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幻西游

正才讲说,只见山脚下卷起一阵狂风,忽然山顶上马云笼罩,三藏道:“徒弟们,都是悟能性急,没好没气的,你看那风起云兴,定有雨落,你们可快些走下山冈,寻个安歇处。”行者道:“师父,那山脚下是座茅庵,我们去借歇,但不知是僧庵?道院?”八戒道:“多管是座尼庵。”沙僧道:“若是尼庵,只怕又不容我们僧家借寓。”行者道:“这有何害?况风雨暴至,出家人岂无方便?且我们经文到此,纵是尼僧,必须致敬。”乃急奔到庵前,见山门掩闭,行者歇下担子敲门。并听得里面有人问道:“敲门是谁?”行者答道:“是我们过路僧人,偶遇风云忽起,只恐暴雨将来,暂借庵中一避。“’只见里面答道:“我这庵内乃是尼增,安遇不便,再过半里,就有客店人家,何不到那里住宿?”三藏道:“悟空,若是半里之遥,我们趁雨未落赶过山去,寻个客店人家,委买方便。”行者道:“国外荒野,说半里就有几里,人一走不到,风雨来落,且不要说湿了衣服,只怕雨下了连经文也要损坏,如之奈何?待我探着个远近。”跳在半空,把手搭个篷儿一望,那里有人家客店?乃下地与三藏说;“前面十余里已被阴云遮掩难看,近处那有客店?多管是尼僧愚哄我,我走到前面,难复回转。如今风雨将主,庵门牢闭不开,徒弟原意不使机心,八戒曾说撞着不相应的,他去打斗,如今遇着尼僧不相应,当去设法叫他开门。”八戒道;“我原说遇着妖魔去打斗,此系尼僧不开庵门,还借重师兄做个主意。”行者笑道:“遇此地方,不得不使个机心,又怕师父嗔怪。”三藏道:“悟空,我岂是嗔怪你,倒是我先动了嗔怪,如今凭你吧。”
行者见雨将至,只得把庵门又敲,说:“女菩萨,快开门,我们是过路的比丘尼,到前路人家客店借寓不便,故此特来投托。”庵里听得是比丘尼,忙来开门,行者却把脸一抹,宛然变得一个尼僧,忙叫八戒、沙僧快也变了面貌,沙僧却变的与行者一般,八戒左变右变,只因他性急动了无明心肠,故此变不来。恰好门开,两个尼僧一个年老,一个年少,走将出堂,见行着果是尼僧,乃迎入庵堂,彼此叙礼,只见门外挑了经担,押着柜子,进入庵门。尼僧一见是两个男僧在内,便问道:“女师父如何同着男僧一起?甚不雅观。”行者道:“二位师父,你不知我们从灵山下来,你这地方分个男女,我那里未入禅门披剃,称为优婆塞同着优婆夷,既入禅门被剃了,就称金蝉子与比丘尼,同寓修行,何有嫌忌?有问师父,但问你的修行功德,莫要猜疑同行男女。实不瞒你,这两个是男僧,我与这个是女。”尼僧听了,忙邀行者、沙僧人堂后屋,却把三藏、八戒安住在前堂,把经担供奉堂上。三藏焚香礼拜毕。
只见老尼出堂来道:“老师父,风雨落了,切莫开门,怕有击门的,只说是过路的女僧,若说了是男僧,只怕惹动妖魔来闹。”三藏听了道:“女师父,你这清净兰若有甚妖魔?”尼僧说:“老师父你不知,我这方一向不闻有甚妖魔,只因我收了一个徒弟,削发在此出家,不知是那个村乡山精水怪,天晴不来,只等风雨晦冥,便有三五成群,提壶携盒,到此堂中,要我这徒弟陪伴他们畅饮,幸喜大家相制,丝毫不以邪乱侵犯。就是我们,俱以清白自守,誓为生死出家。若说是女僧倒罢了,只怕进门见你两个男僧,生他的嗔怪。”三藏听了道:“女师父,为何天晴这妖魔不来?”尼僧说:“天晴行走人多,妖魔说是不便。”八戒听了道:“师父,这妖魔既是风雨前来,我们替你查他个来历,与你们除了,叫他不论阴晴,永远不来!”尼僧说;“可知好哩,我徒弟深恶他来吵闹,回家请了他一个法师,书符念咒,也遣不得他,还齐把法师打个不活。”八戒道:“女师父,你放心,我们有手段,你且进去收拾碗斋饭我们吃了,好与你打妖魔。”
