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幻西游

猪八戒遂将从前之事,细细说了一遍。猪八戒听完,愈加欢喜道:“好好好!你既归正教,有了师父,又得师兄提挈,你须努力保师西行,求取真解,完我未了之案。”猪八戒道:“我如今不去了。”猪八戒道:“你既许了师父去,为何又不去了?”猪八戒道:“我前日只因没处寻父亲,一时肚饥吃人,被旃檀功德佛看见,再三劝戒,叫我皈依正教,跟随师父上西天,包管我有饭吃,故不得已而从之。今既得见父亲,父亲又天下净坛日日受享,儿子何不跟父亲各处去吃些现成茶饭,快活快活!又远迢迢去求解做什么?”猪八戒道:“这就差了!俗语说得好:公修公德,婆修婆德。我往西天受了许多辛苦,今日方才受享;你一日功行也无,如何便想坐食?况且各坛供献皆是馨香之气,惟成佛后方知受享此味;你如今尚是凡胎,那些空香虚气,如何得能解馋?要贪饱食,还须人间谷食。休生退悔,求解功成,管你受用不尽。”猪八戒听见说受用空香虚气,便不言语。行者因说道:“师弟此来,原非为嘴。只因西方路上多妖,手无寸铁,难以西行。闻师叔九齿钉耙久在西方路上驰名,今已证果,要他无用,何不传于师弟去保护师父,一以显师叔世代威风,一以全师叔未完功行,岂不美哉!”猪八戒听了追悔道:“钉耙是有一柄,只恨你来迟,如今不在身边了。”行者道:“利器乃修身之本,为甚不在身边?”猪八戒道:“只为朝夕净坛,用他不着,已被自利和尚借去种佛田了。”猪八戒道:“借与他不过暂用,何不讨来?”猪八戒道:“要讨也不难,只是我没闲工夫去寻他。”行者道:“他在何处?种甚佛田?只要师叔说得对帐,等我同令郎去寻他讨,不怕他不还。”猪八戒道:“这佛田虽说广大,其实只有方寸之地,若是会种的,只消一瓜一豆培植,善根长成善果,终身受用不尽,连我这钉耙也用不着。不料,这自利和尚志大心贪,不肯在这方寸地上做工夫,却思量天下去开垦,全仗利齿动人,故借我钉耙去行事。莫说地方广大难寻,就是寻见他,他也不肯还你。”行者道:“师叔说哪里话!物各有主,难道怕他赖了不成?天下虽大,毕竟有个住处。”猪八戒道:“贤师侄既有本事去讨,我就指点你去。他一向住在西方清净土,近闻他又在正南万缘山下造了一座众济寺,十分兴头。那和尚喜入怕出,你去讨耙时,须看风色。”行者道:“这个不消分付。”猪八戒说完,就要别去,猪八戒扯住不放道:“生不见亲,才能识面,怎么就要去了?”猪八戒道:“你既归正道,相见有时,我已成佛,岂肯以凡情留恋!”猪八戒道:“纵不留恋,有何法语也须分付几句。”猪八戒道:“我虽以功行证果,却不知佛法,也没甚分付。只要你努力向前,不要呆头呆脑象我懒惰就是了。”说罢,驾云赴坛去矣。行者与猪八戒商量道:“要寻自利和尚,今夜迟了,去不及,且回去见过师父,明日求他再住一日去寻方妥。”猪八戒道:“师兄说得是。”随各驾云竟回佛化寺来。此时,唐三藏尚打坐未睡,二人同到面前叫道:“师父,我二人回来了。”唐三藏道:“你二人如何这时候才回来?曾见净坛使者讨的钉耙怎样了?”行者道:“他父亲虽然寻见,钉耙却讨不来。”唐三藏道:“为何讨不来?莫非他父亲舍不得钉耙么?”行者道:“为因无用,借与别个自利和尚去种佛田了。”唐三藏道:“就是借去,也还讨得。”行者道:“正为要去讨,恐怕师父记挂,只得回来禀知,求师父再住一日,明日好去讨来。”唐三藏道:“若是讨得来,便再住一日也无妨。”说罢,大家睡了。
