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幻西游

进入殿堂,向三藏道:“师父,禅杖没处去找,妖魔也没处可寻,今有便车推了去吧。”三藏道:“如此却弃了禅杖,免得你们复动无明。”八戒笑道:“省了老猪力,免了肩头痛也。”术峰道人乃向三藏耳边悄语道:“圣僧,我已知此车乃妖魔之计,你孙徒弟要将计就计,但计一识破,必然打斗起来,我有此葫芦,你可袖在身边,如妖魔难斗,可将此宝汲服他,我自有童儿来龋”三藏接了,藏在衣袖。只见行者忙把马垛柜子背上,叫师父押着前行,他把六个经担都载在车上,一齐辞谢术峰道人,出门上路前行。那道人向行者耳边如此如此,行者道;“放心,放心。”
师徒们走了三十余里路,那鼬精歇住车道:“师父们,你腹中可饿?”行者道:“我尚肚饱。”八戒说:“我便有些想斋饭了。”那鼬精忙在车子上解下几个馍馍来,八戒便抢两个来吃,被行者一手夺住道:“呆子,也不管个生冷荤素,我看这一馍乃荤物包的,莫要乱吃。”八戒听得是荤的,乃剥开一个,果然腥气难闻。鼬精见行者识破他计,暗夸孙行着果是神通,只得又推了三十余里,却来到一条岔路。
妖精就把车子转推往岔路飞走,行者忙双手扯住道:“我们东行大道。你如何不走,却推入这小路旁途?”鼬精那里答应,推着直走,八戒、沙僧叫声:“师父,且扯着马驮的柜子,这推车子的从逆路推去,多管是妖魔夺担包也。”三藏道:“徒弟,只恐他走熟了的路,我们随他的是。”行者道:“师父,你不知老孙久已知道了,八戒、沙僧快来扯祝”八戒与沙僧方才来扯,只见那岔路内荒僻无人,忽然三个凶恶汉子手执著大刀阔斧,大叫道:“押经的和尚,快把经文留下,放你残生去吧。”八戒见了道;“我说没有禅杖将甚么挡他的刀斧,这分明孙猴精叫的推车汉。”行者道:“呆子,不要怨我,这妖精们纵然凶恶,也要管我们推几程路方才饶他。”乃一手揪住一个推车的汉子道:“你老老实实供出,是甚么妖魔偷了我们的禅杖?藏在何处?如今又假变推车来诈骗经担!”行者一面说,一面抡起拳头就打,鼬精也不慌不忙,向车子上卸下两条车棍来,随变作枪直来刺行者,那蝙蝠怪变的凶汉也舞起刀斧来.
行者见了忙走到三藏前道:“师父,术峰道人与你的宝贝快把与我。”三藏道:“徒弟,你如何得知?”行者道:“出山门悄语便是此事。”三藏乃于袖中取出一个葫芦递与行者,八戒见了道:“没了禅杖,看那刀斧厉害,没的挡抵,这会取出个葫芦儿来,不知卖的谁家药?!”行者接了葫芦,方才要揭盖,那鼬精眼快,见了葫芦,丢了车子,一阵风走了前途去了。行者谒开葫芦,那三个蝙蝠怪被葫芦吸入,行者忙盖了,摇几摇道:“这宝贝到好耍子,且骗了道人的带在路上捉妖精。”
正才要挂在腰间,童儿早已站在面前笑道:“小长老,这宝贝骗去不的,我老师父叫我来取也。”行者吃了一惊道:“葫芦已还了师父。”童儿乃向三藏取讨,三藏道:“悟空,莫要存此欺心,术峰好意借与我们捉妖,救了战斗,保了经文,快还与他。”行者道:“一个小葫芦能值几何?我有两匹布.不曾做衣穿,与你童儿换了吧。”童儿道:“小长老,你若不还我葫芦,我师父曾说来,若是孙行者不还葫芦,叫我念起咒来使火烧身体,你休懊悔!”行者道:“你念,你念,我老孙也有咒儿灭火。”童儿乃念动咒语,果然葫芦在行者腰间如火,烧的腰痛不可忍,行者没(按:此下缺112字。)要使个机心,三藏道;“徒弟,只因你好使机心,十万八千里越走越远,越遇妖魔,如今又要使甚么机心?”行者不言,乃向地下取起一楛树叶执在手中,念念有咒,顷刻变了一个小葫芦。
三藏见了道:“悟空,术峰道人葫芦乃是久修炼就,荡魔装怪之宝,他已着童儿取去,你却又变个假的何用?”行者道;“师父,此正徒弟机变心肠,有处用也。”乃向三藏耳边悄语两句话。
三藏听得行者耳边悄语,点头道:“徒弟,这个不为机心,乃是荡魔道人一种平等功德,复此平等功德,推车的八戒也好放心,驾辕的沙僧也好用力,我们大家且安行几里平等路程!”