尼僧进屋,那小尼僧早已把这情节说与行者知道,又听得老尼说,前堂长老要与他驱除妖魔,乃向沙僧悄语低言道;“八戒原说撞着妖魔,他去打斗,我老孙且安静一时看。”乃向老尼榻上一觉困着,那尼僧打点了些便斋,叫起行者来吃。行者吃了,又去卧。尼僧道:“可怜不曾出外走远路的女僧,受不得辛苦。”反将棉絮与行者盖身,沙僧也在旁困了。
这一行来吵尼僧的那里是妖魔,乃是远村近里强梁恶少,看见这庵尼僧姿色,相聚来酒食畅饮,假装妖魔,吓这庵众。岂知这一行人心术不端,自有报应。这回风雨,天晚齐来敲门,八戒听了,乃问道:“敲门的是谁?”门外答道:“是我等魔王嬉游在此。”八戒道;“有我们过路的尼僧在此借寓,任你甚么魔王,决不开门。”
那恶少们便假作妖魔威势,在门外放火弄烟,说。“既是过路的尼僧,我魔王们正要赏鉴,作速开门!”三藏忙起来,向门缝里偷看,只见这起人放火弄烟,面上搽的花一道红一道,忙向八戒道:“徒弟,开了门放他人来罢,果然是些妖魔,你若不开门,他弄起神通,于我们不便。”
八戒听了,摸了禅杖在手,开了庵门,大喝一声:“那里妖魔?敢到此尼庵作怪!”这恶少都是有膂力,会武艺的。一开了门,见是一个长嘴大耳和尚,反当做妖魔。见八戒手拿禅杖,夺将过去,一拥入门,八戒措手不及,倒被恶少们你扯我揪,捉拿而去。走到一所空闲大屋,把八戒捆翻在地道:“你是那里的豕精?敢入尼庵!倒把我们作为妖怪?”八戒道:“我乃东上取经的圣僧第二个徒弟,你们是人是怪?早早报个明白,免得我们使出打妖灭怪手段。叫你玉石不分!”那恶少笑道:“看你这模样,分明是怪。既已被我拿捉到此,有甚手段,说甚么取经圣憎!”执起抢的禅杖便打。好八戒,弄个大力神通,双手把大屋的柱梁一拔,那屋瓦皆震,吓的众恶少齐奔出屋。八戒拔下一根柱子,打出屋来,这众少却也强梁,各执着棍棒,与八戒斗出屋外。那风雨已止,明月当空。八戒与众恶少打斗,被八戒大木柱梁打伤了四五个,只剩了两个,见八戒英雄猛力,跪倒在地道:“爷爷呀,我等那里是妖魔,乃是村乡少年,只因好嬉游,常于阴雨到尼庵耍乐。恐尼僧拒绝,故假装妖魔吓他。不匡立心不正,今日撞见爷爷,拿我们当真妖魔打伤,虽是自取,其实冤枉,望爷爷饶命。”八戒道:“你这一班恶人,虽说不是妖魔,每每装妖做怪,去唬吓拐骗尼僧,做那些淫秽之事,就要算做真正妖魔了,怎么反说不是?”众恶少道:“爷爷呀,若论起行事来,我们这班人实实俱妖魔,但从本来分别,人自人,妖魔自妖魔,还望大力爷爷留情。”八戒道;“既要我留情饶你们打,我肚里饿了,快去多煮些饭,饱斋我一顿,我方才饶你去哩;若吃得不快活,便一个个多要打死。”众恶少听了,无可奈何,只得忍着痛,叫家里做饭去了不提。
却说三藏见八戒开了门去追打妖魔去了,一夜不回,到了天明,放心不下,因叫行者道:“八戒去追打妖魔,为何不来?莫非转被妖魔弄倒?你须去寻寻方好。”行者领了师父之命,沿路寻来,东寻也不见,西寻也不见,寻了半日,了无踪影。忽寻到一座山下,见一个樵子斫柴,因问他道:“你这山上可有妖怪?”那樵子答道:“我这山中平好,不容虎豹安巢。晨昏只是斫柴烧,要寻妖魔那讨?”
行者听了山上无妖,辞了樵夫,又走到水边,见一个溪人钓鱼,因问他道:“你这水中可有妖怪?”那溪翁答道: “我这溪流安静,鱼虾逐水随波。早来把钓且无多,不识妖魔谁个。”
行者听了溪水无妖,辞了渔人,往那前边深林走去。到有十余里路,只见两个婆子在井上汲水,对面儿讲话。行者思想道:“我若上前去问,又恐怕他把我当怪,且隐着身,听他
却说甚话。”走近前,只听得一个婆子说道:“我家恶少装妖作怪,惹了妖怪,打伤了。”一个道:“我家的倚强,惹了和尚,虽未打伤,却要斋饭吃了才饶。”两婆子讲说,行者虽知了些根由,尚不得明白,却好又一个老汉子提着水桶前来汲水,口里驾着;“游荡的好!撞着冤孽,打的好!”
