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幻西游

那老和尚又问道:“既是往西天去的,内中可有一位会使金箍铁棒的孙师父么?”行者听了暗惊道:“他怎知我的名儿?”便答道:“有是有一个,你问他做甚?”那老和尚听见说有一个,便欢喜道:“一般也访着了。四位老师父要知问他的缘故,且请到小庵中去坐了好讲。”行者便应承道:“就去,就去。”唐三藏迟疑道:“知他是好意歹意,去做什么?不如我们只走我们的路吧。”老和尚道:“小僧与老师父同在佛会下,岂有歹意?若果有使铁棒的孙师父在内,便要走也走不过去,就是悄悄的走过去,得知了也要捉转来。”猪八戒听了说道:“师父,不好了!一定是这猴子幼年间不学好,不是卖弄有手段去做贼,就是倚着这条棒有气力打死人,今被人告发,行了广捕文书来捉人了。这是他自作的,等他去自受,与我们没相干,我们去做什么?倘被同捉了去,撞着个糊涂官府,不分青红皂白,认做一伙,却怎生分辨?”老和尚听了道:“这位长嘴师父怎这样多心?就是要各自走路,此时日已过午,也须到小庵吃些便斋好行。”猪八戒听见吃斋便不言语。老和尚随叫两、三个小和尚在前领路,自家又再三拱请,唐三藏方下了马,引着众人同老和尚步入村来。
  走不上两箭路便到庵前,那庵儿虽有数间,却僚潦草草,也只好仅蔽风雨。大众到了庵中,又见过礼坐下,老和尚就分付收拾便斋。行者忍不住问道:“老师父,斋吃不吃没要紧,且问你,你有什么缘故问这使金箍铁棒姓孙的师父?”老和尚道:“这话说起来甚长。我们这地方按阴数六十里一站,西去六站,六六三百六十里有一座山,叫做大剥山。山上有个老婆婆,也不知他有多少年纪,远看见满头白发,若细观时却肌肤润如美玉,颜色艳似桃花,自称是长颜姐姐不老婆婆,人看他只道他有年纪,必定老成,谁知他风风耍耍还是少年心性。”行者道:“据你说来,这婆婆果有些诧异,但不知还是个加人?还是个妖怪?”老和尚道:“我们哪里看得他出?”行者道:“要看出他也不难,他若道家装束,清净焚修,便是个仙人;他若装威做势,杀生害命,便是妖怪。”老和尚道:“他虽道家装束,我却不见他清静焚修;他虽威势炎炎,我却不见他杀生害命。他在山中一毫闲事都不管,每年每月每日,只是差人到天下去寻访那有本事的英雄,与他对敌取乐。”行者道:“对敌取乐,莫不是干那闺房中没廉耻的勾当么?”老和尚摇头道:“却又不是那样勾当。”行者道:“既不是那样勾当,却怎叫做对敌取乐?”老和尚道:“他有一把玉火钳,说是女娲氏炼五色石补天时炉火中用的,后来补完了天,这把钳火气未熄,就放在山腰背阴处晾冷,不道忘记收拾,遂失落在阴山洞里,不知几时,被这婆婆寻着了,取回来终日运精修炼,竟炼成一件贴身着肉的至宝,若遇见一个会使枪棒的好汉与他对敌一番,便觉香汗津津,满身松快,故这婆婆每日只想着寻人对敌取乐。”行者道:“他既有人取乐,又问这使铁棒姓孙的怎么?”老和尚道:“只因他这玉火钳是天生神物,能开能阖,十分利害,任是天下有名的兵器,荡着他的钳口便软了。莫说人间的凡器,就是天上韦驮的降魔杵,倘被他玉火钳一夹,也要夹出水来。