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幻西游

 不老婆婆看见铁棒挺然特出,满心欢喜道:“看将来果然好一条铁棒,但恐中看不中吃,且等我试他一试。”忙展开玉火钳望铁棒夹来。
  行者因猪八戒、沙僧赌斗时,玉钳出没,他在旁已看得分明,今见夹来,遂将铁棒虚虚一迎,等那婆婆认真夹时,他却早已一闪掣回,使婆婆夹一个空。婆婆见夹不着,只得收回钳去,行者却乘他收回,遂劈头打来,不老婆婆急用钳往上架时,行者棒又不在头上,复向腰间直捣。不老婆婆方闪开柳腰,那棒又着地一扫,若不是婆婆跳得快时,几乎将一双金莲打折。行者见上、中、下三处都被他躲过,又用棒就两肋里夹攻。那老婆婆果是惯家,东一摇摇开,西一摆摆脱,并不容铁棒近身。行者看见婆婆手脚活溜,也自欢喜道:“亏你,亏你!率性奉承你几棒吧。”举起铁棒攥紧了凝一凝,先点心窝,次钻骨髓,直拨得那老婆婆意乱心迷,提着条玉火钳如狂蜂觅蕊,浪蝶寻花,直随着铁棒上下高低乱滚。行者初时用棒还恐怕落入玉钳套中被他夹住,但远远侵掠,使到后来,情生兴发,偏弄精神,越逞本事,将一条铁棒就如蜻蜓点水,燕子穿帘一般,专在他玉钳口边忽起忽落,乍来乍去,引得玉钳不敢不吞,不能不吐。老婆婆战了二十余合,只觉铁棒与玉钳针锋相对,眼也瞬不得一瞬,手也停不得一停,精心照应只仅可支持,哪里敢一毫怠惰。又杀了几合,直杀得老婆婆香汗如雨,喘息有声。行者看见光景,知道婆婆又乐又苦。乐是乐铁棒耍得畅意,苦是苦铁棒利害恐伤性命。心内想道:“这婆婆神情已荡,不趁此时与他一个辣手,更待何时?”复将铁棒使圆,直捣入他玉钳口内一阵乱搅,只搅得他玉钳开时散漫,合处轻松,酸一阵,软一阵,麻一阵,木一阵,不复知是性命相搏,然后照婆婆当顶门劈下来,大叫道:“老婆子!这一棒拚得拚不得?”老婆婆正战得昏昏沉沉,忽见铁棒出其不意打来,吓得魂不附体,急用钳死命招架,已被铁棒在玉钳背上打了一下,直打得火星乱迸,连虎口都震得生疼,欲要再支持几合,当不得铁棒就似雨点般打来,哪里承当得起?只得拖着玉钳败下阵来。回头说道:“果然好条铁棒,正是我的对手。今日天晚,身子倦怠,暂且停止,明日再与你赌斗吧。”行者随后赶来道:“老婆婆哪里走?既是这等没用,就该躲在山中藏拙,怎大言不惭又苦苦访问我孙老爷做什么?”不老婆婆只做不听见,忙忙奔入阵中,分付众兵将用强弓硬弩射住阵脚,然后自回山中去歇息。歇息了一会,精神稍复,暗想道:“这条铁棒体既坚强,这猴子又使得进退有法,真足遂我平生之乐,但他求经念念,拜佛心专,怎肯为我留连这一夜?”翻来覆去睡不着,忽又想道:“我闻他西行是奉师而行,我如今只将他师父唐三藏拿来,藏在大剥洞中,他失了师父,自去不成。他若寻师,自然要与我赌斗,且与他钳棒盘桓两日,看光景再作区处。但他师父有三个徒弟紧紧保护,却怎生拿得他来?”又想道:“这贼猴子与我战了这一日,虽被他占了上风,然他也费了许多气力,自然倦怠,也要歇息。莫若乘他黑夜不提防,暗暗一钳将他师父夹来,叫他失却本身无所依附,那时不怕他不安心向我重寻门户。”算计定了,便也不通知众将,竟悄悄取了玉钳,使一个私奔之法遁出山来。
