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幻西游

八戒听了道;“猴精,原来说真方卖假药,倒不如师父医吧。”三藏说:“悟空,据你查看病因,既是村家人自作孽,我愿在这庙中拜礼真经三日,劝众个个回心向善,把病根消除,自然安愈。”行者道:“想必师父的法术不同,就是此等也罢。师父行师父的法术,老孙用老孙的丸散,相兼医治。”三藏乃向老僧庙堂焚起清香,朝夕礼拜了三日,那老僧也陪伴功课。
却说香烟缥缈,飞散各家,无远无近,处处都闻香气,病者个个安康,那香气不到之处,真是泥丸子见效。一时把人家灾病消除,村家子弟无一个不到庙中来谢,也有备办斋供的,也有奉送钱钞的,妇女为公姑来谢,也有敬献布帛的。三藏但受他斋供,行者道:“老孙搓泥丸子,也费了心,虎皮裙日久破损,钱钞虽不可受,这布帛受他两匹无害。且换换身上破袄,也好回东土。”八戒见行者受了布帛,他道:“布帛太厚,我老猪正没一文钱钞使使,只当斋讨,受他几文吧。”沙僧见了道:“大哥二哥,师父只受斋供,我看他心似不安,你两个受他钱帛,只怕师父不肯。”行者道;“吃他斋饭充饥,受他布帛遮寒,总是成就善男信女功德。只是出家人钱钞不当受。”八戒道:“偏你受的,我就受不的?”把钱望盘内没好没气的一丢。那里知这贪嗔一起,妖孽旋生。这村家多病,只因作恶,招惹了邪魔,遇着圣僧禳解真经灵感,这邓魔正才逃散。只见一个病魔听了八戒这种邪心,就要到庙来冤缠八戒,只因真经在庙,比丘金蝉三藏这一派正气居中,那里敢近?却飞空往前,寻个头项儿算计八戒。
恰来到一处地方,遇着两个鼬鼠成精,在那村镇更楼等候过往行客要迷。病魔见了,知是鼬精,乃变了个客人,走到更楼之下,故意坐在地槛,仰头望那更楼。这鼬精见了随变个更夫,走下楼来,看着病魔道;“客官远方来,想不知此楼上窗开四面,可远望村镇人家园囿景致。”病魔道:“正是我远来,不曾见此楼上景致。”鼬精道;“客官要登楼,我去取梯你上。”一时取了张木梯,病魔故意上得楼来,那鼬精一口咬住病魔便吸他精髓,那里知病魔的手段,先投入鼬精腹肠,左撑右打,把一个鼬精拿倒。那一个鼬精慌忙问道:“客官,你是何处来?把我更夫害倒,地方定来与你拨嘴。你无故上我这官楼,伤害公投,怎肯轻放你去?”病魔笑道:“你好个更夫!怎不使出你五技,却被我一计拿倒?”鼬精听得“五技”二字,知客官识破了他,乃现了真形道:“我两个也只因要迷弄行客,便把我灵性自晦,原来客官也是一个邪魔,因何到此?望你且宽恕了我这五技的肛肠。”病魔一笑,顿时三个在楼上,彼此说出来历。
病魔道:“如今有西游取经唐僧,取了真经回还,把我们一起病魔驱逐四散,意欲前来寻个头向,把这和尚们迷倒,不匡此楼遇你两个,必有神通妙算。”鼬精问道;“既是那取经僧有本事驱逐你,因何又要迷他?”病魔道:“始初他仗一派道心,把我们邪魔远逼,不敢犯正。谁叫他把经咒换人钱帛,动了贪嗔,与邪恶人一类。”鼬鼠又问:“怎样恶人,你们加病害与他?僧人如何驱逐?”病魔道:“我们那里能加害恶人,只因他自作恶孽,积阴成癘,各相染惹,这僧人仰仗真经,发出正气,积阳散阴,自然我等病魔容留不祝他今动了贪嗔,故此我得以前来。见景生情,务要把和尚迷倒。但这和尚中有好的不动贪嗔,有两个动贫嗔的,请教你两位如何计较他?”鼬精听了笑道:“原来有此情由,这何难计较?今楼前瓜园结瓜正热,你我随变熟瓜,那和尚们挑担到此,定是歇力,见园中瓜熟,必然来摘。待他吃下肚肠,我们任情加害。”病魔笑道:“好计,好计。”
且说三藏礼拜真经三日,把地方灾病消除,师徒辞了庙僧,往前行路,正值炎天时候,不觉的走到更楼之处。三藏道:“徒弟们,路行到此,想是镇市,你看好座更楼高阔,下边风凉,可暂歇一歇力。”行者道:“看那里有池塘溪水?我也去吃些来。”大家都歇下担子去寻水吃,