故这婆婆从来与人对敌取乐再不能够遂心,故此到处访求。他闻得当年天生石猴燃灯古佛有条金箍铁棒,乃大禹王定海的神珍铁,能大能小,方是件宝贝,曾在西方经过,却又不凑巧,不曾撞着与他对敌取乐一场,故至今抱恨。新近闻得这燃灯古佛虽成了佛,他旧居的傲来国花果山受后天灵气,又生了一个小石猴,铁棒重兴,复要到灵山求解,路必经由此过,故命他心腹人押着老僧日夜在此打听,今日果遇着四位老师父,真可谓有缘千里。但不知哪一位是会使铁棒的孙师父?”行者听了大笑道:“只我便是!我只道是冤家对头寻我讨命,却原来是要我耍棒取乐。棒倒耍耍也好,但只是我如今皈依了正教,做了和尚,自当遵守佛门规矩,怎好去与一个老婆婆耍棒取乐?况我这条棒颇有些斤两,荡一荡就要送了性命,未必有什么乐处。老师父倒不如瞒了他不去报知,让我们悄悄过去了,留他那条老狗命多吃两年饭,也是老师父的阴骘。”老和尚道:“这个使不得!方才小徒在路上看见四位师父,一面来报了贫僧,他心腹人一面就飞星去报不老婆婆了。他们走路俱会驾云,此时只怕已知信了,如何敢瞒?”行者道:“你不瞒他也由你,只是我不与他要棒,却也由我。”老和尚道:“这婆婆注意师父已非一朝一夕,今日相逢,只怕由你不得。”行者道:“不由我难道转由他?”老和尚道:“这却难说,只怕要由他哩!”猪八戒听了嚷将起来道:“达师兄倒也好笑,这老师父原说请我们吃了斋走路,今斋不见面,只管断生断死的说这些闲话做什么?”老和尚笑道:“正是,因贪说话忘记老师父们饥了。”遂自起身到厨房中去催斋。不一时,催了斋来,师徒吃完,大家遂收拾走路。老和尚看了道:“列位师父若往别处去,我贫僧就不敢放了,既是西行,留与不留总是一般,只是贫僧也要随行,一来交代明白方见贫僧不是说谎,二来前面还有一个小庵,可备师父们过夜。”行者道:“是说谎不是说谎,且到对会时再看。有庵儿过夜倒是要紧的。”遂请唐长老上马,大家相扶着西行。
  
  师徒们又行了数十里路,天色晚了,果然老和尚又有一个庵儿留他师徒们过夜。过了一夜,到次早正打点收拾走路,忽见两个中年妇人仙家打扮走来,手捧着一封战书,寻着老和尚,叫他下与姓孙的师父。行者接了拆开一看,只见上写着:
  大剥山长颜姐姐不老婆婆谨致书于傲来国花果山天生圣人孙麾下:窃闻天毓英雄,未尝无对;人生宇宙,岂可孤行?风啸云吟,世不乏龙争虎斗;花香柳绿,自相应凤倒鸾颠。不逢敌手,安识谁弱谁强;必遇同心,方见或高或下。愚自愧不能窃至精之阴气而生,辛叨最秀之坤灵以立。不须大药,能驻朱颜;懒炼还丹,从他白发。平生薄技,无非擅开阖之大权;终日交锋,不过著感通之妙理。所赖入肉双钳,透心一夹,任古今圣神,未有不生于此而死于此者。故秃戟颓枪,望风远遁;铅槌镴杵,见影先奔。使予独往来而无聊,自咨嗟而有恨,从未有知己之逢,如钜鹿之战以快一时者。止闻孙老师久具石心石骨,已成铁脑铁头。况棒出神珍,坚硬刚强有金箍之号;且用通仙法,短长大小得如意之名,可称鏖战精兵,冲锋利器,倘纵之击搏,定有可观。是以未得相亲,常形梦想;今逢当面,可谓有缘。因肃此陈情,上希电览。倘名不虚传,果称善战,请大开壁垒,以为杀伐之欢;倘真为假托,不敢交绥,可自缚山前,以纳过情之命。战书到日,乞鉴裁批示。