行者见这老汉待婆子汉水去了,把脸一抹,变了一个小和尚,现了身,向前望着老汉道:“老善人,稽首了。”那老汉忙答礼道:“长老,化缘尚早。你可到那前边树里大房屋前候着,略停一停,有斋僧的饭食可以布施你。”行者道:“老善人,我和尚不是化你的缘,乃是找寻妖魔的。”老汉听了笑道:“青天白日,那里有甚妖魔?若是要寻假妖魔,到有四五个被人打伤了,今还要贴他一顿斋饭吃去哩。”行者问道:“老善人,怎叫做假妖魔?”老汉道;“长老,你不知,我这村里有六七个少年,自恃强梁,目逐相聚游乐,看见前山有座尼庵,每于风雨之夕,携壶提盒去吵闹那尼僧。那尼僧也是个苦守清规的,要拒阻他们,没奈何,他假装妖魔恐吓,地方胆小不敢惹他。却好天网恢恢,昨夜乘雨去游,拉着甚么大力僧人,拔起屋柱,打伤了在家哼痛。这分明是个报应!如今那僧人赖着要吃了斋饭方才回去,我们都是汲水做饭与那僧吃。长老,你可到那大房屋门前等候。”说罢,老汉提了水桶前去。
行者方才明白道:“呆子原来在此。你便拔了他屋柱,打伤了众人,又挟骗他斋饭,只恐我们去后,这起少年定要加害庵尼,却不是我们贻祸与他?如今说不得使个机心,先救了庵尼后患,次后把呆子叫他斋吃不成。”乃把脸一抹,身子一抖,变了一个尼僧,走到那恶少家化缘。
恶少见了便骂道:“都是你们留了和尚在庵,打伤了我等。”行者道:“闻知是过往僧人打斗妖魔。”恶少道:“甚么妖魔?明明是你庵尼寻了来的大力气的和尚,把我这里大屋柱如拔草连根起来,拿着打人。”行者道:“善人,既是这等,如今我非此庵尼僧,你也休疑怨这庵尼,待我与你把这和尚打逐了他去。一则替你报仇,一则省了你斋饭,且又与那庵尼去了疑。”恶少笑道:“你这尼僧说大话,那和尚长嘴大耳,夯力不知多少!似你这个瘦小身躯,经不得他一掌。”行者道:“善人,俗语说得好,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你不曾见我尼僧的手段哩。你且出门来,看看我的夯力。”行者往门外出来,那恶少也跟出来,只见门前几株大树,那树长的:枝叶蒙茸如盖,周国大有十围。根生土内且深培,避雨遮阴无对。
行者道:“善人,你夸那拔屋柱的长老,不曾见我这拔树的尼增。”双手把个大树推倒,吓的恶少毛骨悚然,方才请尼僧到家献斋。行者道:“不劳赐斋,待我替你打逐了和尚去。”恶少有了尼僧仗胆,乃领到大房屋内。行者怕八戒识破了他,乃吹了一口气到八戒面前。
却说八戒坐在屋内,专等斋饭,那里思想回庵挑经走路。在屋内见天明斋饭不来,正在心急,却遇着行者假变尼僧,走进屋来道:“长老,你不去挑经走路,却在人家赖斋,是何道理?你便为我尼庵防护,怕有妖怪来吵,却不知夜来的乃是我们俗家十亲儿故。如今被你打伤了四五个,正要扯你到官,你倒还要骗斋?”八戒听得,发怒起来,抡起柱子就要打尼僧。行者忙又吹口气在柱子上,八戒那里拿得动分毫,却被行者拿过来照八戒当头打去。八戒慌了道:“尼僧,我老猪原意救你庵门,你如何反来打我?”行者道:“谁教你拆毁人家房屋?这屋梁柱拔倒,你且先修了,与你讲话。”八戒道:“不相应了。”往屋门外飞走回庵。
这恶少众人方才扯着尼僧说道:“多劳师父替我们复仇,且清献一顿粗斋。”行者道:“斋不敢领,但是有一句话与善人们讲,要你依我一句,包你积福无量。”众人道:“师父有何话讲?”行者道:“男女分别,那尼庵守清规,你何苦要去吵惹?只因你种了这段恶因,便遭着这大力和尚毒打。我非别人,乃是灵山下来的圣尼,专察庵尼不守清规的,降他灾殃,拆毁他屋宇。若是守戒行的,被你们污秽,断然加祸与你。以后不可再去游乐!”众恶少唯唯依从道:“以后再不敢了,且请问这和尚们是那里来?何处去的?”行者道:“我也不知,但听得说是东土取经圣僧,路过此庵,借宿一宵,以避风雨。”恶少说:“取的是甚么经?取到东土那里用?”行者道:“我也不知,但听的说见闻了的灾消罪释,降福延生。”众人道:“原来如此灵异,我们嬉游宁无罪过?当到庵明明白白求那圣增,把经文与我们见闻见闻,也消了罪,延得生。”乃扯着尼僧说:“师父,你到何处去?不如就在这庵出家吧。”行者见他扯着不放,乃一个筋斗打回庵内。那众人见尼僧化一阵风不见,齐惊异起来道,分明是圣僧点化。各自安分在家。
