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幻西游

行者道:“老菩萨,哭也无用,有甚事故,快与我说了,我与你商量。”奶奶带哭说道:“老身赵氏,先夫刘种德,不幸早亡,止存下三岁一个孤子,叫做刘仁;老身忍死孀居,抚养了一十五年,受尽辛苦,今幸一十八岁才得成人,只望他嗣续先夫一脉,不期家门不幸,好端端遭了惨祸。”行者道:“莫不是暴病死了?”奶奶道:“若是暴病死了,留得尸首埋葬,虽然痛心也还不修。”行者道:“这等说来,想是山中行走被虎狼吃了。”奶奶道:“老身也还薄薄有些家资,我那娇儿,日日抱在怀里还恐怕伤了,怎容他到山中遇见虎狼!”行者道:“这不是,那不是,却是为何?”那奶奶说到伤心,捶着胸,跌着脚,只是哭。那老苍头在旁边代说道:“我们这地方叫做震村,离我这震村西去五百里有一座山,只因山形包包裹裹象个皮囊,故俗名就叫做皮囊山。这山上近日出了三个大王,一个叫行尸大王,一个叫做立尸大王,一个叫做眠尸大王,这三尸大王惨虐异常,专喜吃生人的血肉,有人不知,往他山前过,不论老少,拿去吃了最不消说的。他手下又养着六个妖贼,一个叫做看得明,一个叫做听得细,一个叫做嗅得清,一个叫做吮得出,一个叫做立得住,一个叫做想得到。这六个妖贼,专管替他在这山前山后数百里内外探访,人家生得清秀娇嫩的好少年子弟,便悄悄乘人家不防备,往往偷盗了,献与这三尸大王去受用。我家小主人昨夜好好睡了,今早门不开,户不开,竟不见了,各处找寻,并无踪影。午间,曾有人来报说,在五十里艮村地方,撞见这六个妖贼用绳索牵着二、三十个少年后生望着西去,亲眼看见小主人也在内,这一去定是献与三尸大王吃了,岂不是惨祸!”行者道:“既有人看见来报,怎不叫人赶上去追了转来。”老苍头道:“那六个妖贼皆是有手段的恶人,若去赶他,只好送与他凑数,谁有本事夺得他的转来?”行者道:“既是午间有人看见在五十里上,此时不过走得一百里罢了。此处离着皮囊山五百里,料想还未曾献与三尸大王吃哩!我去替你夺了转来何如?”那奶奶听见说替他夺了回来,便不顾好歹跪在地下只是磕头道:“老爷果能夺得转来,便是万代阴功!我老身情愿卖尽田园,以报大恩。”行者笑道:“些些小事,谁要你谢。”老苍头道:“老爷果能肯去,赶家里的驴子恐怕走得慢,等我到前村张大户家借一匹马来,与老爷骑了去还快些。”行者笑道:“若是骑马,极快也要走一夜,岂不误事?不消,不消!我自会走。”唐长老道:“履真呀,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你果能救得,须要连夜去方好。”行者道:“不打紧,我就去。”奶奶道:“老爷要去,也须用一顿饱斋。”便连连催斋。行者道:“不消催,你收拾下,我去了来吃吧。”一面说一面将身一纵,早不知去多远了。那奶奶与老苍头看见是飞升的活佛,又惊又喜,只是磕头不题。
  却说行者,略跳一跳,早已去了百余里路,在半空中睁开火眼金睛一路找寻,并不见踪影。原来那六个妖贼虽会东西打探,却只好自家一身来来去去,今牵着许多人,哪里有手段摄他们去?因众人走不动,就在八十里上一个古庙中歇下,将众人都藏在庙中,他六人却拦庙门坐下。不期行者找寻转来,找寻到庙门口,看见六个妖贼诧诧异异,耳朵内取出金箍铁棒,大叫一声道:“好六贼!怎自家的色香臭味都不去管,却来盗人家的血肉去奉承死尸!不要走,吃我一棒。”六妖贼无意中忽然看见,大家都吓得魂不附体,又因久在乡村偷盗,几个愚夫愚妇没人与他相抗,故不曾带得兵器,一时手脚无措,只影得一影,各自逃命。行者再撤棒欲打时,六个妖贼早已逃得无影无踪。
  行者见六妖贼走了,便推开庙门往里找寻,只见长绳短索锁系着二、三十个少年,都在一堆啼哭哩!遂问道:“哪一个是刘种德的儿子刘仁?”只见内中一个少年连声答应道:
