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幻西游

黑孩儿太子,因知猪八戒是玉面娘娘冤家,要杀他报仇,恐怕留下孙行者师徒,终成祸患,故算计要点些阴兵连夜去害他,又恐怕行者有本事,轻易害他不倒,只得禀知娘娘,悄悄将父王的鬼兵符偷了出来,亲到营中挑选一队魔兵,叫他前到刹女行宫捉拿三个和尚,又叫他人尽衔枚,不可吆天喝地使国王得知。众魔兵奉令,遂一阵阴风都拥到刹女行宫来。原来这魔兵虽是一队,却原有一个队长作总领,管着众魔。到了行宫,总魔就分付众魔道:“我闻得内里的和尚虽只三个,却是从东土来的,定然有些道行,不可轻易去撩拨他,使他做了准备。”因先叫出两个精细魔来分付道:“你可悄悄进去,打探那三个和尚如今在里面做什么?”精细魔得了令,就轻轻走到后楼,见无人在楼下,又轻轻走上楼来。到了楼上一张,只见琉璃灯下端端正正一个和尚,盘膝裹脚在那里打坐哩!满面佛光,映着玻璃灯光,照得满楼雪亮。二魔不敢上前,躲在旁边偷看,那和尚虽端然不动,却隐隐有些可畏。看了半晌,不见那两个,只得又踅到东一间来寻看,只见一头一个都睡在那里面。欲要上前细细观看,当不得他神气充足,逼得人不敢近身,远远看见相貌古怪,有些害怕。只得悄悄走下楼来,报与总魔道:“果有三个和尚,一个打坐,两个睡觉。那打坐的虽有道行,十分可畏,还生得纯眉善眼。那两个睡觉的形容甚是古怪,只睡着了,远远望去还令人害怕,若打醒他,动起粗来便了当不得,决不可恶取,只好弄法儿迷乱他的真性,方可下手。”总魔道:“这说得是,就依你。先以美色戏弄他,次以怪异唬吓他,再以威武屈伏他。等他心神一散,便好捉拿了。”遂分付众魔扎住在大殿上,却一起一起的依计而行。
  却说唐长老,眼观鼻,鼻观心,正坐到定生静、静生慧之时,忽见二魔窸窸窣窣在旁窥看他,就知有魔来了,愈把性儿拿定。不一时,忽见几个美妇人走到面前,十分标致。怎见得?但见:
  樱桃口,杨柳腰,引将春色上眉梢。腮痕分浅杏,脸色借深桃,豆蔻芳香何足并,梨花浅淡不能描,看来还比牡丹娇。
  那几个美妇人笑嘻嘻看着唐长老问道:“老师父是哪寺里来的,法号什么?这样寒天不去睡,却冷清清独坐在此处,我姊妹们却看不过意。”唐长老低着头,垂着眼,就象不曾听见的一般。那美人又说道:“这楼上空落落的,只管坐着做什么?我下面有的是暖烘烘的房儿,华丽丽的床儿,香喷喷的被儿,软温温的褥儿,长荡荡的枕儿,何不甜蜜蜜睡他一觉儿,却痴呆呆坐在此处?就立地成佛也要算做吃亏了,何况从来做和尚的一千个倒有九百九十九个是落地狱的!你还是个解人儿,怎不回头?”唐长老任他花言巧语,只不开口答应。那美妇人你一言我一语说了半晌,见唐长老只当耳边风,便恼羞变成怒,带骂带嚷道:“这和尚原来不中抬举,不识好,我姊妹们这样苦劝只是不理,只怕我们去了,你独坐在此还要惹出祸来哩!”大家口里喃喃的贼秃长,贼秃短,一路骂下楼去了。
  不一时,只听见楼梯响,又走出几个来。细看这几个,却与前边美妇人大不相同。怎见得?但见:
  一个个形容怪恶,或高扬青脸,或乱列獠牙;又有几个相貌稀奇,或直冲赤发,或倒卷黄须。铜铃样豹眼,睁起看人寒凛凛;铁锤般拳头,指来相对冷阴阴。肚皮大,臂膊粗,走了来一团暴戾;耳朵尖,鼻梁塌,望将去满面歪斜。攒着眉,如啼如哭,果然难看;开着嘴,似嗔似骂,其实怕人。指为鬼怪,而鬼怪不如斯之奇丑;认是禽兽,而禽兽岂若是之多媸。
  闻人传说,未免吃惊;狭路相逢,定须吓杀!