却说行者先到了三藏面前,把八戒情由说了一遍,三藏道:“这分明是悟能躁急,动了钉钯心念,惹出了来的。”忽然八戒自山门进来,尼僧们见了道:“师父,我叫你莫开门说是僧人,你不听我说,却被妖魔捉去,今日怎得脱身回来?”八戒笑道:“甚么妖魔?分明是村里远近强梁恶汉,来此庵里嬉游,被我使出神力,把他们打的落花流水,再也不敢上你庵门。”尼僧说:“爷爷呀,若是强梁恶汉,你们去后,他怎肯饶我们?”行者道:“不妨,不妨,我已与你除了疑,留下恩德;定是不来吵你庵门。”尼僧见行者变了,依旧是个和尚,乃道:“小师父,你分明昨日是个女僧,我们方才开门留你,今日如何是个和尚?怎么三个男僧带着一个尼僧?”沙槽听得,把脸一抹道:“女师父,你看我可是尼僧?”尼僧一见,惊怕起来道:“不好了,这一起分明是怪。”往后屋就要闭门进去,三藏忙止住道:“女师父切莫惊疑,我们本是取经回还东土僧人,这三个是我徒弟,相貌虽丑,神通本事却高。只因你们说妖,又不肯容留我们进庵,故此显个手段。今天已晴明,我等扰了你们斋供,就此辞谢前行。但请问此去前途,可有甚么高山峻岭,阔水长溪,邪魔怪孽?望你指引说出,我们好防备前行。”
尼僧见三藏说出一团真情正理,乃平气和色道:“老师父此去都是平坦大道,并无高山长溪,妖魔邪怪,一村一里,皆是店市人家。只是近日来风寒暑湿,这村里大家小户,男男女女,都有些灾疾不安。”三藏道:“何不服药医疗?”尼僧说:“医多不效。”八戒道:“寻个巫师禳解也好。”尼僧说:“禳解也不灵,但是师父们过路也要小心,投个平安的客店。”三藏道:“料往来行客不少,人安歇的,我等也安歇。”尼僧道:“正为客商见此,都远转别路行走。”行者说:“既有别路,我们也转去吧。”尼僧说:“远转路径狭隘,师父的柜担难行。”三藏道:“悟空,你心下何如?”行者道:“师父,你们不知疾病乘虚而入,这往来客商多有不知保爱的,形体亏损,兼且利名得失撄心,多招邪感。我同师父们出家和尚,利名既无关系,形体原无亏欠,怕甚疾病沾连?老孙还有医方法术,专治怪症,且善析禳,师父放心前走。”三藏道:“悟空,我也是这个主意,只是医方法术与你的不同。”尼僧听了道:“老师父们既有神通本事,料是平安前去,不必过虑。”三藏乃辞别尼庵,师徒们挑经押马前行。
三藏师徒离了尼庵前行,果然道路平坦,三里一村,十里一店,只是十有九家闭户关门。三藏见了道:“徒弟们,你看荒村旷野,萧条寂寞,人家冷冷清清,都把屋门掩闭。”行者道:“师父,你忘了庵尼说的,多管是人户不宁。我们不知,径过去吧;既已知道,出家人慈悲为本,方便为门,必须寻个寺观住下,待徒弟拉个医方,行些法术,治疗好了,也不枉经此地方一遍。”三藏道:“徒弟说的有理,可牵住马,歇下担子,寻那里有住处方才做得。”行者乃歇下担子,四面观望。
却说金蝉子同金蝉子两个,摘树叶变兔子,救了行者猎人之惊,他前前后后,只随着唐僧与经文到处,却走到这条路上,见村户人家多生灾疾,也动了方便慈心。金蝉子乃向金蝉子说:“师兄,你我保护经文到东土,无非也是普济众生,今路到此村人家,多生灾疾,料唐僧决然慈悯,那孙行者定要逞能医治;我与师兄须在此地助他些功德,也是普济一般。”金蝉子道:“师兄,这地方没个人家供奉的经文,须是得个寺观,方才留得唐僧住下。”远远只见几株密树,遮着两间空屋,左右并没个邻家,金蝉子乃同比丘近前,使出道法,变成一座小庙儿。一时地方也有来见了的,只当是两个僧道修盖的。
