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幻西游

  你的楼阁哪里去了?你的市镇人家哪里去了?你还能吐气吸人么?”那蜃妖虽是精灵,却尚不能言语,见行者铁棒打来,料当不起,只得没命的往阔处奔去。行者哪里肯放,大踏步随后赶来,七八赶上,那蜃妖急了,忙回过头来张开城门般的一张大口,要吞行者。行者恐遭毒口,急急退回数步,正打帐要跳在空中用棒下捣,忽见那怪物陡然跃起,山摇地动的叫了一声,便跌倒在地,动弹不得。行者看见,犹恐有诈,反不敢上前。谁知却是猪八戒与沙僧在肚里被那妖怪奔来奔去,颠簸得跌跌倒倒,又听见外面吆喝之声,谅是行者与他赌斗。沙僧忽然醒悟道:“我们好呆!师兄既往外面厮杀,我们何不内外夹攻?”猪八戒被沙僧点醒,啐了一口道:“我真真呆了!”就提起钉耙,先将他的五脏庙儿一钉耙筑倒,沙僧便竖起禅杖乘势往上将脊梁骨一捣,不期用力太猛,不但将脊梁骨捣断,连皮都捣通了。那蜃妖忍痛不过,故跌倒在地死了。猪八戒见脊梁上捣通,透进亮来,满心欢喜,忙叫道:“师父,造化了!妖精脊梁上开了个不二法门了。”沙僧笑道:“师父,不要听他!妖精脊梁怎称得法门?只好算做个方便门罢了。”唐三藏此时跌得颠颠倒倒,正闭着眼在昏聩之际,忽听得两个徒弟欢喜说话,睁开眼见旁边一个窟窿透进亮光,看见天日,也自欢喜,便道:“徒弟呀!既有门就该出去了。”猪八戒忙到透亮处钻出头来一张,叫声:“惭愧!”但见行者手拿着金箍铁棒,正在那里审看妖精,猪八戒大叫道:“大哥,不消疑惑着了,妖精已被我们捣断脊梁筋,断送了他的五心三脏了。”行者猛然看见,满心欢喜,忙问道:“师父怎么了?”猪八戒道:“师父好好的。只是洞门小,被妖精皮裹了头,却出来不得。”行者道:“这不打紧!”遂将金箍铁棒迎风一晃,变做一口风快的屠刀,照着妖精脊背豁喇一声划做两半,沙僧用禅杖撑开。一霎时,他师徒四人依旧都在光天化日之下。猪八戒忙搀了唐长老,沙僧挑了行李,欢欢喜喜的走了出来。唐三藏问起缘由,方知亏西海龙王收了他的毒气,才能成功,遂向空拜谢。龙王辞别了行者,自回海去。师徒四众正打点行程,忽西南上蜂拥的赶了百十余人,围绕着他师徒四众拜谢说,亏他们除了地方大害。行者道:“妖精方才打死,你们偌远,怎生得知?”众百姓道:“是土地公公显灵,先报我们得知的。”定要请了回去过夜。唐长老却不过众人好意,只得看着众百姓去安歇了一宿,次日方脱身早行。

唐三藏师徒四人,脱离了蜃腹之苦,辞了众百姓,欢欢喜喜又复西行。又行了月余程途,忽远远望见一座高山拦路。唐三藏问道:“徒弟呀,你看前面又见高山拦路,不知是凶是吉,须要仔细。”行者先已看见,听得师父问他,又细细观望了一回道:“师父,灵山这条路我虽不常常来走,那窍脉相通之处也曾来过几遭,还依稀记得。此去与灵鹫不远,除了灵鹫别无高峰,为何忽又有此陡峻之山?”唐三藏道:“既是往常没有,莫非又是蜃气化的?你们更要小心!”猪八戒听见说是蜃气化的,恐怕又被他吸到肚里去,便放下行李立住脚不敢走。行者笑道:“好呆子,怎这样胆小!就是蜃化的,也须走到他口边方才吞吸得去,怎隔着许多路便害怕起来?”猪八戒道:“哥哥呀,前日是大造化,撞见那蜃妖没牙齿留得性命,若遇了有牙齿的妖精,嚼碎了吞下去,此时也不知变了粪压在哪块田地上去了?”沙僧听了笑道:“二哥若是这等小心害怕,除非叫铁匠象乌龟般的打一个铁壳,与你套在身上,方敢大胆走路。”猪八戒道:“我说的是正经话,你却当取笑。”只得挑起行李来捂着嘴往前又走。