  行者看完了,哈哈大笑道:“这老婆婆甚不知耻,怎要与人厮杀的战书,却撒娇撒痴写做偷汉的情书一般?本不该打死他污辱了我的铁棒,但他既苦苦将头就棒,若不超度他一棒,只道我和尚家不慈悲。也罢,也罢!”就向老和尚讨了笔砚,在战书后大批两笔道:“既老婆寻死,可于过山时纳命。”批完,就将战书递与老和尚,叫他发与来人带回。那两个妇人得了回批,欢欢喜喜去了。这边行者方叫猪八戒挑行李,沙僧牵马,伏侍唐长老西行。老和尚只不放心,犹或前或后跟随。
  他师徒们又行了一日有余,方远远望见大剥山在前拦住,果然好一座山,十分秀美。
  师徒们到了山边也无心观景,只准备与婆婆厮杀,却又不见出来,欲要竟进山去,又恐怕内有埋伏,只得缓缓而行。正狐疑间,忽听得山中隐隐有金鼓之声。唐三藏听得,便叫:“徒弟呀,我看这个老婆婆先下战书,又不突然轻出,山中却又金鼓喧阗,举动大合兵法,你们须要仔细,不可轻敌。”行者道:“我也是这等想,师父说得最有理。”便对猪八戒、沙僧二人道:“那婆婆出来,你二人须与我先去冲他一阵,待我在旁边看他有什么本事,就好策应。”二人齐应道:“不打紧,等我们去。”正说不了,只见旌旗招展,金鼓齐鸣,山中先涌出一阵男兵排成阵势,然后涌出一阵女兵俱是仙家装束。女兵阵中,簇拥着一位老婆婆,手提着一柄白玉火钳直临阵前,看见唐三藏师徒四人对面而来,就高声叫道:“来的四位师父,不知哪一位是会使金箍铁棒的孙老师,请上前答话。”
  沙僧听见,忙提降魔禅杖上前喝骂道:“哪来的老乞婆?偌大年纪,毛都白了还不知事!怎拣人布施?只问孙老爷的铁棒,难过我沙老爷的禅杖打你不死么?”老婆婆笑道:“金刚般的好汉也不在我心上,何况你一个沙泥和尚,哪里问得到你?我不问你便是你天大的造化,便该悄悄躲去偷生,怎反来争?我不问,想是你倚着有这条禅杖,自以为稀奇,不知这样兵器只好将去擀面,怎敢与我玉钳作对?”沙僧道:“我也不知什么玉钳,我也不知怎么作对,只一顿禅杖打死了你这老怪物,便是我上西天一段功劳。”一面说一面舞起禅杖,照老婆婆夹头夹脑打来。那婆婆果是忙家不会,会家不忙,见沙僧杖来,他不就还钳,先将身轻轻一闪躲过。沙僧见一杖不着,又复一杖打来,婆婆又一闪躲过。躲过了三杖,婆婆见禅杖来带滞夯,然后将玉火钳往空中一举,就似一条白龙直奔沙僧。沙僧初看只是一条,将到面前忽变成两片,似一张大口照着头上直直吞来;沙僧看见,慌了手脚,只得掣回禅杖来抵挡。不期刚刚直抵入他钳中,被他合拢钳只一夹,几乎夹做两段,沙僧急要掣回,哪里掣得动分毫。婆婆笑道:“若是别样兵器,不夹化做铁汁也要夹扁做铁铲,你这条杖儿也要算做有些来历的,夹在钳中尚不扁不化,若要还你,你又要倚着他去生事,不如留下与丫鬟们厨房中拨火用吧!”遂将钳一提,那条禅杖早已在沙僧手中摇摆,沙僧不舍,死命攥住。不道那婆婆力大,再一提那条禅杖,早已提去,反将沙僧带了一跌,爬起来赤手空拳慌慌张张跑回来道:“利害,利害!”