却好行者望见说道:“师父,那密树林间是座庙堂。”一齐走到前来。比丘两个怕行者认得,忙变个老憎出来,迎着唐僧,故意问道:“列位师父打从何来?”三藏道:“我乃东土取经和尚,自灵山西还,路过到此,暂借上院安住一宵。”比丘故意道:“我小庙早已有个游方道者住在此,施药治这村坊方灾病,未曾见效,列位若住在此,恐彼此不便。”行者道:“他既不能医病用药,如今当让我们居祝”比丘笑道:“除非列位能医。”行者道:“实不敢欺,我小和尚手段高哩。”
金蝉子听了道:“口说无凭,也罢,既是出家同道,且请进庙来,先把经文上面好生供奉,只是我庙中没有香焚。”三藏道:“我们带得有。”乃焚起清香,礼拜真经。
八戒道:“师父,你方才听了大师兄讲了这些医药,此处不知通着甚么地界?那里去买药?万一有病的来医,将何调治?”三藏道:“我正虑此,只是我的药饵与悟空不同。”行者说:“师父方才说不同,却是甚么不同?”三藏道:“我这不同讲说不的,不似你那风寒暑湿、望闻问切,从口里谈来,且待你医好疾病再说。若是医好疾病便罢,若是医不好,再用我方。”行者笑道:“师父,若是这等说,你那方儿用不着了,我徒弟等那病人来,小病用药,大病用工,自然全愈。”三藏道:“只愿你得成就功德。”
果然,地方病人知道庙内有僧人医病,那金蝉子与金蝉远去传说,一时扶病来医的。行者那里有一味药饵,却把泥土和成丸子哄人,三藏道;“徒弟,泥丸如何治病?分明要吃了伤人。”八戒笑道;“猴精,没的拆拽,师父。你说有方与他不同,倒不如依你方术治吧。”行者道:“瘟呆,且待老孙医治,如不效,再请师父去医。”八戒道:“好猴精,不曾治人的病,先咒老猪瘟。”行者笑道:“我的主意乃是先叫你试这泥儿子。”行者说罢,只见庙外济济人来。说:“老小病在家中,不能行走,求长老的丸散去服,有好的,有不效的,还求长老斟酌。”行者听得此说,乃道:“众人且回,待明日远去,取一样引子来,包你全好。”众人听信退去。
行者那里取甚药引,万左一筋斗,右一筋斗,把这村里患病人家俱游遍,查他大男小女,是何灾疾。原来家家都有病因,或是不忠不孝,或是好盗邪淫,或是大秤小斗,或是怨天恨地,造出种种恶因,以致疾病灾害。行者查了这些恶因,想道:“原来都是这种情由,莫说我泥丸子不效,便是卢医扁鹊的仙丹也不灵。老孙这个医人做不成,还去与师父医治。”乃回到庙中。
三藏见了道:“悟空,你那里寻药引子?人来要药的久等。”行者道:“医不成,医不成。徒弟去查看人家病由,都是自作孽惹出来的恶因缘。”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五回 第六回 第七回 第八回 第十回 十一回 十二回 十三回 十四回 十五回
十六回 十七回 十八回 十九回 二十回 二十一 二十二 二十三 二十四 二十五 二十六 二十七 二十八 二十九 三十
三十一 三十二 三十三 三十四 三十五 三十六 三十七 三十八 三十九 四十 四十一 四十二 四十三 四十四 四十五
四十六 四十七 四十八 四十九 五十 五十一 五十二 五十三 五十四 五十五 五十六 五十七 五十八 五十九 六十
六十一 六十二 六十三 六十四 六十五 六十六 六十七 六十八 六十九 七十 七十一 七十二 七十三 七十四 七十五
七十六 七十七 七十八 七十九 八十 八十一 八十二 八十三 八十四 八十五 八十六 八十七 八十八 八十九 九十
九十一 九十二 九十三 九十四 九十五 九十六 九十七 九十八 九十九 一百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