  走到山脚下。大家一看,只见那座山两旁密匝匝都是松林,惟正当中一条岭路,却又十分陡峻,要上岭去必须仰面而行。唐三藏看见光景异常,却有几分胆寒,便勒住马与行者商量。行者道:“师父心下既有些狐疑,且住在山脚下,寻个人问问路再走不迟。”遂带转唐三藏的马头,绕着山脚下寻人家。正没寻处,忽左手松林里一声磬响,大家听见欢喜道:“有人问路了。”就沿着那条曲路儿寻到松树林中来。果见一个小庵儿十分幽雅,庵门上题着是“猛省庵”三字,庵门半开半掩,唐三藏分付行者三人在外面立住,自己却轻轻推开庵门走了进去。走到佛堂前,只见佛堂中一个老和尚,正烧完了午香,忽看见唐三藏立在佛堂外,慌忙走出来迎接道:“老师父从何处来?请堂里坐。”唐三藏进到堂中先拜了佛,然后与老和尚行礼道:“贫僧乃东土大唐国奉钦命差往西天雷音寺见我佛如来拜求真解的,路过宝方,因见前面山岭高峻,不知是甚地方,又不知岭上可好行走,未敢轻易过去,故寻至宝庵求老师父指教。”那和尚看了看道:“从东土到我西域也不容易,怎只老师一人独行?”唐三藏道:“贫僧还有三个小徒在外面,恐怕惊动禅栖,故不敢进来。”老和尚道:“老师既要问过岭难易,说起来话长,令高徒在外面立着不便,请进来同坐了好讲。”唐三藏遂起身,在庵门前叫了行者三人进去同坐。
  老和尚看见三人相貌丑恶,便道:“师徒同道,为何不同貌?”行者道:“你晓得什么?貌若相同,道就不广了。只问你这条岭可是一向有的?闲事不要你多管。”老和尚听见行者说话蹊跷,惊问道:“这位师父象是西天曾走过一两遭的。”行者道:“你怎生晓得?”老和尚道:“若不是走过一两遭,为何开口就问这条岭一向有无?”行者道:“走是走过儿适,因是云来云去,记得不真,细细想来,恰象是这条岭一向没有,故此问你。”老和尚听了,连连点头道:“果是这话,不是说谎。”唐三藏道:“自开辟天地便有山川,况这条岭参天插地,又不是一丘一壑,人力能培,为何说个一向没有?”老和尚道:“老师父有所不知,我这西方佛地从来平坦,不立关防,不设机械,莫说贤愚贵贱老少男女,洗心涤虑,尽可皈依;便是沙场战卒市井屠儿,一念真诚,亦不妨立地便入。故西天成极乐之国,我佛著万善之名。从后汉到今,就是孔仲尼儒教圣人,李老聃道教之祖,也莫敢与我佛并尊。不期后来佛教日盛,为性命真修者少,贪善名假托者多,往往挂榜修行,招摇为善。念两卷经文便道是莫大慧根,吃几日善斋便以为无边善果,烧一炷香便希冀冥中保佑,舍一碗饭便思量暗里填还,甚至借修桥补路科敛民财,假赛会迎神贪图己利。这还是无知的百姓所为,还有一等不肖的和尚,满口胡柴,充做高僧,登坛说法,哄骗得愚夫愚妇,金钱供献,奔走如狂。还有一等痴心的和尚,一窍不通,寸善未立,妄想成佛作祖,躲到深山穷谷中,白说苦修,不知修些什么?把那父母的遗体冻饿,至死不悟。还有那些焚顶燃指,沿街绕巷敲梆撞钵要求布施的,一时也说他不尽。总之,贪嗔痴欲,奸盗诈伪,无所不有。遂将我佛清净法门,慈悲愿力,弄做个口舌是非之场,万恶逋逃之薮。故我佛如来深悔将道法流传中国,误了众生,是以近来一字一言不肯妄传,又恐怕还有不知耻的僧人又来缠扰,故将灵鹫后岭中分了一支移于此地,就叫做中分岭,以为界限,隔绝东西的这些孽气。故说个一向没有,这位师父果看得不差。”唐三藏道:“世尊既移此岭隔绝东西,为何又留岭路与人往来?”老和尚道:“终是我佛慈悲,因念慧灯不灭,恐有真正佛器皈依,不忍一概谢绝,故留此岭路。”唐三藏道:“既存岭路,与不移岭何异?”老和尚道:“岭路虽存,岭头上却造了一座中分寺,请了一位大辩才菩萨住在里面,凡是过岭善信,都要请大辩才菩萨照验。