  这一班恶人走到面前,便跳的跳,舞的舞,乱指乱搠道:“好大胆的和尚!自古入国问禁,既到我国中,怎不朝王?却纵容徒弟诓骗饮食。你那长嘴大耳的徒弟已被拿去,明日要杀!快走起来,我带你去请罪,或者可救。”唐长老坐着,心下明明听见,却似泥塑木雕,全不动念。那一班恶鬼又指着骂道:“好贼秃!你推聋装哑不言语,难道就饶了!你快扯他起来,绑了去见小大王。”众人口里虽恶言恶语,要拿要捉,跑来跑去,只是不敢近身。唐长老见此光景,一发正定了心性,毫不理他。众鬼乱了许久,没法奈何,只得渐渐散去。
  不多时,忽又听得楼梯边汹汹人声,早拥挤了一楼的兵将,或刀或枪,皆拿着利器,要斫要杀的乱个不了。唐长老初犹正性却邪,听见只做不听见,看见只做不看见;后来性正了,竟实实不睹不闻。众魔耀武扬威缠了半夜,绝没入头处。看看天亮,总魔心慌,只得大叫一声道:“贼和尚!你倚着阳人,说我阴兵奈何你不得,待我禀过国王,差正兵来拿你去,叫你死无葬身之地。”群魔见总魔怒叫,也就齐喊一声助威。不期这一声喊叫,早把个行者惊醒,一骨碌爬将起来道:“甚人吆喝!”急走出房来,只见许多兵将挤满一楼。但见:
  人人仗剑,个个持刀。仗剑的咬牙切齿,持刀的怒目横眉。这个叫快拿来碎尸万段,那个叫绑将去沥血斩头。你跑过东,无非做唬吓之势;我跑过西,只要扬杀伐之威。指的指,搠的搠,何曾歇手?骂的骂,嚷的嚷,绝不住声。冷飕飕,寒凛凛,无非鬼国英雄;黑沉沉,乌惨惨,信是魔王世界。
  行者看见许多兵将,不知是人是鬼,俱围着唐长老作恶,心下大骇,急扯出金箍铁棒大叫一声道:“什么泼魔?敢恃众倚强侵犯吾师!不要走,且吃我一棒!”众魔急回头,看见行者铁棒打来,势头甚猛,哄的一声都往楼下跑个干净。行者忙看师父,却端坐无恙。众魔跑散,便也不来追赶。沙僧听见行者声唤,也连忙提禅杖赶出房来。唐长老看见徒弟出来,众魔散去,因问道:“徒弟呀!此乃城郭之中,又非山野幽僻之处,为何有此魔怪?”行者道:“我正想不出,莫非老师父心邪惹了出来的?”唐三藏笑道:“若是我心邪惹来,必为邪心惑去,安能端坐无虞?”沙僧道:“这个真亏师父有手段!”唐长老道:“我有甚手段?不过以正却邪耳!”