  却说行者杀败了不老婆婆,欲要趋势就赶过山去,因见天色晚了,只得回来见师父。猪八戒与沙僧迎着道:“哥哥,今日方显你的手段,果是高强。婆婆的玉钳夹我们时何等利害,怎被你铁棒一顿捣,一顿搅,开了都合不拢来,这是何故?”行者道:“用兵之道,利钝而已矣!起先你二人与他战时,你们的钉耙、禅杖去得滞夯,他的玉钳便自然开合得以如意,要夹你的禅杖就是禅杖,要夹你的耳朵就是耳朵,你钝他利故耳。后来我与他战时,我一条铁棒就似飞龙一般,往来莫测,出入无端,先在上下左右撩拨一番,先使他救应不暇,手慌脚乱,然后再到他玉钳上捣一阵,搅一阵,他已精神恍惚,气力不加,哪里还有真本事夹我?乘他夹我不得,我复到他上下左右忽击忽刺,他自然招架不来,败下阵去,我利他钝故也。”唐三藏道:“他虽败去,我们要过山天又晚了,却在何处过这一夜?”行者道:“要寻人家借宿此时不及了,幸喜天色睛明,只好就在这山岩边松树下权过一夜,明早便好过山。”唐三藏道:“天高地厚,露宿我自不难,只恐你们战斗辛苦,不得安眠。”行者道:“我们一发不打紧。”遂走到一株大松树下,叫沙僧取出蒲团与长老打坐,他三人就在草坡上席地而眠。三人果然战斗辛苦,放倒头就睡着了。
  
  却说不老婆婆,悄悄奔出山前四下打探,果然见他师父唐三藏在山岩边松树下打坐,行者三人却横一个、竖一个在草坡上鼾鼾睡觉。满心欢喜道:“果不出我之所料,须早早下手,莫待这贼猴子醒了,便要费力。”提着玉火钳转到唐三藏身背后,拦腰轻轻一夹,也不待他开口吆喝,竟弄一阵狂风走回山洞中,叫众女妖点起灯火,自坐在上面将钳一松,把唐三藏放下,又叫众女妖用绳索绑了,跪在当面。问道:“性命中自有乐地,你怎不知受用,却为他人求经求解,奔波道路,吃这样苦楚?我窥你的意思,不过要博个度人度世之名,你须想,从古到今也不知经过了多少佛菩萨,究竟度得人在哪里?度得世在哪里?何况你一个才人道的和尚!倒不如扫除了这些好善的虚名,打掉这些成佛的妄想,实寻本来的乐处,在这大剥山中造个庵儿居住,叫你孙徒弟日夕与我使棒作乐,岂不美哉!”唐三藏听了,连连叹息道:“蒙老菩萨以性命之乐见诲,深感慈悲。但性非一境,乐亦多端也,难执一而论。
  譬如粪里蛆虫,未尝不融融得意,倘欲强人入而享之,人必掩鼻吐之不顾。贫僧想,人世凡情,恋之者,自夸美满,若落在佛菩萨眼中,未必不作如是观耳。贫僧之求经求解,虽不敢妄希度人度世,而性中一点本来,只觉不效此区区不能自安,实非为博虚名。望老菩萨谅之,放贫僧西行,功德无量。”不老婆婆笑道:“我自好意劝你,你反将蛆虫比我,我也不计较你。但你既乐于西行受魔难之苦,我不魔难魔难你,只道我不敬重三宝。”因分付几个女妖道:
  “可将这和尚押到大剥洞中去收藏好了。”唐三藏忙说道:“老菩萨拿我贫僧来,不知是个什么意思?若说是好意,敬重我佛法,不该押我到洞中去藏了;若说是歹意,要害我性命,性命却不在此,在此者不过一血肉之体,值些什么?”不老婆婆又笑道:“我也没甚好意,也没甚歹意,但要与你孙徒弟耍棒作乐,恐他要去,留你做个当头。”唐三藏还打帐要分辩,众女妖早已推的推,扯的扯,将他押到大剥洞中去藏了。
  
  唐三藏被众女妖押到大剥洞中藏了不顾。
  却说行者虽因战斗辛苦也就睡了,却是在山中露宿,终有些不放心,一觉醒来,就爬起到松树下看看,只见一个蒲团在地下,却不见了师父。初时,还疑是出恭,等了一会不见回来,便到左近找寻,并无踪影。心中焦躁道:“只略略大意了些,决然被这老钳婆做了手脚去了。”忙走到草坡边叫他二人道:“师父不见了!还亏你们睡得着!”二人在梦中惊醒:“这师父好端端打坐,怎生得不见,莫要骗我。”一骨碌爬起来看时,果然不见师父,只见蒲团。二人方着慌道:“这空山中再无别人,一定还是这老婆子用玉火钳夹去了。”行者道:“这个何消说得,这婆子没廉耻,被我一顿棒弄得他死不死,活不活,欲要留我,知道留我不住,故乘空将师父摄去,挟持我与他耍棒。”沙僧道:“他若果有此心,必将师父藏起,却怎生区处?”猪八戒道:“我却有一个算计。”行者道:“你有甚算计?”猪八戒道:“这老婆子所倚的是这把玉火钳夹人,师兄又会变化,何不变化进去,偷了他的出来,使他没得夹人,自然放我们去了。”