  到次日,天才微明,行者就与师父说知,竟同猪八戒驾云往正南上一路找寻而来。不多时,果见一座高山拦路,心中暗忖道:“这想是万缘山了。”因细细观看。这座山虽然高大,却上不贴天,下不着地,只活泼泼虚悬在半空之中。周围足有数千余里,一望人烟凑集。看山中回抱着一座大寺。二人走到寺门前一看,只见那额上题着“万缘山众济寺”六个大字。二人欢喜道:“凑巧,一寻就着。”遂同走进寺来,撞见个香火道人问道:“你二人何来?”行者道:“我二人特来要见自利老师父。”香火道:“来见老师父,莫非有甚布施送来?老师父出门去了,有布施就交与我吧。”行者道:“布施虽然有些,要亲自送与师父,还有话说;且问你,老师父出门为何这等早?”香火道:“五更天就出门催布施了。你二人就要见老师父,可山前山后各处顽耍顽耍,他也就回来吃早饭。”行者与猪八戒听了,遂各处闲看。
  先走到大殿上,中间虽供着三尊大佛,炉中也不见香,台上也不见烛。再走到禅堂里,两边虽铺着许多禅床,却并无一人安担。复走至两廊及后院,只见处处皆有仓廪,仓廪中的米麦尽皆堆满。猪八戒看见,因说道:“这寺里怎么这等富盛?”行者道:“想是佛田丰熟,故收成茂盛。”猪八戒道:“若是佛田丰熟,钉耙有功矣!佛田不知在何处?我们去看看。”因问道人,道人指点道:“就在此山正当中。”二人团团走去,只见那一块佛田隐隐在内,虽不甚大,却坦坦平平,无一痕偏曲。行者道:“这佛田果然膏腴,怎不见有一人在上面耕种?”二人复走近前观看,猪八戒道:“不但无人耕种,连稻禾也不见有一条,稻种也不见有一粒,竟都荒废了,却是为何?”行者也惊疑道:“若象这等荒芜,这些米麦却是哪里来的?”因复走回大殿要问人,忽见自利和尚引着许多人载了无数粮米回来,或是人挑,或是车载,或是驴驮,拥挤一阶。自利和尚叫管事僧或上仓或入廪,都一一收拾停当,打发了众人。行者与猪八戒方才上前施礼道:“老师父,问讯了。”自利和尚只认做送布施的,忙答礼笑说道:“二位何来?不知是要开缘簿,还是勾销布施?”行者笑道:“我们也不要开缘簿.也无甚布施勾销,却是来讨故物的。”自利和尚听见说讨故物,便登时变了面孔道:“我这万缘山众济寺,一草一木皆我手植,一颗一粒皆佛田所种,有甚故物是你的?却来冒讨!”行者道:“老师父不必着急,若没有怎好来讨?若有时却也赖不得。”自利和尚道:“且莫说东西,连你二人我也认不得。”行者道:“我二人你虽认不得,净坛使者猪八戒你岂认不得?”自利和尚道:“净坛使者认是认得。若说别个还不可知,若说那猪八戒,他倚着做了净坛使者,每日只张着嘴吃别人,再有何物肯放在我处,叫你二人来讨?”行者道:“净坛使者别物有无,我也不知;是他这柄九齿钉耙,在西方路上降妖伏怪,谁人不知?难道他是无的!”自利和尚道:“他钉耙虽是有的,却与我有甚相干?”行者道:“他说已借与你,怎说没有了?”自利和尚道:“是哪个说的?”行者道:“就是净坛使者自家说的。”自利和尚道:“既是他自己说的,何不叫他自家来讨?却要你二人出力!”行者指着猪八戒道:“他也不是外人,就是净坛使者猪八戒的嫡亲儿子,叫做猪八戒,因重要到西天见佛拜求真解,故此来讨。”自利和尚道:“我从不听见说净坛使者有儿子!如何假冒?”猪八戒听见说他是假冒便急了!赶上前,一把扯着自利和尚,笑道:“你这老和尚忒也惫懒!借了钉耙不肯还人,转说我是假冒。钉耙事小,假冒事大,我且与你同去对会对会,看是假冒不是假冒!”自利和尚道:“谁管你假冒不假冒,只是他一个降妖伏怪的钉耙,我又不去求经,借他何用?”猪八戒道:“我父亲亲口说是借与你种拂田,为何欺心说没有?”自利和尚道:“若要借种佛田,一发荒唐了!莫说我这佛田是个名色,不过引人布施的意思,原不曾十分耕种;就是十分耕种,我闻他那钉耙有五千四百斤重,哪个有这些力气去使他!你们想一想就明白了。”行者看见老和尚白赖,因改口说道:“老师父说得明白,我们也是人传说的;既不在老师处,我们去吧。”猪八戒还要争执,行者道:“呆兄弟,老师父这等一个大宝刹,难道赖你一柄钉耙不成!想是我们误听了。”自利和尚听见行者如此说,方欢喜道:“还是这位师兄通情达理,请坐奉茶。”行者道:“不消了。”遂扯了猪八戒同出寺来。到了寺外,猪八戒埋怨行者道:“明明是这和尚藏起,如何不问他要?”行者道:“这和尚既起欺心,又无对证,任你坐逼,怎肯又拿出来?莫若你躲在外边,等我变化进去,打探着钉耙下落,再问他要,他便赖不得了。”猪八戒听了欢喜道:“有理,有理。”遂将身躲入林中。