  师徒正说处,不觉窗外生白。唐长老看见,忙起身说道:“天已明了,此处似非善地,我们起早收拾去罢。”行者道:“师父所见不差。沙弟你收拾行李,我同师父先下楼去,叫起呆子来。”沙僧答应了,行者就同师父下楼来。到了楼下,四处找寻猪八戒,只见壁边铺着一地草,龙马系在廊下柱上,却不见猪八戒。心下猜疑道:“定是外面出恭去了。”寻了一歇,沙僧行李已收拾下来,只不见猪八戒进来。遂走出行宫门外,各空地与粪坑找寻,哪里有个影儿?又等了半晌,绝不见人。行者着急道:“这又作怪,难道逃走了?”沙僧道:
  “逃走未必,多管是瞒着我们去买嘴吃了。”唐三藏忽想起来,着惊道:“不好了!猪守拙果被人拿去了。”行者道:“师父怎么得知?”唐长老道:“夜间那些魔怪,曾说我纵容徒弟诈骗饮食,被人拿去,明早要杀。我只认是魔鬼唬吓之言,今找寻不见,必是真个被人拿去了。”行者道:“那呆子好不有蛮力,哪个轻易捉得他倒?就是被人算计捆缚了,他要吆喝几声,岂有悄悄与他拿去的道理。”大家正在疑疑惑惑,忽老道婆走出来说话:“老爷们怎起得这等早?”唐三藏道:“急于西行,故此起早。”老道婆道:“既是要去,待我再煮些粥儿与老爷们吃了好走路。”说罢,就要撤回身往厨下去。行者拦住道:“粥倒不消吃,我且问你,你这里是个什么国度?国王却是何人?为何夜间有邪祟迷人?”老道婆听了微笑道:“老爷,你们是过路师父,吃了粥快走,脱离此地便是了。国王、风俗,问他做甚?”行者道:
  “不是也不问,因昨夜那长嘴大耳的师父,如今不见了。有人传说,因买饮食被人捉去,故此动问。”老道婆听了大惊道:“佛爷呀!你们昨晚到来,我见你是中国活人,为何走到此处?就有些替你们担忧,今果然弄出事来却怎么处?”行者道:“有甚事,你不须大惊小怪,只对我说明白了就不打紧。”老道婆道:“如今不得不说了。我这国叫做罗刹鬼国,国王叫做大力鬼子。这一国的百姓,虽做买做卖、穿衣吃饭与世上一般,若以轮回六道论来,却实实不是人。老爷们从中国远方来,自然是胎生谷长的圣人,怎么与此辈看做一类?故老身昨夜单煮些薄粥供养佛爷们,因知那些鬼食不是你们吃的。那位长嘴老爷昨晚嫌粥薄,咕咕哝哝,想是吃不饱,又去吃鬼食,故被众人暗算了。”行者道:“这不消说,一定是如此了。还问你,我师父昨夜不曾睡,在楼上打坐,忽有许多魔怪来侵犯戏侮,幸我老师父道高德重,侵犯不得去了,却是哪里来的?”老道婆道:“老爷你不知,我这国王有一个黑孩儿太子,乃是国王爱妃所生,十分宠爱;这太子却性好游荡,每日带着许多随从,专门寻吵闹,作戏耍。昨日老爷们入城,想是有人看见,传报他得知,故夜里遣魔兵来调戏。”行者道:“你怎知定是太子遣来?”老道婆道:“这些魔怪皆是营中兵将,不奉主命,等闲不敢乱出。国王乃一国之主,岂有遣魔兵戏人之理?他人又遣不动,以此推想,故知是太子弄的虚头。”行者道:“这都是了,只是你在此居住,端的还是人是鬼?”老道婆道:“老身是人。”行者道:“你既是人,哪些儿贪恋,却住在此鬼国?”老道婆道:“老爷问得不差,老身住此,实实有个缘故。此去东南千里,有个翠云山,山中有个女仙,名唤罗刹。俗云:一子出家,九子升天。因罗刹成仙,故他丈夫大力王遂在此间开了个鬼国,做了个鬼王。这国王因感罗刹仙成全之德,故造这所刹女行宫以报其德;罗刹仙因嫌这些鬼人奉侍不恭,特遣老身在此焚修,故老身不得不在此住。就是昨晚煮粥的粮米,都是翠云山带来的。”