  猪八戒看见,笑道:“什么利害!还是你忒不济!怎么自家的兵器都被人钳了去?待我与你去讨来。”遂跑到山前,叫道:“老婆婆好硬钳口,看你不出,倒会夹人,想你是个螃蟹变的。但他们的家伙又光、又圆、又滑,所以被你夹去。”遂擎出钉耙乱舞,叫道:“婆婆,你看我这钉耙,牙排九齿,你也能夹去么?”不老婆婆笑道:“莫说钉耙只九齿,你这和尚就遍体排牙,也夹你个不活。你这些无名的野和尚,不中用的兵器,打人又不痛,抓人又不痒,只管苦苦来缠些什么?趁早躲开!叫你那姓孙的出来会我一会,看他是真是假。”猪八戒笑道:“这老婆婆好没廉耻!老也老了,还要想人,那姓孙的你便想他,他却不想你,不如权将我姓猪的应应急吧。”不老婆婆听了大怒道:“好不知死活的野和尚!我倒饶你性命,你倒转油嘴滑舌来戏笑我老娘。且拿你去敲掉了牙,割去耳朵,做个光滑滑的人彘,看你应得急应不得急!”就举起玉钳劈面夹来。猪八戒已亲眼见禅杖打入钳中被他夹去,便将那钉耙只在钳外架隔,架隔开便乘空筑来。且架且筑,狠战有八、九回合,当不得婆婆的玉钳飞上飞下就是游龙一般,哪里招架得住。直杀得满身臭汗,欲要败下来又不好意思,满心指望行者来策应,不住的回头张望。不料行者全然不睬,急得他没法,又勉强支持了三、五合,一发心慌。忽见他玉钳照头来夹钉耙,急急掣开钉耙,将头一摆。不期这一摆,一只耳朵竟摆在他玉钳内,被他一钳夹住,夹得痛不可当,慌忙丢去钉耙,双手抱住玉钳乱哼道:“夹杀,夹杀!”不老婆婆微笑道:“你这大胆的和尚!你自情愿出来应急的,怎又这等怕痛叫喊?”却将玉钳轻轻提回。猪八戒双手抱住玉钳,竟连人都提到面前问道:“你这和尚端的是什么人?还是自己强出来与我作对的?却是谁叫你出来搪塞我的?你们这个姓孙的和尚还是个虚名?还是实有些本事的?为何躲着不敢出来?须快快实说,我便饶你性命,若有一字虚言哄我,我只消将钳紧一紧,先将你这只耳朵夹下来,炒一炒赏与军士下酒,然后再夹住你的头,夹得扁扁的,叫你做不成和尚,却莫要怪我。”猪八戒被夹慌了,满口哀求道:“婆婆请息怒,我实是雇来挑担的没用的和尚,怎敢与婆婆相抗?实是被那姓孙的贼猴头耍了,他虽有些本事,只好欺负平常妖怪。昨日见婆婆下了战书,晓得婆婆是久修得道的仙人,手段高强,不敢轻易出来对敌,故捉弄我二人出来挡头阵,他却躲在后面看风色。我二人若是赢了,他就出来争功,今见我二人输了,只怕要逃走也不可知。婆婆若果要见他,可快快放了我,趁他未走,等我去扯他来。”不老婆婆道:“闻他有一条金箍铁棒,能大能小,十分利害,可是有的?”猪八戒道:“有是有的,却也只好与我们的钉耙、禅杖差不多,也算不得十分利害。”不老婆婆道:“你这些话可是真么?莫非说谎来哄我!”猪八戒道:“我老猪是个天生成的老实人,从来不晓得说谎,况又承婆婆高情,这等耳提面命,就是平昔有些玄虚,如今也要改过了,怎敢哄骗婆婆以犯逆天之罪?”不老婆婆笑道:“你既不是哄骗我,就放你去。也罢,且说你怎生扯得他来?”猪八戒道:“我只说,婆婆是个有情有义的好人,要见你一见,只不过是闻你的名儿,并无恶意。你若躲了不出去,岂不丧了一生的名节?还要带累师父过不得山去。那猴子是个好胜的人,自然要出来相见,等他出来时,听凭婆婆把玉钳将他的头夹住,就夹出他的脑浆来,我们也不管闲帐。”婆婆道:“若果是真话,可对天赌个大咒,我就放你。”猪八戒听见肯放他,慌忙跪倒在地,指着天赌咒道:“我猪八戒若有半句虚言,嘴上就生个碗大的疔疮。”婆婆听了,大笑道:“既赌了咒,且放你去。要拿你也不难。”便将钳一松,呆子的耳朵早脱了出来。