却说八戒走到楼前,只见一处空阔大园,那里有池塘?走了许多远处,只看见一地熟瓜,结得无数,八戒笑道;“造化,造化,没有水吃,这瓜极好解渴。”回头四望,不见园主人来,乃捡那熟大的摘了一个,剖开,三嚼两咽,连皮一顿吃个干净。思量又要去摘,不匡吃的是病魔所变,那妖魔入了八戒之腹,他就横撑竖撞,把个八戒翻肠杵肚,半步也难走,倒卧在园地。两个鼬精忙变了一个汉子,一个妇人,各执着棍棒上前道:“好和尚,走入我园偷吃西瓜,满地尚有瓜子,且打他一顿,再扯他去见官长。”八戒虽被病魔作耗在腹,他却还有法力,使出个钢铁不坏身躯,任他两妖棒打,只叫打的松决。两个鼬精越着力毒打,八戒只叫打狼些,吓的妖精住了手道:“和尚,你是那里来的?有甚神通本事?怎么把我们的棍棒都打烂了?”八戒道:“你便打烂了,我尚不松颡,只是实实的吃了你一个西瓜,不知怎么肚内疼痛难当,行走不得,待我那师兄来赔你吧。”鼬精道:“你师兄是谁?”八戒道:“有名的唐僧大徒弟孙行者。”鼬精听了道;“妙哉,妙哉,我闻孙行者原有神通本事,近来取得真经,使出一种机心,真是千变万化。我们虽有五技,怎能胜得智多识广之人,如今得他来时,假以赔瓜,掯落他两卷经文。广开我们的技能。”按下不提。
且说行者与沙僧寻了些山涧凉水,吃得满腹,把钵盂取了些带与三藏吃了。久等八戒不来,三藏道:“悟空,八戒吃水去,不见回来,何故?”行者道:“呆子必是在那里风凉之处吃了水睡觉,待我找寻他去。”乃把眼四望,只见远远的瓜园内,八戒倒卧在地。行者忙走到面前,见两个男妇手执著半节烂棍,口里乱骂“偷瓜的贼秃”,那八戒愁眉皱睑,倒在地下,哼哼唧唧。
行者上前叫声;“那男女们,莫要打骂,一两个西瓜,也是小事,便是和尚吃了你的,只当斋僧结缘。”妖精道:“若只斋僧,我们辛苦一场,只好都结了缘吧。你可是他一起的?”行者道:“就是我师弟。”妖精道:“方才正讲等你来赔偿瓜价,你可是孙行者么?”行者笑道;“老孙名儿,你一个看守瓜园的如何知我?”妖精说:“你这偷瓜和尚供招出来的。”行者听了乃向八戒说:“呆子,你何故不明明化他布施,却暗地窃取?天网恢恢,病倒在地。”乃向鼬精道:“园主,你莫怪,去取匹布来陪你吧。”鼬精道:“一个瓜我怎么要你匹布?闻道你们取有经文,可将三五卷陪我作瓜价,我便饶他。”行者道:“便是十匹布也舍得,若要真经,便是一个字也难与你。”行者说罢,乃扶起八戒来走,八戒被那病魔舞弄,越加疼痛苦楚,半步也难行。行者只得肩负前走,这两妖扯着那里肯放,只叫:“快取两卷经文来,方放你。”两下里扯扯拽拽,正在没奈何处。
却说比丘、金蝉两个,见唐僧辞了庙门前去,他依旧还他两间空屋,前来保护经文。未到这瓜园处,远远见是行者与八戒在那里与男女争扯,乃摇身一变,变了一个老者,金蝉变个后生,张着一把遮日伞盖,走近前来道:“你这男女,扯这僧家何故?”鼬精便把偷瓜要经卷赔偿
话说出,行者却把八戒吃瓜染病的话也说出,金蝉子听了,把慧眼一看道:“原来都是妖魔捉弄八戒与行者。”悄向金蝉子说:“这种根由,分明是行者、八戒得人钱帛,贪嗔所染,他两个俱有神通法力,这会一身不净,便惹妖孽,无端我只得指明了他,与他自行消灭这种怪孽。乃向那男女说:“这长老吃了你一瓜,赔你匹布,已过偿了,你如何问他要经看?你两个种瓜小人,不喜布,而要经,岂是贤德?必是妖魔!你这两个和尚不明瓜田纳履之嫌,昧了李下整冠之义,便是有些道行法力也都迷了。”八戒道:“先生你说的一团道理,只是吃了他瓜腹中疼甚,已没奈何,他还要扯着不放。”老者道:“你走热了的心肠,被这冷瓜所逼,我有一丸解药在此,可喜遇巧。”比丘乃把菩提子解下一粒递与八戒道:“此药不须吃下,只一闻他香味,千病干愈。”八戒接了在手,忙上鼻一嗅,那灵气直入腹肠,病魔登时逼出。八戒即爬起来道:“先生亏你灵丹,我安然无玻”便与行者要走。那鼬精正要来扯,被八戒挥起拳头就打。鼬精两个道:“好和尚,吃了人园中辛苦种来的瓜,还要打人,只叫你到处把来做偷儿,送到官司惩治你。”