  行者转身回来,看见米仓里许多米虫飞来飞去,他就摇身一变,也变了一个米虫儿,竟飞入寺内。只见自利和尚正在那里叫徒弟把钉耙藏好。徒弟道:“钉耙藏倒容易,只怕净坛使者自家来讨,却怎生回他?”自利和尚道:“猪八戒若自来,我只躲开了不见他,他净坛忙不过,哪有工夫等我。”徒弟道:“我们这佛田又不种,就是种,这钉耙又重,没人使得动,要他也无用。何不还了他?”自利和尚道:“你原来全然不晓得,我们做和尚的全靠有‘佛田’二字耸动天下,怎么不种?如今荒芜了也是没法。”徒弟道:“师父要种就种,怎么没法?”自利和尚道:“种佛田与种人间之田不同。”徒弟道:“有甚不同?”自利和尚道:“这佛田土地最坚最厚,地方看来虽不过方寸,肯种时却又无量无边;且恶草蔓蔓,非有此降妖伏怪的大钉耙来,哪可种得!”徒弟道:“既有了钉耙,为何连年又不种?”自利和尚道:“钉耙虽有,还少一个大力气之人,所以暂止。闻说广募山有一个苦禅和尚,甚有力气,大可种得,我屡屡托人寄信去请他,他已许了来,尚未见到;他一来就佛田开垦起来,则我们这众济寺一发又兴起了。”徒弟道:“就请他来一个人,能种得多少?”自利和尚笑道:“还亏你要做和尚,怎这等痴呆!佛田中事不过有些影响,只要有人在田上略锄锄耘耘,便是苗而不秀,秀而不实,也要算做广种了。”
  行者听了忙飞出寺来,现了原身,与猪八戒将前话说了,大家欢喜,因算计自变作苦禅和尚,叫猪八戒变做一个鹗化道人,同摇摇摆摆走进寺来。香火看见问道:“二位师父何来?”行者道:“快去通报,说是苦禅师父同鹗化道人来拜望。”香火进去报知,自利和尚大喜,忙走出来,迎入禅堂坐下。因问道:“哪位是苦老师?”行者道:“小僧就是。这位是敞同道鹗化道者。”自利和尚道:“久仰苦老师德望,无由相见,屡寄声拜恳,日望降临,今方得会,不胜欣幸;又蒙鹗师同临,更感不胜。”苦禅和尚道:“本不当轻造,因承屡命,只得奉偈,不知有何见教?”白利和尚道:“也无别事,只因荒山有几亩薄田,甚是膏腴,为天下闻名。不期名虽闻于天下,其实荒芜久矣。”苦禅和尚问道:“既成膏腴,为何转至荒芜?”自利和尚道:“有个缘故,只为这佛田土地坚硬,寻常农夫种他不得,必得一两个大力量之人,方才可当此役,屡屡访求,并无一人。只闻得苦老师愿行洪深,力量又大,故斗胆奉恳。若蒙慨然身任其事,将佛田种熟,这个功德却也不小。不识二位台意允否?”苦禅和尚道:“广种佛田,正是我僧道之事,又蒙老师相招,怎敢推托!佛田在哪里?我们就去看看。”自利和尚见二人允了,满心大喜道:“二位远来,且请用过斋看。”一面叫徒弟备上盛斋,饱餐一顿,然后领到后面佛田上去观看。
  苦禅和尚看了道:“这等膏腴田地,我等尽力种将起来,怕不收他千箱万廪!但此田坚厚有力,不知可有趁手的田器?”自利和尚遂叫众杂工去搬了许多锄头、镐、钁、犁耙之类,堆在他前,叫他二人观看。二人看了笑道:“这样脆薄东西,如何种得佛田?”因拿起来,长的撅做两截,短的裂做两半,其余大大小小均撅得粉碎!自利和尚看了大喜道:“二位老师法力甚大,方是耕种佛田的罗汉,果然名不虚传!幸我老僧收藏得一件绝顶大大宝物在此。”苦禅和尚佯问道:“是件什么宝物?”自利和尚道:“老师休问,待我叫人抬出来与二位看,包管中意。”