菩萨容过去,便轻轻过去了,若是菩萨不容过去,你便是神仙也飞不过去。”唐三藏听了,忙立起身来称谢道:“多蒙老师父指教,我们须早早上岭去求请大辩才菩萨照验。”猪八戒听了就去牵马,沙僧就去挑担,行者就打帐扶师父出门。老和尚看了看,忍不住对唐三藏说道:“老师父自家上岭照验照验也还使得,这三位师父倒不如在小庵坐坐,不消上去吧。”行者道:“我三人为何不消上去?”老和尚道:“你方才三位进庵来,可曾看见庵门上有菩萨亲笔题的三个字?”行者道:“是‘猛省庵’三个字,怎不看见?”老和尚道:“既见,这三个字是菩萨题的,这三个字的深意就该知道了。”行者道:“也无甚深意,不过是叫人把自家身心善恶检点检点。”老和尚道:“恰又来!你三位师父的身心善恶可曾检点检点?”行者道:“这些小事,才出世的时节就检点过了,还要等到今日!”老和尚听了,连连摇头道:“你这些游方的大话只好哄骗我老僧,你若见了大辩才菩萨,他目如皎日,舌似青莲,须哄骗他不得。”行者又笑道:“你这老和尚坐井观天,也只认得个辩才菩萨罢了,只怕你那辩才菩萨还是我本来灵明中曲曲弯弯生出来的学问哩!”老和尚没得说,只得勉强道:“既是这等,请上去,只是不要又走了下来就没趣了。”行者道:“我大唐到灵山是十万八千里,今差不多走了十万里。却喜得从不曾走回头路,但请放心,不要你替古人担忧。”唐长老见行者言语唐突,恐怕老和尚没趣,只得周旋道:“小徒顽蠢胡谈,老师父不要介意。”又拱拱手作别,方才上马,大家簇拥着望岭头而来。
  
  唐三藏师徒四众相逐着奔上岭来,他们一层一级约走了千层万级,方才到得岭头。到了岭头一看,果然有一座大寺,匾额上题着“中分寺”三个大字,十分庄严精洁,却静悄悄无一人往来出人。唐长者只得下了马叫沙僧牵着,又分付行者与猪八戒在寺外等候,不许罗唣。自己却整一整偏衫僧帽,端端肃肃走了进来。直走到二正门里,方看见一个小沙僧,在一株优婆树下闲立着看白鹤理翅。唐长老走上前打一个问讯道:“贫僧稽首了。”那小沙僧看见,忙答礼问道:“老师父是哪里来的?”唐三藏答道:“弟子乃东上大唐国饮差往西天雷音寺见我佛如来拜求真解的,路过宝刹,自恐善根浅薄,道念不深,无缘见佛,不敢经过。闻知大辩才菩萨慈悲接引,故特匍伏莲座之前,敢求垂恩照验。倘有片念可矜,开放西行,庶不负远来善果。”小沙僧听了道:“老师父既是要照验过关的,请少待,待我与你禀知菩萨。”唐三藏又作礼道:“多感,多感。”说罢,小沙僧就进去了。去不多时就出来回复道:“菩萨说,若是要见佛求解的,不必照验,去不得了,请回吧。”唐三藏着惊道:“怎么求解的就去不得?”小沙僧道:“菩萨说,昔年有一个陈玄奘,是世尊徒弟,也来求经,因一念慈悲,就将三藏真经慨然付与他取去。不期自取了经去,至今二、三百年,不但未曾度得一人,转借着经文败坏我教,世尊至今尚时时追悔。你求解与求经一般,如何肯再蹈前辙?故说不必照验,去不得了。”唐三藏道:“菩萨金论固自不差,但弟子此来求解,若论形迹实与昔年唐玄奘佛师求经一般;若论求解的本念,却与求经有天渊之隔。”小沙僧道:“这是为何?”唐三藏道:“我佛慈悲造作真经,原望度人,何心误世?所以误世者,皆东土愚僧不得真解,转转差讹,渐至度入邪魔,有辜如来至意。今弟子愿蠲顶踵,不惜勤劳,远诣灵山拜求真解,正欲救求经之失,慰造经之心,所以说个有天渊之隔。”小沙僧道:“既是这等说,待我再与你禀知菩萨。但此时菩萨正趺坐视空,你且退出寺外听候法旨,不可妄动。”说罢,依旧走进去了。