  呆子得脱了身,也不顾耳朵疼痛,忙在地下拾起钉耙,说一声:“婆婆我去也!就叫他来也!”不等婆婆发放,就一阵风飞跑了回来,看见行者站在唐长老马前,就象一些不知的。口内乱嚷道:“好猴头,原来是个不怀好心的惫懒人!你哄了我二人先去挡头阵,原说过就在后策应,怎看见我被他夹了去也不来救护?若不是我会说话哄骗了出来,此时已是死了。你这样贼心肝,狗肚肠,还要与你在师父名下做弟兄哩!倒不如各人自奔前程,还有个出头的日子!”行者笑道:“呆兄弟不要急,不是我不来救护,岂不闻兵法上说得好:朝气盛,暮气衰。这婆子初出来,坐名寻我,一团锐气正盛,我若便挺身出去,纵不怕他,毕竟难于取胜,故叫你二人出去先试他一试。他如今连赢了你二人两阵,定然心骄志满,看人不在眼里,又等了我这半日,一闭盛气自然衰了,他那玉火钳的夹法,我又看得明明白白。我如今走出去,一顿金箍铁棒,不怕不打得他魂销魄散,让我们走路。”猪八戒道:“你便论什么兵法,怎知我被他夹得没法?说便是这等说,你也不要看得太容易了。那婆婆的夹法真也怕人,他张开了两片没头没脸的夹来,倘一失手被他夹住,任你好汉也拔不出来。”行者笑道:“这呆子不说自家没用,转夸张别人的本事,你看他夹得住我么?你二人好生保护师父,待我去来。”空着双手,摇摇摆摆走出山前,厉声高叫道:“东胜神洲傲来国花果山天生圣人小孙大圣在此,来的婆子既闻我大名,要识我金面,何不快快上前来参拜?”那不老婆婆听了,果走出阵前,将行者上下细细估计了半晌,方说道:“我常听得人说,闻名不如见面,见面胜似闻名,人人久传你孙大圣的名头,我只道你是他嫡派子孙,又传了金箍铁棒的道法,定然是个三头六臂的好汉,却怎生是这般尖嘴缩腮猴子般的模样?莫非是假名托姓的么?但别人手中可假,我不老婆婆手中却是假不得的,快快老实说来,免得动手时出丑。”行者笑道:“你这婆子既有本事偷了这把玉山钳,又知访天下豪杰比试,也象个有心之人,怎只生得两只耳朵却不曾生得眼睛。”不老婆婆道:“我双眸炯炯,仰能观天,俯能察地,中能知人,你岂不看见,怎说不曾生眼?”行者道:“眼虽是生的,却不识人,只好拣选那些搽眉画眼假风流的滞货做女婿,怎认得真正英雄豪杰?所以说个未生。”不老婆婆大笑道:
  “这等说起来,古今的真正英雄豪杰都是尖嘴缩腮的了?”行者道:“古今的英雄豪杰虽不尽是尖嘴缩腮,却也定有三分奇怪面貌,出人头地一步,决不是寻常肥痴可比。”不老婆婆道:“怎见肥痴不如奇怪?”行者道:“你这婆子一味皮相,晓得些什么?须知肥痴者肉,奇怪者筋骨,你想,干天下的大事还是肉好?还是筋骨好?”不老婆婆道:“这也罢了。且问你,闻你家传一条金箍铁棒是件宝贝,还是有是无?”行者道:“铁棒是有一条,止不过将他护护身子,遇巧打几个害道的恶魔,陷人的妖怪,怎算得宝贝?惟不贪不淫不堕入邪障,方是我僧家的至宝。我看你这婆子虽然白发垂垂,却颜如少艾,一定是盗窃了天地间几分阴精,故装娇做媚,指望剥我真阳。