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幻西游

金蝉子走到石桥边,见行者自嗟自叹,乃上前道:“孙悟空,你不打点行李,随师朝王前去,却在石桥适情玩月。自叹自嗟,莫非是学了你师,动了唐人风韵?”行者看见便认得是金蝉子,乃答道:“吾师何来?我老孙那里是适情玩月,乃是被妖魔抢我一件宝贝去了,没处找寻,在此自嗟自叹。”金蝉子笑道:“你我出家人,视身外之物有如浮云,甚么宝贝动了不舍之情?”行者把身上一指道:“我老孙的一身宝贝多着哩。”比丘听见,笑道;“谁叫你使机心,把他变化八戒,被妖怪捆去了?便弃了他,这想也值不多。”行者道:“一毫弃不得,弃了不为完身。若是找寻妖魔不着,不得这宝贝,怎肯挑经担打点行程?”比丘见行者说出不肯挑经担,忙扪着行者之口道:“悟空,切莫动不挑经担之心,只恐此心又生出妖魔,你找寻不着妖怪,何不把慧眼远观?”行者道:“正为少了这一根宝贝,不为全体,慧眼便照不出。”
金蝉子道:“此实不虚,待我与你观看。”把眼四方一看,笑道:“那远远山谷之中,妖魔正在那里打你的宝贝。”行者听得恨了一声说:“怪道身上疼痛,原来这段情由。”他也不辞谢比丘,一个筋斗直打到山谷前。
这众毛妖知行者神通,已先把谷门紧闭,牢加扃固,真是风也难入。行者到得洞前,但听得谷内棍棒之声,千方百计不能入去,变个蠛芒虫儿,又被妖怪识破,真无奈何。
且说金蝉子走到八戒面前道:“八戒,你不随师打点行程,在此处作何事?”八戒看了金蝉子一眼道:“道人长,我有些眼熟,想曾在那里会过面?”金蝉子笑道:“八戒,你岂不知,既在佛会下,都是有缘人?”八戒说;“我只因孙行者失落宝贝,出来找寻,随地玩玩月。”金蝉子笑道:“你非此心,孙行者有何宝贝?多管是瞒你去吃晚斋。”八戒道:“正是,正是。你这道长见的透。”抬起头来不见了行者,八戒道:“都是与你讲话,把个行者走了。”金蝉子把慧眼四望,见行者在山谷前,乃向八戒说:“你师兄在那远山前人家吃晚斋哩。”八戒听得,那里答话,飞走去了。
金蝉子走近石桥,见比丘坐在石栏,两个说出这段情由。比丘道:“孙行者动辄拔毛变幻,这会被妖魔把毫毛捞去,恐伤完体,定要寻着不肯挑担动身,如之奈何?”金蝉子道;“师兄,我与你须是远远看他收复这根毫毛,若是收复不得,必要助他些法力。”
两个远远望着,行者在那谷口无计入去,却好八戒走到面前,见了行者笑道:“夜晚间便不吃这顿斋也罢,守着人家谷门,想是化缘?”行者道:“呆子,都是为你寻妖失落宝贝!已知下落,在此谷内,无奈妖魔把谷口牢闭,我平方百计不能得入。”八戒道:“你平日机变神通何处去了?”行者追:“正为少了这件宝贝,变化不来。”八戒道:“你休瞒我,不过是一根毫毛,我八戒身上也有许多,曾在前林变过,如今拔根赔你。去吧,天早师父辞朝前走赶程。”行者道:“八戒,你的毫毛也曾变幻,我倒忘了,如今说不得借你变化个神通本事,打开谷门,收了我的毫门去罢。”八戒道:“拔甚毫毛?再被妖魔捞去,连我也弄做个不全的。我与你使出些大力来,把谷门打将进去吧。”八戒说了,使出一臂法力,把个山谷打的六零八落。那众毛妖正把棍棒打假八戒,见了真真行者、八戒进谷,把假八戒依旧一齐扛了飞空运去。行者与八戒也腾空追赶。
这妖魔分了几个拦住空中,与行者们抡拳敌打,分了几个依旧仍回山谷,把谷门将石垒的坚固。行者、八戒被这妖魔使了个乜斜斗打,敌一回又走一回,两个无奈,又恐天明师父打点起身,甚是躁急。
却说金蝉子两个在桥栏望空,见行者不能收复他毫毛,又没本事捉拿妖魔,天渐明亮,只得把木鱼梆子敲了几声,惊动了报事使者,顷刻驾云到了石桥之前。见了比丘两个,备知其情,即赴灵山报知神王。
