十七 二十八 二十九 三十
三十一 三十二 三十三 三十四 三十五 三十六 三十七 三十八 三十九 四十 四十一 四十二 四十三 四十四 四十五
四十六 四十七 四十八 四十九 五十 五十一 五十二 五十三 五十四 五十五 五十六 五十七 五十八 五十九 六十
六十一 六十二 六十三 六十四 六十五 六十六 六十七 六十八 六十九 七十 七十一 七十二 七十三 七十四 七十五
七十六 七十七 七十八 七十九 八十 八十一 八十二 八十三 八十四 八十五 八十六 八十七 八十八 八十九 九十
九十一 九十二 九十三 九十四 九十五 九十六 九十七 九十八 九十九 一百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