鼬精两个被八戒拳打脚踢,他分明要弄神通变幻打斗,却惧怕行者本事,又见那土人带着后生,头上现出白毫祥光,精怪也知不是凡人。他含忍八戒之气,扯着病魔道;“这和尚惫懒!你出了他腹肠,他就支手舞脚来打你,当往前再寻他破绽加害。”病魔辞道:“二位不认得,这老者非凡,他手里的丸药厉害,正对着我病魔的根。况这和尚一时误动了贪喷,故此我得乘空投入他身,今已觉悟,要向师前忏悔,那老和尚仗着真经,又灵不可犯,如今辞别了二位,到别方去寻个自作恶孽的害吧。”说了一阵风从空而去。这鼬精也化一道妖氛,离了瓜园。他两个复到更楼上,计较要报八戒拳打之仇。
只听得楼下吵闹轰轰,正是村市众人聚看取经长老。这妖精见了笑道:“原来抡拳的和尚在此未行,且杂在众人中,看他如何前去?”乃变了两个行客,肩担着行李坐在楼下。等众人看的去了,三藏方才叫徒弟挑担前行。这两妖便开口故意问道:“长老们挑的柜担是何物?可是前往镇市去卖?若是发行的货物,我二人乃镇市牙行店家,须是到我店安下,与你发货,老大有些利便。”三藏道:“客官,我小僧非贩货客僧,乃是上灵山取经的,这马垛担包不是货物,都是取来经卷。”两妖笑道:“我闻灵山十万余里路远,魔多,你们取这经何用?”三藏合掌道:“此经功德不可思议,用处最多。”行者在旁道:“第一宗要紧用处是,妖魔邪怪一见生怕,闻风远避。”鼬精笑道;“长老,你此语多诳,出家人不打诳语,比如我两个是妖魔邪怪,怎么坐在这柜担面前,却也不怕?”行者道;“便二位是妖,这不怕有三:一是真经在柜担中未开,你不曾见闻,故此不怕;二是大胆妖魔不知真经灵应,强说不怕;三是未见我取经孙祖宗的利害,口说不怕。”两妖听了已有三分怯惧,道:“这孙行者原有名的,莫不是他识破我们,说此三不怕?他既说出,我们就还他个不怕。”乃向三藏说:“长老,你既是灵山取经回还,如今到何处才住?”三藏道:“我乃东土唐僧,须到本国方住,但不知此往东去是何州邑郡县地方?”鼬精道:“东土我们未到,不知远近,只是此往前去近那宝象国界。”三藏听了,向行者道:“悟空,程途有限了,我记得当年来时,你在这国中捉拿妖魔,救了公主。如今若到那里:
一朝佳会添新喜,万里奇逢遇故人。”
八戒呵呵大笑起来道:“好了,好了,莫说我老猪喜欢,又有大筵席斋饭,馍馍、闽笋、木耳、石花、山药,杂不唠叨吃便是。师父与师兄、师弟,看你们脸上个个带笑容,必是心内匆匆添喜事。”三藏道:“徒弟,非是我动了心情,妄人欢境,但念东土不远,经文保全得来,不觉的免了这忧虑之色。”三藏只说了这句,那鼬精两个笑道:“和尚动了这点喜心,我两个好前途捉弄。”乃向三藏道:“老师父,你们慢慢走来,我二人前到镇市小店等候接你。”三藏道:“客官,你好好先行,我们拒担果要慢慢从容,到了你地方店中相会。”
这两个鼬精,他仗着五技之能,有类三窜之计,走到前途计较。大鼬精道:“想起那大耳长嘴和尚瓜园动手动脚,此仇不可不报。”小鼬精道:“此事尚小,这老和尚动了七情之喜,我与你正好乘隙夺他几卷经文。”大精说:“他那偷瓜的病根尚在,我们许了他到处拿着当偷儿,且把他捉弄一番,再与那老和尚动喜心的算账。”两精计较了,方才前去,不觉到了一处镇市关口。一个店小二迎着道:“二位客官,我小店房屋宽大,饭食精洁,可以安祝”鼬精看那店小二打扮的整齐,便走入屋内,见一个老婆子主店,乃向婆子道:“你店中主人在那里?”那婆子道:“我丈夫久不在家,便是子母两个开这小店,安歇往来客商。”鼬精道:“如此却好,我们有同行的四个长老,许多柜担马匹,要投个宽大店中。我已向他说我有宽大房屋安住,你子母若是要揽这主生意,便认我两人是主店的,好多多总成你些钱钞。”老婆子听了只要多赚钱钞,便满口应承。这妖精计遂,乃在店住下。