  行者听了道:“原来有这些委曲,不打紧。沙弟可好生护持师父,等我去问国王要人。”唐长老道:“他虽为鬼王,却也是一国之主,不可轻觑。”行者道:“师父不必多虑,一个鬼王也要放在心上?我去了就来。”遂走出行宫,访知国王的宫阙在正北,因提了铁棒一径寻将来,远远的望见:
  宫殿巍峨,御街宽敞。重门朱户,俨然帝阙规模;碧瓦黄墙,大有皇家气象。慢言鬼国,却无马面牛头;虽是冥王,亦有龙骧虎卫。但晓色阴阴,仙掌乍开,若无红日照;曙光隐隐,旌旗初动,不见彩云生。御炉内非香烟而氤氲不散,疑乎别是一天;丹墀下亦衣冠而济楚如常,谁知其为九地。
  行者走到朝门,见许多官员正在那里早朝,他不管好歹,将铁棒指定阙门大声高叫道:“好泼鬼!黑夜里盗拐了佛家弟子,却躲在这里称孤道寡。早早出来纳命,免得我孙老爷动手。”那些早朝的鬼官,看见行者形容甚怪,声势甚凶,都吓得跌跌倒倒,东西跑散;只有黄门鬼与镇殿将军不敢逃躲,只得上前问道:“你是何处野人?全不知礼法!这是国王宫阙,就有冤苦,也须细细说明。待我等与你奏知大王,听候发落,怎敢吆天喝地自取罪戾!”行者道:“既是国王,为何遣魔兵半夜迷人?又乘机盗拐我师弟猪八戒,藏在何处?快早早送出来还我,还是造化;若稍迟延,我这铁棒无情,叫你一国人死了又活,活了又死!”黄门鬼听了,吓得魂胆俱无,只得叫镇殿将军拦住宫门,自己慌忙跑入丹墀,战兢兢的奏道:“我王祸事,我王祸事!”大力鬼王在宝座上看见黄门鬼这般光景,问道:“有甚祸事?可细细奏明,怎这等惊慌?”黄门鬼定了神方奏道:“朝门外,不知哪里来了一个楂耳朵、尖嘴缩腮的恶和尚,说大王半夜里盗拐了他的师弟来了,手拿一条铁棒,在那里打着要人哩!”大力王道:“好胡说!我为一国之主,出入皆有警跸护卫,怎肯半夜来拐他一个和尚?莫非走错了,叫他别处去寻。”黄门鬼领了王命,只得大着胆出来,回复道:“大王有旨,说大王乃一国之主,岂肯盗拐和尚?想是走差了,叫你别处去寻。”行者想一想道:“是你国王也未必得知,只叫他去问黑孩儿太子,便自然晓得了。”黄门鬼只得又禀知大力王,大力王听了,沉吟想道:“这或有之。”遂大怒传旨,立等宣犁骍太子上殿。
  去了半晌,太子不见来,早有两个宫娥来奏道:“娘娘在后殿请大王议事。”大力王道:
  “议何事?”因起身到后殿来,才走进殿,早见玉面娘娘满面上如梨花带雨,哭拜于地道:
  “望大王与妾报仇!”大力王大惊,连忙搀起道:“爱妃与谁有仇要我报复?可快快说明,我自当出力。”娘娘道:“不是别人,就是昔年害我性命的猪八戒,今日狭路相逢,被黑孩儿捉倒。望大王与妾断骨刳心,以报前仇,断不可听信人言,放了他去!”大力王道:“爱妃莫非错了!那猪八戒因求经有功,已证果为净坛使者,每遇人家施食,我往往见他净坛,岂有被孩儿捉住之理?”娘娘道:“虽不是猪八戒正身,却也是他子孙;报他子孙,就如报他一样。”大力王道:“爱妃何以知是他子孙?”娘娘道:“不但是他自家供称,只那一张莲蓬嘴,两只蒲扇耳,便是确据了。”大力王道:“若果是他子孙,自然不肯轻放。但他有个师兄,在宫门外罗唣要人,却如何回他?”