神王把慧眼通观,笑道:“谁叫孙行者使心机变,动辄拔毛弄假!你有毛拔,魔岂无毛?这种根因,必要消除了他的,方才显出唐僧的志诚,取了真经回国。”叫使者探看这是甚么妖魔,使者禀道:“小圣已探看妖魔,乃当年青毛狮子遗下虬毛作怪。”神王道:“原来这个情节,待我去收服了他来。”神王方才出了雷音寺殿门,只见廊下一个狮子在那里蹲卧着。神王一见笑道:“你不随师菩萨,却在此卧。”那狮以爪搜毛,神王道;“正是你这搜下虬毛,拦阻了经僧,可急收取了来。”神王说罢,那狮化一道金光不见。
神王驾云到了宝林寺前,果见行者与八戒和妖魔斗打,不分胜败,神王帮助行者神威,口中喷出真火,妖魔见了心中惧怕,逃走到谷口。这里齐齐赶来,妖魔无计脱身,被神王一火焚烧。
那火焰延入谷内,正要将众妖俱焚,却好行者进谷,见了他毫毛,急收上身,忽然空中一个青毛狮子,把身一抖,那虬毛收上身去,山谷妖魔尽灭。行者方才称谢神王。神王说:“悟空,你那根毫毛,动辄拔下假变,故有此狮毛弄你根因,本当也焚了你这根毛,只怕伤了你毫毛,不成完体,以后须戒了拔毛机变,勿损了你师父取经志诚。”行者道:“谨戒,谨戒。”八戒道:“神王,我老猪忠厚老实问你一声,过了此处,可有甚妖魔了?”神王笑道:“你只仗着忠厚老实,那里有甚妖魔?只怕你贪嗔走入痴途,难免邪气不着。”神王说了,驾云而去。行者与八戒方才走回宝林寺,只听得殿上:钟鸣鼓响众增齐,正是焚修功课时。
行者、八戒走入殿中,三藏见了道:“你两个何处闹行?叫我系心半夜。”行者道:“师父,徒弟们找寻宝贝,今已寻得,你莫要又说系心,若系心半夜,我老孙晓得,又要被系心妖魔作弄了。”三藏道。“你宝既得,我们趁早国门外朝王,辞了寺众,前行去吧。”当下师徒走到国门外,望上朝参回寺,别了主持。众僧香幡送唐僧出得东郭门。
师徒四个,连马五口,离了众僧,晓行夜宿,行够多时,到了一处地界。三藏押着马垛道:“徒弟们,我等离了乌鸡国,走了这些时平坦大路,心下宽舒。今日多赶了途程,身体有些疲倦,你看那里有甚庵观寺院人家,借寓一日,再趱路前行。”行者道:“师父,你说心下宽舒,便有个怠慢的志念,这身体疲倦,便是一种妖魔弄你。”三藏道:“徒弟,你这话虽也在道,但是宽舒比那忧愁不同。”行者笑道:“师父,我徒弟还说忧愁胜似宽舒。”八戒听得道:“真个走得远了,身体十分疲倦,要宽舒宽舒,方才免得忧愁。”把经担歇在个深树林间,便扯着马垛,解下柜子道:“我们要宽舒,把马也歇他一会。”师徒正才歇下担子,只见后边来了一簇人马。三藏回头一看,只见:
尘埃腾涌,声势鸱张。尘埃腾涌乱飞扬,声势鸱张人气旺。唐僧心胆怯,八戒念头慌,沙僧疑惑怪非常。只有悟空孙行者,抬头望,意思想,不是猎人来赶兽,便是妖魔追长老,下顾美猴王。
三藏见了,慌张起来道:“徒弟们,方才只该努力上前走路,都是悟能要宽舒,歇下担子。”八戒道:“却是师父叫身体疲倦,寻寺观人家安歇,如何怪我徒弟?”沙僧说:“寺院人家便有个着落,如今在这深树林间,万一是剪径强人,看见了我们经担,当作货物来,却如之奈何?”行者笑道。“师弟,你好脓包,妖魔来老孙也不怕,便是强盗又何足畏?你我且把马匹柜担安在一处,掣下禅杖在手,若是强盗,大家齐力保护,不可怠慢。”八戒、沙僧依言,各掣下禅杖,坐在林间,三藏只会掌念佛。行者道:“师父,逢善人该念佛,只怕是恶人来,他那里信你。”三藏道:“徒弟,你那里知道,你们拿着禅杖,思量要打,万一打杀了人,伤生害命,不当人子,不如我念佛,暗中自能解冤化恶。”师徒说话未了,那人马走到林前,问道:“长老们,你可曾藏了我们的兔子?”三藏着那起人:
架鹰随韩卢,骑马操弓弩。
不是劫掳人,一行游猎户。
三藏见了,方才放心道:“列位,我们出家人如何藏你免于?”那猎人道:“我们赶得两只兔子,分明跑到这林间,如何不见?那前途左山右冈,我们都有鹰犬把定,必然是你们藏了。你说出家人不藏,我道你们往往讲慈悲,说方便,每每劝人放生,岂有见鬼子被赶得慌张不救他的?若还藏了,必须要还我。”三藏道:“列位善人,其实小僧们见也未曾,如何藏你的?”猎人道:“你称我们善人,我打猎的心肠,恨不得猎尽麋獞鹿兔,你把这二字称我,分明是藏了兔子,故意支吾。看你这些柜担,定是藏在里边,急早开了我看。如果没有在内,便罢。”三藏道:“列位,这柜担开不得,我乃东土僧人,奉唐主命,上灵山取的经文,上有皇封,扃固甚密。”猎人道:“我们只要搜寻兔子,那里管甚么封皮扃固。”一齐便要把柜担打开,七手八脚,人又众多,三藏那里分辨得来?
乃向行者道:“悟空,这却如何处?”行者道:“师父,若是老孙使个机变,何怕他一千个猎人,那个敢动我们拒担!只因一毛儿不敢再拔,禅杖子又不敢动手,动了禅杖打出人命来,你老人家又咕咕哝哝,说损了阴骘。你问八戒,看他怎个主意?”三藏乃向八戒说:“悟能,这众人要开经担搜兔子,你计将何出?”八戒道:“我老老实实开与他看,中间没有兔子,难道强问我要?”三藏道:“柜担一开,只恐前途风雨差失。万万开不得!你且再想个计策。”八戒道:“悟空又不肯设计,我也没法,师父可问沙僧。”沙僧道:“我越没有主意,惟有个恭敬心肠,保护着经担,决不肯与众人开看。”三藏听得,心内益慌,只是合掌称念如来,向众猎户道:“列位善人,其实小僧们不曾藏你兔子。且问你,这兔子值多少钱钞?小僧情愿脱下衣衫陪你兔价。”众人那里肯,三藏没奈何,向行者道:“悟空,还是你作个法处。”行者道:“师父,必要徒弟设法,须使机心,你老人家可肯容我?”三藏道:“徒弟,正为你行行步步使机心,便亵渎真经,到处遇着这样妖魔留难,如今说不得了,凭你吧。只要保全柜担,不把众人拆动封皮。”行者道:“师父既叫我使机心,便打杀了几个猎户,也无碍。”乃论起禅杖,向众猎户说:“你们倚着人众势强,冤赖我僧家藏你兔子,定要开我经担,我如今弟兄三个,只有这三条禅杖,你若打得过,我便让你开担子,若是打不过我三个和尚,休要悔懊。俗语说的留情不举手,举手不留情。”
众猎户听了大怒,赶来说道:“那老和尚合掌善求我们,情义尚可原容,你这三个小和尚,拿着棍棒三根,讲说打斗,便非良善。我们生长在这地方,你一个过路的,要与我们打斗,你可知俗语强龙不压地头蛇?”猎人说罢,便挽起弓弩,连发了三枝箭来。行者眼快,把禅杖连打落在地,吓得个三藏道:“徒弟们,不好了,俗语说的明抢易躲,暗箭难防,他人众弩多,方才还是留情的三箭,若乱射来,你们怎挡他?”这长老惊惊战战,只是合事称念。
金蝉子坐在石栏,见孙行者得神王法力,复了毫毛回寺,与三藏别了乌鸡国僧寺前行,他两个欣欣喜喜,木鱼声送经灵感。又见唐僧师徒前行,一路坦然大路,正才走到唐僧路前,回头一望,见他师徒歇在林间,与一簇人马争打。金蝉子向金蝉子道:“师兄,你看唐僧在后边,又遇着妖魔了。”灵虎子道;“我与他暗去探看,是何物妖魔?”金蝉子说:“正是暗去方妥,若是显去。那孙行者伶俐,知道我与你,便要推托在我们身上。”乃隐着身形,走到树林,见是猎人要搜兔子、开经担与行者争打这段情节,又见猎人挽弓放箭,三藏心慌。金蝉子道:“师兄,解此争斗不难。”乃向树林上摘了两叶,叫声“变”,顷刻变了两只兔子,在那树林根下穴中钻出。猎人见了,齐声叫:“莫要动弩,冤了这长老们,是我等理曲。”众人齐去逐免,那兔子飞走,往山冈远去。这众人驾马发弩,飞鹰放犬,竟去追那兔子。