  “我是刘仁,老爷是谁?为何问我?”行者道:“我乃唐朝圣僧,是你母亲赵氏请我来救你的。众妖贼已被我打走了,你可快跟我回去。”刘仁道:“绳索缚得牢牢的,如何走得动?”行者道:“不打紧。”即用手一指,身上的绳索俱已尽断。刘仁身子松了,忙跟着行者就走。众少年看见,都一齐喊叫起来道:“活罗汉老爷!望一视同仁都救救吧。”行者道:“不要叫,我来救你们。”又用手一指,众人的绳索俱一时断脱在地。众少年得了性命,都围着行者不住的磕头。行者道:“不要拜,且跟我来,带你们回去。”遂大家一齐涌出庙外。行者叫众少年都闭了眼,望着巽地上呼了一口气,吹作一阵狂风,就地将众少年撮起,不消一刻工夫,早已到了刘家堂前天井内。二、三十人一时齐落下来,挤了一阶,慌得赵氏不知头脑,刘仁早走上前扯着赵氏大哭道:“母亲,孩儿得了性命回来了。”赵氏看见这一喜,真是:
  灯前乍见犹疑梦,膝下牵衣始信真。
  母子二人哭一回,笑一回,又重新跪着行者只是磕头,众少年也都跪在地下,磕头如捣蒜。行者道:“不消拜了,且问你众人俱是哪里人?”众少年道:“都是近村人。”行者道:“可认得回家的路么?”众少年回说:“都认得的。”行者道:“既认得,都回去吧!早早回家,免得亲人记挂。”众少年又磕了许多头方一哄散去。正是:
  牵去愁如入肆羊,放来喜过开笼雀。
  众少年散去,刘家的斋方才备完,摆了上来,请他师徒受用。赵氏道:“方才老爷们说去了来吃斋,我想来往一、二百里路,只认作取笑之言,不期果然真是活佛菩萨。”猪八戒道:“我这师兄原是替玉皇大帝当铺兵出身的,莫说一、二百里,就是一、二千里,一、二万里,他也只消一会工夫。”行者听了道:“呆子莫胡说!快吃了斋去睡,明日好早走。”赵氏母子欢喜不尽。须臾斋罢,就请他师徒四人到上房里去安寝不题。
  却说那六个妖贼,被行者打散得东躲西藏,不敢出头,只等行者去了半晌,方才一个个依旧钻了出来,大家商量道:“我们费了无数气力方盗得这些血食,只望献与三位大王去请功,不知哪里三不知走出这个和尚来,夺了转去,甚觉可恨。”看得明道:“我看这和尚尖嘴缩腮,手里拿着一条被棒,有些认得他,却一时想不起。”想得起道:“我细细想来,莫非就是昔年我们剪径时被他打死的那个孙行者么?”看得明道:“有些象他。”听得细道:“若果是他,却惹他不得。”立得住道:“是不是我们也孩到震村去访访,若果真是他,我们虽不敢去惹他,也须报与三位大王知道。等他去寻他,我们只消坐观成败,又可见我们请功之意。”大家齐说道:“有理,有理。”遂乘着夜里无人,悄悄的一阵风都来到震村打探。他们这六贼是惯打听的,不消半个时辰,都打听得明明白白。又一阵风直赶到皮囊山来见三尸大王。这三尸大王是时常受这六贼供献惯的,今夜听见说六贼要见,只道又有什么供献来了,忙叫唤他进来。六贼走到面前,行尸大王就先开口问道:“你们这时候忙忙急急来做什么?”六贼齐禀道:“小的们感三位大王收录门下,无以报德,连日在各乡村采取二、三十个血食,上献三位大王;不期行至半路,忽被一个和尚倚强都抢夺了回去,故特来报知。”三位大王听了,俱各咬分切齿大怒道:“什么和尚敢大胆擅夺我们口里的血食?你们可曾打听这个和尚如今在哪里?叫甚名字?好让我们去拿来,碎尸万段,以报此仇。”六贼又禀道:“小的们俱细细访知,这和尚就是当年跟唐三藏往西天求经的孙行者的后人,叫做孙行者,他如今又兜揽了一个唐僧,往西天去求解,因天晚了在刘家借宿,知道刘家的儿子是我们盗人,他倚着有些本事就出尖儿,赶到半路,将我六人一顿铁棒打走了,把众人都抢夺了回去,如今现在刘家,以为有功,诈他的饮食吃哩!”三尸大王听了大怒道:“这和尚如此可恨,定要拿他来报仇!”