娘娘又哭奏道:“当时大王山居尚有威风,为了一柄扇子,与孙行者百般赌斗,不肯借他;今已登王位,转这等怕人,不肯为妾报此深仇。大王昔日威风哪里去了?”大力王被玉面娘娘激了几句,满脸通红,只得说道:“爱妃不消着急,等我去问他就是。”仍走出大殿,分付黄门鬼道:“你快去回那和尚,只说我大王再三细查,并无人拿你的师弟,你可到别处去找寻。”黄门鬼又出来回复,行者哪里肯信,说道:“要寻须先从你宫里寻起。”一面说一面提着铁棒往里就走,众镇殿将军一齐用兵器拦住道:“和尚不要寻死!这是什么所在?敢如此撒野!”行者看了看道:“我要打你们几下,你们又禁不起;不打你,你们又不怕。也罢!且打个样子与你看看。”遂举捧在宫墙上只一捣,早豁喇一声响倒了半边,慌得众鬼官都乱纷纷报上殿来道:“大王,不好了!那野和尚用铁棒将宫墙都打塌了。”大力王听了大怒,欲要自动手出来,却身居王位,恐失了体,只得分付众官,一面善言款住,一面飞发兵符,调阖营兵将来捉拿和尚。众鬼官领旨,齐出来对行者说道:
  “老师父,请息怒少待,我王又差人各处去查了,查着了即送上,决不敢稽留。”行者道:
  “快去查!不要耽搁工夫,误了我们的路程。”众官道:“不敢误,不敢误,等我们再去催。”大家跑出跑进,延挨了半晌,早听见金鼓喧天,各营的鬼兵鬼将各部,枪刀剑戟,一齐拥至阙下,将行者围在当中,大声叫道:“好大胆的野和尚!偌大乾坤,哪里不去逃生,却来此处寻死?快早延颈纳命,省得众人动手。”行者看了笑道:“多少天神天将,见了我这条金箍棒都魂飞魄散,不敢抵挡;你这一班地狱阴魂,能有多大本领,敢说大话,莫非倚着你们是鬼不怕死?只恐荡着铁棒,又要做鬼中之鬼哩!”众鬼兵嘈嘈杂杂,哪里听得分明。又无队伍,又不成行列,俱乱滚滚卷将上来。行者笑道:“我老孙这两日想是月令不佳,时辰不利,怎么一班小鬼欺人?”遂将铁棒丢开,左边使个黄龙摆尾,右边使个白虎翻身。一霎时,但听得神号鬼哭,连金鼓都不闻了。
  此时,黑孩儿太子也在营里,看见众鬼兵被行者打得不象模样,因吐一口气,弄起一阵阴风来,刮刮杂杂吹得沙灰弥漫,顷刻天昏地黑,对面俱不见人,耳根头只闻得吆喝连天。行者在阵中,虽赖铁棒周旋并无刀剑加身,却黑沉沉不辨东西南北,没处着力;欲要暂回行宫去报知师父,又不见路径,心下焦躁,便将身一纵,离地有百十丈高,方才重见天日。心下想道:“忽然昏暗,虽是鬼弄虚头,无故韬光,未免太阳有弊,待我去问个明白。”遂一个筋斗云赶上昴星道:“老星君,乞暂住红轮,有事相商。”那昴星回转头,只看见是行者,便道:“小星按度行天,不敢少歇。不知大圣有何事见教?”行者道:“窃闻:日无私照,世有同明,为何罗刹国中一时昏暗,有如长夜,莫非星君为他藏拙?”昴星道:“大圣差矣!岂不闻日月虽明,不照覆盆之下。那罗刹乃幽冥鬼国,实太阳不照之方!小星纵有精光,何能透入地底?昏暗之事,须问之鬼王;小星阳神,如何得知?职事在身,不能奉陪,多得罪了。”说罢,竟随着金乌向西飞奔去了。行者呆想了半晌道:“他虽推辞,却也说得是。这鬼国昏暗之事,我现放着阎罗老子不去问他,却去问谁?”那幽冥地府是他的熟路。遂一筋斗竟闯入酆都,慌得那些夜叉小鬼飞报十王道:“大王,大王!前番那个检举弊端的小孙大圣又来了。”十王道:“他来必有事故。”