却好三藏师徒走到关口,店小二迎接着要三藏安住,行者道:“我们游方僧家,到处自去寻庵观寺院,你店纵宽,我们却不便。”那店小二那里听信,只跟着三藏后咕咕哝哝叫,扯着马垛,却好到了店门,这鼬精忙走出门道:“老师父,我二人先来等候,可进小店里来。”三藏一见,是更楼下相约过,乃住着马垛,叫徒弟们把担子挑进店里,再卸马垛。行者把眼一看道:“师父走路吧,前边有寺院可下。”乃向三藏耳边道:“徒弟看这店主多半是妖魔装假。”三藏道:“徒弟,你真心多,一个开店人家,如何是假?况前面更楼下已许下他到店相会,为人不可失了信行。”八戒道:“大师兄有这许多琐碎,挑了这一日,走了许多路,还是瓜园里上疼的肚子。巴不得到店吃些热汤热水,你偏有这疑心暗鬼。”八戒说了,径挑担子往店屋进去。行者只得进店。你看那鼬精,越加小心奉承茶汤,三藏欣欣喜喜住下。
这鼬精两个暗地里却来偷看八戒的破绽,只见呆子背地在屋后脱出小衣道:“久未洗补,又没个钱钞,前日庙中都是这猴精,气不忿我收钱,一时急性去了,如今却没一文。”鼬精听了笑道:“原来这和尚贪钱钞于心未忘,又偷瓜病根尚在,须设个计较害他。”当下天晚,各自安息。
却说行者原向三藏说店主是妖怪假装,三藏不信,八戒又拗,行者虽进了店屋,他却留心。这晚各自安息,乃隐着身,前屋后屋里观看是何精怪。只见两个鼬精计较道:“那老和尚动了喜心,我们把个躁急心肠耍他,那长嘴大耳和尚既不忘钱钞,我们把两块石头变作白银放在他担子行囊内,等天晓时只说失落金银,搜出来,那时留他的担子,打他的孤拐,尽着报我们仇隙。”行者隐着身听得道:“好妖精,变的像店主却也不差,但不知是何怪?我老孙如今就要抡出禅杖,打灭了他,破了他好计,又怕师父说我伤生,又且八戒这呆子不信,且持这妖精耍弄,看他怎设计留八戒的经担。”行者却又走到婆子店小二房中,探看是何缘故,有这妖怪在店。
只见婆子在房中与店小二说:“这两个客官总成我们安住长老,想是要讨些饭食便宜。”小二说:“只怕是要讨长老便宜的。”婆子笑道:“长老有甚便宜与他讨?只怕是歹人要骗挟他外方和尚。”小二道:“若是歹人,我们积聚的钱钞须要藏好了。”婆子依言,乃在床头取出一包银子,放在个瓮里,藏于床下。行者见了,机心就起道;“原来这妖怪不是婆子家的,他既要捉弄八戒,老孙也捉弄他一常”乃等婆子小二睡熟,拐他藏的银子,偷了放在那长椅的行囊里。
到了天明,大家早起,三藏方才洗了手面,去焚香礼拜经担。只见那客官两个大叫道:“这和尚们不是好人!如何夜晚把我店家银两偷将去?快拿出来还我!再送到官司!”婆子听得,也去看瓮内,银包不见了,使一齐叫将起来道:“果是和尚们手脚不稳。”三藏听得道:“店主人,我们取经僧人不贪财帛,那里肯偷盗人钱钞?除了我们经包柜担封锁甚固,但是行囊身上,凭你搜检。”鼬妖道:“定须要搜,方见明白!”先在八戒挑的担子上一个行囊中搜出两锭白银,两个鼬精便把八戒拖翻,抡起棍捧就打,三藏忙扯住道:“悟能,你却也真真儿戏,店主的根子,你如何动这贼心?”八戒道:“师父莫要措冤了我,我随着师父,身也未离,何曾偷他银子?”两妖道:“人赃已在,这有甚讲?”那店小二与婆子怒气凶凶的,也拿着两条大棍道:“一件实,百件真,快把我的银包拿出来!”一面就教店小二报地方,说从西来的和尚假作取经,偷人银子。