眠尸大王问道:“不但拿他来报仇,还有妙处。”行尸大王问道:“还有什么妙处?”眠尸大王道:“我闻得当年孙行者跟随求经的唐三藏,乃十世修行的高僧,吃他一块肉,可以延寿一纪。今日孙行者跟随求解的唐僧,虽不知修行几世,谅来必定也是一个高僧,吃他一块肉定然也能延寿,我们去一并拿来受用,岂不妙似吃那些俗人。”行尸大王与立尸大王俱欢喜道:“算计甚妙,我们就到刘家去拿人。”六贼听见说要到刘家拿人,又上前禀道:“大王不消去,我打听得他有三个徒弟,除了孙行者,还有一个猪八戒,一个沙僧,都也有些手段,若到刘家去与他赌斗,未必尽捉得住;况这四个和尚西行求解,少不得要在山前经过,三位大王只消坐在山中设个计策,以逸待劳,管情都是三位大王口中之食。”三尸大王听了大喜道:“他既有三个徒弟,我们三个大王,一个对一个调开了与他厮杀,你们六人却乘空儿将他师父拿到洞中,等我们回来,趁新鲜受用,岂不美哉!”当时三个大王派定行尸大王做头一阵,去敌孙行者;立尸大工做第二阵,去敌猪八戒;眠尸大王做第三阵,去敌沙僧;六贼潜伏山坳中,单捉唐长老。算计定了,各各收拾等待不题。
  却说唐长老师徒在刘家安寝了一夜,次早起来就要走路,怎奈刘家母子苦苦留住,备盛斋相请。不多时,众少年的父母、亲戚都来叩谢,这家请,那家邀,唐长老苦苦推辞,也缠了三日方得出门。又走了四、五日,方到得皮囊山前,行者与猪八戒、沙僧算计道:“前日那几个毛贼,虽被我一顿铁棒打得无影无踪,却未曾打死除根。从来做坏人的直要坏到底,决不肯改过自新,他见我放走了他的人,必然要结连这皮囊山的三尸妖怪来报仇,我们今日过山也须防备。”猪八戒慌张道:“怎生防备?”行者道:“我们三个怕什么?只要防备师父莫要着了他的手。”沙僧道:“你二人专管杀妖精,我一人单管保师父就是了。”行者道:“有理,有理!”大家算计定了,遂赶着唐长老的马竟进山来。此时,三尸大王已打听明白,等他师徒入山走到半路,那行尸大王手持钢刀,忽然从山腰中跳出来,大骂道:“贼秃驴!你有本事救他人之死,今日自家死到头上却叫谁救?不要走,且吃吾一刀。”举刀照行者当头砍来。行者忙将铁棒架住道:“你这妖精想是什么三尸么?”行尸大王道:“你既闻我大名,何不早早受死?”行者道:“别个妖精不关利害,还可饶恕,你这三尸乃道家之贼,断断饶恕不得!我的死倒未必在头上,只怕你的死到在眼前了。”举铁棒劈面就打。这一场好杀,真个利害。但见:
  一个是宝刀,一个是铁棒。宝刀闪一闪,现偃月青龙;铁棒展一展,吐钻天黑蟒。黑蟒飞来,不问是妖是怪,一例消除;青龙落去,任他为佛为僧,也都杀害。这和尚卫道心坚,欲把三尸痛戮;那妖魔吃人念切,要将五体生吞。生吞不着,空垂馋口之涎;痛戮何曾,枉放热心之火。
  那妖魔与行者才杀不上十数合,那立尸大王忽又从山头上跳下来,竟扑唐僧。猪八戒看见,忙举钉耙迎住,骂道:“瞎妖精!要寻死不到猪老爷这里来,却思量到哪里去?”立尸大王也不回言,举起钺斧劈胸就砍。这一场厮杀,却也不善。怎见得?但见:
  一个是宣花钺斧,一个是九齿钉耙。钺斧晃一晃,迸万点星光;钉耙筑一筑,吐九条霞彩。霞彩九条,莫说三尸,就是千尸也筑做肉泥;星光万点,休言一戒,便是百戒也砍成血酱。你道我狠,我道你恶,两下里无半点善心;你思量要捉,我思量要拿,一霎时有千条诡计。万斧千耙,苦贪赌斗;半斤八两,未见输赢。
  猪八戒与立尸大王战不上十余合,忽山嘴里又跳出一个眠尸大王,手挺长枪,直奔唐长老刺来。沙僧看见行者与猪八戒都有对手厮杀,只得也掣出禅杖来,将长枪拨开,回手就打。
  眠尸大王笑道:“我看你这和尚满脸都是晦气,快快的逃走了还得些便宜,若要勉强丈持,只怕你真真的晦气上脸了。”沙僧道:“你这泼妖怪哪里知道,我沙老爷从来是个降晦气的祖师,任是英雄好汉,撞见我就晦气到了;你不信,请试试看。”复举杖照头打来,眠尸大王撤枪相迎。这一场杀更觉利害。怎见得?但见:
  一个是长枪,一个是禅杖。长枪虽丈八,刺将来只不离方寸心窝;禅杖止一条,打下去专照着三尸头上。紧一枪,慢一枪,惟我善于摧锋;虚一杖,实一杖,叫人不能躲避。打不倒妖精,未可便言惟我精神;捉不住和尚,到底不知是谁晦气。
  沙僧虽与眠尸大工赌斗,却一心只记挂着师父,任眠尸妖引诱,他只不走远。斗不上十数合,隐隐听得后面人声嘈杂,忙回头一看,却见有人暗算唐长老,吃了一惊,遂虚晃一禅杖,撇了眠尸妖,跑回唐长老面前,大叫一声道:“妖精休得无礼,我来了!”六贼看见唐长老独自一个,便从山坳中跳出来只望下手,不期沙僧复跑回来护持,呐声喊,一哄又走了。眠尸大王见沙僧逃回,哪里肯放,一直赶来。猪八戒听见沙僧吆喝,知道是妖精暗算师父,也撇了立尸大王,撤回身来救应,却看见眠尸妖望着沙僧只顾前赶,他就暗想道:“不趁此时下手更待何时?”便悄悄驾云赶到眠尸妖背后。眠尸妖一心只想捉沙僧,不提防背后有人,沙僧对面倒看见了,转笑嘻嘻引他道:“赶人不可赶上,再赶赶便有人要杀你哩!”眠尸妖大叫道:“谁敢杀我?”猪八戒从背后应声道:“我敢杀你!”当背心一钉耙,眠尸妖早已九孔流血,跌倒在地。立尸妖见猪八戒跑回,只认做败阵,也便随后赶来。七八赶上,忽看见眠尸大王被一戒筑死,吓得心胆俱碎,慌了手脚,转身就跑。不期行者听见背后人乱,恐怕唐长老有失,也撇了行尸妖回来救应,恰好与立尸妖撞个满怀。立尸妖正惊得痴呆,又撞见行者,一发慌张,乱了脚步。行者随手一棒,也结果了性命。行尸妖随后赶来,远远望见不是势头,遂驾云化风向东走了。
  行者赶到面前,见唐长者无恙,猪八戒已打杀了眠尸妖精,大家欢喜。猪八戒道:“这三个妖怪已打杀了两个,那六贼又无影无踪,料无阻碍,我们趁此时保护师父过山去吧。”沙僧就收拾行李。行者道:“且慢。”猪八戒道:“师兄叫且慢,想是要等妖精来报仇哩!”行者道:“我们结了仇,不等他报了去,却叫他寻别人去报,岂是个菩萨心肠?”唐长老问道:“怎寻别人报仇?”行者道:“他拿了刘家儿子,我们救了出来,又打死他两个妖精,我们又一道烟去了,他没处出气,自然要寻刘家。起初只得一个儿子受害,如今恐怕一家都要吃苦哩!”唐长老听了着惊道:“徒弟,是呀!若如此论来,不是救人,转是害人了!如今却如何区处?”行者道:“不打紧。俗语说得好,斩草要除根。只将这三尸杀尽,自然大道可期。”唐长老道:“三尸已杀二尸,那一尸知他躲在何处,怎生去寻他?”行者道:“他弄风往东逃走,定然到刘家去了。”猪八戒道:“他若果然在刘家,我们三人同去,一个守前门,一个守后门,一个进去拿他,杀了便完帐。”行者道:“我们同去拿他,倘或他知风,倒走来将师父拿去,岂不反输一帖?莫若你二人埋伏在师父左右,等我去赶了他来,他看见师父独坐在此,自然要下来捉拿,你们从旁出其不意,一耙一杖打杀,岂不省力?”沙僧道:“有理,有理!”遂请唐长老下了马,到山腰悬崖中一块大石上坐下。猪八戒与沙僧却潜身躲在两旁。行者方提着铁棒一筋斗云回到刘家。来到了刘家,果然见行尸大王带领着六贼,将刘家母子并阖家大小都捉了,捆绑起来,说他请了和尚来,伤了他两个大王,杀他一家偿命。刘家阖宅啼哭震天,行者大怒,忙落下云头大喝道:“好尸灵!自家死在头上尚然不知,还要来陷害良善!不要走,吃我一棒,断了根吧!”行尸妖看见,心上着忙,也不回手,依旧化风走了。六贼正要逃走,被行者用棒逼住,走不脱身,只得跪在地下求饶。行者道:“毛贼不足辱我棒,我不打你,快解了刘家母子。”六贼连忙解放。解放完,行者就将解下来的绳子,将六贼缚了,便道:“我也不打你,只要你寻还我行尸妖就放你。”六贼道:“行尸失利,定回洞中去了。”行者又分付刘家母子道:“你们只管放心,我定与你将三尸杀尽,决不留祸根。”刘家母子拜谢不已。