因分付徒弟们,叫七、八十个杂工进去,绳索杠棒,吆天喝地的将钉耙抬了出来,放在地下,只见霞光万道,瑞霭千条。猪八戒看见,满心欢喜,忍不住跑到跟前,两只手提将起来掂一掂道:“正趁手好使。”遂丢开架子,左五右六的舞将起来。舞到妙处,众人一齐喝彩。猪八戒然后现了本相,对自利和尚道:“你说不曾借钉耙,这是哪里来的?”自利和尚看见是猪八戒,又羞又气,又夺他不来,只得扯着行者道:“苦老师,你怎么叫他变鹗化道人来骗我?”行者笑一笑,将脸一抹,也现了原形道:“你再细看看,我可是苦老师?”自利和尚看见,气得目瞪口呆,话也说不出。行者将手一撒,把自利和尚推跌在半边,遂同猪八戒驾云而起,道:“扰斋了!这钉耙等我们去西天求解回来,再借与你种佛田吧。”自利和尚忙爬起来看时,二人已冉冉腾云而去。正是:
  空里得来,巧中取去。
  不知此后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第十三回 缺陷留连 葛藤挂碍
  语云:
  恶恶恶,真惨虐,若要除之须痛割,倘放松时祸乱作。不是被他磨,定是受他缚,一到缠身摆不脱。所以髋髀施斧凿,软款仁柔用不着。四夷之屏恩不薄,杀戮蚩尤诚圣略。寄语当权应揣度,千里毫厘不可错。
  话说行者与猪八戒用智赚得钉耙到手,哪管自利和尚死活,竟自驾云回佛化寺来。到得寺中,唐三藏方用午斋,看见猪八戒担着钉耙同行者欢欢喜喜回来,因问道:“那自利师父倒也忠厚,就肯还你的?”一戒道:“那和尚最不忠厚,见我们说起讨钉耙,他只是一味胡赖。亏师兄算计,变化了进去,方才赚得回来。”就将前事细说一遍。唐三藏听了,叹息道:“如此设心,种那佛田何用!”行者道:“他佛田虽有,何尝真种?不过借佛田名色骗人布施而已。”唐三藏又叹息道:“佛教本自慈悲,被这些恶僧败坏,竟弄成一个坑人的法门了。此真解不可不速求也。我们事已完,快收拾去吧。”就要起身。众僧看见行者有此神通,又收了猪八戒,将唐三藏敬如活佛,又苦留了半日。到次早方收拾出门,众僧还要留住等点石来拜谢,唐三藏哪里肯住。行者将行李结束做一担,叫猪八戒挑了,然后扶唐三藏上马。唐三藏辞了众僧,同两个徒弟欣然向西而去。正是:
  一心知有佛,见佛取真解,
  作速往西去,心忙不敢停。
  唐三藏奉旨取解,菩萨护持,又收伏两个有神通的徒弟同行帮扶,心下无挂碍,放下诸念,安然前进。幸喜一路平安,行有月余,不是山顶观云,就是岭头望月,师徒们毫不觉得辛苦。唐三藏因对行者说道:“我闻得观世音菩萨曾踏勘长安到灵山,说有十万八千里之遥,若以一日百里算来,也只消三、四个年头便走到了,为何当日玄奘佛师就去了十四年?”行者道:“闻他一路上妖妖魔魔苦历了八十一难,方才行满,所以耽搁了。”唐三藏道:“我想天下哪所妖魔?不过邪心妄念自生妖魔耳!我与你正性而行,死生听之可也。”行者道:“师父说得是。”正说不了,只见坦平大路忽裂了一条大缝,陷倒马脚,将唐三藏翻筋斗跌了下来。慌得行者连忙上前搀了起来,说道:“怎么平地被跌?”猪八戒看见,也放下行李,扯起马脚道:“原来地下有条裂缝,师父怎不看看走!”唐三藏也只道地下有裂缝,不曾留心看得,所以被跌。及自爬起来,抖抖衣服再细看时,地下依旧坦坦平平,哪里有甚裂缝。师徒三人看了俱大惊道:“这真作怪了!”想了一会没处看头,只得又扶唐三藏上马前行。此时,行者恐防有失,便紧贴着唐三藏的马身而行;行不上一里多路,忽马前又现出一个大坑,连人带马都要跌了下去,幸得行者手眼快,一把将唐三藏抓住,未曾跌入去。若是跌入去,虽不死也要伤残,又亏马是龙驹,一跃而起,不致损伤。师徒三人忙忙收拾好了,那陷坑又不见了。三人十分惊疑。唐三藏遂不敢上马,因同着行者、猪八戒步行。