三藏乃叫:“徒弟们,众猎户见了兔子,除了疑心,息了忿争,前去追赶。我等免了这冤孽,趁早挑着担子走吧。”八戒、沙僧听了,忙挑起经担说:“走路,走路,莫要又说劳倦歇息,动了这懒惰之心,便惹了妖魔怠慢。”行者说:“呆子,你便怕惹妖魔,我老孙恼他赖我们偷藏兔子,又倚众恃强,张弓挽弩把箭来射,到亏老孙武艺精熟,把禅杖打落他箭。若是武艺不精,必遭他射,这会他有了兔子去追赶,待我叫他赶个落空,还吃我个惊骇。”三藏道:“悟空,那猎人如何吃你个惊骇?”行者道:“只因师父被他们惊骇了这半晌,徒弟却要替师父还他个报复,叫他也吃吓一会。”三藏只叫:“罢休,挑经担走路。莫要又动机心。”这行者那里肯罢,虽依师父挑起担子,随着八戒们前行。走了二三十里路途,忽然丢了担子,一个筋斗依旧打回深树林间。
只见那众猎人追赶兔子,不知那兔子原是枯叶变的,走过山坡复了原形,没处寻觅,正在那里东找西寻。忽然林里挥出一只金睛白额虎来,众猎人见了,全不惊骇,齐齐笑道;“好买卖,捉兔子不着,却撞着你这孽障。”齐架起弓弩,搭上箭,正要望虎射去,内中一个猎人道:“先讲明了,打得这只虎如何分?”一个道:“我要肉吃腹抱。”一个道:“我要骨医手足。”一个道:“我要须好剔牙。”一个道:“我要皮当作褥。”行者听了要走,又怕他们追来放箭,要上前又见他们不怕,把钢钗来戳.正悔懊说:“今日这机心使拙了,万一乱箭射来,如立奈何?打个筋斗走路,又损了平日之名。”只听那猎人说:“莫放箭射破了皮,做不得坐褥。”行者把慧眼一看,原来是金蝉子,见孙行者变假虎吓猎人,他见猎人不怕,反要张弓射箭,见行者设个计策,乃变个猎人杂在众中来护救。众人听得说射破了皮,齐执着棍棒来打,金蝉子高声叫道:“张大哥,莫要装假了,我们要放箭了。”行者听得,猛想起个法,把身子一直起来,原来是一张虎皮盖着一个汉子。众猎人一齐笑将起来,往山冈头去了。
行者自嗟自叹道:“本意来替师父报个惊骇之仇,谁知这伙猎人见虎不畏,反要来射,不亏那救护的道人提明,我老孙几被他伤损法身。如今欲回去挑经担,师父必然问我如何惊骇猎人,我老孙若说个慌,又欺了师父,若直言无隐,却被八戒、沙僧耻笑。如今一不做,二不休,必须把这起猎人定要惊他一场,方好回去见师父。”行着想了一会,设个甚么计较方才惊骇的这伙人?乃想起打猎是伤生害命的事,幽冥必有鬼责。乃变一个无常人,手执着文簿,走到山冈。
只见那猎人射了一会猪,齐歇在林间,行者故意执着文簿,坐在地下,那猎人见了这个汉子,似个公门中人,手执着文册,乃问道:“长官是那个衙门公差?手中票子何事?”行者道:“我是勾拘作恶的。”猎人问道:“我这地方那个作恶?”行者道:“无故伤生害命、游闲打猎,这便是恶人。”猎人笑道:“取诸山林,不伤国课,借以资生,怎叫为恶?”行者道:“你便说不为恶,我冥冥之中却怪你这宗事,伤禽兽性命,差我来句捉他。”猎人只听了这句话,个个毛骨悚然,大惊道:“公差,借你丈策我们一看。”行者道:“这是秘密牌票,如何与你看得?”行者见众猎惊骇,他心既遂,乃往山冈下飞走。众猎放马赶来,那里赶得去?个个称异回家,不敢打猎。
却说行者遂了机心,正要打筋斗回见师父,只见比丘增与金蝉子坐在山冈上,见了行者说:“孙悟空,好个替师父报仇,惊那猎人,不是我提明解救,已被强弩先自惊了一番也。”行者称谢道:“二位师父,你前前后后多有劳扶持,请问你何处去?”金蝉子笑道:“悟空,我问你,劳劳碌碌,不跟着师父一样忠诚,着甚来?你师父在前,等你挑担赶路,快去!快去!我两个是到东土公干,你休问我。”行者听了,笑了一声,一个筋斗打到三藏面前。