却说金蝉子与金蝉子道:“自我变了老者提省唐僧师徒,无非只要唐僧始终不改变了志诚,保守了真经,到于东土,把行者机变心肠消灭了不使,自然妖孽不生,我两个完全了保护功果,好复如来旨意。我也知妖精设计捉弄取经僧人,且不去保护,只这起妖魔偷藏了他们禅杖,免的八戒们动打斗之心,以惹妖魔。”故此远远观看着,只见行者将计就计,骗妖精的车子推经担。金蝉子道:“师兄,他们禅杖被妖偷藏的甚好,只是这妖精变化的车子,终不是个光明正大的事物,到底妖精要设计夺将去。”金蝉子道:“师兄,我与你还须说明了孙行者,叫他更改了机变心肠,自然妖魔灭息不生。”金蝉子说:“师兄,料东土将到,真经有灵,孙行者的机变难使于无妖之境矣。你看那前边的殿宇,层层联络,树林密密杂交,不是梵宫定是道院,我与师兄探看可以客车,料唐僧师徒必然投止。”两个走近前来,乃是一座庙堂,甚整齐。怎见得?但见:山门高耸不寻常,殿宇崇隆接抚廊。匾上明悬三大字。庙名五蕴众僧堂。
金蝉子同金蝉子走入庙门,只见一个老和尚坐在那殿门,远远见他两个,忙迎出来道:“二位师父,似远方到此,请殿上一茶。”比丘两个走入殿中,不见圣像,乃向长老稽首,便把灵山下来的。 那老和尚问道:“二位师父既是灵山下来的,可知东土有几个取经僧人,曾到得灵山取得经么?”金蝉子答道:“老师,你如何知道东上取经僧人?”老和尚说:“我这地方远近那个不知?只因当年宝象国出了几个妖魔,被取经僧人扫荡了,至今老老少少无不感念,但遇着人家有甚邪魔怪异,便说怎得那取经圣僧来。日久说来,便有几分灵异,或是把圣僧书写名字的贴在门上,邪魔多有避去。如今我这庙堂内,往年安静,不知近年来那里来了几个妖魔,要求祭祀。白日见形,都是些恶咤咤像貌,地方有祭祀,他便不去作威福。我僧众被他吵闹,每日念取经圣僧,便是书名画符也灭他不得,怎能够圣僧取经回还,往我近处地方路过,请他降妖捉怪。”金蝉子问道:“如今妖魔在何处?我这同来道友也善捉妖降怪。”老和尚道:“爷爷呀,那妖怪念着取经圣僧也不怕,这道友老爷怎能避他?幸善这两日不知何处去了,若是在庙中,我老和尚半字也不敢提他。”金蝉子道:“书名念的却是那个圣僧?”老和尚道;“闻知当年神通广大,叫做孙大圣,乃取经圣僧的大徒弟。”金蝉子道:“是便是了,只是如今他不似当年,只因取了真经,缴了降妖捉怪的兵器,息了杀生害命的恶心,便是遇着妖魔,只凭着一个机变。如今连机变也将次不使,若是路过此地,只怕不暇与你灭妖。”老和尚道:“老爷,你既善除妖,就求你做个方便,若除了妖,也免得吵闹我这庙堂,与地方作些功果。”金蝉子道:“妖魔来时,我当与你扫除,只是借你一间静室安祝”老和尚乃引着比丘两个到殿后僧房住下不提。
却说鼬精丢弃车子,两个往前计议道:“三番两次算计孙行者不成,三个蝙蝠怪又被道人葫芦捞去,如之奈何?”大鼬精道:“四计不成,还有五技。我们且变了车子主人,取讨唐僧车子,他没了车子,终是经担难去。”小鼬精依言,一个变做老汉,一个变作后生,飞走上前,赶上唐僧,一手扯着马垛道:“何处长老,你贩货物,如何推我车子?推来,快还了我,免送到官;不然扯了他马垛子去,料这匹马也值的这车子。”三藏道:“老人家,你问那推车子的去要,如何扯我的马垛?”老汉道:“不去寻他,只问你要。”三藏忙叫道:“徒弟们,慢些走,这老人家乃是车主来讨了”行者听得,乃走回看着老汉道:“老人家,这车子如何是你的?”老汉道:“这地方没人家有,推我家打造的。物各有主,你是何方和尚,贩买贩卖希图生利,却偷我车子?”一面说,一面去扯车子。行者把慧眼一照笑道:“这妖魔恶心未改。”乃把假葫芦腰间取出。