  唐长老不敢违小沙僧之言,只得退出寺外。行者三人迎着问道:“菩萨照验得如何了?”唐长老道:“菩萨尚未见面,怎生照验?”行者道:“菩萨因甚不见面?”唐三藏就将从前言语细细说了一遍。行者道:“小沙僧既应承再禀,菩萨自然就出来照验,我们略等等过岭,还不晚哩!”大家东张张,西望望,等了半晌,并不见一个人影儿。猪八戒等得心焦,便道:“我们师徒四人原来都是呆子。”行者道:“怎么都是呆子?”猪八戒道:“这岭上明明一条大路,又无关隘阻隔,又无兵将拦挡,又无绳索绑缚,为什么听信那老秃驴的胡说要照验?我们又不伏他管,又无符节,照验些什么?怎只管痴痴的在此瞎等!”沙僧道:“那老和尚还不象个说谎的,或者有这样事也不可知。”猪八戒道:“你一发呆得可怜,倘或我们方才不找到他庵里去问路,不晓得什么照验不照验,此时也不知走到哪里去了!这叫做问着医生便有药,向着师娘便有鬼。依我说,不如大家早早的走他娘吧。”行者听了便也心活起来道:“这呆子倒也说得有三分中听。”便对着唐长老道:“师父,你心下还是要等还是要走?”唐三藏道:“徒弟呀,怎你也说此话?方才若不问路,不知菩萨的规矩,糊糊涂涂走了过去,便抚心无罪;今老僧既已讲明,小沙僧又入去禀知菩萨,岂有个不俟命之理!猪守拙是个野人,不知礼法,你们切不可听他胡讲。”行者听了,连连点头道:“毕竟还是师父说的是大道理,连我也几乎被这呆子惑了。”
  师徒们正议论不了,忽清磐数声,大辩才菩萨已登堂升座,着侍者出来唤他师徒进去照验。唐三藏忙带了三个徒弟整衣而入,到了堂中合掌顶礼道:“弟子大颠,奉大唐天子钦命,往西天拜求我佛真解,虽求解有类求经,深犯我佛追悔传经之戒,然求真解以解真经,实大慰如来无始造经之心。伏乞菩萨慈悲,垂鉴弟子禁正清净真修之诚,怜悯弟子历受山水磨难之苦,曲赐照验放行,则慈恩无量。”大辩才菩萨道:“求解这段因缘原是旃檀请命,我已尽知,再无不成全之理;只是照验,新奉如来佛旨,也要应应故事。”唐三藏闻命,又合掌顶礼道:“弟子大颠,身心性命俱投诚莲座之下,伏乞菩萨照验。”菩萨道:“你道念真诚,慧根清净,我已照验明白,准放西行。但你随行几众,也要报名照验。”唐三藏道:“弟子随行共有三人,一个是大徒弟叫做孙履真,一个是二徒弟叫做猪守拙,一个是三徒弟叫做沙致和。此处止有马匹、行李,并无别物。”说罢,就回头叫行者三人道:“你们快过来拜见,求菩萨照验放行。”他三人见师父叫他,只得走了进来。
  唐三藏恐怕他三人不拜,恼了菩萨,便先跪下禀道:“三徒皆山野顽蠢之人,不知礼节,求菩萨宽囿。”他三人见师父先跪在地下,没奈何只得趴在地下,磕了一个头就站起身来。菩萨道:“礼节可不苛求,但不知身心可能干净?”便问:“哪一个是孙履真?”行者忙上前一步答应道:“小孙便是。”菩萨道:“我看你尖嘴缩腮,不象人种,你可自供是哪里出身,何人后嗣,平生有何功行,我好照验。”
  ”
  辩才菩萨听了道:“据你这等供称,原来果不是人种,就是孙斗战仙石中的遗胤。虽前面有些罪过,既后面肯改悔立功,也不消问,只是当照验过了,可站半边伺候,开关放你过去。”行者走过一边。
  菩萨又问道:“哪一个是猪守拙?”猪八戒听见,只推不听见,不就答应。菩萨又问道:
  “猪守拙为何不答应?”猪八戒方才走出来道:“菩萨叫我么?我就是猪守拙。”菩萨道:“你既是猪守拙,你若是方才见过去了,不要求我照验,我却也罢了;你如今既来求我照验,也须自供是哪里出身,何人后嗣,平生有何功行,我好照验。”猪八戒道:“我三人总是师父的徒弟,大师兄供称的就是一样了,我们何必琐琐碎碎又供?”菩萨笑道:“好胡说!一人有一人的立身行己,怎么将他人的家世装你的体面?还不快实实供来!”