三藏见了行者道:“悟空,你忽然丢下担子,又去那里,想是要惊害那伙猎人,你怎生样惊害他?”行者乃把虎的情由说出来,八戒笑道:“猴精,你那里知虎见猎人反惊,未曾吓人倒被人吓了,这机变何用?”行者又把变公差勾恶人
话说出,三藏道:“徒弟,你只惊人,不独打猎的,但见为恶的都要惊心,只是你每每动了凶心,切莫将禅杖胡乱打人,恐被无常勾你。”行者笑道:“师父,你岂不知我老孙:自从花果做猴王,游遍天宫地狱堂。拔去轮回生死籍,万年再不遇无常。”
行者说罢,挑起经相往前飞走。八戒道:“师父,你看这猴精,遂了心意,打起精神,你便飞走,我们等了这半晌,肚中饥饿难行,看那里有人家,去化一顿斋,吃饱再走。”行者道;“此处都是山路崎岖,除非过了这山方才有人家。”三藏抬头一望,果然高山在前,乃叫道:“悟空,似这等高山,肠中空虚,那有精力行走?我跟马垛尚难,你们挑担费力,怎生走得?”行者道:“师父,此山不见甚高,还有高的在前,你且上那高处一望便知。”三藏只得打起精力,上得高山,望前边山路,果然比这山更高。但见:
崔嵬上接九天,峻峭遥瞻四野。朝见云封山阜,夕观日挂颠峦。丹崖怪石傍星宸,奇峰削壁冲霄汉。红尘不上雁难过,白雾横空人迹罕。
三藏见这高山连接,径道崎岖,道:“徒弟们,当年我们来时,我亏骑着马,你们不过肩担些微行李,不似而今重担,委实难行。托愿经力,不遇虎狼,不遭妖孽,得到前平坦之处就好了。便是饥饿,也只得忍耐。”行者道:“师父,你来时应有灾难,处处高山峻岭,故遇妖魔;如今仰仗真经,果是遇险不险,只要你坚持了正念,不日可到家乡。”三藏道;“徒弟,你叫我坚持正念,真实不虚,只是你也要莫使机心,自然功成行满。”行者笑道:“师父,我徒弟机心乃遇着妖魔不得不使,如今路已渐渐东来,这几根毫毛已戒了,不拔就是,机心也使的不灵,老孙只好做个听使人员。倘得顺意,把经文送上东土,好好西还,把一切机心尽还本等。”三藏说:“正是,正是。”
只见八戒没好没气的说:“饥了肚子,苦了脚跟,历着肩头,且说闲话!快快的把这高山走下去,看是何处?可有人家化些斋饭充机可不是好?”三藏道:“悟能,你不必使性子,饥乃大家饥。”行者道:“呆子没理,有谁偏你饱腹?你使这急性,只怕又要撞着不相应的妖魔,连累我老孙。”八戒道:“若是怨我性急,遇着妖魔,便是我去打斗,料九齿钉钯久不在手,这条挑经担禅杖也随身用熟。”三藏道:“悟能你一个性急心肠,怕动妖魔,却又提起钉钯,动了那伤生无明之念,只恐又要有些怪气。”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五回 第六回 第七回 第八回 第十回 十一回 十二回 十三回 十四回 十五回
十六回 十七回 十八回 十九回 二十回 二十一 二十二 二十三 二十四 二十五 二十六 二十七 二十八 二十九 三十
三十一 三十二 三十三 三十四 三十五 三十六 三十七 三十八 三十九 四十 四十一 四十二 四十三 四十四 四十五
四十六 四十七 四十八 四十九 五十 五十一 五十二 五十三 五十四 五十五 五十六 五十七 五十八 五十九 六十
六十一 六十二 六十三 六十四 六十五 六十六 六十七 六十八 六十九 七十 七十一 七十二 七十三 七十四 七十五
七十六 七十七 七十八 七十九 八十 八十一 八十二 八十三 八十四 八十五 八十六 八十七 八十八 八十九 九十
九十一 九十二 九十三 九十四 九十五 九十六 九十七 九十八 九十九 一百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