那鼬精一见飞星走了,走到一个山坡下计较道:“算计不过这毛险和尚,怎么葫芦在他身边?访的已装了三个蝙蝠怪,被个道童捞去,这却又是那里来的?”正说间,只见童儿取了行者真葫芦,走到山坡来。两个鼬精见了,忙计较。一个变了术峰道人,一个隐着身。童儿一时眼错,乃走近前道:“老师父,何以在此?”鼬精道:“我见你久不回来,特到此迎你。你去讨葫芦,如何被孙行者骗去?”童儿道:“不曾骗去,现吸了三个恶咤咤妖魔来了。”鼬精道:“葫芦盖儿要牢拴紧了。”童儿乃取出来道:“拴的紧。”鼬精接过手来,把盖子一揭,那三个蝙蝠怪顿时走出,一阵风走去,童儿见师父揭盖走了妖魔,忙来拴盖,被鼬精变转面皮就要抢夺葫芦。童儿忙念动咒语,葫芦如火,鼬精疼痛难当,丢下地来,童儿拾起开了盖,把个假道人一吸入葫芦,这隐身的小鼬精也一阵风逃去。童儿只得装了大鼬精到道院,把葫芦交与师父。术峰笑道:“这妖精变的我好,且叫他在葫芦内过几春。”
却说小而精走到前途,却好遇着三个蝙蝠怪,慌慌张张赶路,见了鼬精问道:“大鼬如何不来?”小鼬说:“他诱哄童儿,揭盖走了你们,他却被葫芦吸去。”这叫做:使却机心愚雅子,谁知自陷入葫芦。 万事劝人休计较,从来好事不如无。
三个蝙蝠怪听了道:“多亏你大鼬做了我们替头,总是可恨唐僧的徒弟使这机变心肠。如今说不得叫做一不做二不休,料他离了郡国,必到五盛庙前过。我弟兄三个久在庙中作威作福,要求地方祭祀,如今且回庙,再设个计策,夺了车子还你,抢他的经文柜担,叫他师徒空向灵山求宝藏,何能东土济群生。”小鼬精听得说:“三位作何计策?”蝙蝠怪说:“我兄弟原有五个,我三个在庙间,还有两个在东路五庄观做道童。如今我三个变做三只宝象,你便可变做个豢象的,在庙堂大泽中,只待唐僧没了车子,那时必借我等驮经,乘隙拐他的担子,有何不可?”
鼬精大喜,乃随着三个蝙蝠怪走回五蕴庙。正要作成福,只见殿后祥光万道,瑞气千条,妖魔见了吃惊道:“我只因两日外游,被孙行者捉弄,不知这殿后何事发这毫光?”乃隐着身来看,原来是两个僧道在内打坐,鼬精见了,乃向蝙蝠怪说:“观这两个僧道,必是久修有道行的正人,虽然我们邪不敢犯他,但不知他可有些神通本事,或是外貌有些毫光灵异,心中没甚神通。待我们捉弄他一番,便好设计夺唐僧的车子。”蝙蝠怪道:“将何法捉弄他?”鼬精说:“僧道家非贪即嗔,我同你四个变个酒色财气四种邪氛,捉弄他乱了心性,这是光消灭,那僧屋也难安。”蝙蝠怪道:“酒无用处,财易动贫,色必起淫,我们变这两宗试他,料他必入我们之计。”妖精说罢,乃变了两个美妇,手捧着两贯钱钞,走近后殿敲门道:“老师父开门。”只听得殿内那僧道叫一声:“妖魔,体得错用心机,堕落轮回六道。”鼬精见殿门不开,僧道在内说破了他计,乃退出庙门,专等取经的唐僧来到。
却说行者假葫芦吓走了鼬精,三藏道:“悟空,你这机心虽妙,但恐妖魔知道是假,少不得再来要车子,却将何计算他?”行者道:“师父,只走正路,莫要多疑,你看那前面树林中殿宇巍峨,必然是座庵观寺院。”八戒道:“近前去看,若是座寺院,我们且住下,问东土路程尚有多少。”行者道:“何必问,我老孙已知不远,只是这车子妖心未忘,恐夺将去,我们又要寻担子挑。”三藏道:“悟空,计骗了来的车子,我心亦未安。”行者道:“师父,便是我徒弟也不安于心,只因妖魔三番五次计算我们,不得不将计就计。如今借车子之力已走了数百里程途,若妖魔明明的来取,我老孙何苦留他的。”师徒正说,只见五蕴庙在前,三藏远远看山门一匾,上有三个“五蕴庙”大字,乃向行者道:“悟空,这庙堂齐整宽大,正好安住一日。”行者道:“八戒、沙僧,快把车子推起。”却不防鼬精与蝙蝠怪变了几个汉子,走近前来,一手扯住道:“那里来的贩货物僧人,岂不知我这庙宇街道不许推车碾坏,趁早卸下。”三藏听得,忙叫八戒、沙僧:“且停着莫推,这众人说得是。”行者笑道:“师父,这分明是取讨车子的又来了。”八戒道:“你那宝贝儿在那里?何不取出来吓他。”行者忙向腰中取出假葫芦,鼬精见了笑道:
“长老非医非道,葫芦药卖谁家?这物非你手中拿,想要吸妖怪,我们不怕他。”
行者见葫芦被妖魔说破,无计退他,乃叫八戒卸下车子。这汉子便你推我扯,把车子推到个空地。三藏忙叫八戒扯住白龙马垛,也卸下柜担,叫徒弟们看了,他却整了褊衫,走入山门。
只见那和尚依旧趋前,向三藏稽首道:“老师又必是东上取经圣僧,你的徒弟经文俱在何处?”三藏道:“师父如何知我小僧?”老和尚说:“我见圣僧庄严相貌非凡,必然就是。”三藏乃把手向山门外一指道:“师父,那阶头柜担便是经文。看守着的便是小徒。”老和尚见了道:“圣僧何故不到庙内卸担?”三法道:“因是车子推来,方才有几个汉子,阻却不容,说推车碾坏街道。”老和尚道:“圣僧休要错认,我这庙前那有阻车的汉子?”三藏道:“便是我徒弟也知他是妖怪。”老和尚听了道:“正是不差。久已望圣僧有个大徒弟善拿妖提怪,我这庙中近日不知是那里来了几个妖怪,吵闹我庙内僧人。且请圣僧殿堂住下,待我前去请你高徒。”
三藏依言进了殿堂,一时便有众僧来参谒,便有传知殿后比丘、金蝉的,他两个故意把殿后房门紧闭,在里面静坐。老和尚去请行者们,行者道:“老师父,我等看守经文担,不敢远离,若是有棍担,乞借三根与我们挑经便是盛意。”老和尚道:“必求师父庙内一坐,素斋供俸,还有一事奉求。”八戒道:“老师父有斋送到这里吃吧,有事便讲了何如下?”老和尚不肯,乃传了几个小和尚出来,叫他看守经担,定要请行者们进庙。行者把慧眼一观,却都是真和尚,只得同着老和尚进入庙中。
三藏见八戒、沙僧俱来,乃把眉一皱道:“悟空,你方才说妖魔夺了车子去,怎不防经担?如何丢了来庙?”行者道:“老和尚教众僧与我们看守着哩。”乃向老和尚问道:“老师父,你这殿堂怎么处处皆空,不塑位圣像?”老和尚道:“正为这一节,当年层层殿内俱有增塑城塑圣像,后来不知何怪偷移去了,只见青天白日,许多恶咤咤妖魔现形,要地方五牲祭祀,闹吵我庙内大小僧人不安。”行者道:“若是地方有祭祀,你庙中热闹,僧人得利,如何不安?”老和尚愁着眉道:“老爷你不知:妖魔颠倒,行事乖张。
行者听了道;“原来泥塑木雕的圣像不灵,容此妖魔作耗。”老和尚道:“正是圣像有灵,感应的圣增到此,定是与我们作主,驱除了妖魔,也是庙僧大幸,圣像必然重建。”行者听了道:“老师父放心,我老孙替你扫除妖魔,包你庙堂安静。”八戒道:“也要我们斋吃得如意。”老和尚笑道:“有,有。”乃叫众僧备斋。
却说蝙蝠怪同鼬精取了车子,见行者们进殿去,要来偷经担,只见众僧看守,那经担毫光放出,妖魔那里敢偷?蝙蝠怪问计鼬精,鼬精说:“你意原要变宝象盗拐他担子,如今庙旁现有张善人大泽,有两匹白象,何不设计驮了他担子去?”蝙蝠怪说:“有理,有理。我那两个蝠弟现在五庄现做道童,若驮了经担远投他处,料五庄观有空屋安顿,只叫唐僧无经回国,空身西还,那时我们仇恨方报也。”
却说行者吃了老和尚斋供,乃对唐僧说道:“师父和八戒们去看守经担,我徒弟既许了老和尚捉妖,必须与他驱除了,方才行路。”三藏道:“徒弟,车子取去了,经担也须计较怎挑。”老和尚听了道:“圣僧放心,我有一策甚便:离我庙十里,有个张善人,家有白象二匹,莫说五六个经担,便是十余担柜子也驮的去。只要圣僧们拜借他的,直送到你东土。”三藏听了大喜,便要去张善人家借象,只见庙门外摇摇摆摆来了一个老叟,后面跟着个后生,老和尚同众僧见了,慌忙上前去迎。