  
  菩萨听了道:“原来你也是猪净坛遗嗣。自供倒也老实,且站在一边待我照验。”猪八戒走开。
  菩萨又问道:“沙致和是哪一个?”沙僧答应道:“小和尚就是沙致和。”菩萨道:“你既要我照验,也须自供哪里出身,何人后嗣,平生有何功行。”沙僧道:“我小和尚出身虽还记得,委实比不得两个师兄。”
  菩萨听了道:“原来也是沙罗汉弟子。都有些来历,我也不好留难哪一个,都一概开关放行。但你们也要有些缘法过得去便好。若是善根浅,孽障深,挂碍过不去,却莫要怪我。”一面说一面起身走下莲台来道:“你们都跟我来去开关。”阖堂侍者听见菩萨分付,便一齐簇拥着出来。唐三藏师徒四众也跟在后面,猪八戒低低说道:“这菩萨也会拉阔,精空的一条岭,关在哪里?”行者道:“莫做声,跟他去看他知。”大家走出寺门。
  不知菩萨走在前面弄些什么法力,忽岭头西边突然现出一座关来,十分高峻雄壮。猪八戒看见,惊得呆了,暗暗与行者说道:“我们方才在此立了多时,并未曾看见,怎转转身就有?就是鲁班盖造也无此神速,莫非又是蜃气结成的?”小行音道:“一个菩萨,怎说蜃气?还是我们方才不曾留心看得。”正说不了,只见菩萨又将唐三藏叫到面前分付道:“这关外虽也有条捷径路儿转得去,却不是两天去的大路,你还是要关内行关外行?”唐三藏忙作礼道:“弟子已蒙菩萨慈悲照验,慨许放行,怎敢不由大道?还望菩萨开关。”菩萨道:“非我不肯开关,但我开关甚易,你们过关却有些繁难。”唐三藏道:“不知有甚繁难?”菩萨道:“你要知过关繁难,可抬起头看看这关额的三个字。”唐三藏忙抬头一看,却是“挂碍关”三字,便道:“弟子万念皆空,有甚挂碍?望菩萨开关放行。”菩萨点点头道:“唐圣僧可称佛器。”又叫行者三人到面前分付道:“你三人还是关内走关外走?”行者道:“菩萨这句话是多问的,师父哪里走,我们自然跟着师父哪里走,岂有师弟分途之理!”菩萨道:“据你说来似乎有理,只怕走到中间有些挂碍,那时节师父却顾你不得。”猪八戒对着行者道:“大哥,你不要任性!菩萨说的是好话,大家也要熟商量,不然等我在关外转吧。”行者喝道:“呆狗才,不要没志气。”菩萨道:“既你们主意定了,我也难强。”随叫侍者揭去封皮,将关门豁然洞开,道:“你们去吧。”唐三藏又作礼拜谢,然后叫行者扶他上马,沙僧挑行李,猪八戒跟随,大家欢欢喜喜竟出关望西而行。谁知他师徒才出得关来,菩萨已叫人将关门紧闭。
  
唐三藏师徒四人出得关来,只道是坦平大路,清净风光,不期关门外沙尘滚滚,雪霰霏霏,一条路高低曲折,两旁树延蔓牵缠,十分崎岖难走;却喜得唐长老是个久历艰辛之人,一心只思量着前进,并不问险阻倾圯,竟策马向前,全不在意。,行者见师父马去了,也跟着就走。沙僧挑着重沉沉担子,低着头只住前奔,并无心去看长看短。惟猪八戒看见道路歪斜,树木丛杂,又加满天雪霰,遍地沙尘,心下懊悔道:“起初上岭来何曾见有关门?依我径走,也不知走到哪里!老师父假至诚,信人胡言乱语,偏要等菩萨照验起来。照验得好,如今却照验出一座关来。就是有关,依菩萨说关外转去,平平路儿何等不好?老和尚强要关内走,那贼猴子又呵卵胞附和着要过关,这沙僧蠢货大不知世事,一哄过关来,你看关门外这等沙尘、雪霰,劈头劈脸吹来,地下又高低不平,树枝又抓手抓脚,叫人怎生行走?”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五回 第六回 第七回 第八回 第十回 十一回 十二回 十三回 十四回 十五回
十六回 十七回 十八回 十九回 二十回 二十一 二十二 二十三 二十四 二十五 二十六 二十七 二十八 二十九 三十
三十一 三十二 三十三 三十四 三十五 三十六 三十七 三十八 三十九 四十 四十一 四十二 四十三 四十四 四十五
四十六 四十七 四十八 四十九 五十 五十一 五十二 五十三 五十四 五十五 五十六 五十七 五十八 五十九 六十
六十一 六十二 六十三 六十四 六十五 六十六 六十七 六十八 六十九 七十 七十一 七十二 七十三 七十四 七十五
七十六 七十七 七十八 七十九 八十 八十一 八十二 八十三 八十四 八十五 八十六 八十七 八十八 八十九 九十
九十一 九十二 九十三 九十四 九十五 九十六 九十七 九十八 九十九 一百回