  此时,日已平西,行者因跳在空中一看,见路左一带林子里有人家,遂落下来与唐三藏说道:“这条路有些古怪,今日天也不早了,这林子里有人家,我们且去借宿了,问个明白,明日再走不迟。”唐三藏道:“徒弟说得有理。”因弯弯曲曲转入林子里来。那林子里果是一村人家。但见:
  三家临水,五舍沿山。临水的杨柳风来门径绿,沿山的松茑云绕户庭幽。有几家驱牧牛羊自成村落,有几家闲驯鸟雀飞啄阶除。小巷里趁日色渔人晒网,大田内乘雨水农父张犁。花深处布帘悬影卖酒人家,石坳中铁斧飞声采薪樵客,谁家豚栅正对鸡栖,何处禽喧不闻犬吠。乳臭小儿鼓腹而肆嬉游;伛偻丈人倚树而谈经济。虽不到上世高风,也要算人间乐地。
  他师徒到得村中,不见寺院,就在一个大庄院门首行者牵住了马,猪八戒歇下了担。唐三藏下了马,正打帐入去借宿,只见对庄松树下两个老者在那里下象棋。一个老者忽看见他师徒三人在庄前立住,因起身走来问道:“三位师父何事到此?”唐三藏看见,忙回身打个问讯道:“老居士,贫僧稽首了。”那老者慌忙答礼道:“老师父,不象是我近处人。”唐三藏道:“贫僧乃东土大唐天子遣往西天,见活佛拜求真解的。今路过宝方,因天色晚了,又寻不见寺院,欲借贵庄暂宿一宵,明日早行。敢求老居士方便。”那老者听见说是唐朝的,且不答应他肯借宿不肯借宿,先将他身上估了一回,又将马也看看,因说道:“三位不象远来的。”唐三藏道:“实是远来的,为何不象?”那老者道:“既是远来,为何一路来人马并无损伤?”唐三藏道:“一路来跌是跌了两次,幸有小徒护持,不致损伤。贫僧此来虽为借宿,正要问被跌之故。”那老者才笑嘻嘻说道:“既跌过也就是了,请里面去好说。”一面拱唐三藏三人入去,一面又招那下棋的老儿道:“这三位是唐朝来的高僧,也来会会。”那老儿遂欢欢喜喜同唐三藏一齐走进庄来。
  到客堂中各各施礼,分宾主坐下,奉过茶,主位的老者因问道:“三位老师大号?”唐三藏答道:“贫僧法名大颠,蒙唐天子又赐号半偈。”因指着行者两个道:“这是大顽徒孙行者,这是二顽徒猪八戒。”随问:“二位老居士高姓大号?”主位的老者答道:“我在下姓葛,贱名叫做葛根。”因指着那个老儿道:“这就是敝亲家,他姓滕,尊讳叫做滕本。我东边这村叫做葛村,往西去二十里那个村叫做滕村。这两村中虽不少有上万人家,却都是葛、滕两姓,并无一个杂姓人家。几遇婚姻,不是滕家嫁与葛家,就是葛家为滕家娶去。所以牵牵缠缠,是是非非,竟成了千古的葛藤了。”唐三藏道:“这等说来,二位老居士俱是世族了。但不知贫僧一路来为何明明坦道忽裂成坑堑,使人遭跌,这是为何?”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五回 第六回 第七回 第八回 第十回 十一回 十二回 十三回 十四回 十五回
十六回 十七回 十八回 十九回 二十回 二十一 二十二 二十三 二十四 二十五 二十六 二十七 二十八 二十九 三十
三十一 三十二 三十三 三十四 三十五 三十六 三十七 三十八 三十九 四十 四十一 四十二 四十三 四十四 四十五
四十六 四十七 四十八 四十九 五十 五十一 五十二 五十三 五十四 五十五 五十六 五十七 五十八 五十九 六十
六十一 六十二 六十三 六十四 六十五 六十六 六十七 六十八 六十九 七十 七十一 七十二 七十三 七十四 七十五
七十六 七十七 七十八 七十九 八十 八十一 八十二 八十三 八十四 八十五 八十六 八十七 八十八 八十九 九十
九十一 九十二 九十三 九十四 九十五 九十六 九十七 九十八 九十九 一百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