一齐迎出殿来。恰好行者已走到殿前,秦广王拱进殿内坐定,问道:“闻知大圣已恭喜皈依释教,又往西行,为何得有闲工夫到此?”行者道:“果然没闲工夫,只因有事请教,故不得不来。”秦广王道:“大圣学贯天人,愚蒙皆赖开豁,怎么转要下问?”行者道:“别事不敢奉渎,只因前日渡河,一时不曾防备,忽然一阵黑风,吹入罗刹国中。不期这国中有个黑孩儿太子,竟将我师弟猪八戒迷倒盗去。我次日访知,问他国王要人,那国王恃蛮,不但不还我人,又遣许多魔兵阴将将我围住厮杀。”秦广王笑道:“那罗刹国的大力王,他是个豪杰出身,怎不知进退!那些魔兵阴将可是大圣的对手?”行者道:“果然杀我不过,我略将铁捧展得一展,却已鬼哭神号。只可恨他被打急了,众阴兵搅做一团,弄得阴风修惨,黑雾漫漫,霎时间竟对面不见一人,却叫我没法,只得纵云头走了。我想那罗刹国的大力王,虽称国王,终在鬼簿,毕竟属列位贤王管辖,故特来相求助一臂之力。”秦广王道:“大圣分付,敢不领教。但那罗刹国的大力王,虽名为鬼国,却不生不死,已近半仙。”行者道:“仙则仙,鬼则鬼,怎么相近?定有缘故。”秦广王道:“说起来,只怕大圣也知道。那大力王就是当初的牛魔王,与你老大圣结拜七弟兄。
  他在翠云山中兴妖作怪,也算一霸。只因火焰山不惜扇子,恼了老大圣,奏请哪吒太子拿了他见佛,性命几乎已登鬼箓,幸亏其妻罗刹女修成仙道,欲要拔他同升,因他恶孽甚重,决无登仙之理,欲要听他堕落,又不见仙家之妙。故上帝仁慈,将他封为罗刹鬼王,不生不死,自开一国。与我这酆都分毫不相干涉,故不能相助。”行者道:“列位贤王不要这等推托的干净。虽说不相涉,毕竟同一鬼字,声息相通。我来相求一番,纵不肯出力,有路也指引一条。”秦广王道:“我辈冥王识见浅薄,哪能指路?除非请问幽冥教主。”行者道:“正是,我倒忘了!就烦列位贤王领我去请教。”正说不完,早有一个童子捧了一张简帖,是地藏王菩萨送与小孙大圣的。行者接了,大惊道:“好灵菩萨!怎么就未卜先知?”展开来一看,只见上写着四句颂子道:  迷却自在心,黑风吹鬼国。  念彼观音力,黑风自消灭。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五回 第六回 第七回 第八回 第十回 十一回 十二回 十三回 十四回 十五回
十六回 十七回 十八回 十九回 二十回 二十一 二十二 二十三 二十四 二十五 二十六 二十七 二十八 二十九 三十
三十一 三十二 三十三 三十四 三十五 三十六 三十七 三十八 三十九 四十 四十一 四十二 四十三 四十四 四十五
四十六 四十七 四十八 四十九 五十 五十一 五十二 五十三 五十四 五十五 五十六 五十七 五十八 五十九 六十
六十一 六十二 六十三 六十四 六十五 六十六 六十七 六十八 六十九 七十 七十一 七十二 七十三 七十四 七十五
七十六 七十七 七十八 七十九 八十 八十一 八十二 八十三 八十四 八十五 八十六 八十七 八十八 八十九 九十
九十一 九十二 九十三 九十四 九十五 九十六 九十七 九十八 九十九 一百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