蝙蝠怪变了张善人,鼬精变了个后生跟着,他把两个蝙蝠怪变了两匹白象,牵在庙门外。这蝙蝠怪摇摇摆摆走进来,老和尚迎他到了殿堂,三藏一见,彼此行了个主客礼,这蝙蝠怪开口道:“圣僧远来,老汉有失迎俟,欲要请过寒家,恐路远不便劳动,闻得经担没有车子载行,家有白象两匹,尽可代车。若不弃嫌,载到本土,不枉老汉一种勤劳。”三藏道:“小僧为无物担经,正有意来拜求宝象,不意员外有此盛心,只是何以报德?但愿老员外积此功德,福寿无穷。”蝙蝠怪一面说,一面叫后生指引行者、八戒、沙僧,把经担载上来身。行者却把经担连马垛分作两象驮着,空下白龙马道:“师父来时,原乘此马,今日西还,叫你老人家步行,吃了多少辛苦,理当仍骑回国,方见艳面。”
三藏依言,谢了老叟并老和尚,方才要离庙前行,只见庙堂后屋走出两个僧道来,看着三藏道:“好一个志诚长老。”又看着行者道:“好一个机变心肠,怎么对着妖魔让他捉弄?”老和尚道:“谁是妖魔?一个张善人,经年庙中与我往来,今愿布施二象与圣僧驮载经文。你二位师父来我庙中,说与我捉妖怪,却静坐在后屋。圣僧来时,躲躲拽拽,紧闭屋门。我老和尚方疑你是妖魔,怎把个员外指做妖怪?”行者道:“老师父,你也莫管他。如今只除了你与我师父乃是个志诚长老,我们都是妖魔,只是送得真经回到东土,功成圆满,那时得证了正果。便是妖魔,二位僧道老师父,你也莫说师父的志诚,我老孙的机变,我这机变虽说近东士,不使用他,若遇着妖魔,却也丢弃不得,只怕更深。但愿的不遇妖魔,我这机变终还个平等无有。”
两个僧道见行者如此说,乃看着鼬精说:“谁人跟随白象?”鼬精道;“便是我这后生跟去。”只见那僧道笑道;“你好好跟着白象,那象安安稳稳驮着经文到得东土境界,管你后生福寿资身,白象化生人道;若有怠慢差迟,我两个前途等你!”看着老和尚叫一声“取扰”,望着三藏们叫一声“小心”,飞往前途而去。
三藏乃向老和尚问道:“此二位何来?”老和尚乃把两个来历说出,行者道:“师父,你只骑你的马,我们只押我们的经担,莫管这两个僧道,我徒弟久已认的他,只是经文到了本国,包管你也都认的他。”三藏只得上了白龙马,行者与八戒、沙僧紧跟着象,辞了老和尚与假员外,望前行路。这正是:
一心从道不疑邪,能使妖魔从正路。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五回 第六回 第七回 第八回 第十回 十一回 十二回 十三回 十四回 十五回
十六回 十七回 十八回 十九回 二十回 二十一 二十二 二十三 二十四 二十五 二十六 二十七 二十八 二十九 三十
三十一 三十二 三十三 三十四 三十五 三十六 三十七 三十八 三十九 四十 四十一 四十二 四十三 四十四 四十五
四十六 四十七 四十八 四十九 五十 五十一 五十二 五十三 五十四 五十五 五十六 五十七 五十八 五十九 六十
六十一 六十二 六十三 六十四 六十五 六十六 六十七 六十八 六十九 七十 七十一 七十二 七十三 七十四 七十五
七十六 七十七 七十八 七十九 八十 八十一 八十二 八十三 八十四 八十五 八十六 八十七 八十八 八十九 九十
九十一 九十二 九十三 九十四 九十五 九十六 九十七 九十八 九十九 一百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