哪知道我这点真阳乃天地之根,万古剥之不尽,岂容你这老婆子妄想!倒不如安心自保,虽不能纯全坤体,留些余地还可长保生机;若一味进而不退,只怕你上面山地剥人不尽,下面的地雷又来消你了。”不老婆婆听了满心大喜道:“好猴儿!果名不虚传,是个见家。既说明白,我决不害你性命。但闻名久矣,今既相逢,岂有空过之理?快取出你的金箍铁棒来,与我的玉火钳一比高下,耍耍便放你去。”行者道:“你要与我耍棒不难,只要你拚得三死,我便与你耍一耍。”不老婆婆笑道:“耍我死好不难哩!你且说是哪三死?”行者道:“待我说与你听。”
孙行者,被不老婆婆拦住在大剥山前,定要与他使棒耍子。行者道:“要耍棒你须拚得三死。”不老婆婆问他是哪三死?行者道:“第一是我这条金箍铁棒乃大禹王定海神珍铁,重十万八千斤,打将下来比泰山还重,我看你那玉火钳,虽说是女娲氏遗下的神物,在当时止不过为炉灶中烧火之用,脆薄薄两片,怎架得起我的铁棒?多分要一棒打死你,挤得拚不得?”不老婆婆笑道:“我这玉火钳虽然脆薄,只怕你那铁棒到我钳中,纵不夹断也要夹扁,若要打死我,想来还早。这个拚得!”行者道:“第二件,我这铁棒是天生神物,能大能小,可久可速,又名如意金箍棒。你那玉火钳若是果有些本事与我对得几合,尽得我的力量,我便直捣龙潭,深探虎穴,叫你痛入骨髓,痒透心窝,定要乐死你。拚得拼不得?”不老婆婆笑道:“这一发不消说了,自然拼得!但恐你没有这样手段。你且说第三件来。”行者道:“第三件,我师徒奉旨西行,是个过路之人,一刻也停留不得,你今纵闻我铁棒之名,却两下水火无交,莫若悄悄任我过去,只当未曾识面,犹可保全性命。倘你不听好言,必欲苦缠尝着我铁棒滋味,那时放又放不下,留又留不住,只怕要想死哩!你拚得拚不得?”不老婆婆听了大笑道:“总是胡言乱语,有甚拚不得?快快取出铁棒来试试我的仙钳。”行者道:“与你说明,你不自揣,苦苦要寻死路,却与我无干。我只得要破戒了。”就在耳中取出绣花针来,迎风一晃,变做一条金箍铁棒,约有丈二长短,碗口粗细,拿在手中指定不老婆婆道:“这不是如意金箍棒!请细细看了,也还用得过么?”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五回 第六回 第七回 第八回 第十回 十一回 十二回 十三回 十四回 十五回
十六回 十七回 十八回 十九回 二十回 二十一 二十二 二十三 二十四 二十五 二十六 二十七 二十八 二十九 三十
三十一 三十二 三十三 三十四 三十五 三十六 三十七 三十八 三十九 四十 四十一 四十二 四十三 四十四 四十五
四十六 四十七 四十八 四十九 五十 五十一 五十二 五十三 五十四 五十五 五十六 五十七 五十八 五十九 六十
六十一 六十二 六十三 六十四 六十五 六十六 六十七 六十八 六十九 七十 七十一 七十二 七十三 七十四 七十五
七十六 七十七 七十八 七十九 八十 八十一 八十二 八十三 八十四 八十五 八十六 八十七 八十八 八十九 九十
九十一 九十二 九十三 九十四 九十五 九十六 九十七 九十八 九十九 一百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