  行者带了六贼,复到皮囊山来。且说那行尸妖,果然见唐长老独坐便下来捉拿。不期猪八戒与沙僧左右突出,登时打死,已先同师父坐在山顶上矣!大家欢喜。行者遂带过六贼来,请师父发放。猪八戒道:“这三尸之祸,皆六贼起的,也该打死消除。”唐长老道:“三尸易杀,六贼难除。”因分付六贼道:“我们佛法慈悲,也不杀你,只要你自知改悔,从今以后只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便非六贼而一五官矣!”六贼言下感悟,拜伏于地道:“蒙圣僧开示,自当洗心,一遵教诲。”唐长老听了,大喜道:“既能改悔,何必苛求?去吧!”六贼拜谢而去。行者方叫猪八戒挑行李,沙僧扶唐长者上马而行。
  唐三藏与行者,扫除六贼,杀尽三尸,救了刘家一门性命,绝了皮囊山一境祸根,欢欢喜喜又复西行。行了月余,并无阻滞。唐三藏更加欢喜道:“这此时一路来甚觉太平,想是渐渐与西天相近了。”行者笑道:“西天近是近了,路上太平不太平,却与西天有甚相干?”唐三藏道:“西天佛地,佛法清净,故道路太平。怎不相干?”行者道:“若依师父这等说,要成佛清净,只须搬在西天居住,也不用苦修了。”唐三藏道:“虽说清净在心不在境,然毕竟山为佛居便称灵山,云为佛驾便名慈云,雨为佛施便为法雨,岂可人近西天不叨佛庇?若不如此,何以这些时独独太平?”行者道:“师父只就那虚理模棱揣度,似乎近是,若据我实实看来,这些时路上太平,还是老师父的心上太平。你看,今日动了这个轻心重佛的念头,只怕又要不太平哩!”正说不了,忽见道旁闪出一个和尚来,将唐长老与行者师徒四人看了几眼,也不做声,竟飞跑去了。唐三藏看见未免生疑,便叫声:“徒弟呀!你看这个和尚行径有些诧异,莫不又有什么不太平要应履真的口哩?”行者道:“师父若怕应我的口,只须自定了师父的心。”猪八戒道:“师父不要理他。师兄这张口是终日乱嚼惯的,又不是断祸福决生死的朱雀口,又不是说一句验一句的盐酱口,又不是只报忧不报喜的乌鸦口,说来的话只好一半当做耳根边吹过去的秋风,一半当做屎孔里放出来的臭屁。师父听他做什么?”行者笑道:“好兄弟,让你讨些便宜吧!但愿不要应我的口,只要应你的口方好。”师徒们一面说一面走,走到一个村镇上,正打帐下马入去化斋问路,村里早走出一个老和尚、两三个小和尚来,拦住马头问道:“东来的四位师父,请问声可是要往西天去的么?”行者看见,忙上前答应道:“正是要往西天去的。”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五回 第六回 第七回 第八回 第十回 十一回 十二回 十三回 十四回 十五回
十六回 十七回 十八回 十九回 二十回 二十一 二十二 二十三 二十四 二十五 二十六 二十七 二十八 二十九 三十
三十一 三十二 三十三 三十四 三十五 三十六 三十七 三十八 三十九 四十 四十一 四十二 四十三 四十四 四十五
四十六 四十七 四十八 四十九 五十 五十一 五十二 五十三 五十四 五十五 五十六 五十七 五十八 五十九 六十
六十一 六十二 六十三 六十四 六十五 六十六 六十七 六十八 六十九 七十 七十一 七十二 七十三 七十四 七十五
七十六 七十七 七十八 七十九 八十 八十一 八十二 八十三 八十四 八十五 八十六 八十七 八十八 八十九 九十
九十一 九十二 九十三 九十四 九十五 九十六 九十七 九十八 九十九 一百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