三藏道:“店主人,莫要乱做,我们现有通关牒文,逢国谒见国王,逢郡邑相会官长,走过多少关隘,住了无数店家,何尝受人丝毫钱财?便是人有布施,分文不受。你须斟酌,莫要冤赖平人。”那妖精只叫留下经担,再拆开封皮,搜婆子的银包,把个三藏急的暴躁,那八戒又赌神发咒,那婆子越发起急来说:“和尚不打不招!”鼬精道:“只开了他担子,自见明白。”行者见师父急躁,八戒叫冤,乃向店小二道:“我等游方外来僧众,也不知你这两个店主是你何人?怎么偷了你婆子银包.反来骗害我们无事长老?”店小二说:“你那大耳长嘴和尚现偷了他根子,如何是骗客?”行者道:“只是他搜出自家说,你店小二却不曾见。”
鼬精听得,便拿出石头假变的银,只道仍是根子,那里知被行者暗使神通,鼬精却待开包与店小二婆子一看,果然是两块石头。行者道:“可真是假骗人。”鼬精说:“你和尚会使障眼法,也罢,我银子纵是假,你偷婆婆的须是真。”行者笑道:“你一宗假百宗假,店小二哥你也到他房中搜一搜。”那店小二与婆子当真往鼬精屋内提起行囊,只见一包银子在内。走出屋来,深深向行者拜了两拜道:“原来这两个假装客官,说替我们邀接四位长老到店,叫我说做店主人,他却立心偷人财,坏了长老德。怎饶的他?店小二,快去叫地方,拿他见官!”三藏道;“于情可恨,于事且宽。但逐他出店去罢。”八戒道:“他方才拖翻我,要打拐我,也是自家疑猜,几乎被他冤打。这会见了明白,且等老猪打他一顿报仇。”掣出禅杖就要打。这妖精见计不谐,往店门外一阵风不见。
店小二、婆子惊吓起来道:“老师父,原来是妖精捉弄你我。”三藏道:“店主人,妖精那里敢捉弄人?多管是我小僧师徒念头不正,引惹了来的。”婆子忙打点斋饭,与三藏们吃了。八戒方才把禅杖去挑担道:“禅杖禅杖,不亏掣下你来,那妖精怎肯一阵风?”行者笑道:“呆子,不谢老孙替你解冤,却谢亏了禅杖,只恐这禅杖又替你添出妖精的仇恨来,还要费老孙的机心。”三藏道:“悟空,你行行步步说机心,我怕你机心愈深,妖魔愈横。”行者笑道:“师父若要徒弟消除了这机心,除非真经到于东主,成就你志诚功德。”沙僧道:“师兄,你说的差谬,不然,假如真经一日不到东土,你机心一日不除,乃是经文使你动此机心,岂不把真经亵慢?”行者道:“师弟,你那里知真经不与我机心相参,却与你们志诚、恭敬、老实相应。谁教你们念头一离了志诚、恭敬、老实,就把真经慢了,我这机心着将来还是救正你念头的正道。”师徒们讲说未了,只见门外走进一个老者来,后边跟着一个后生,手捧着炉香。三藏见那老者怎生打扮?见他:头戴青巾两翅飘,身穿皂服美丰标。 双凫足下登云路,一带腰间系束腰。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五回 第六回 第七回 第八回 第十回 十一回 十二回 十三回 十四回 十五回
十六回 十七回 十八回 十九回 二十回 二十一 二十二 二十三 二十四 二十五 二十六 二十七 二十八 二十九 三十
三十一 三十二 三十三 三十四 三十五 三十六 三十七 三十八 三十九 四十 四十一 四十二 四十三 四十四 四十五
四十六 四十七 四十八 四十九 五十 五十一 五十二 五十三 五十四 五十五 五十六 五十七 五十八 五十九 六十
六十一 六十二 六十三 六十四 六十五 六十六 六十七 六十八 六十九 七十 七十一 七十二 七十三 七十四 七十五
七十六 七十七 七十八 七十九 八十 八十一 八十二 八十三 八十四 八十五 八十六 八十七 八十八 八十九 九十
九十一 九十二 九十三 九十四 九十五 九十六 九十七 九十八 九十九 一百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