行者连连摇头道:“别样好偷,我看这玉火钳已被老婆子炼成一气,生死不离,如何偷得他的来?若要狠狠心,一顿棒将他打死,奈他又禀了天地间一种生人生物的害气,又是绝灭不得的。依我算计,莫若只骗了师父过山便了,别的闲事不要管他。”猪八戒道:“骗得过山可知好哩!只是师父又不见面,他又死命要留你耍棒,怎生骗他?”行者道:“骗他虽不打紧,却要在你身上。”猪八戒听了着忙道:“那婆子好不利害,我被他一火钳夹了去,几乎伤了性命,幸亏我口儿甜哄了出来,已是虎口余生,怎教又去骗他?”行者道:“正为你曾被他夹去,口儿甜哄得他动,故要你去。”猪八戒道:“哄骗人只好侥幸遭把儿,怎么看做泛常只管去?倘被他看破了不是儿戏的。”行者道:“前番你原许他扯我出去,我已出去了,你并不曾说谎。有什么被他看破?”猪八戒道:“我只是不去。”行者道:“你不去,伸孤拐来打十棒看样。”猪八戒听见说打便慌了,说道:“莫打,莫打!你既栽派我去,我也没奈何,只得拚性命去走遭。但那婆子好不老到,既将师父藏过,怎肯轻易放出来!叫我如何骗他?”行者道:“不打紧,你只说,我们已商量停当,情愿留下孙师兄与你耍棒,只要你放出师父来,还了沙僧的禅杖。等我二人保护师父西去求解,使两下干净。他必然欢喜听从,若果肯放师父过山,我脱身便不难了。”猪八戒听了点头道:“这说也通,但恐那老婆子贼滑不肯信,做我不着去说说看。”便抖抖衣裳竟进山来。早有把守山寨的兵将拦住道:“你这长嘴和尚是昨日阵前被夹饶命去的!今日大清晨又来做什么?想是你昨日不曾死得,今日又来纳命!”猪八戒道:“昨日与他对敌是他的仇人,故被他夹了一下;今日与他讲好是他的恩人,他还要谢我哩!怎说纳命?还不快引我进去相见。”众兵将见他说话大样,只得叫人押到山中来见不老婆婆。
  此时,不老婆婆正结束了,打点要出山寻行者耍棒,忽听见猪八戒来见,心下想道:
  “这定是来找寻师父了。”喝一声:“带进来。”猪八戒走到山洞中,看见不老婆婆坐在上面,遂朝上喝个大喏道:“天生老实猪八戒参见婆婆,谢昨日不杀之罪,请今日不说谎之功。”不老婆婆道:“昨日那孙行者果是你扯出来的么?”猪八戒道:“那猴子好不贼滑,若不是我再三扯他,他怎肯出来?”不老婆婆道:“你师兄若果是你扯出来的,便真要算你老实了。但不知你师兄昨日与我耍了这一日棒,还是苦恼?还是快活?”猪八戒道:“那猴子初时倚着自家铁棒英雄,指望要打倒婆婆,奉师西行。后被婆婆动了玉火,一顿钳夹得那猴子死不死,活不活,正在难解难分之际,不知婆婆何故反走了回来,让那猴子说寡嘴,转道婆婆夹他不住。”不老婆婆道:“你那师兄棒法果然名不虚传,有些劲道;我倒甚是爱他,但不知他见我玉火钳可有几分留连之意?”猪八戒道:“那猴子最奸滑,我看他心里十分贪恋,口中碍着师父却说不出。”不老婆婆道:“你怎见得如此?”猪八戒道:“他往日与人厮杀,就是七日八夜也不见他倦怠,昨日与婆婆战不得半晌,早已骨软筋麻,神疲力偿,就沉沉在山前睡了一夜,连师父不见了他还不知道。”不老婆婆道:“你师父不见了,你们可曾思量是谁偷去?”猪八戒道:“这不消思量,自然是婆婆偷来。”不老婆婆大笑道:“好胡说的和尚,你师父在哪里,我在哪里,他不见了怎生冤我?”猪八戒道:“婆婆不消赖了,实说了,我们倒有个好商量。”不老婆婆道:“有甚好商量?你且说来。”猪八戒道:“这猴子满心要与婆婆耍棒,却碍着师父不见了,要同我们二人在此找寻,一日找寻不出师父,他一日耍棒不畅。婆婆何不说明了,放我与沙僧保护师父去求解,师父被擒得放,自然欢喜而去,便没这猴子也罢了。这猴子贪着与婆婆耍棒,自然也假脱手。放了我们去后,任你们一早一晚安心耍棒,岂不快活!”不老婆婆道:“依你说果然两便,但是那猴子疾溜得紧,倘或你们去后他有甚不象意,三不知走了,却叫我哪里去寻他?”猪八戒道:“婆婆不须多虑,那猴子被婆婆的玉火钳夹得他快心乐意,莫说逃走,就是赶他也未必肯去。婆婆若是疑心,只消讲过,叫他将铁棒付与婆婆收管,他没有铁棒,精着个光身体却往哪里去?”不老婆婆道:“收铁棒固好,但铁棒是时时要与他耍的,如何收得?”猪八戒道:“铁棒既收不得,终不成拿一条铁索将他锁起来。”不老婆婆道:“铁索也不消,我有一根柔丝儿,只须拿去系在他的颈上,便任他有上天入地的手段也逃不去。”猪八戒道:“既是这等,一发妙了。是根什么丝儿?可取出来与我看一看?”不老婆婆遂在口中吐出一根丝来,将丝头儿递与猪八戒道:“这不是!你可细看。”猪八戒用手去接时,哪里见有甚丝?捏又捏不着,看又看不见,只须睁开眼睛再三细看,方影影见一秒秒青丝儿,比头发还细。心中暗笑道:“这婆子老呆了,便真用铁索也锁那猴子不住,这点点丝儿一口气吹也吹断了,怎系得他住!”便问道:“婆婆这丝细软得有趣,定是件宝贝,是哪里出的?”不老婆婆道:“你这村和尚哪里晓得!待我说与你听。我这丝呵:
  看不见,摸不着,粗如绳,紧如索。可短复可长,能厚又能薄。今古有情人,谁不遭其缚?虽非蚕口出,缠绵蚕不若。虽非藕心生,比藕牵连恶。千里未为远,万里不为阔,一萦方寸中,要死不要活。洵为多欲媒,实是有情药,铁汉与木人,谅也难摆脱。请今细系你师兄,只怕光头也要落。”
  猪八戒听了笑嘻嘻说道:“这丝儿既这样利害,我就拿去拴在那猴子颈上,但师父与禅杖也须放出,大家好到山前交割。”不老婆婆道:“这不打紧。”猪八戒讲定了,就拿着丝头忙忙走出山洞,回到山前。行者迎着问道:“事情如何了?”猪八戒道:“事情倒俱说妥了,只是有一根细丝儿要把你拴在此处与他耍棒,不知你心下如何?”行者道:“什么丝儿拴得我住?”猪八戒道:“这丝儿据他说起来甚是利害,只怕你没手段脱不去。”行者道:“丝在哪里?可拿与我看看。”猪八戒因将丝头儿递与行者。行者接在手中,细细观看道:“我只道是织女的机丝、潘郎的鬓丝与五月五日的长命丝,谁知俱不是,却是这老婆子痴心妄想结成的情丝。这丝儿虽然利害,却只好缚束那些心慌意乱的少年,如何缚得我住?你只管应承他,哄了师父,远远的先去,我自有脱身之计赶来。”猪八戒听了欢喜,便将丝头儿理齐了,拴在行者颈上叫沙僧牵着,又自挑了行李,牵了白马,同到山前,叫众兵将报与不老婆婆,叫他放出师父与禅杖来兑换。
  婆婆闻报,带了一班女子来到山前,验明这一根情丝果然拴在行者颈上,满心欢喜,叫人到大剥洞中取出唐长老来,又叫人拿了禅杖,同到山前。猪八戒看见,忙跑上前就要请回。不老婆婆拦住道:“且慢!待我将你师兄扯扯,看看他可受约束?”遂将丝头儿一收。行者看见婆婆收丝,假意儿将身东一摇西一摆,与他扯曳,却不来挣断。扯曳半晌,却被这婆婆扯到面前。大喜道:“孙师已为情丝缚束,幸安心耍棒,慎毋再生他想。”行者假不答应。猪八戒道:“师兄既为情丝缚定,已是婆婆的人了。又问他怎的?快打发我们去。”不老婆婆道:“既是这等说,你二人领了师父去吧。”猪八戒遂扶唐三藏上马,沙僧忙收了禅杖,挑起行李竟走。唐三藏不知就里,见行者被一根丝儿缚束,还打帐要细问,猪八戒忙将龙马加上一鞭道:“师父,各自奔前程吧!不消问了。”又回头对行者道:“我们去了,你可安心在此受用。我们求解回时,再来看你。”行者也不答应。猪八戒又走到不老婆婆面前,悄悄分付道:“这猴子手脚活溜,须把丝头儿拿牢,莫要放松被他走了,却埋怨我不老实。”不老婆婆笑道:“既缚了我的情丝,任他活溜也脱不去,只管放心。”猪八戒道:“既是婆婆拿得稳,请了。”大踏步赶上唐长老,相逐着过山去了。
  
  不老婆婆见猪八戒、沙僧已奉着唐长老往西去了,行者又被情丝系住,料不能脱,满心欢喜,将这情丝紧紧收拢,对行者笑说道:“仙兄,你师父既已弃你去了,便当安心在此与我耍棒,不必更作求经假态。”行者笑道:“哪个师父弃我去?哪个与你耍棒?你这老婆子不要做梦。”不老婆婆道:“唐长老已领了猪八戒、沙僧去了,不是弃你却是弃谁?你被情丝拴在此处,不与我耍棒却与谁耍?你想被那姓猪的长嘴和尚骗了。”行者笑道:“我倒不被他骗,只怕你这老婆子倒被他骗了。”不老婆婆道:“他怎生骗我?”行者道:“他说,这山方圆广阔,知你将师父藏在何处?欲待打死你又怕伤生,欲待拿住你又怕费工夫气力,又见你贪我要棒,故随机应变,假说留我与你耍棒,哄骗了师父与禅杖出来,安然西去,料你这个老婆子怎生留得我住!岂不是你被他骗了。”不老婆婆道:“既是骗我,你怎么不去,偏偏拴系在此做甚?”行者道:“要去何难!但不忍辜负你一番仰慕之心,故假意留此奉承你一棒,以当作别。”不老婆婆笑道:“乖猴子不要油嘴!你若有本事摆脱得我的情丝,也不知几时去了,还肯在此留连?快快的捐起这些客话,与我同心合意的耍棒,也见得玉火钳、金箍棒,天生神物,原自有对。”行者笑道:“痴婆子不要痴了!你那情丝只好系缚凡人,我一个太上无情之人,怎一例相看?”便取出金箍棒照头打来道:“你看这条棒,也不知打断了多少邪淫,可是甚有情之物?”不老婆婆看见,急用玉火钳招架时,那一条情丝早已扯得寸寸俱断矣!心下着忙道:“原来情丝真个系他不住,果被猪和尚骗了怎么了?”一时没法,只得死命将玉火钳来夹。争奈心里愈慌,手脚愈乱。行者却看得分明,偏将铁棒或上或下,或前或后,只在他满身乱滚。不老婆婆此时情昏意乱,招架不来,满口只叫:“孙老爷,棒下容情!”行者大笑道:“你如今才认得孙老爷!我孙老爷若不棒下容情,你这条老狗命不知几时断送了。”遂停住铁棒道:“论你这等无耻败坏山规,本该一顿棒捣死。但念你修炼辛勤,趁早改邪归正,不可再没廉耻。我一种天地真阳岂肯为败阴所剥?余你性命,我去也!”遂把铁棒拨开玉火钳,倒拖着棒,大踏步竟过山去。不老婆婆见那铁棒利害,几乎伤了性命,巴不得他丢手去了;及见他去了,铁棒倒拖,淫心未改,复赶上前,乘行者不防备。一火钳紧紧将金箍棒夹住,死命不放。行者回转头来大笑道:“好痴婆子!这样贪淫,真可谓除死方休。但我说过,不伤你性命,岂可失信!”便将铁棒往后一提,那婆子死命不放,连婆子都提近了几步,然后尽力摆了两摆,往前一送。那玉火钳夹不牢,连老婆子跌了一跤,直跌去有二、三丈远。行者也不管他死活,竟笑嘻嘻过山去赶师父了。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五回 第六回 第七回 第八回 第十回 十一回 十二回 十三回 十四回 十五回
十六回 十七回 十八回 十九回 二十回 二十一 二十二 二十三 二十四 二十五 二十六 二十七 二十八 二十九 三十
三十一 三十二 三十三 三十四 三十五 三十六 三十七 三十八 三十九 四十 四十一 四十二 四十三 四十四 四十五
四十六 四十七 四十八 四十九 五十 五十一 五十二 五十三 五十四 五十五 五十六 五十七 五十八 五十九 六十
六十一 六十二 六十三 六十四 六十五 六十六 六十七 六十八 六十九 七十 七十一 七十二 七十三 七十四 七十五
七十六 七十七 七十八 七十九 八十 八十一 八十二 八十三 八十四 八十五 八十六 八十七 八十八 八十九 九十
九十一 九十二 九十三 九十四 九十五 九十六 九十七 九十八 九十九 一百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